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五十二章 莫凌 二
    传秘境。

    广袤的深绿色树海之间,一根淡黄色石柱冲天而起,静静矗立在大片古树中。石柱微微有些倾斜,如同一根巨大无比手指,上千米的躯干斜刺入树海地面。

    苏狞扉披着紫色长衣,轻轻落到石柱顶端站定。她目光冷厉,极其熟悉的走向石柱中央的墓碑。

    夕阳西下,光线将墓碑分割成两块,一上一下,一明一暗。

    苏狞扉站在墓碑前,视线凝视上边的碑文。一人多高的白色石碑上,只寥寥写了几个字符。

    “苏小小通知我,孔燕山脉那边有发现了,看来预言或许是真的。”她低声楠楠着。“定神海的云随纤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

    她沉默了下,似乎在等待石碑回答。

    但石碑终究只是石碑,自然不可能有回音。

    半响后,苏狞扉闭上眼。

    “你是希望我杀了她?还是放了她?”

    “狞扉,你一定要出手么?云随纤终究是他的女儿。”一道光影骤然落下,同样落在石柱顶端,距离苏狞扉不远处。赫然是个气质纯净,身着白纱的年轻男子。

    男子眉心有着一点绿痕,后背隐隐浮现着半透明状的四支蝉翼翅膀。

    “你每年都会来这里看他,为何一定要逼着自己做出这决定。”男子柔声道。他容貌俊美至极,面色眼神丝毫没有男子气息,反而透着如水般的柔和和纤细。

    “我爱他,但也恨他。”苏狞扉平静睁开眼。“人做错了事,便一定要接受惩罚。明山,你知道我的脾气。”

    柔和男子眼中透出一丝无奈。

    天色渐渐暗淡下来,他仰头望向天空,此时的天空已经浮现出点点星光。

    “还记得那时候我们一起说好的约定么?

    在葡萄架下,那天的太阳,很漂亮,他送了你那枚镶嵌了紫水钻的紫嫣戒。我那时候还不会酿迷仙醉,只是最粗糙的百果酒,我们都喝得很开心....”

    苏狞扉默然不语。

    男子叹息一声。

    “千不该,万不该,他们之间这段感情本就不应该发生,如今我得到消息,她的姐姐...脱困了。”

    苏狞扉瞳孔猛然一缩。

    “一旦得到消息,你认为她会怎么做?”男子低声道。他不再多说,走到石碑前,躬身将一束花瓣半透明的鲜花轻轻放在石碑前。

    *******************

    路胜和张世龙长老,没了耽搁很快便穿越黑铃山脉,全速朝着府城方向赶去。

    黑铃山脉后方,是一条名为红沙的大河,河内有大妖潜伏掌控,是被大阴册封过的妖官,并且设置了巨大阵法,不允许任何开了灵智者飞越红沙河上空。

    张世龙带着路胜在河边的红沙镇,正要雇一艘大船前往对岸。却是正好遇到一伙同样准备过河的富商。

    这伙富商认出张世龙,是曾经和他伪装过的富商身份结交过的好友,正巧也要去莫凌城,于是这伙人也热情的邀请两人一并上船。

    张世龙带着路胜索性和他们合并一起赶路。

    ............

    船舷外,水浪不断击打发出脆响。

    路胜和张世龙站在甲板上,眺望江上景色。

    “过了这条江,便是莫凌府城,那边和我们这边可不同。”张世龙远远望着越来越近的江边岸上,笑着道。“如果是你的话,估计会很喜欢那种氛围。”

    “哦?什么氛围?”路胜微微有些好奇。

    “自由的分为,你除了修炼,出去历练,进食和日常必须活动外,就几乎没有个人休闲时间,不去玩乐,不爱赌钱,不好色,不好酒,不爱交友,除了修炼你什么都不好。”张世龙啧啧的点评着别人眼里的路胜。

    “说你是苦修士都算轻的,人家苦修修士好歹也会有结交朋友的时候,就你,什么都不管。

    当初在审核你是否是魔界奸细时,还特地在这一项上加了分.....人家魔界奸细最次也不至于不结交好友打探消息。而你...”张世龙无语的摇头。

    路胜哑然失笑。

    “真要算起来,还真是。”

    “你还年轻,才三十岁,这个年纪没点正常的爱好怎么行?在秋月郡没几个能和你平等交往的,没朋友也算正常,但到了这边你可就别再这样了。”张世龙也是有些无奈。“我可不想你因为精神问题出现修为停滞的麻烦。”

    “还好,这点绝对不会。”路胜笑了笑。“长老你还没说,过了这江,和秋月郡有什么不同?”

    “这个啊....”张世龙摸了摸下巴胡须,“我们秋月郡,上上下下都被掌握在三大宗和朝廷手中,算是大阴最安全的地域之一,而实际上这是出于层层保护之下的极小范围。

    大部分的地域,都是如莫凌城这边一样的情况。三大宗和朝廷,也不能彻彻底底的掌握每一寸土地。门派帮派并起,世家大族林立,要知道这个世上不是只有三大宗门算门派,也不是只有三大家族是世家,还有很多世家大族,帮派门派。他们生存的地方,就是秋月郡外的大部分区域。”

    路胜算是听明白了。“难怪我们一路过来,连个强一点的猛兽妖怪都遇不到。”

    “因为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阳明军清剿。”张世龙笑道。

    两人正说话间,左侧江面上又驶来一艘大船,和他们一样同样是三层阁楼的游览大船。

    对方船头上站着一青色长袍中年男子。男子右肩绣着一个白色虎头,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提着一把小臂长的黑色钉锤。

    “韩林君!”男子面色阴沉,目光如电,“自己滚出来!否则别怪某手下无情!”

