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五十六章 府城千阳宗 二
    大殿正对着门口的,有五个房间门,门分别刻着五个大字。

    天,地,人,鬼,神。

    五个大门分别是蓝色,黄色,白色,黑色,金色。

    黄袍男子拿着填好的表单,一边走过来,一边随意看着边内容。

    “任务没完成吧,进去白门的时候别忘了运转真气。真气消耗干净后自己退出来,别死撑,没用,除了降低评价外毫无意义。”

    “明白。”几人纷纷点头。

    唯独路胜一个没作声,有些疑惑。

    “明白那进去吧。”黄袍男子手指了指间的白门不耐烦道。

    四人这才陆续走向人字门。

    路胜还在等着自己的安排,可等了好一会儿,那人都没动静了,这么抱着双手懒洋洋看着这边。

    “路兄?”陈金天走到一半,发觉路胜没跟,顿时疑惑的回头问道,“怎么了?”

    “那完成任务了的呢?进哪个门?”路胜扭头疑惑问道。

    黄袍男子一愣。居然还有能拿到信物完成任务的人?

    他心头也是诧异。一般能拿到信物,完成任务的支脉天才,都是有支脉长老带着直接找另外的负责人接待,他这里只是接待普通的支脉弟子。特别是那些过不了外界任务,又不甘心返回老家的一类人,正好可以针对他们招收高价。

    如果真的是完成任务了的精锐弟子,跑到这里来做什么?他们支脉的带队长老呢?

    男子诧异的盯着路胜看了几眼,又翻出填的表格看了看,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你....你拿出信物进去地门,如果资质什么的都足够,你会从对应的门出来!”

    “明白了。”路胜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完成任务,得到的是地级评价,但是进去后,如果资质测试不行,很可能会降到人级评价,从人门出来。如果资质也很不错,那也可能升到天门出来。

    至于鬼神两门,那不清楚什么评价了。

    他抬脚朝着地门走去。人门前的陈金天有些愕然的盯着他,似乎也没想到自己搭话的随便一人,居然还有这等本事。

    “等等,魔金金票拿去。”忽然那黄袍男子轻轻挥手,之前路胜给出的金票顿时飞射而出,悬浮到路胜身前。

    “这是?”路胜疑惑的看向他,接过金票。

    “拿到信物完成任务了的,不用收。”男子善意的对他笑了笑。

    点点头,路胜拿出绯红神龙标,大踏步推门而入。

    地门后面是一片深紫色的光,光晕,隐隐有一个绰绰约约的诱人身影缓缓靠近。

    嘭。

    路胜身后的门自动合拢关闭。

    几双滑嫩小手飞速从光晕伸出来,开始在路胜身摸。从额头,摸到脖子,然后是胸膛,腰部,小腹。

    每摸到一处,小手便或揉或捏,指尖渗透出丝丝温热气息,钻入路胜体内。

    这气息也是诡异,进入体内便瞬间消失,直接被路胜肉身消化掉。

    小手也不以为意,继续摸摸摸。

    很快一双小手便摸向了路胜的下半身.....

    咔嚓!

    路胜面无表情的扯断一双手,丢到一边。

    “换个方式。”

    光晕里沉默了下,手缓缓缩回去。

    噗!

    一条粉红舌头猛地飞出来,扑向路胜。

    嘭!!

    舌头被路胜一手揪住,狠狠一撕,断成几节,掉落在地融化消失。

    “能正常点?”他感觉脑门有些充血了。这什么劳什子测试,居然全部都是这种玩意儿。

    “不....不用了....”光晕里传出一个柔柔的女孩声音。怯生生的,似乎很害怕。

    “请出去吧,您的测试完成了。”女孩声音一副心惊胆战的样儿。

    她本来是被人从魔界抓来的幻幽魔女,有着能消耗人真气和诱惑激发雄望的天赋,可没想到面对路胜,她的催情天赋完全没用,还反倒是伤到了自己天赋本源。

    一般人不应该是一被她碰到,浑身酥麻,使不气力么?连地元高手也不能例外。可眼前的路胜.....

    “那我走了?”路胜反问了句。

    “恩....”

    转身拉门走出,路胜正好抬头看到黄袍男子错愕的眼神。

    “我可以走了?”路胜平静问。

    “可以.....去地灵区,测试结果直接会传过去。”黄袍男子反应过来,点头,露出的笑容越发柔和。“之后会有人带你去领腰牌,然后进内院,选择想要拜师的对象,当然如果你已经有了宗脉导师,不想再换,那也可以不用。”

    “明白了。”

    “路兄弟,下次再来测试资质,不要走错了。这里只是侧门,正门的测试区在相反位置。”黄袍男子解释道。“这里都是过不了任务的人报备处,你要去的是都过了任务的人去的金仙殿。”

