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府城千阳宗 一
    “老师可在坐堂?”张世龙走上前去,轻声问那伙计。

    “在的在的,张师兄好久没来了,倒是稀客。”那伙计抬头一看是他,也熟络的笑道。丢下抹布便带着两人走进店铺内室。

    内室里,一个老得几乎只剩下皮包骨头的人,正斜躺在床榻上,手里握着一根旱烟,懒洋洋的抽着。

    老头一看进来的是张世龙,原本准备起身的姿势又重新躺了回去。

    “是小龙啊,还以为是...”他嘴里嘀咕着,不知道说些什么话。

    “老师以为又是那些追钱的跑来了。”一旁的伙计无奈道。

    张世龙无语。

    “弟子张世龙,拜见老师。”他正式的对着老者跪地俯首行礼。

    “没事,小龙啊,最近手头有点紧...你那里要是方便.....”老头言语踟蹰着,没把后面的话说完。

    果然,张世龙连忙道:“弟子身上还带了一些魔金票,只是不多。”他迅速从怀里取出一把魔金的金票,起身上前递过去。

    “恩....有点少啊。”老者接过金票,有些不满。“说吧,你有什么事?”

    他这时也看向了张世龙身后的路胜,似乎是现在才注意到这个跟着进来的年轻人。

    “是这样。”张世龙整理了下话语,“我这名晚辈,因为不小心,招惹了府城里的袁家,杀了猛虎帮的副帮主袁引霄...”

    “袁引霄?猛虎帮?”老者沉吟起来,“一般麻烦你也不会托故到我这里来。这样,回头我给你打听打听,这袁家,有些麻烦啊,有个袁诚道当了缚灵宗的府长老,你们杀的这个袁引霄和他是什么关系?”

    “是他弟弟。”

    “......”老者手里的烟都顿了下来,放下烟杆深深的看了眼面前的两人。

    “这事.....”

    “老师....想想办法!”张世龙躬身到地。“我这后辈,是传说中的那一位宗门前辈,选中的弟子,他前程远大,不能被拖在这里。”

    “你们先回去,我想想办法吧...这事,很棘手,袁诚道那人我以前喝酒时,远远看到过一次,看不透。”老者摇头皱眉道。“小龙,这事你先别管了,就留在我这儿一阵,让你后辈去报备下身份,先看看对方是什么反应。”

    张世龙一听,顿时愕然,老师的话里意思很明显了,他无能为力,能保住他就不错了,路胜是别想。

    而且从老师的话里他也听出,恐怕袁诚道那人报复起来,就连他也有危险。

    “如此也好。”路胜笑了起来,知道老者是下了逐客令,他也不耽误,抱了抱拳,“张老便拜托您了。”

    他本就不耐烦张世龙的处理方式,只不过是碍于情面,才一直克制自己。否则以他的脾气,还需要忌惮这个忌惮那个?

    “你明白就好。”老者点头,看着路胜的视线略微有了些改观。

    “那么,张老,前辈,告辞了。”路胜再度抱拳行礼,不等张世龙反应,便转身离开内室,几步运起真气掠出店铺。

    看得出,他杀掉的那人势力背景很强,连张世龙长老的老师也表现很为难。既然人家没这个帮忙的意思,他也懒得凑过去求人贴冷屁股。

    出了店铺,路胜加速在街面上逛了逛,很快便回到之前进来的地方,找到守备的几个千阳宗弟子。问清楚报备的勤事殿位置,便直奔目的地。

    勤事殿位于千阳小城正中区域,是座u字形院落,路胜赶到时,勤事殿门口人数不少,看穿着打扮,各式各样风格都有,显然都不是本地来的弟子,估计大多数都和他一样,是外地赶来入宗的支脉弟子。

    路胜视线一扫,马上便看到了人群中有一小撮人,穿着打扮和秋月郡那边差不多,知道是一个地方出来的,索性也朝着那伙人方向靠拢。

    “才来?”一个身材消瘦的年轻男子笑着对路胜招呼。

    “今天才到。”路胜点头。“你们这是?全都聚在勤事殿外面做什么?”

    “检测资质,五个五个的进去,加上递交任务,你是叶根郡的吧?”男子猜测道。

    “不是,我秋月郡的。”路胜摇头。

    “秋月的还没到么?”男子笑道,“认识一下,我叫陈金天,字问九。不过不是新人了。兄弟你才刚到这里,是不是什么都摸不到头?要不要在下当导游,这千阳宗大小事务,没有我不熟的。”他嘿嘿笑着,从袖子里熟练的摸出来一卷地图一样的东西。

    “这是办事图,标记了所有这府城内需要注意的地方,哪些地方我们活动很安全,哪些地方可能遇到麻烦冲突,哪些地方是危险地带。上边都有,怎么样?要不要来一份?只要一魔金。”

