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四十章 遗忘 六
    路胜面色闪过一丝思索,将书放回原处。

    “你叫什么名字?”他转身看向费白绫。

    “费白绫。白色的白,绫罗的绫。”费白绫老老实实回答,正捡起地上的记事本查看内容。

    “你父亲费申德喜欢出海?”

    “没听过,我爹喜欢收藏字画古物之类,很少出远门。”费白绫摇头。正好她翻开本子看到那一行话,面色刷的一下白了。

    “怎么?你想到什么了?”路胜马上追问。

    “我听我堂哥说过,爹爹他们偶然得了一样古物,正在潜心实验那古物的特殊能力”费白绫低声道。“会不会就是那古物的影响,让家里变成这个样子?”

    “不清楚。不过有这个可能。”路胜点头。

    他又在房间里转了一圈,还是没发现任何有用线索,这才缓缓走出卧房。

    “带我去你爹的收藏室。”路胜吩咐。

    “好。”费白绫没有迟疑,她不清楚这个男人进来是为了什么,但他现在是她脱离这里唯一的希望,也是救出督查司马秀唯一的希望,所以她决定全力配合对方。

    两人继续沿着走廊往前走。

    “姐姐。”

    忽然身后隐隐传来小女孩的叫声。

    声音有些木然,没有声调起伏,就像平时遇到后打招呼的声音。

    费白绫面色一喜,猛地回过头。

    “青青!是你吗青青!!?”她一眼便看到了身后走廊阴暗里,站着的那个黑裙小女孩。对方苍白的皮肤在黑暗中异常显眼。

    “姐姐,回来吧,和我在一起,我们不要管其他的,只要我们一起就好”小女孩低声道。

    “要不要我和你一起?”路胜凑个脑袋过来,挡住两姐妹的重逢。他提着剑,舔了舔嘴唇,缓缓走向那小女孩。

    “姐姐逃避是没有用的这是我们的命运”女孩低声道,毫不理会路胜。

    “正是因为你,所以她才能在这里活这么久,对吧?”路胜越走越近,越走越近。

    “缺口一旦打开了,一切就会蜂拥而出。我们挽救不了。整个郡城也挽救不了。”小女孩平静道。“趁我还能保持一部分神智,姐姐,下决定吧。”

    噗。

    路胜此时已经走到了小女孩身前,低头俯视她。

    小女孩面无表情,依旧淡淡道:“没用的,你伤不到我,无论你在本世界有多强,但对我来说,都只是呃!”

    她的脖子一下被巨钳一样的大手狠狠捏住,整个人被单手提了起来。

    “说吧,导致你们变成这样的东西,到底在哪?”路胜对这个很感兴趣。

    “姐姐别听她乱说!那人是假冒的,她就是为了骗你过去,让你永远也出不了这里!”忽然路胜两人的另一侧,走廊的尽头处,也走出一个穿着白裙的苍白小女孩。

    这小女孩的面孔居然和前面的那人一模一样。只是这个就显得焦躁担心一些。少了几分从容,多了几分真切。

    费白绫看了看前面,又看了看后面,顿时头都大了。两个妹妹居然完全一样,连一些细微的身体标志都一模一样。

    “姐姐,听我的,快跟这个人走!”

    “姐姐,别走,你和其他人不同,离开这里你就真的完了!”

    “姐姐,别听她的,这里逸散出的东西根本不是你能抵抗的,赶紧撤离才是主体。”

    “姐姐,我才是对的,那家伙是在谋害你,她的目的就是要你跨出这个宅院”

    “姐姐,听我的”

    “姐姐,我是对的”

    “烦烦烦烦!吵死了!!”轰隆!!

    侧面卧房的墙壁当场被路胜一巴掌轰垮,大量沙石灰尘飞散开,其中不少夹杂着真气和魔元。

    两个小女孩费青青被碎石打中,身形迅速淡化下去,很快便消失不见。

    “带领,去收藏间。”路胜不耐烦的看向费白绫。

    费白绫胆战心惊的连忙点头。

    “姐姐!你不能去!”

    “姐姐你必须去,那里才是一切的源头!!”

    “她在说谎,那里隐藏的东西根本就不是我们能够触及的!”

    “她才是在撒谎!!尽早离开危险之地才是最好的”

    嘭!!

    路胜一巴掌打碎了其中一个小女孩的脑袋。

    然后身形如电,趁着另一个小女孩还没准备好,他当头便是一剑。

    嘭!!!

