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三十五章 遗忘 一
    嘭!

    茶杯被狠狠砸在木桌上,秋月郡城府衙内。

    一个面上有着十字形刀疤的强壮男人,面色冰冷的盯着窗外飘摇的树梢。

    “这些宗门的人又想干什么?公然在街面上刺杀搞破坏!之前也动不动就贸然调集精锐。当真是眼里没有王法??”男人声音压抑着怒气,但这怒意隐隐有些不自然,反而更像是惺惺作态的表象。

    客厅内还坐着另一人,是个花白胡须的长者,他手里端着热气腾腾的茶水,慢慢抿了口。

    “王兄何必动怒,我已经酌情给千阳宗那边递了信函,这事本只是一场误会。刺杀更是无妄之灾,没人愿意无缘无故的招人惹事。”他悠悠的又抿了口茶水。

    “不是我大惊小怪,郡城内上千万人口,一旦出事,非同小可,最关键的是出事之地还在闹市区。虽然是闹市区的偏僻角落,但这影响也极其恶劣。”强壮男子不满道。他其实也知道老者和三大宗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但他代表的是官府,是三大家族,闹市区出事,损害的是家族的利益,而不只是影响人民。所以表态是必须的。

    老者笑了笑。

    “赵某当然明白,三宗那边我会去分说,后续绝不会再出现类似现象,你放心。”

    “既然赵老这么保证了,这事我也不想追究。”墙砖男子点头。“那么话题还是回到之前上。”

    “是啊....最近城里出现的诡异气息来源,必须尽快找到根底。”说起这个,老者之前还微笑缓和的面孔,也微微肃然起来。

    “我已经排查了七成的街区和下水道,都一无所获,剩下的部分都是较难处理的,大多都是官员和大族的家业。”强壮男子皱眉道。“这方面,我不可能调动阳明军,只能让阴符军那边监控。青螺司也没给我详细的回信。”

    “青螺司是完全独立部门,有没有消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赵老摇头,“这方面三宗倒是比官府方便些,我回去会邀请几位同道商议结果,尽快给你一个答复。”

    “那就好!”男子点头。

    ********************

    路胜盘膝坐在院子里,月光洒在他身上,洒在青黑色的石板和围墙上,越发显得清冷安静。

    院落中间的水井不时传来细微的水波荡漾声。

    忽然一阵细微的耳语声,从路胜身上传出,他盘膝端坐,鼻孔正慢慢飘出两条白气。白气如绳索一般,轻飘飘的飞到他身后便消失不见。

    白气源源不断的生出又飞走,如此重复简单过程,枯燥而乏味,路胜却也一点也不觉得烦闷。

    时间缓缓推移,转眼便过去了一个多时辰。

    呼。

    终于,路胜鼻孔的白气渐渐淡去消失,而他的背后陡然闪过一丝金光。

    路胜缓缓睁眼,狠狠松了口气。

    “大日明光功,果真不同寻常,我苦修这么久终于勉强入门了。”类似内功的真功,对路胜而言,需要至少出现一丝气感入门,才能迅速利用修改器,提升修改。

    “深蓝。”路胜叫出修改器。

    修改器随着路胜这么多年,已经不知不觉有了一丝细微变化,原本方框上的颜色已经彻底褪去,转而换成了更加正式规整的半透明灰白色。

    路胜视线顺着方框一一滑下去,很快便找到了刚刚出现在方框内的大日明光功。

    ‘大日明光功:入门,共五层,特效:赤金真气入门。心神稳固。’

    “赤金真气....”路胜明显感觉到自己修成这大日明光功入门后,体内的真气全部转化为淡金色,仿佛掺杂了金沙的气体。

    他伸出手,掌心缓缓渗出薄薄的一层淡金色细沙。

    “这就是所谓的赤金真气?大日明光功的根本?”路胜微微蹙眉,因为他这还是第一次没搞明白,这个大日明光功的真气到底是怎么转化成这样的。

    “按照典籍上称,血脉者比常人多了三处穴位,这三处不在人身,而在体外。

    其中大日明光功所需要用到的一处穴位,便是在肚脐外虚空一寸。吸收的精气或者本身的其他真气,在通过特定的体内血脉流转后,以肝脏为核心,中转渗出体外,就能注入这处穴位,最后再配合言咒转化为赤金真气。”路胜重复回忆整个修习过程。