    路胜顿时了然,他就说这人没事主动凑过来打招呼是做什么的,原来是做这等中间生意。

    “想到是想要,奈何囊中羞涩。”他笑了笑道。

    “那也没关系。”陈金天摆摆手,“我等府级宗门弟子,个个都是精英般人物,各地前来进修的,哪个不是当地的佼佼者,赚点魔金还是没问题的。”

    “这倒也是。”路胜点头。

    “说起来,这趟的支脉弟子里,有苗头冲出来的人不多,也就寥寥几个。不比上一批。”陈金天半是感慨道。

    路胜往前看了眼,排队少了十多人,便往前挪动了下排位。“陈兄修为不错,为什么会愿意专程来做这等生意?”他不解道。

    陈金天闻言,也是苦笑起来。“老兄你是不知道我们莫凌府千阳宗有多耗钱。真灵塔就不说了,那是花钱大户,然后训灵场,秘术馆,天星九龙阁,处处都是要钱。魔金在这儿是多少都不嫌多。”

    “不是只要好好修行就完事了么?”路胜一愣,这府级弟子过得未免也太凄惨了。

    “修行是可以,但装备武器你要不要,所以天星九龙阁是少不了要去。保命秘术不时会有更新换代,你学会的秘术必须随时关注新秘术出世,万一发现有研究出专门克制自己的秘术,破解应对方法你要不要?”

    陈金天说起这个就满脸无奈。

    “然后训灵场,模拟魔军外界的各种新品种怪物魔物,你不去适应下,万一遇到魔界开发的新武器新品种,突然被阴死,那也只能怪你人穷命短。

    你要知道,像魔影刀那种无视物质防御,只能靠真气硬抗的武器,万一你遇到后不知道应对方式,先是爆发全部真气强化装备,准备去挡,结果魔影刀砍上来,你体内没真气挡了。那好,你也别怪自己死得冤....”

    陈金天那是叽里咕噜一大堆抱怨。

    “这个世界,不是光闭门修行就够的。其实我们千阳宗还好多了,我们有钱,靠的是好装备好法器抗,像幽铟宗那边一帮蛮子,就只能天天吐血拼命,拼不过就死,伤亡率甚至能达到五成!

    哪像我们,九成九的存活率。上阵先一套瞬时符阵丢下去,然后插阵旗,爆破法器防御法器拿出来撑起,后面祭起召唤仆从,没事甩点增幅秘法,要是这样都能出事,那就是你运气太烂,遇到高出自己几个层次的变态。”

    路胜听得也是有些发愣,这府级千阳宗和前面的支脉完全就是两个不同风格。

    从来的时候看到的各种懒洋洋,到店里看到的张世龙老师的慵懒姿态,再到眼前陈金天口中描绘的景象。

    这千阳宗根本就是个烧钱大户,高富帅首选宗门。

    两人闲聊期间,终于轮到陈金天和路胜这一排五人了。

    路胜并排着走进殿门,里面是处还算宽敞的小厅。

    一个穿黄袍头戴金冠的年轻男子,正满脸不耐烦的坐在白玉长桌后面,手指有些烦躁的在桌上敲来敲去。

    “陆翔,陈金天,乐清鹏,乐清鹰,路胜。”黄袍男子一一给五人登记了名字。

    “把各自的来处,修为,外界任务完成度,年龄,特长全部写在这里。”男子一人发了一张纸和一支笔,示意五人填好。

    “另外,每人交一千魔金作为宗门赞助费。”

    “啥!!?”

    几人都是一呆。

    “前几天不是才交过基础建设费??!”陈金天大叫道。

    “你都说了那是前几天了,今天是今天,现在是现在。你们还要不要测试?要就快点?”黄袍男子不耐烦道。

    路胜皱眉起来,还没进门,就看出这里的千阳宗,似乎腐败得厉害。不像秋月郡那边那么正规。

    “好吧....”陈金天也只是无奈,人在屋檐下,不得不掏钱,只能按规矩,翻腾半天才拿出一张魔金金票,面额是一千。

    看他满脸肉疼的表情,就知道这对他而言是多大一笔钱。

    路胜也是老老实实的交了一千魔金,还好从张老那里借了点钱,否则他现在连这个费用都交不起。

    其余三人也满脸不情愿纷纷交钱。

    一千魔金本就不是小数目,都够买最差的神兵碎片了。虽然能来府级千阳宗的都是各地的顶尖弟子,可再有钱也架不住这等消耗。

    五人交了钱后,男子的态度也温和了许多。

    “你们也别怪宗门死要钱,没办法,我们千阳宗九成九的魔界交战存活率,怎么来的?还不是靠的千阳黑日大阵,可这大阵撑一天就得消耗多少资源?你们现在多交钱,以后就能有多安全。”

    五人自然都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都不以为然,填了表,交了钱,一起都被安排着往大殿里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