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五十四章 结怨 二
    “血!!?”忽然一个高手感觉自己眼睛下面湿漉漉的,伸手去摸,却骇然发现自己双眼正在流血。

    “不!!”

    噗通声接连响起。

    十多人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便纷纷软倒在地,慢慢失去气息,一个个七窍流血,竟然活生生被这一剑震死。

    一丝丝红色丝线从尸体身下钻出,沿着甲板飞射回路胜的脚底,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

    路胜表面上是用的普通逐日剑法加上真气爆发增幅威力,但实际上以他如今的真气修为,再怎么样也不至于能瞬间杀死这么多拘级高手,真正起作用的,还是他偷偷放出的内气血网。

    用和真气极其相似的内气下手,就算被发觉,也不会引发什么波澜。顶多就是以为他修习了什么强悍的辅助秘法。

    剩下的猛虎帮帮众见势不妙,也纷纷跳水逃离。

    路胜也懒得理会这些小虾米,真正的主谋袁引霄和十多名拘级高手,干掉后就足够了。

    “路胜....”此时张世龙长老才反应过来,不是他迟钝,而是路胜刚才动作太快,效果威力也太震撼,不只是全灭了猛虎帮高手,更是连带着把他也镇住了。那确实是地元级威力的一剑,但一般地元级,斩不出这么强的一剑。

    按道理说,地元级每一层次都不是量的变化,而是质的提升。但路胜这一剑,却像是数位地元级同时出手一样,波及范围实在远超一般人想象。质没变,可杀伤范围远远超过下三重的地元高手。

    张世龙此时回过神来,看到面前甲板上一片狼藉,他也是忍不住苦笑起来。

    “这下子麻烦了....”

    “一个普通帮派帮主而已,杀了就杀了,张老有何担忧?”路胜不以为然,将长剑插回剑鞘,只是剑刃上经过刚才那么一下,已经有了破损。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要报废。

    “一个猛虎帮自然不算什么,但他背后站着的,是朝廷的一位三品大员,而且还是掌握兵权的大将,袁引霄的兄长更是莫凌府缚灵宗的府长老。能够让缚灵宗和朝廷大员联手动手,猛虎帮担任的任务绝对极其重要。这后面牵涉的力量背景,完全无法想象。”

    “说这么多干什么?杀都杀了,有问题让他们来找我。”路胜随意道。

    “你....你啊你!”张世龙无奈了。“你的那位老师不会理会这些事,这等事对她而言只是小事,你死了她顶多换个人选当弟子。这种事完全只能靠自己。”

    “那又如何?”路胜不以为然。“正好我修为凝滞,到了一个瓶颈期,多来点对手压力帮我突破不是更好?”

    “问题是压力太大你小心被压死!”

    “死了就是我太弱,怨不得别人。”

    张世龙被他说得哑口无言,指着路胜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劝了。确实如他说的,杀都杀了,还能干嘛?

    木已成舟,还不如多想想该怎么善后。

    “上岸你先跟我去见人,我老师木山洞主在莫凌府人脉广,或许能有办法!”情急之下,张世龙一把抓住路胜的手沉声道。

    “张老,你放心好了,三宗之人相互不能下死手,只要他们按规矩来,什么招数我都不怕。”路胜哭笑不得。

    “就怕他们来阴招!”张世龙无奈道。

    *****************

    莫凌府,猛虎帮总坛。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水上猛虎赵钱忠,赤着上身,露出虬结扎实的古铜色肌肉,双手紧握鼓槌,极有节奏的连续敲砸在面前的奶白鼓面上。

    他面带笑容,不时一个转身用上腰力,更加砸出一声响亮鼓点。

    大鼓被架在一处高高的平台上,平台下方是空旷的露天水域。

    一艘艘黄色龙舟正急速的你追我赶,围绕大鼓所在的平台,绕着巨大的圆环。

    巨大的鼓声震得下方水面都有些微微颤动,泛起波纹。

    “红鬼!红鬼!红鬼!红鬼!”

    “黑鲨!黑鲨!”

    “白鲸!白鲸!”

    一阵阵乱七八糟的欢呼声不断传开,水域周围的楼船上,站满了密密麻麻看热闹的帮众。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猛虎帮赛龙舟节日,帮主赵钱忠生平没什么爱好,就只喜欢敲大鼓,而且还是用双头牛的牛皮做成的多层大鼓。

    这鼓一般人根本敲不响,只有实力达到一定程度的高手,才有可能砸出声音。

    赵钱忠喜欢敲鼓,更喜欢人多的时候让人看着自己敲鼓。

    人越多,他就越兴奋。

    鼓声震动,副帮主坐在不远处,招呼着城中前来捧场的贵客,其中就有幽铟宗的理事和长老等人。

    随着龙舟的速度越来越快,比赛越来越激烈,周围楼船上的帮众越发兴奋起来,大多都开始大喊大叫。

    他们在不同的龙舟上压了注,就等着最后结果出来,

    嘭!!