    这个真气修习可要比内功和魔元之类的复杂多了。牵涉到的血脉器官,和体外穴位,甚至还有言咒。

    其中每一步都极其严苛仔细,按照典籍上记载,只要错了一步,就是差之千里。

    路胜揉捏着手中的淡金色真气,随手往地面一撒。

    他入门苦修出来的一点真气,顿时轻飘飘的如同砂砾般散落在地。

    很快,路胜便看到真气沾染过的地面,地砖微微泛红,发热,散发出阵阵热流,表面的苔藓干枯卷曲,发黑发焦。一些夜晚覆盖上去的露水也迅速被蒸发消失。

    “也是以高温为主要杀伤手段么?”路胜若有所思。

    他曾经修习的诸多内功,以及在元魔宗修习的八首魔极道,其实都和高温相关。

    没想到到了大阴伪装身份,居然还是高热类型的真气修习方向。

    “入门了,是要一口气提升上去,还是...”路胜终归要考虑到修为进度异常,可能引发的反应和影响。

    他迟疑了下,从怀里取出一本崭新的赤黄色小册子,册子上细密记了一些乱七八糟的关键词,一般人根本看不懂。

    这些都是路胜从老师黑狞那里那本主修功法,这本主修功法和大日明光功不同,主修的完全是另一个穴位。是可以两种功法同修的兼容功法。

    而小册子是路胜防止遗忘,故意记录下来的一些关键词,只有他看得懂。

    “灵空道...名字倒是颇为大气,只是不知道具体效果如何。”路胜知道千阳宗内的修习模式,是主修一门,辅修随意。只要有足够天资,随便你多少门辅修都可。

    咚咚咚。

    忽然一阵细微敲门声从院门外传来。

    “哪位?”路胜回神过来看向院门。现在还不到深夜,也就傍晚八九点,对秋月郡城来说,不过是夜生活才开始的时间。

    就算在这边院子里,路胜也能隐约听到外面夜空飘来的歌舞饮酒声。

    “路师弟,在下杨旭,不知张世龙长老是否在你这里?”院门外传来一个温和浑厚的男子嗓音。

    “杨旭?”路胜迅速起身,遥遥扬手,对着院门一招。

    吱..

    院门打开,一名身材修长匀称的国字脸男子,抱了抱拳,缓步走进门。

    这男子若不是身上弥漫着浓厚的赤金真气气息,怕是极容易被人当成是普通的说书先生。

    无论相貌气质,都没有千阳宗真传弟子的风范。

    但路胜却是知道,这个杨旭,就是千阳宗在秋月郡城的第一真传弟子。也是早已钦定了的未来支脉宗主。

    “原来是杨旭师兄,久仰大名,失敬失敬。”路胜迎上去微笑道。

    “哪里,是旭对师弟久仰才是。”杨旭苦笑道。“这趟过来,是专程给师弟传达上宗发下的追剿任务,本来这事应该是陈妍陈长老来,不过正好我就在边上喝酒,要来找张长老喝酒,也就顺手接过来送到了。”

    “师兄都是随意。”路胜笑道,“不如进来喝几杯?”

    “额....喝几杯就算了,实话说,师弟那老师杵在那儿,近距离说说话,已经有点提心吊胆,再一起喝酒....”杨旭连连摆手苦笑。“你是不知道,曾经记载上的你的几位前任,光是一起喝酒误杀的同门师兄弟,就有两位数....”

    “额...”话说到这份上,路胜也大概理解自己便宜老师黑狞的威名来自于哪了。

    “这是任务手册,看过后务必烧掉。”杨旭将背上背着的一个小包袱递给路胜。让其接手后,他搓了搓手。“好了,事情解决,我就先回去了。这么晚师弟还在修行,当真刻苦。”

    路胜谦虚了几句,两人本就没什么话说,便就此别过。

    杨旭转身离开院子,很快便上了路边的一辆普通马车,车厢里还有几个人影凑在一起大声谈笑。

    “杨兄,好了没?快快快!就缺你一个,刚刚聊到哪了来着?”有人大喊。

    路胜瞟了眼车厢里的几人,居然都只是普通人。身上半点特殊气息也没。

    杨旭却是连连摆手上了车厢,和几人划着酒令,缓缓离开这片街面。

    路胜关上门,原本他对要不要快速提升还有些迟疑,但看过杨旭后,他之前的摇摆不定莫名的也安分下来。杨旭身为第一真传,居然也低调到这种地步。

    “既然都已经忍了这么久,不能在这步功亏一篑。”

    他回到原位,重新闭目盘坐,开始继续大日明光功的修习。大量精气源源不断被其吸入,从头顶灌注而下,精气中一条金线缓缓流转游动。

    大阴的天才,也不像大宋这么稀少,只要进度稍微稳妥隐蔽些,不太夸张,应该没问题。

    他注意力迅速聚集到大日明光功上。

    “提升到第一层。”路胜开始凝视方框。

    片刻后。

    嘶...

    大日明光功的方框缓缓模糊起来,数息之后,方框恢复清晰,路胜面上金色一闪即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