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三十四章 永眠 四
    符文学在大阴发展不错,主要在阵法和符纸上得到拓展,这种源自于神兵魔刃的符号学,原本是衍伸发展出来的模仿学科。主要研究的是描绘神兵魔刃符文,从而模拟达到类似效果。

    虽然因为模仿而威力极弱,但对大阴的上层社会,符文学也有很多改变社会生活质量的普及性发明。

    路胜对此很感兴趣,制符店一般平民普通人不允许进出,里面的商品也都是三大宗和官府等流出的少量货物,制符典籍就更不用说,只是最基础最基础的部分。

    路胜买了东西后,便回到宅院,谢绝外客,每日不断潜修。只有偶尔晚上出来逛逛街,看有什么值得买的东西。

    在陈静之提升他为真传弟子后,他的待遇马上就得到提高,一个月有五十两魔金,一百两黄金的例钱,另外还有三种免费的丹药按量供应。

    用于疗伤的小红丹,用于饱腹的小绿丹,以及用于解毒的小解毒丹。三种丹药都没什么名字,小红小绿也都是大家对其的随意称呼。小解毒丹则是因为其功效很弱,一般只能延缓毒性,所以才懒得给其取名。

    除此之外,还领了一套真传弟子专属的带避尘法阵和延展法阵的精致劲装。一把装饰华丽,只能用来好看的精致长剑。

    还附加在宗门内可以任选一套地元级真功秘籍辅修。千阳宗的主修功法,名为大日明光功。

    这真功可以从最底层的拘级一纹,一直修到地元顶峰。

    路胜对这套真功一直颇感兴趣,只是在主祭的基础功法没修大成前,他也没办法获取这门真功。

    不过这趟进入传秘境后,他倒是提前圆满了基础功法春阳定神诀。真气修为成功突破到了二纹层次,得到了修习正式功决的资格。

    没等他前往宗门取功法,长老张世龙便主动送来了大日明光功的典籍,还搬到他的侧面宅院住下,互为邻里,专门为他指点真功的修行进度。

    很快路胜也得知,他的资料已经被紧急送往了府城上宗,而且正在层层上报,现在很可能已经到了州城总部。

    毕竟牵扯到了那一位大人,干系重大。路胜也被他们像是供瘟神一样供着。

    一转眼,便是过了十多日。

    路胜照常修习完大日明光功后,便起身换衣服出门,准备去周边逛逛,他最近迷上了整个郡城布置在地上的庞大铜线阵法。

    这个笼罩着整个郡城的巨大阵法,其中使用的主要符文,变种符文,以及符阵公式,前后足有数百种。其中有很多都是适合他这样的初学者观摩学习的简易阵势。

    路胜最喜欢的便是在傍晚时分去阵法所在来回绕行,观察昼夜阵势的交替变化。

    黑色的马车在熙熙攘攘的车流中跟随流动,顺着地面的阵法线条,逐渐拐到一处越来越偏僻的围墙拐角。

    路胜舒服的靠坐在座椅上,视线仔细的盯着路边地面埋下的铜线。那些看似只是装饰花纹的铜线,在他眼里则是特异的完全不同的神秘符号。

    吁!

    忽然马车缓缓停下来,车头前方,一个浑身脏兮兮的男人横倒在地,挡住车辆去路。

    男人似乎昏迷过去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怎么回事?”路胜皱眉问,车子突然停下,让他思路被打断,这种感觉很不好。

    “回公子,前面有人倒在地上,挡住去路。”驾车的车夫也是宗门内派来专门负责路胜出行的老手,闻言连忙轻蔑道,“您不用担心,马上就能处理好。”

    “恩。”路胜点点头,如果这点小事都要他亲自出马,那以后什么小事不得烦死。

    路胜低头继续查看手上的简易阵盘,只是车夫下去后,没多久居然没了声音。他这才抬起头,从阵符中回过神来。

    “老安?”

    车外没有回应。

    他微微皱了皱眉,已经大概知道发生什么了。

    “下车吧。”外面传来一个低沉声音,有些耳熟。

    路胜合上书,拉开车厢,缓缓走下来。

    夕阳的余晖把周围染成一片艳红,墙角处,几个模样陌生的年轻男女正围着马车,成包围状。

    站在最前面的那人,正单手将赶车的安老放下,任其侧倒在地上。

    “看起来你过得不错啊。”这人语气里带着强烈的讥讽。

    路胜仔细看了看他的脸,感觉自己应该不认识对方。

    “你认识我么?”

    “你!!?”男子顿时眼睛发红起来。“你之前差点杀了我!!居然..居然现在就忘了!?”

    “趁着没人监视,快点,我们时间不多。”边上一名眼神锐利的长发女子冷淡道。

    “我知道,我只是....只是觉得不甘!”男子强忍怒意低沉道。“就是因为这个人,我不得不背井离乡,离开生活里几十年的家....”