    赵钱忠最后一下,砸在鼓面上作为结束比赛的尾音。随手将鼓槌丢给一旁的下属,他转身下了高台,朝着获胜的队伍走去。

    忽然几个帮中高层步履匆匆的走过来,拦住他,小声说了些话。

    赵钱忠原本还算高兴的面孔,可随着手下的言语,他的面孔也急速变红,然后面色阴沉,之前的轻松喜庆转眼便不知道跑哪去了。

    “这事当真?”他冷声问。

    “副帮主的尸首已经找回来了。”帮中高层沉声道。

    “带我去看看。”赵钱忠神情迅速平静下来,他甚至脸上还露出浅浅的笑容,让人看不出心情。

    几个高层带着他一路进了靠岸停着的一艘船舱,在其中一个宽敞小厅内。赵钱忠看到了死不瞑目的袁引霄。

    小厅里还有一人,对方一身红袍,背后绣着一个黑发金眼的诡异人面。

    这人背负双手,静静站在袁引霄尸体身侧,一言不发。

    “都出去。”赵钱忠挥挥手,顿时所有帮中高手都纷纷离开小厅。很快便只剩下他和红袍人两个。

    “袁诚道,这事发生后,我也很意外,引霄只是去追查一个冰裂帮的余孽,似乎得了什么线索,便拦住一艘商船搜查。没想到.....”赵钱忠神色诚恳,低声道。之前手下已经给他大概说了一遍发生的事。

    “不怪你。”红袍人背对着他,低头看着袁引霄的尸体。伸出手,轻轻合拢尸体的双眼。

    “下手的是千阳宗从秋月郡过来的一个天才弟子。”袁诚道淡淡道,“虽然是引霄搜查对方激化局势所致,但他们没事,而我弟弟,却是死了。”

    赵钱忠默然,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对方,只是静静站着,等待对方下文。

    “千阳宗最近隔山观虎斗,悠闲得够久了,或许是以为我们和幽铟宗宗动手,实力不如以前了。所以猖狂了。”袁诚道淡淡道。

    “你想怎么做?”赵钱忠眉头一紧。

    “那个杀了我弟弟的人,我要他死!”袁诚道转过身,露出狰狞丑陋的面容,他的大半张脸都被火烧过,到处都是烧伤的疤痕和重新缝合的伤口。

    “这个可以。一个支脉的天才,不算什么。”赵钱忠点头。“千阳宗那个叫张世龙的长老,连同他那一船的所有人,都可以暗中解决掉。也就是多一些普通人而已。”

    “商船的船主是白旗商会,会主白厚仁窝藏逃犯,罪该万死,理当株连。”袁诚道平静盯着赵钱忠。

    “白厚仁...是黎山那边的背景...恐怕有些...”赵钱忠眉头紧蹙起来。

    “不劳你动手,我自己来。”

    “.....好吧。我会让九星的人配合你。”赵钱忠叹气道。

    袁诚道点点头,蹲下身,轻轻伏在弟弟袁引霄的尸首上,用额头触碰尸体的手背,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闭目祈祷着什么。

    **********************

    经过赶到的阳明军盘问后,张世龙亮出三宗的标志性腰牌,才得以安然脱身。

    其余商船上的人还得接受盘查,毕竟靠得这么近的江面上,出现这等恶性事件,已经是极少有的大案了。

    好在千阳宗的面子够大,张世龙带着路胜,一路下船,进城,一点时间也没耽搁,直奔千阳宗的府城总部。

    千阳宗府城总部是一片占地庞大的黄色屋顶的城中城,名为千阳城。面积足足相当于一个小镇,可以容纳数千人住在其中,连绵的黄顶白砖建筑物一眼望去看不到边。

    在大门处经过盘查身份后,进入总部小城后,张世龙才重重舒口气。

    “走!我带你先去见见我的老师,再去报备。”他拉着路胜便朝小城的左侧街道冲去。

    穿过几条街区,路胜意外的发现,这个千阳宗的总部小城,无论是街上悠闲散步的宗门弟子,还是水池边闲聊争辩的老人老妪,还是头顶上不时飞驰而过的法器尾光。

    到处都透着一股慵懒平和的气息。

    看上去不像是府级大宗的总部,而更像是休闲养老的边陲小镇。

    张世龙拉着他在没什么人气的街面上跑了半天,终于拐进一个小巷,在一处挂着白色牌匾的店铺前,停了下来。

    “这家店铺是我老师的产业,他平时就在这里练练法器坐堂,还雇了几个懂事的宗门人手。生意还不错。”张世龙说着,伸手推开店铺转门。

    让路胜意外的是,这转门就和地球上酒店宾馆前面的旋转门差不多,人走进去其中一格,跟着门转动,便能直接走进内厅。

    跟着四翼旋转门走进店铺,里面是呈回字形的柜台。正中间是根柱子矗立着,周围四面都是柜台,一个年轻伙计正麻利的用抹布擦着柜台上的细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