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四十一章 功法与奴仆 一
    几个手持匕首的人缓缓逼近,随着距离越来越近,路胜隐隐感觉身上出现了类似之前手掌的迹象,皮肤渐渐变得透明起来。

    “这应该是被同化污染了么?”他有些拿不准,痛苦世界到底是什么地方,他到现在也没弄明白。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

    那就是那地方极其危险。

    “啊!!”猛然间,司马秀一下朝他猛扑过来。

    路胜抬腿一脚,将其踹倒在地,随手一弹,两道真气精准打穿对方黑膜,将其膝盖和双手关节打碎。

    司马秀在地上扭动挣扎着,怎么也起不来。路胜的真气死死的锁住了他的关节,防止血肉再生恢复。

    如此类推,路胜一并将其余几人一起解决。但他也注意到,自己的真气在几人的血肉再生中,消耗得越来越快。

    “还是先毁掉这道门再说。”路胜定了定神,缓步走向那面涌出灰雾的镜子。

    嘭。

    忽然他鼻尖撞上了一层无形屏障。

    屏障被路胜的鼻子撞得往里凹陷出小坑,却也挡住了他的前进。

    “这是....?”路胜抬起手指,之间浮现出他如今的真气黑膜,黑膜迅速凝聚变形,化为尖刺,朝前刺去。

    噗。

    无形屏障破开,缓缓撕裂消散。一丝丝寄神力涌入他体内。

    “这次差不多了吧?”路胜左右看了看,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镜子面前,他伸出手,往镜子抓去。

    嘭!!

    猛然间一条手臂从镜面伸出,狠狠抓住路胜手腕。

    那是一条通体腐烂的灰黑手臂,其手掌五指尖锐,掌心长着不少白毛,手背上印着一个繁体的邪字。

    随着手臂抓住路胜,一股巨力也狂涌而来,试图将他整个人拉进镜子。

    “愚蠢!”路胜咧嘴笑了,居然有人愚蠢到和如今的他比力气。

    啪。

    他反手抓住那手臂,猛地往外一拔。

    这次他没单纯的运用拘级力量,而是真正发挥出八首魔极道的力气。

    噗的一下,如同拔出一根稻草,那手臂齐根被扯断,镜子里灰雾剧烈翻滚起来,隐隐能听到有惨叫声传出。

    路胜对着镜面就是一剑。

    嘭!!

    镜子破碎,吹散出一股狂风,一股庞大的浓厚寄神力涌入他体内。他甚至来不及细算,感觉自己起码多出两百以上的寄神力!

    狂风朝着四面八方吹拂蔓延,无视墙壁,无视任何阻隔,所有费家位置全都被吹拂覆盖。

    费家上方的雾气慢慢散了,之前灰暗的天色也渐渐明亮起来。

    整个房间一刹那震动了下,雾气迅速消失,露出地上碎成几大块的琉璃镜。

    大量白灰被从地面吹起,全部淡化,透明,消失。

    足足等了十多分钟,异状才彻底消失。路胜弯腰捡起一块镜子碎片,就是最普通的琉璃,没有任何杂质异常。

    收藏间里的几人也纷纷跌倒在地,失去意识。

    路胜回过身,视线落在了几人手上逐渐消失的匕首上。

    “果然...虽然没有正面的很强的对手,但这种匕首威力惊人,杀伤力极强,偷袭之下一个不小心就连我都能伤到,下次得小心了。”

    他看也没看地上的几人,如今痛苦之门的入口关闭了,但到底费家发生了什么事,还需要后续调查。

    不过那就不是他的事了。

    路胜从怀里取出一道千阳宗的传讯烟花,轻轻扯掉引线往门外一扔。顿时烟花唧的一下,冲天而起,炸开化为一个巨大的淡金色阳字。

    站在原地等了没多久,很快他便听到有破空声急速赶到。于是推门而出。

    院落里此时已经轻轻落下两道蒙面紫衣人,左胸上绣着千阳的字样。

    “路真传。”其中一人朝着路胜拱手,“何事值得您用掉一张紧急警示符?”

    “我在这里找到了一扇新的痛苦之门,需要申报封锁保密。”路胜淡淡道。

    “痛苦之门??!”两人微微惊呼,面罩上唯一露出来的眼神一下变了。

    “还请稍等一下。”其中一人恭敬道,同时从怀里取出一个精致圆盘,在上边拨弄起来。

    路胜点点头,转而查看房间里几人的伤势。

    费白绫居然没死,身上伤势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了,刚才那一脚他可是没留力,一般人怕是一下会被踩成两截,这个费白绫也就身上骨头断了十几根,其余居然还没事,绝对有着秘密。

    路胜想了想,还是忍住了在其身上做手脚查探的打算,这女人牵涉到痛苦之门,影响太大,怕是要直接牵动上宗。

    这里不是大宋,他留下的手脚极有可能被发现,到时候得不偿失。

    这趟他已经收获不错了,立了功,还得了不少寄神力。也见识了传说中的痛苦世界是什么样。

    三人又等了一小会,很快一道道人影从天而降,纷纷落到院落的池塘边。

    其中千阳宗宗主陈静之也赶到了,他才处理好路胜身份的事,休息没多久,就又接到痛苦之门的通报,顿时大惊之下,亲自赶来。必须要在阴阳司和青螺司过来之前,封锁局面,把握第一手情报资料。