    他声音刺耳,远远还相距数十米便传到这边来。

    不光如此,男子所在的大船两侧还飞速跃起一道道人影,朝着这边大船掠来。

    商船的老板是个大腹便便的胖子,此时满头大汗的冲出舱门,带着几个面色发白的护卫,见到这一幕,差点腿都吓软了。

    “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各位好汉,在下陈靠峻,这船上只是运了一些转卖的绸布和酒水,没有您说的什么韩林君啊!....”胖子身后的舱门里,隐隐还能看到两个女孩躲着,似乎都是他的女眷。

    很快登船的人掌握了商船控制权,开始接舷排查。一队队穿着白色虎头衣服的人上船,将所有船舱内的人都拉了出来,在甲板上站成数排,接受检查。

    “看到了没?这就是区别。”张智霖看着这一幕,微微叹息。“秋月郡内又阳明军巡视,太平安康。但这外面,杀人灭户,不过小事,只要不是太过严重,都不会有任何问题。”

    “这就是您说的差别?”路胜也明白过来。他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那胖子富商正和上船的白虎头衣服们交涉。而他身后躲在船舱里的两个女孩,其中一个绿裙女孩,虽然面色紧张胆怯,但眼里深处,透着的却不是胆小,而是忍耐,痛苦,和压抑。

    “这就是江湖,大阴的江湖。”张世龙摇头无奈道。

    “我数十声,再不出来,就烧船。”此时对面大船上远远传来中年男子清晰的话语声。

    路胜明显看到那绿裙女孩神色一紧,抓着裙摆的手越握越紧。她身边的白裙女孩虽然也很害怕,但却不断的似乎在安慰她。

    此时张世龙的那个富商好友偷偷摸摸的跑过来。

    “世龙兄,想想办法,想想办法啊!这可是猛虎帮!莫凌府四大帮派之一!你人脉广消息灵通,今趟可要全靠你了!”这富商姓王,此时胖乎乎的脸上全是密密麻麻的汗珠。显然急得不行。

    “放心放心,办法是有的。交给我就是。”张世龙毫不在意,轻松拍拍富商的手,“你先去找找其他人,别让大家乱了分寸。出什么乱子就不好了。”

    “世龙兄,你真有办法??”

    “放心吧,此事包在我身上。”张世龙神态悠然。他身为千阳宗这般大宗的长老,就算是支脉,也不是一般小帮小派能惹的。

    此时那个中年男子已经开始数数了。

    “一。”

    “二。”

    “三。”

    韩林君心乱如麻,心跳越来越快,她低垂着脸,死死抓着自己裙角。

    猛虎帮居然追到了这里,看样子必定是知道了她才是带着东西离开之人,否则不会冒着被莫凌府审问的风险,在这么近的地方拦住商船。

    “怎么办?他们居然真的敢,真的敢在这么近的地方下手!?”韩林君低着头,听着外面不断的数数声,浑身血液都如同冻僵般,大脑一片空白。

    不知怎么的,她忽然回想起爹爹最后将那样东西交给自己时的话语。

    “决不能让猛虎帮的人得到那个!一旦被他们集齐所有碎片,猛虎帮必然一发不可收拾,真正威压整个河东!”

    韩林君苦涩的笑了笑,看了看身边不断安慰着自己的闺蜜林蕊,她不想连累好友,可事到如今.....

    “六!”

    “七!”

    “八!”

    “九!”

    路胜轻轻握住腰间剑柄,正要往前踏出。身边张世龙却是一把拦住他。

    “我来吧,你杀性太大了。”张世龙苦笑道。

    路胜松开手笑了笑。

    张世龙上前一步,朗声道:“在下千阳宗张世龙,敢问是猛虎帮的哪一位当面?还请给我个面子,放船通行。”

    他声音如雷,滚滚震动过去,在那边大船上方震得一众人摇摇晃晃,远远望去,还有不少人被震得失去平衡跌倒在地。

    这边商船上一听到千阳宗三个字,顿时纷纷惊呼起来,惊呼之后,便是欢呼,大阴三大宗之一,这名头可不是吹出来的,有一位千阳宗的高人在此,想必船和人都能保住了。

    特别是那胖乎乎的富商头,刚刚还哭丧着脸浑身汗湿透,此时一听到如此转机,顿时面色急转,一张嘴想要大笑,却还没扭转回来,变得古怪至极。

    他身后的船舱里,站着的韩林君和林蕊也都是面色一愣,随即欢呼一声,狠狠松了口气。之前还以为死定了,没想到峰回路转。

    韩林君心头猛地一松,脑子都有些发晕,差点没跌倒在地。还好被林蕊扶住。

    “千阳宗??”此时对面大船上,那中年人面色不变,视线缓缓挪到张世龙这边来。“原来是秋月郡的千阳宗张长老。”

    “正是在下。敢问阁下名讳?”张世龙抱拳道。

    中年人皱眉看了张世龙一会儿。

    “在下猛虎帮副帮主,袁引霄。”

    “还请袁帮主看在老朽面上,放船过去。”张世龙面带笑容道。

    袁引霄眉头缓缓舒展开来,眼神一闪。“张长老言重了,不过要想放船通过,你还没这么大面子。”

    张世龙原本以为自己放低姿态,应该能轻松揭过,解决问题,此时却没想到对方居然一句话硬打了回来。

    他面色猛然一僵,就这么站在原地,一时间居然不知道作何反应了。

    以他的身份地位,一个猛虎帮的副帮主,居然敢当面不给他面子?

    不只是他,就连商船上的其余人都是一呆。

    .

    .

    .

    今天公众号上发的,有小伙伴做的b站上的极道人物视频剪辑,大家有兴趣的,可以关注了公众号看看,搜索作者滚开即可点击关注?????,另外此段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