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三十八章 遗忘 四
    路胜眉头紧蹙,猛然一步跨过距离,出现在那小孩所站的位置,他低头看了看地面。

    “果然没脚印....我的感知也没感应到有气息靠近....”他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这地方....”路胜舔了舔嘴唇,猛然右脚一踩,整个人轻飘飘腾空而起。

    身边的建筑物急速变小变低,转眼他便冲上上百米空中,低头俯瞰整个费府。

    “咦??”这一看,路胜顿时更加疑惑起来。

    他才跳起这么点高度,可下面的费府居然彻底笼罩上了一层厚实的灰雾,让他什么也看不清。

    路胜轻轻任由重力带着他落下,呜呜的风声在耳边划过,随着高度急速下降,他渐渐能看到费家的一些细微建筑轮廓了。但还是不清晰。

    直到下降到了只剩七八米高度时,周围费家的景色才彻底清晰,但七八米的高度最能看到的,也只有周围不大的一片范围。

    轻轻落回原地,路胜再度看了看身后的秋千,秋千后面也有一个花园出口,不知道通往什么地方。

    他顿了顿,径直朝着那个出口走去。

    ..................

    司马秀扶着浑身发软的费白绫,迅速回到自己之前躲藏的一个卧房内。

    费白绫大口大口喘息着,刚一进门,便愣了下。

    卧房一角还站了个人,背对着他们,似乎正在悄悄吃着什么东西,不时发出细微的咀嚼声。

    “他....他是谁?”她浑身一颤,看着那人小声问。

    似乎是注意到她的注视,那人原本耸动的肩膀一下顿住。

    “嘘!!”司马秀赶紧遮住她的眼睛。“别看他,只要别看他,他就不会理会我们!”他声音压得很低,音色里也隐隐透出一丝虚弱。

    费白绫心脏狠狠一跳,连忙闭上眼,不敢再看。

    “不要怕...我已经摸清楚规律了,只要不看他,他就不会理会我们。你当他不存在就好。”司马秀说完咳嗽了几声,赶紧用袖子捂住嘴。袖子移开时,上边已经沾了些许鲜血。

    费白绫努力的不去看那人,而是跟着司马秀走进里面点的床榻位置。

    这卧房很大,中间用屏风分成了两块,一块放着床榻衣柜,另一块放着书桌梳妆台等。

    那怪人就是站在梳妆台边上的墙角,背对着他们。

    两人走到屏风后面,感觉有了东西挡住视线,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我们为什么不换个空房间?非要到这里来?”费白绫忍不住小声问,“还有,司马督查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有没有找到我妹妹,还有我爹娘?”她一肚子的问题想要得到解答,此时好不容易遇到正常人,顿时心中的疑惑如同山洪暴发般冒了出来。

    司马秀苦笑着摆摆手。

    “我一接到你的血书,就马上赶过来了....”

    “血书??什么血书?”不料才开头。就被费白绫打断。这女孩一脸愕然盯着他。

    “我什么时候写过血书?”她说话时眼珠不断的四处转动,瞳孔到处聚焦,却就是不集中在面前的司马秀身上。

    而且她的两颗眼珠不是一起转动,而是一边左一边右,一边斜上,一边斜下。速度急促,仿佛极其焦躁不安一样。

    这种动作根本不是人类能做得出来。

    “你的眼睛...”司马秀心头一寒,身体微微退后了点。

    “什么眼睛?”费白绫似乎毫无所觉。“督查大人,我根本没写过什么血书啊?”

    “是...是吗?”司马秀眨了眨眼,眼前一花,面前的费白绫又恢复成之前那般柔弱秀丽的模样。似乎刚才只是他眼花了。

    “没...没什么....”司马秀深吸一口气。

    “我进来后,到处找你,但很快就发现这里地方太大,弯道极多,差点迷路。后来,一次偶然情况下,就遇到了那人。”他指了指墙角方向。“之后便有了安全的藏身处,然后又遇到了一些意外,找到了地形图,就顺着图纸过来了。”

    “是吗?”费白绫依旧期待的望着他。“你遇到我妹妹了吗?还有我爹娘?”