    这女孩当场被剑身上的巨力拍中,身子横飞出去,狠狠撞在侧面墙壁上,当场炸开成一滩血浆肉糜,缓缓流下。

    “青青!!”费白绫顿时被吓到了,随即惊慌失措露出恐惧之意。“青青!不要死!”她连忙冲上去,但没走出几步,便被路胜一巴掌打在后脖子,当场打晕下去。

    提着费白绫,路胜晃了晃脖子,感受到又是两股细微的寄神力缓缓涌入体内,心情顿时舒畅了不少。

    费白绫看不穿,他还看不透?不过是两个假人,虚无缥缈的随口乱谈,说一大堆废话就是为了迷惑费白绫。让其分不清楚真假。

    “可惜遇到了我。”路胜真是越来越感兴趣了,对这个费家。

    他抬起剑,刚刚拍打过那个费青青的剑身处,正缓缓淡化扭曲消失。显然出了什么变化。

    其实刚才那两人中未必就没有真的,当然就算错杀了真的,路胜也必定不会承认。

    只要是他杀的,就一定是假的。

    路胜一直这么认为。

    他单手拖着费白绫,瞄了瞄方向,一脚将剩余的断墙蹬开,然后大踏步走进房间。

    轰!

    又是一声巨响,房间内的墙壁也被一脚蹬塌,路胜走进墙壁上的大洞,洞那边是另一个卧房。

    轰!!

    他又故伎重演,一剑砍开面前挡路的石墙,狂暴的炽热真气负责吹散碎石,真正出力的还是他恐怖的肉身巨力。

    循着空气中的那股怪异气息,路胜越走越近,越走那股气息越浓。

    穿过三排卧房后,他来到一个小花园,带池塘的花园。池塘边坐着一个人。背对着他,看不清面孔。

    路胜远远望去,分辨出那是个男人。双手撑在池塘边缘,一动不动。

    咔嚓。

    电光闪过,瞬间照亮一切。

    路胜这才看清那人穿着秋月郡城的阴阳司督查服饰。而且他的手,都被长钉子钉在了池塘的石头边缘。血一丝丝的顺着边上流入池塘。

    “司马督查!!?”忽然又是一个声音从路胜身后传来。

    他回过头,看到自己身后的墙洞里,钻出一个一身白衣的漂亮少女。

    这少女赫然是他刚刚才打晕的费白绫!!?

    路胜一愣,看了看自己手上拖着的费白绫,又看了看后面钻出来的那个。

    “那那个是!!?”后面的费白绫也看到了路胜手上的人,顿时俏脸露出惊恐之色。

    “怎么回事!!?怎么会有和我一模一样的人!!?”

    “我也很想知道是怎么回事。”路胜提起手上的费白绫甩了甩,却意外的看到自己抓着她的手掌,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变得半透明一般。

    “到底哪个是真,哪个是假?”路胜有些疑惑了。不过很快他也懒得再想了,管她真假。只要到了地方,总会暴露。

    他索性也不去管池塘边的人,从右侧绕过去,径直走向一排房间最左侧的收藏间。

    咔嚓。

    房门门锁碎裂,路胜随手推开门,在看到收藏间内的瞬间,他也不由自主的愣了下。

    房间里密密麻麻摆满了藏品,但正中间,却是摆着一面圆镜,只有人头大小的琉璃圆镜。

    诡异的是,镜子里映照的,根本不是房间里的内容,而是一片灰色空旷,密闭的大洞穴。洞穴中央有着一个池塘,镜子里显示的就是这个池塘为核心。

    大量淡淡的灰雾不断从池塘里涌出,然后顺着镜子往外蔓延。

    这些灰雾刚一出来,便马上消散在空气里。什么也不剩。但路胜却是马上便反应过来,这灰雾就是自己感觉臭气的根源。

    “这个是痛苦之门”路胜忽然想起来,也是倒吸一口冷气。

    他曾经在黄金广场就见到过那扇大门,也曾经自己抢夺过一扇类似的门,但那都不是真正开启了的门。

    按照典籍上记录,以及古魔阴影之王的叙述,那都只是通往靠近痛苦世界的缓冲地带。

    而眼前这个,似乎才是真正联通了痛苦世界的通道。

    此时那个后来的费白绫也跟了过来,面无表情的站在路胜身后,还有司马秀,也同样面色漠然的跟在身后。手里各自握着一把短匕首,只是匕首顶端的一小截,完全呈现透明状。

    噗!

    忽然路胜感觉右手一痛,之前还昏迷着的费白绫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把同样匕首,狠狠刺入路胜右掌中,脸上露出凶狠阴沉表情。

    “这就是痛苦污染啊真是厉害。”路胜抬起手,居然能破开他肉身的防御。

    就算对方有着特殊的神秘武器。

    嘭!

    他一脚踩在身边的费白绫腰部,狠狠一压。

    咔嚓无数声骨头断裂声中,费白绫口吐鲜血,眼神越发暗淡下来。显然是快不行了。

    他松开右手,看了看右掌正急速变得透明淡化。显然就是他的强大肉身,也没法抵抗痛苦污染。

    路胜另一只手弹出指甲,轻轻在右掌手腕上一划,整个手掌就像熟透了的桃子,轻松便掉落下来。

    紧接着,路胜右掌的断裂处,血肉飞速编制生长,在一阵稀里哗啦的轻响中,不到五息,一只全新的手掌出现在路胜身上。

    “居然能对我的肉身也能刺伤真是不得了了。”路胜很有兴趣的盯着三人手上的匕首。

    至于被切断的手掌,这种东西如果他愿意,一个时辰内长出一百只手掌都没问题。

    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