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四十四章 功法与奴仆 四
    “师弟请看,这两人是才从外界捕获的皇族血脉子弟,年龄都不超过三十,经过三次反复洗脑处理后,基本已经清楚了全部记忆和甚至,你想要什么性格类型,都可以随意注入。”云万飞介绍道。“他们的资质也是可以培养到拘级,在安全地域作为助手之类的人选,是绰绰有余了。”

    她作为云家支脉老祖,居然亲自下场给路胜介绍货物质量,若是换成平时,这种级别价钱的货色,再来一百个,都不值得她亲自下场。

    可现在不同,路胜无论潜力还是身份背景,都值得她下大力投资。

    路胜微微摇头。“还有其他货么?我不需要个性完全被洗掉的,后续隐患太大。一旦产生自我怀疑,应该会很麻烦吧?”

    “师弟倒是明白人。”云万飞点头笑道,“这也是这类货物唯一的问题缺陷,因为清洗记忆,本身就会损伤到神智,加上很难形成完全毫无破绽的记忆模式,所以很多客人也都不喜欢这类。

    如果不在乎这方面的话,师姐我倒是刚好抓到几个有个性有潜力的货。”

    她再度拍拍手。

    两个男女起身,走进通道中,然后有一些穿着厚实全身黑袍的高大男子,推着几个金属黑笼,来到两人面前。

    “这几个货色,师弟看看感不感兴趣?”云万飞微笑道。

    路胜点点头,一眼扫过去。

    一共九个笼子,其中大部分是女性,所有笼子里的男女都是俊俏漂亮,身段极好。显然是预先挑选过的。

    而且里面的人一个个都被符文锁链固定了四肢和脖子,被大字型的悬挂在笼子正中。

    比起前面的两人,这些人虽然被关在笼子里,但都穿着衣服,而且是都能凸显他们优势的衣服。

    男性半遮半露现出身上强健的肌肉轮廓,和足够雄伟的本钱。女性则三点若隐若现,或者是彻底的紧身服饰,完美凸显身材。

    所有人都神色麻木,身上皮肤干净洁白,还透着淡淡清香。

    路胜一眼扫过去,忽然眼神一凝,随即又迅速恢复正常。

    “如何?师弟可有看中的?”云万飞微笑道。“这里的奴隶,每个大约是一百到一百五十魔金之间。都是自身带有修为的好货,因为都没有洗脑,所以这个价钱还包括了控心针阵法的全套价钱。”

    路胜一听,哪还不清楚对方就是算着他手上的魔金定的价,真要是都是如他所想的修为,那这么点魔金完全就是半卖半送。这是云万飞在做人情,而且还是不好拒绝的人情。

    他面色平静,视线却是装模作样的扫了一遍,最后落在了第七个笼子上。

    而这个笼子里,正关着一个身穿白色连身荷叶短裙的漂亮女子。女子双眼狭长水灵,胸口丰满异常,双腿圆润修长,一头漆黑长发垂下,遮住大半的妩媚面容。赫然是许久不见了的端木婉!

    端木婉明显还有些浑浑噩噩,但听到面前的声音,也有些回神。她费力的抬起头,试图往笼子外看。

    “这个笼子布置有阵法,从里面是看不到外面的。也是防止奴隶把握时机暴动。”云万飞也看出来路胜对这个奴隶似乎有些意思。

    她继续介绍道。“七号这个笼子里,是我们在靠近大宋的那边抓住的好货,原本修为应该在六纹层次,但我们抓到她时,她受了重创,全身修为尽废,经过救治后,才勉强活下来。”

    “就她吧。”路胜淡淡道。好歹也算和端木婉相识一场,面对面力所能及,那就能救则救了。

    “师弟好眼光,这七号的好处,我还没说完。”云万飞依旧微笑道,“这一位最大的优势,不是修为,也不是相貌,而是血脉。

    七号的血脉,是半人半妖,而且就算被废,极限也还能有地元层次的高度,无论是用来提炼血脉入药,还是培养后作为属下,都物有所值。”

    路胜点点头。他也不避讳。

    “说起来,我只是觉得,这个七号有些像我曾经认识的一个故人,所以才决定是她。”

    “那还真是运气好呢。”云万飞笑得颇有深意,“故人更好。师弟是现付还是?”