    “很遗憾,没有。”

    “是吗?是吗??你也没遇到啊....”费白绫低头喃喃道。“那他们到底去了哪呢?”

    司马秀吐了口气,感觉自己真的是受伤疲惫过度了,居然也出现幻觉。

    “对了,你这些天怎么进食的?这宅子里都找不到正常人了吧?”

    “进食?吃的?”费白绫一愣,随即呆了下低下头,“是啊....我吃的什么来着?什么来着?”

    司马秀眉头一蹙,知道眼前这个女孩极有可能是在这种恐惧环境里待久了,出现某种怪异的神经质病症。

    “算了,先不说这个,我们先想个办法离开这里,这个宅院很诡异,我昨晚就进来了,期间两次想退出,都找不到离开的门。”

    费白绫眼瞳猛地一缩,随即马上恢复正常。“我知道哪里可以离开。”她抬起头。“除开正门外,还有两处可以离开宅院。”

    “带我去。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司马秀精神一振。

    “好....好的....”费白绫点点头。她抬起头,疲惫的揉揉眼睛,忽然眼角余光似乎瞟到了什么不对。

    侧过脸一看。

    啊!!

    她猛地尖叫起来。

    在她右侧的屏风上,正有一张人脸从布制的屏风上凸出来。

    是那个墙角里的人!他正隔着屏风盯着两人看。整张脸都压在屏风上,似乎想要将这唯一的隔断撑破。

    “走!”司马秀当机立断,拉起费白绫便跑,两人绕过屏风,冲出房门。

    隆隆..

    刚刚冲出房门,走上回廊,两人愕然发现,天空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大片黑云,黑云遮住光线,天色迅速变得阴暗,黑暗从他们身后的走廊一点点的蔓延过来。

    原本明亮的走廊迅速一截截的变黑。像是被墨水染黑一般,迅速追赶靠近。

    “走!”司马秀看着这明显不符合自然规律的天象,赶紧背起费白绫就跑。

    咔嚓!

    闪电划过。走廊的黑暗中,一个穿着白裙的娇小女孩,披头散发,远远望着两人逃走。

    她一步步往前走着,所到之处,一切都染成漆黑。

    天空的黑云也追随着她的脚步,将一切她前面的光亮全部遮掩。

    咔嚓。

    又是一道闪电划过。

    费白绫被司马秀背在背上,两人一路狂奔,身下不断洒出点点血迹。那是司马秀腰侧的伤口又裂开了。

    “你受伤了!?你在流血!?”费白绫忍不住惊呼。

    “没事,我没事,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司马秀忍耐着剧痛,面不改色,除了脸色有些苍白外,其余就和没受伤的正常人差不多。

    “安全了,我们后面没什么追上来了。”费白绫回过头看了眼,身后一片空荡。

    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到了一处宴会大厅的门口。大厅门半开着,里面阵阵冷风涌出来,有些刺骨。

    “是吗?”司马秀也松了口气,轻轻将费白绫放下。

    “这里...是我父亲他们,开会的地方...”费白绫站稳后,怔怔的看着大厅里的破败摆设。

    仅仅透过半开的门口,她也看到,里面散落在地的酒杯,翻倒在地的矮桌,发霉的地毯和脏兮兮的墙面。

    “还是先找出口吧!”司马秀催促道。

    “这里....好像有个密道....”费白绫迟疑道,缓缓走进大厅。

    大厅里乱七八糟,蛛网,积灰,碎裂的琉璃盏,墙上溅满了黑乎乎不知道是什么的污渍。

    “这里!”很快费白绫便找到了一个出入口,就在通气管道的边上,解开墙上的一块石砖,就有一条出去的秘道。

    只是这地方距离地面有两米多高,她垫着凳子才揭开口子。

    “我先进去。”司马秀看了眼秘道里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

    “好!”费白绫点头,退开一点。

    司马秀环顾了一圈大厅,确定没什么问题,才猛地一窜,轻松钻进秘道。

    他迅速往里爬了一段距离,发现里面没什么灰,也没什么危险,便又迅速退回来,到入口处。

    “来,我拉你!”他探出头。

    “好。”

    费白绫也踩在凳子上伸出手。

    呼....

