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三十九章 遗忘 五
    嗤嗤嗤!

    三道艳红剑光骤然亮起,又缓缓熄灭。

    一个个小孩子身影纷纷碎裂成数截,无声无息的散成白灰飘散开来。

    黑暗一下被突如其来的红光照亮了些。

    虽然只是来人身上纹身的红光和使出的剑光,但在这种漆黑如墨的环境中,也分外惹眼。

    费白绫也被吓了一跳,胸口扑通扑通乱响,半响也无法平静下来。

    她眼神左右乱飘,看到刚刚还在身旁小孩子黑影一个个忽然消失。这才狠狠松了口气。

    嘶....

    她猛地大吸一口气,低下头满脸汗水。

    差一点....差一点她就真的被这些小孩子人影抓住了。还好这个莫名出现的人影砸烂了墙冲进来。

    “多谢您的救命之恩。”费白绫抬起头,勉力想要站起身,但直到现在她的腿都是软的,只能坐在地面。

    “你是这个宅子的人?”路胜看了看四周,空气中隐隐弥漫着丝丝怪异的气息。

    不是阴气鬼气,也不是魔气之类,而是另外的一种无法让他感知的异常气息。

    “我...”费白绫浑身发软,但也知道眼前这人极有可能是自己最后的救星,当下她便急速的将自己知道的一切,给路胜说了一遍。

    “也就是说,费家自从前阵子就开始,出现各种异常?”路胜皱眉道。

    “是...我....我还有一个朋友,也在里面,能不能....”费白绫想起还在里面的督查司马秀。

    “你在说什么?”路胜随意打断她,他现在对这个费家很感兴趣,不弄清楚怎么回事,他没打算离开。

    在这个普通郡城里,居然还能出现这种麻烦,而且是他没遇到过的麻烦。这让其非常感兴趣。

    “要出去你自己出去,我打算再随便逛逛。”路胜提着剑左右查看起来。“刚才那些黑影呢?”

    他直接无视了顿时的费白绫,走到那些小孩子之前站的位置,仔细感知。

    “再逛逛??”费白绫心头一哽,差点没噎住。现在的费府危险诡异,居然还有人感兴趣,非要自己找死往里面钻。

    “我劝你别在这里久待,我就是费府三小姐,如果不是真的彻底没办法待下去,我....”“嘘.....”

    忽然路胜伸出手指,竖在嘴前做噤声状。

    费白绫一愣,左右看了看,没发现任何问题。

    “你....”

    噗!

    刹那间,一道红光炸开,从她眼前分出十多道红色流光,朝花园中的不同角落飞射而去。

    而眼前的路胜却是往前一步,双手持剑闪电般朝她脑门斜斩过来。

    嗤!!

    啊!!

    费白绫忍不住惨叫起来闭上眼。但片刻后,她没有感觉到任何痛觉。睁眼一看。

    她脖子两侧正不知道什么时候,平举着一双惨白手臂。

    手臂似乎想要将她拥抱在怀,但此时已经做不到了。手腕上正越来越清晰的浮现出红色血痕。

    路胜的剑,就横在她的脖子左侧,笔直的切过惨白手臂,剑刃上还残留着一抹淡红血迹。

    费白绫剧烈喘息着,浑身湿透全是冷汗。她僵直的坐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直到路胜缓缓将剑从她脑袋边抽出来。

    嘶....

    她脖子两侧的手臂顿时散成大量白灰,撒了她一身。

    呼!呼!呼!

    费白绫这才狠狠喘息起来,吐着粗气。她失神的俯下身,双手支撑着自己身体,感觉全身无力,连呼吸也困难。

    “这东西....以前没见过?这种物种...”路胜在一旁蹲下身仔细拨弄着地上的白灰。

    “原来这些白灰是这么来的啊...”他脸上露出了然之色。

    啪。

    忽然远处走来传来细微脚步声。

    路胜抬起头,猛地看到走廊阴暗处,模模糊糊的站了一个长发人影,似乎正透过黑暗,静静凝望着自己。

    “有本事就来杀了我,小家伙。”路胜抬起手,在自己脖子上轻轻一划,露出一丝狰狞笑容。

    黑暗走廊里,那长发人影缓缓消散消失了。

    路胜提着剑,站起身看向费白绫。

    “你要和我一起,还是自己走?”

    “我...一起!”费白绫这才反应过来刚才是在救她。

    路胜也懒得理会,感受着刚才涌入体内的一丝丝寄神力,他瞬间就知道自己来对了。

    这地方虽然臭了点,但对他而言绝对是宝库。

    那双手是突然出现在费白绫身后的,只有一双手,其余什么也没有。所以他一剑划出,轻松斩断两只手。

    没想到还莫名得了十多单位寄神力。

    本来只是打算过来查看解决臭味,可一旦涉及到寄神力,路胜马上动心了。这地方看起来还没被郡城发觉解决,正好给他拿来刷寄神力点。

    咔嚓。

    闪电划过,整个花园被照亮得一片惨白。

    路胜带着费白绫,缓缓走进走廊,左右都是一片漆黑,只有侧面有单间的卧房,但卧房内也是笼罩着阴暗迷雾。

    啪嗒,啪嗒,啪嗒。

    两人的脚步声毫无遮掩的在走廊上不断回荡。

    “发生事情后,你在这里府里呆了多久?”路胜一边走,一边询问。

    “大概十多天...”费白绫回忆着,连她自己都有些惊讶。

    “十多天?那你在这儿吃什么喝什么?”路胜讶然看了眼她。

    “什么?你刚才说什么来着?”费白绫一脸愕然看着路胜。

    “我说,你这些天里,都吃的什么喝的什么。”路胜重复一遍。

    “我躲在卧房里一步都没敢出去,真的,一步都不敢出去。”费白绫答非所问。“对了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

