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三十六章 遗忘 二
    数日后.....

    费家。

    弯月被黑云不时覆盖遮住,天空隐隐传来阵阵隆隆声。

    咔嚓。

    漆黑的房间里划过一道深蓝闪电,蓝白色的光将房间所有的事物全部染上一层惨白。

    费白绫抱着被子缩在床上,她浑身都在发抖。

    自从上次妹妹青青失踪后,她便追着找到父亲,将这事说了。很快,第二日费青青就又出现,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一半,继续找她玩。

    费白绫问她之前发生的事,青青也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这让她心头发寒。

    而父亲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开始总是一副笑呵呵的表情,仿佛整张脸都僵硬固化成了笑脸。

    不只是他,就连费家的其余人也都这样,总是一副淡淡的,让人心寒的笑脸。

    费白绫曾经试图离开家族宅院,但马上就会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妹妹叫住。

    青青总是会突然的出现在她身后,娇笑着叫着她让她陪她玩。

    费白绫不知不觉,总是精神恍惚了下,便又放弃了离开的念头,回到宅院。迷迷糊糊的和妹妹玩了一阵后,青青便又失踪了,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最让她恐惧的是,每到了夜晚,费家大宅便会莫名的陷入死寂。所有人都聚集在宴会厅里开着酒宴,热闹非凡。

    但当费白绫偷偷凑近偷看,才发现,宴会上的所有人,都带着僵硬的微笑,嘴里嘟哝着说着不知道什么声音。

    说话声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明明距离不远,她却怎么也听不清,听不懂。

    “青青....青青...”费白绫抱着膝盖流眼泪,低声叫着自己妹妹的名字。

    “姐姐....你又在叫我吗?”一个青白色的娇小人影缓缓从费白绫的身后黑暗中走出来。

    “要不要一起去玩啊?”青青的声音从费白绫身后传出。

    费白绫顿时浑身一僵,缓缓而僵硬的转过头。

    呼.....!!!

    身后空无一物,什么也没有。她长舒一口气后,更加忍不住,将脸埋进被子大哭起来。但她不敢哭出声音,也不敢叫任何人的名字。

    这段时间幻听幻觉幻视,已经让她心力憔悴,无力应付。

    她只想好好休息,好好睡一觉,希望睡醒后明早一切就会彻底恢复原状。

    哭了一阵后,费白绫缓缓躺下,将头蒙进被子,整个人缩成一团。她不敢靠近墙壁,也不敢靠近床头床尾,生怕有什么东西从四周突然伸过来。

    很快,她又换了个姿势,尽可能的将自己身体平躺着在正中间,让被子鼓起一个个大包,这样一来,从外面看起来,床上就像是只有一堆没叠好的被子,而看不出有人睡在上边。

    她不想让人知道她睡在这里,睡在这个房间。这样感觉会安全许多。

    就这么躺着,时间慢慢过去,不知不觉,费白绫终于有了一丝困意,意识渐渐迷糊起来,快要睡着。

    咚咚咚。

    忽然房门被敲响了。

    费白绫浑身一抖,睡意瞬间跑掉大半,没敢动弹。

    咚咚咚。

    房门再度响起敲门声。声音很急,很响,似乎真的有急事。

    费白绫闭上眼,浑身发颤,试图假装房屋里没人,

    但敲门声不断重复,似乎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

    ‘或许是娘亲他们来救我了...’一个莫名的念头从她脑海里冒出来。

    终于,费白绫稍微胆子大了点,缓缓揭开被子,

    她深吸一口气,悄悄下了床,走到房门后面,偷偷从锁眼往外看。

    米粒大小的锁眼边,正好留有着一个专门用来窥视外面的暗孔。费白绫格外小心的拿眼睛从暗孔往外看。

    门外有人,而且不止一个,密密麻麻起码有五六个。都穿着不同色泽款式的衣服,唯一的共同点,就是衣服都有些旧。

    费白绫微微舒了口气,总算这次的遭遇正常起来,遇到人总比遇到之前那些奇奇怪怪的事物来得好。之前她遇到几次的敲门,外面都一个人也没有。

    咚咚咚。

    门又被敲响了。

    费白绫抬头深吸一口气,正要开口问外面人的身份。

    忽然她感觉有点不对。

    这些人这么晚跑来敲门就不说了,可他们之间相互怎么一点交流也没?相互间也不说话,只是整整齐齐的看向房门这边。

    而且最关键的是,他们...的站姿....都很僵硬。

    她低头又偷偷从暗孔往外看了眼。

    唰!!

    暗孔外,五个人都弯下身来,眼睛从暗孔往里看,紧紧的盯着费白绫的双眼看。

    啊!!

    她被吓得猛然往后大叫一声,跌坐在地,浑身冷汗淋漓。

    房间里空空荡荡,再没有任何声响传出。

    费白绫缓了足足半响,才又支撑起身体,小心翼翼的凑过去,从暗孔往外看。

    外面却看不到任何人影了。

    她长长舒了口气。

    咚咚咚!!

    忽然右侧的窗户传来剧烈急促的敲击声。

    她浑身寒毛直竖,整个人差点叫出声来,扭头一看。

    之间窗户外,整整齐齐的站着之前的那五个人影,他们的影子被月光投影下来,落在窗纸上,清晰可见。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敲击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密。

    啊!!