    “现付吧。”路胜直接从腰囊中取出那枚紫英珠,加上五十魔金的金票,递给云万飞。

    云万飞也是哭笑不得,这么点钱要她亲自经手,也是几十年来头一糟了。不过表面上她还是不动神色,接过魔金和紫英珠。然后将一个紫黑色针盒放在路胜手中。

    “这是控心针母针,只要奴隶有什么不听话的,就可注入真气,至于效果,师弟一试便知。”

    路胜点头。

    “那么我该怎么带走?”他也不懂这方面的规矩。

    “师弟给个住处,我们亲自送到府上也行,或者你现在领走也可。”云万飞似笑非笑的看了眼路胜,“对了师弟,忘记提醒你一句,这控心针是永久性的大脑改造,是结构上的彻底改造,无法解除,若是你有什么其他想法,请务必将母针把握在自己手上。”

    “是吗?”路胜眼神一眯。

    “控心针无法解除,一旦解除就会彻底脑死,师弟最好不要妄动。还有为了防止奴隶盗取母针,我们也专门炼制了子母针一定距离无法靠近的规矩。还请师弟小心。”云万飞仔细讲解。“如果你想要保障奴隶的安全,最好的方式,就是将母针放在自己身上贴身保管。”

    “明白。”路胜接过针盒,再度看了看七号笼子,确定那就是端木婉。

    端木婉脸上也露出一丝惊疑不定之色,身为拘级上层强者,自然记忆极好。对于曾经认识且印象深刻的路胜声音,自然不会没有印象。

    一直听着路胜和云万飞交谈的声音,她也差不多能确定,这个新出现的男子很有可能就是自己之前认识的那个人。

    一想到这点,端木婉白皙的脸上顿时浮现一丝羞怒和无奈。她怒的是自己,没想到到了最后败了,死没死成,却让曾经旧友看到自己这么狼狈的一幕。

    她整个人被悬挂在笼子里,努力别过脸颊,尽量让头发遮住自己越来越红的面孔。

    “师弟还有什么疑问,可以随时来宗门找我。我一般就在丹房和藏书阁呆。”云万飞继续道。

    “多谢师姐。”

    路胜起身,朝云万飞拱手道谢一声。整个人便噗的一下炸开,化为绿烟消散。

    云万飞也跟着站起身,看了眼端木婉,轻笑一声,她是看出来了,这趟做的人情份量,绝对超过了预期。没想到这个在边境抓到的小奴隶居然还有这个效果。

    哧!

    长剑颤抖,路胜反手一转,唰的一下便是数十道剑花一闪而过,他再一个轻跃,剑刃往四周一圈横斩。

    哧哧哧哧。

    一圈纤细无形的锋锐气流纷纷落下,轻而易举的将院落里立着的五个特制木桩全数切断。

    路胜轻轻落地,收剑闭目调息。

    他没有用自己八首魔极道的强横魔体,也没有动用内气气液和魔元,仅仅只是以一点点真气和纯粹的技巧,打出这般效果。

    剑法只是一套普通的逐日剑法,只是纯招式而已,不过路胜在其中加了真气后,就顿时大变样,成了如今这般威力。

    “当真好悟性!”一阵鼓掌声在一旁响起。

    烈日当空,院落阴影里,张世龙长老笑眯眯的走出来,一脸赞叹。

    “路胜你的真气修为实在太快了,如今已经到了四纹层次了吧?真不愧是宗门支脉第一天才!”

    路胜睁眼露出一丝微笑:“还好,也是传秘境的精气太过浓厚,才能有这么快的进度,到后面就不同了,需要的积累越来越大,类似的提升速度也不可能这么快。”

    “话是这么说,但真有你这般速度的人又有几个?”张世龙叹息道。

    咚咚咚。

    他欲言又止时,院门被缓缓敲响。

    “请问是路公子府邸吗?”外面一个低沉男声传来。

    路胜袖口一扬,院门吱呀一下打开。

    门外赫然放着一个蒙着黑布的大笼子,除此之外再无他人。

    “这是您订购的货,还请查收。”那个声音远远飘来,显然是已经走远了。

    路胜脸上的笑意微微淡下来。“张老哥,我先失陪一下了。”

    “你忙,老头子正好要去器房看看剑器,就不打扰你了。”张世龙也是促狭的朝路胜挤眉弄眼,转身几步便出了院子,不等回话便消失不见。

    路胜哭笑不得,知道又被误会,不过他也无所谓了。走上前去,将笼子拎进来,放进书房。然后关好院门房门,这才将黑布扯下。

    哗。

    笼子里露出正平静盘坐在中间,浑身赤luo的端木婉。

    路胜手一挥,笼子门锁顿时咔嚓一声,自动打开。

    端木婉双目陡然睁开,迅速走到门边,轻轻一推,便走了出来。

    “果真是你!”她一抬头,便看到了自己面前站着的路胜。一时间她面色复杂,眼中羞赧里夹杂着庆幸。

    “也是,如果不是你,或许我也得不到这么好的待遇”

    “好久不见。”路胜笑了笑,“不过在叙旧之前,你还是先把衣服穿上。”

    端木婉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蹲下身,手捂住胸前和下身,脸上羞红更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