    路胜在男子几乎是送出大门的姿态下,离开报备处。

    刚刚走出大门,拐了条街,路边一个腰悬双剑的年轻女子,便一个跨步挡在他面前。

    “路胜?”女子声音平淡,手握着剑紧盯着他。

    “是我。你是?”路胜有些疑惑,他才刚到这里,什么人也不认识。

    “杀了袁引霄的路胜?”女子抖了抖身的长衣,面色越发肃然起来。

    “是我。”路胜再度点头,“怎么?你想给他报仇?”他仔细打量面前的女子,不胖不瘦,不高不矮,不美不丑,一个极其平庸不起眼的女人。要不是她腰间悬挂的两把长剑,他都不一定会注意到她。

    “关我什么事,这里是千阳宗,只是有人让我代为传个话。”女子打量了下路胜,带着一丝怜悯的目光,低声道,“最近别出千阳小城,小心点。”

    “哦?”路胜还以为是来找茬的,没想到却是来提醒自己的。看起来唯一会来提醒自己的,只有张世龙了。

    女子说完转身便走了,看起来步履匆匆。

    路胜站在原地沉吟了下,转身朝着小城北区方向赶去。一路他找了几个路人询问,也打听清楚。

    真灵塔什么的都不在这里,要穿过这片城区,进到最里面的内院入口,真灵塔,训灵场,天星九龙阁什么的,都在地下内院。

    进入内院,需要时间审核,路胜先到了黄袍男子所说的金仙殿,说明来意后,便马有专人带着他,先到一处大院落住下。第二日一起等审核资格下来,一起送进内院。

    不过和路胜一起的人数很少,估计是因为分散的缘故,不少人都是零零碎碎的过来测试,并没有固定的日期和时间。

    次日,加路胜一起只有八个人的小队,一大早便朝内院入口进发。带队的是个叫张嵩灰的年轻师兄。

    照例的领取衣服,法剑,丹药,腰牌等等,路胜在内院入口处,整理好了一切准备,最后才在张嵩灰的带领下,缓缓走进如同山洞一般的高大内院大门。

    “从现在起,你们能依靠的只有自己,下去后没人管束你,你可以去导师堂查看自己想要拜师的对象价格。

    也可以自己研究苦修,找擅长的师兄师姐付费指点。”张嵩灰带着几个一身贵气,衣着打扮服饰,都是各种华贵闪耀的年轻人,一路在黑漆漆的通道里前行,一边给几人讲解内院的规矩。

    “要记住,和外院不同,内院一切事情都是自己做主。”

    路胜左右扫了眼一起的几人,在场五人,除他是靠资质成绩进的内院,通过审核,其余的都是明显靠钱。

    左边这位,看起来只是一身青衫,头戴白色方巾,和一般书生没区别,但实际他腰间挂着的一块黑色玉佩不时泛着密密麻麻细如蚊蚋的符,显然不是一般法器,能够在那么小的面积铭刻那么多的符,绝对是一般宗门弟子想都不敢想的价格。

    而且路胜还能感觉到这玉佩波动不弱。估计是地元级的层面。

    右边这位女子,身穿贴身红色连衣裙,裙摆很短,手里握着一把红纸扇,全身下,无论是头发还是手腕,脚脖子,到处都挂了镶嵌符的特殊法器铃铛。

    所有十多个铃铛散发的波动居然隐隐一致,显然是一整套,这样的法器套装,威力大是必然的,价格贵,那也是必然。

    其余几位也是类似,一看便知道家庭背景不一般。唯独路胜,一个人是真的朴素。反倒是在几人显得鹤立鸡群。

    “在我们千阳宗,有钱不一定是万能,但没钱,一定是无能。”张嵩灰是个戴着圆框眼镜的温和修士,说起话来却有一股让人听起来不顺畅的特殊尾音。

    “没钱,你什么都做不到,算你同辈高一层境界,那也没用,一个增幅法器追平差距轻轻松松,算你同辈实战经验丰富?也没用,几个阵旗插下来,再放一批召唤仆从,一成的真气可以放大成十成威力。

    在内院,有钱,那你是顺风顺水,除了资质悟性你买不到,其他都不是问题。”

    “这话不错,爷我别的没有,是有钱!”

    “不错不错,本姑娘穷得剩下钱了。”

    似乎是很满意张嵩灰的话语,红裙女子和另一个胖高个男子很是自得道。

    “那最好了。”张嵩灰笑了笑。

    其余几人视线都不由自主的看了眼路胜。他是这里打扮最穷的。看起来应该是靠资质和成绩进来。

    路胜有些无语,这千阳宗府城内院的规矩果然简单暴力。不过这样也能看出,这莫凌府的千阳宗已经腐败到了什么程度。他身边的几个所谓的内院弟子,除了有钱外,身真气修为波动,估计连四纹都不到,还极不稳定。

    要知道连支脉当初和他争夺绯红神龙标的几个三宗弟子,都至少有四纹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