    忽然整个大厅光线飞速变黑,仅仅一个呼吸,大厅便彻底被黑云遮掩住天光,陷入一片漆黑。

    嘭。

    哎哟。

    费白绫被吓了一跳,一个不小心,就歪倒下去,摔在地上。

    “没事吧??”司马秀赶紧从身上摸出火折子,但怎么也打不燃。

    “没事。我又站起来了。我伸手了啊。”黑暗中传来费白绫的声音。

    “好,快来,我拉你!”他赶紧伸出手去够,很快便抓到一只冰凉凉的小手,使劲一拉,便将人拉了进来。

    ..........

    “好疼....”费白绫揉了揉屁股,坐起身。

    “没事吧,这条秘道前面被堵住了,我刚才没看清楚,我们得马上离开这里,找其他出口。”她身前传来司马秀的声音。

    “好!”费白绫站起身,看到面前站了个人影,连忙点头。“我知道还有个地方可以出去。”

    “是吗?那我们快走吧。”人影拉住她,快步走出大厅,急匆匆的沿着走廊往回跑。

    “咦?我们方向好像错了。”费白绫诧异起来。

    “不,没错啊。”人影回答。

    “这是回去的路,回去的方向!”费白绫感觉不对了

    “就是回去的方向啊。”那人影头也不回,抓着她的手力量越来越大,越来越紧。

    两人跑过一个又一个房间,冲出走廊,穿过小花园。

    “这里是....不!我不要回去!!”费白绫终于发觉不对了,她开始疯狂挣扎起来。但手被紧紧抓着,怎么也挣脱不开。

    嘻嘻嘻..

    黑暗中,隐约可以看到花园里稀稀疏疏的站着几个矮小身影,发出小孩子的笑声。这些身影头都看向她这边,似乎都在看她。

    “不...不...!”费白绫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她被拉着朝着自己住的那个卧房跑去。拉着她的那人一言不发,只是往前跑。

    两人开始沿着花园墙边跑,距离前面的小孩子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嘻嘻嘻.....”

    “小女孩...”

    “小女孩....”

    “小女孩....”

    “小女孩.....”

    小孩子们开始朝她快步靠近过来。费白绫浑身发抖,背心冰冷,只能麻木的被拉着,看着那些黑影逐渐靠近。

    黑暗中,她浑身冰凉,甚至连呼吸都快要停滞,只能眼神呆滞的盯着越来越近的几个小孩子黑影。

    最前面的一个小孩抬起手,朝她伸来。

    噗。

    忽然前面拉着她的人一下消失了。费白绫顺着惯性一下跌坐在地。

    正巧落入小孩子们的包围。

    “嘻嘻嘻....”

    一个个人影慢慢从四周走向她。全都朝她缓缓伸出手。

    “小女孩。”

    “小女孩。”

    “小女孩。”

    “小女孩。”

    “小女....”

    轰隆!!!

    猛然间一声巨响从侧面围墙处炸开。无数碎石炮弹般飞溅开来,狠狠撞在后面的房门上。

    “所以说,我讨厌迷宫。”一道魁梧身影提着把冒着白烟的剑,缓缓走进围墙缺口。

    人影赤着上身,一身肌肉如同扭曲的千年树根,盘根错节,弥漫着钢铁般的金属光泽。

    最为惹眼的是,这人身上有着大量血红色网状花纹,这些花纹在黑暗中泛着清晰而血腥的残忍光晕。仿佛一条条攀爬的吸血线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