    费白绫猛地大叫一声,直起身,从床榻上跳起来。

    她浑身香汗淋漓,贴身的内衣都被湿透。

    “我....我....!!?”费白绫呼吸急促,感觉快要喘不过气来。她看了看卧房内,除了她外一个人也没有。

    “又是梦么?”她已经分不清哪些是梦,哪些是现实了。

    翻身从床上坐起来,她抬头下意识的看向窗口,那里月光印着外面的树枝,窗纸上枝影轻轻晃动,分外寂静。

    “我不能再这么下去了....”费白绫知道,费家绝对绝对出事了。她不能再这么自欺欺人下去。她必须求救!

    足足缓了好半天,她才起身走到门口,正要开门,却刚好听到门外传来的细微脚步声。

    “有人??”费白绫一愣,这么晚了,她看了看桌上的计时钟,已经凌晨丑正时了,是所有人都熟睡的时间里,就连丫鬟侍卫在这个时间段都该入睡了,外面怎么会还有脚步声?

    她想了想,屏住呼吸,悄悄俯下身,从锁眼边的暗孔往外看。

    五个衣服陈旧的人身顿时印入眼前。费白绫呼吸都差点停滞下来,她神色惊恐扭曲,马上想起了刚才梦到的情景。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她心头急躁恐慌着,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嘭!

    院门骤然被推开。

    司马秀面色凝重,一手提着短刀,左右看着宅院内的情况。

    费家的异常是他在接到一封奇怪的求救血书后发觉的。但让他诧异的是,那封血书在他看过后,正打算录进阴阳司密档时,却诡异的消失了。

    求救人是一个名叫费白绫的女子,按照调查得出的资料,费白绫是费家嫡系的三小姐,从小没有血脉资质,只是普通人,在家族里毫不起眼。并没有任何过人异常之处。

    但偏偏这位三小姐所写的血书,居然就在他这个阴阳司督查的眼皮底下消失了。

    作为郡城统管上千万人的庞大治安机构,阴阳司旗下的督查足有上百人,并且分级为九品官职。按道理说他司马秀只是附近一片区域的一位普通督查。那封血书怎么也不应该落到他手上,而是该落到负责费家这片区域的督查手中。

    但让司马秀诧异的是,血书确确实实落到他手上,但诡异的是,他明明马上就上报给了总司长,司长也高度重视,准备调动人手前往费家查探,可转眼间他才离开没一会儿,也就过了半个时辰。

    再去看司长时,他却如同失忆一般,什么也记不清了。

    司马秀每每想到这里,便心中发寒。总司长那是什么人物?地元级强者,站在无数人顶峰的顶尖强者。

    这样的高手,居然都会受到如此诡异影响,可见血书一事之诡异。

    想到这里,他回头看了看身后。

    “果然一个人都没来。”

    费家侧院门外,只有他一个人孤零零的身影,原本约好的一起来探查真相的司中手下,一个人都没到。

    就算是其中对他最忠心的几个,也一个没来。估计也是和总司长一样,转眼就忘了这事。

    这事的诡异程度,已经有些超过了司马秀的预料。他一方面朝着自己可以接触的上层试图传递消息和警告,希望能引起大人物的注意,一方面每每睡梦中都能听到那个费白绫可怜的哭泣声。

    如此数日后,他终究忍不住,独身来了费家。

    站在费家大院门口,院子里一片灰蒙蒙雾气,建筑物的轮廓在黑暗中若隐若现,一片寂静。静得让人心头发毛。

    司马秀深吸一口气,不再对他人的支援有任何念想。他当初加入阴阳司,不正是为了让当年的悲剧不再重演。

    “所以....我还在犹豫什么?”他想起了他的姐姐,当年那场事故,若是他能第一时间赶到,毫不犹豫冲进去,或许就能阻止那场悲剧的发生。

    可惜他迟疑了,他害怕了....

    “我已经犹豫过一次了。”司马秀回想起自己加入阴阳司时立下的誓言。俊秀如女子般的面孔顿时泛起一丝坚毅。

    他抬起脚,提着刀猛然跨进门槛。

    啪。黑色皮靴踩在地面上,溅起细微的白灰朝两侧荡开。

    他瘦长的身影缓缓消失在费家宅院中。

    吱嘎...

    一阵风吹过,院门缓缓合拢,如同被风吹得关闭一样。

    ***************************

    哧!

    院落正中,路胜猛然睁开双眼,瞳孔中闪过丝丝金色。

    “精气里有杂质。”他眉头紧蹙起来。

    如果是普通高手或许还察觉不到城内精气的变化,但他不同。他表面上虽然只是拘级的真传弟子,但本体却是魔功大成的巅峰魔王,在能量精气的变化上极其敏感。

    “杂质是从后面的一栋大宅院里飘出来的。”他很快锁定了源头。

    后面那个大宅院,似乎是一个姓费的大族所有。

    路胜重新闭上眼,“算了,反正我对环境也不是很在乎。”

    重新深吸一口气,一口精气继续灌注下来。带着恶臭和砂砾杂质。

    路胜瞬间顿住了。

    重新睁开眼,他站起身。

    “明天就清空周围所有住户。方圆两百米内,谁敢住进来我他么就弄死谁!”

    嘭!

    他转身进了卧房,睡觉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