    他身旁是千阳宗的紧急调动部队,血日的人。

    血日一共来了三人,一个个都面无表情,一身白袍绣着红边。身上弥漫着地元级蛇级的强悍气息。

    “就是这里么?陈宗主?”一位血日低声问。

    “就是这里,发现者是我支脉的第二真传路胜,他正巧就在边上的院落潜修。”陈静之也看到了走出房间的路胜,朝他同时点点头。

    “我们需要仔细审查一二,路真传的身份和其他人不同,必须谨慎对待,还请陈宗主见谅。”那血日平静回答。

    “不会有什么麻烦吧?”陈静之皱了皱眉,如果不是涉及痛苦之门,他也不喜欢和血日的人打交道,这些一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货,很多都是从魔军的厮杀战场上退下来的强手,心狠手辣,下手杀人还只是轻的,一些更激进的甚至动辄灭族连坐,杀性之大,让他不喜。

    “宗主放心,如果真的核对了是痛苦之门,那这趟路真传可就立了功了。”那血日努力挤出个微笑,算是给陈静之安心。

    “那我就放心了。”陈静之说着朝路胜招招手。

    路胜也听到了这边的谈话,大概明白了血日几人的身份,此时也靠近过来。

    “见过几位前辈。”他摆出一副末学后进的姿态,朝几人微笑问候。

    “路真传客气了。”血日带头的那人也僵硬的笑了笑。“还请把您怎么发现痛苦之门的过程叙述一遍,务必不要有任何遗漏。”

    “没问题。”路胜点头,开始从开始一五一十的说出自己发现费家异常的过程。

    一番话足足说了十多分钟。

    “果真是遗忘机制。”血日带头人神色凝重了些,“难怪连青螺司都没来得及发现。这趟我们直接封存残骸,带去上宗,或许能提前封锁掉一个可能的痛苦世界裂缝。路真传当真功不可没。”

    “前辈客气了。晚辈也只是运气不错罢了。”路胜谦虚道。

    “运气可不会抵抗得了痛苦污染....”血日带头人带了一丝深意道。

    路胜笑了笑,没再回话。

    “对了路胜,你还没回支脉宗门选择其余辅修真功对吧?”一旁的陈静之忽然问。“正好我马上处理一下这边的事就要回去,你要不要和我一道?”

    “多谢宗主,求之不得。”路胜听出了陈静之是在为自己打掩护,连忙回道。

    “那就不打扰两位了。”血日带头人点点头,“请便。”

    陈静之点头,挥手一甩,袖中射出一卷画纸。

    洁白画纸平铺展开,形成一块五米多宽,六米多长的长方形纸面,悬浮在半空中。

    他轻飘飘跃起,落在纸面上盘膝坐下。

    路胜也有样学样,纵身落在纸面上。

    “起。”

    陈静之一抬手,画卷顿时朝着天空激射而出。

    两人几个呼吸,便飞离了费家,来到整个秋月郡上空数十米高处。

    所有气流自然的从画卷两侧裂开,滑过,两人坐在上边竟然连一丝冷风都感觉不到。

    上方白云飞速掠过,下方大片灰色建筑往后平移。

    陈静之却是看也不看画卷飞行方向,反倒是视线落在路胜身上。

    “路胜。没问题吧?”

    路胜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这个宗主是在问他有没有受伤,或者有没有什么隐秘忌讳牵扯进去。

    他摇头。“没问题。”

    “那就好。血日那边的人,很激进,一旦牵扯到痛苦世界和魔界,绝对不会有任何姑息,你要小心。”陈静之提醒道。“他们的三个老大之一,曾经因为一点怀疑,还彻底灭绝过两个外界里的大势力,毁掉数把神兵魔刃。你的老师虽然是那一位,但那三位身份可都是乱神兵,谁也说不清楚它们心里想什么。乱神兵之所以有个乱字,便是因为其极端不在乎规矩。”

    路胜心头一凛。

    “我知道的,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那就好。”陈静之点头,他也不问路胜到底是靠的什么免疫了痛苦世界的遗忘机制和痛苦污染,各人有各人的缘法机遇。只要不沾染魔族和痛苦世界,血日的人也不会惹他。

    “支脉对你来说也太小了,过不了多久你就可能直升进入府级上宗,那边才是真正的广阔天地,宗门的各位元老,掌兵使,乱神兵,圣主等等的弟子血脉都能见到,你的资质在这里出类拔萃,但在那边也只是普通一员。

    迁蠹大人虽然强势,但你也不是她真正的亲传弟子。她也从没有过亲传。所以一切以小心谨慎为主。”陈静之明显也有不小背景,对这些方面了如指掌。仔细给路胜讲解其中奥妙。

    “我明白。”路胜点头。

    “我说这些,是因为你的资料已经引起上宗注意了,秋月郡直属的上宗,是莫凌府千阳宗,那边已经正式对你传出调令。你挑选好辅修功法后,等调令抵达就可以启程了。”陈静之解释道。“当然你也可以选择留下来,就在秋月郡,但这不是好的选择,这里太小太弱,没有真灵塔,对你的成长限制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