    路胜忽然停下脚步,黑暗中,他视线笔直的落在费白绫脸上。刚才连续问了两次,他的声音已经很大了,但对方依旧一副没听到的样子。

    “没什么。”他淡淡道,“说说这费家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这种变化的吧?”

    “什么时候....”费白绫也陷入思索,是啊,什么时候整个费家的氛围就变了,族人们紧张兮兮,进出都检查仔细,还经常性的清洗一些完全用不到的刀具。

    两人一路继续往前。

    忽然费白绫眼角余光看到侧面房间的窗户有人。

    房间窗打开着,黑暗中,一张中年大叔微笑着的脸,浮现出来,有些惨白,但还算干净。

    “招叔?!你...你怎么在这儿?!”费白绫浑身一抖。

    “白绫啊....你带朋友来家里了吗?”那张脸缓缓出声。

    “招叔....”费白绫退后一步,这种情况下遇到费招叔叔,根本不正常,之前早不来晚不来,非要这个时候现身。

    “白绫...要不要带人来叔叔这里坐...”

    哧!

    黑暗中亮起一道刺目红光,红光从中年男人身上一闪而过,紧接着又笔直将整个窗户那扇墙,从上到下一分为二。

    轰。

    一大堆碎石垮塌下来,伴随着的,还有那个招叔的身体。

    啊!

    费白绫看清真相时,整个人捂住嘴往后退出数步,面色惨败。

    “这里小花样还不少。”路胜走近过来,低头看着只有半截身体的招叔躺在地上。

    这招叔的上半身直接被人用黑色丝线缝在了窗户口的墙壁上。几乎和墙壁融为一体。嘴里还一张一合,不时的发出细微咔咔声。

    “尸体被制成了人偶。”他随口认出了这东西的来历。

    尸体.....

    费白绫听到这个词时,心头猛然一沉。再去看招叔时,那半截身体已经迅速散开,化为白灰。

    “这地方....”路胜抽回长剑。看似他只用了真气挥剑,但实际上他是用了魔元。

    八首寄神珠的阴火在剑刃砍中对方的一瞬间,就蔓延过去,迅速收获了一股寄神力。

    他如今的八首寄神珠阴火,可是实打实的魔王顶峰威力。就算没有配合秘术发挥,单纯的阴火威力也有普通魔王层次。远不是这里乱七八糟的怪异事物能抵抗的。

    “走吧。我们去这里最核心的地方。”他看也不看地上的白灰,加快速度走到走廊尽头。

    空气里的那股子怪异精气味道,越来越浓了。

    路胜虽然找不到什么线索,但顺着精气核心走,总不会有错。

    提着剑,他很快带着费白绫来到一处书房前。

    “这是我父亲的书房。”费白绫左右紧张的扫视周围,生怕又突然冒出来什么危险。

    “有钥匙吗?”路胜随意道。

    “.....没...”费白绫摇头。

    两人正说话间,忽然书房的门从内部打开了。

    黑暗中,费白绫的父亲费申德笑眯眯的站在门口。

    “白绫,你怎么有空来了?”

    “爹!!”费白绫怔了怔,随即大喜,满眼泪水马上就要冲上去。

    呼!!

    却不料一只大手猛然从侧面伸出,一把抓住费申德的脑袋,轻轻一捏。

    嘶...

    如同搓捏纸张一样的声音中,费申德整个人居然扭曲起来。

    费白绫这才看清楚,所谓的爹爹,压根就是一张画得惟妙惟肖的全身画像。

    ‘费申德’很快被揉成一团,直接烧掉。路胜就在一旁,看也不看地上发出惨叫的纸人,大踏步走进房间,四处观望。

    很快他便找到了书桌上放着的一本小册子。也是类似的记事本一样的东西。

    轻轻翻开,上边记录了不少真实信息。

    ‘....失败了....没想到最后还是失败了。到底是哪个地方出了问题?’记事本上被撕了很多页,就只有最新的一页上,写着一行小字,字迹潦草,明显是仓促写上去。

    路胜随手将本子丢给身后的费白绫,开始在四处转悠起来。

    书架上一排排的书籍覆盖了厚厚白灰,他随意从中抽出一本,封面印着:《海难三十六大事件》。

    路胜皱了皱眉,又换了本书抽出来。

    《季风与洋流》。

    接连换了好几本,都是和海洋航行有关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