    “我们接你生意,可不是为了过来听你废话。”女子不耐烦道。

    这时路胜也终于认出了男子的身份。

    “是你啊,那时候的可怜虫?检查者?”他恍然,脸上明显的流露出一丝意外。“居然没死?”

    “你!!!”检查者眼中血丝越来越多,回想起那时候的临近死亡的恐惧,他心头的怒火越来越盛。

    “杀!!给我杀了他!!!”他猛然咆哮起来。

    一位六纹强者亲自出手,他就不信这次这个路胜还不死!?

    熟知阵法和监控手段的检查者,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他一直跟踪调查着路胜的日常生活规律,终于等到了这一刻。

    “生耀剑十式,辰光!”女子轻轻拔出腰间长剑,仿佛拔出的不是剑,而是光,一道碧绿璀璨的晶莹光束。

    哧哧嗤嗤!!

    一道道绿光飞射而出,速度奇快的从四个方向冲向路胜。

    同一时间,另一男子腾空跃起,身前浮现一把巨大关刀,他握住刀柄,当空往下一斩。

    呼!

    巨大的刀气带出白芒,顺着马车顶端轰然砍下。

    “刀,不是你这么用的。”路胜轻轻抬起右掌。

    陡然间他眉心紫光一闪,五指一抓。

    轰!!

    无数白气喷涌炸开。

    哧哧哧哧哧!!

    刹那间五道黑色巨刀在马车侧面浮现,如同合拢的花瓣,瞬间朝正中落下。

    路胜的手居然刹那间化为五把战刀,轰然斩向四面八方上下,抓向关刀。

    铛铛铛铛铛!!

    五道刀声斩在男子关刀的同一点上。关刀瞬间炸碎,男子健壮的身体在半空中如同破布娃娃一般,被接连斩出的刀气道道斩过。

    刀气飞旋落下,撞上四周的绿色剑气,因为威力被削弱,终于纷纷被击溃。

    马车被紧随而来的剑气嗤嗤的扎成马蜂窝。

    但原本坐在车上的路胜已经消失不见。

    嘭!!!

    绿剑女子猛地感觉胸口剧痛,整个人仿佛被巨象牛群撞上,狠狠被砸在地面。

    路胜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前,单手揪住她长发,猛然往侧面一甩。

    一声巨响后,边上的民居石墙被砸出大洞。女子仰面吐出一口血,眼中浮现惊恐,刚想开口求饶。

    噗嗤!

    一只洁白手臂轻轻刺入她额头。

    “就算黑膜,其实也有弱点。”路胜抽出手掌,甩掉上边的脑浆和血水。“最强也是最弱一点,所有被击破黑膜的强者,仅仅只是相当于凡人....”

    他信步走到已经双腿发颤了的检查者面前,平静而怜悯的看着这人。

    噗噗。

    身后两具尸体终于摔到地上,迅速燃烧成黑灰消散。

    “我....我...”检查者语无伦次,面孔扭曲,眼泪鼻涕止不住的溢出。

    “可怜的孩子....”路胜伸出手轻轻抚摸他的头发。“错的不是你,是这个世界。”

    咔嚓,颈骨断裂,检查者整个头部被彻底扯断下来,他睁大双眼,衣服全然无知的愕然面孔,没有血滴落,只有飞速化为黑灰的尸骸。

    只是片刻功夫,三具尸体便只剩下衣服残骸。

    路胜其实能够猜出,这个检查者根本就是郡城内的其他势力推出来,试探他的棋子。

    对于传说中的那一位指点后的弟子,到底和普通人有什么不同,这是所有人都想知道的内容。

    所以在这个人命不值钱的乱世里,别有用心的检查者就成了被利用的工具。

    路胜其实已经看出来,检查者原本打算息事宁人的,也没有什么报复心了。但他身上隐隐弥漫的一丝扭曲气息,却在不断的增幅他意识里的愤怒和仇恨。

    “明明只有双纹的黑膜,居然能杀掉六纹的雇佣杀手....啧啧啧...不愧是如今千阳宗的第二真传。”

    距离散架的马车不远处,一个姿容妖冶的黑裙少女缓缓现出身形。

    “缚灵宗的人?”路胜有些意外,他来秋月郡城时间太短,只知道三大宗最强者是谁,其余就不清楚了。

    这少女姿色上乘,身材妖娆,该凸的凸该翘的翘,左胸前纹着缚灵宗的特殊标记,一个硕大的白色缚字。

    “记住我的名字,白鹭英。”少女看了眼地上的尸骸残灰,脚尖轻轻一点,纵身跃起,留下一串银铃般轻笑。“我们还会见面的。”

    路胜有些摸不清楚这女孩跑来是干嘛的?要说是她催动检查者袭击自己的,那还不至于,三大宗相互竞争相互扶持,但不至于相互厮杀。一旦被发现,这可是等同于叛逆的大罪。

    目送着少女离去,路胜活动了下身体,回到马车把东西带起,还得早点回去修习大日明光功。

    他可没工夫和这小地方的小女孩玩什么猜谜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