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五十九章 重要之人 三
    三宗之人在黑印寺广场上等待了一会儿。

    远处隐约传来阵阵怒吼咆哮,声音很大,距离很远。很快便有人腾空而起,朝着远处飞去处理。不一会儿又会有人降落下来。

    一群披着金边白袍,带着面罩的瘦高男女,在三宗长老的带领下,飞快来到校场边缘围成一圈。

    这群人闭着眼,低头念念有词,手里飞速带着残影的不断捏着手印,一道道无形的能量波动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汇聚到一起,形成一个越来越大的透明图案。

    路胜站在人群众,远远望去,只能看到隐约的图案波动,具体花纹细节看不清楚。

    谢玉琼姐弟两人在一旁相互核对,检查身上带的东西装备符纸等道具。见路胜在一旁什么都不干,谢玉琼迟疑了下,还是凑过来。

    “师弟的装备呢?武器,皮甲,阵旗....”她视线在路胜身上扫视,结果什么也没看到。

    “我带在其他地方了。”路胜笑了笑,收回视线。“说起来,我们莫凌府三宗,应该有几个比较厉害的角色吧?不知道这趟进去会不会先遇到。”

    谢玉琼点头,微微肃然:“缚灵宗的孙荣极,龙鹫,幽铟宗的黎脉,黎齐香,宫池,都是热门候选人,只要能突破达到府级前十,也能领到不菲的大笔奖励。”

    “那我们千阳宗呢?”路胜随意问道。

    “长孙蓝师姐当属第一,其余....就是有个神香八杰,不过上次在一次三宗秘境争夺战中,输给了幽铟宗的宫池,其中两人还无耻的投降了....”说起这个谢玉琼便有些无奈和咬牙。

    一旁的谢雨声更是切齿道:“若我是神香八杰之一,宁愿死,也不至于投降帮对手反戈一击。简直就是宗门耻辱!”

    谢玉琼摇头道:“其实不只是他们,宗门内据说还有人把长孙蓝师姐的情报卖给外宗,一些和高层关系不错的内院弟子,甚至靠给其余两宗高手上交免战费,来规避战斗,提升名次。”

    “可耻!”谢雨声面色涨红,“我们千阳宗什么都是用最好的,训练也好,各种阵符,阵旗,真灵塔,什么不是三宗中最好的?结果却出了这等.....他们要真有钱,怎么不去贿赂导师免除参加魔战??!”

    路胜听得微微点头,大概明了了这宗门院的风气,果真是一切向钱看。能用钱解决的,都不是问题。

    千阳宗的诸多内院,将这个道理贯彻得淋漓尽致。

    “说起来,上次争夺排位时,还真有人贿赂真灵殿副殿主,为了不参加魔战,给出天价.....”一旁的一个紫发男子冷不丁的凑过来幽幽道。

    几人顿时哑口无言。

    “好了,马上开始内层外界投送,所有人,注意了。此次投送的地方,是黑印寺内层,投送门随时可以开启,所有人都按次序到我这里来领取投送牌。”

    此时白袍人终于建立起一个闪耀着水光的巨大透明门。

    门前渐渐竖立起透明圆拱通道,通道内三个三宗长老纵向站立,身上分别散发出不同真气,维持通道形状,不让其垮塌变形。说话的正是三个长老中的最前面个,

    很快便有三宗修士出面,引导校场上的三宗弟子,分开轮着排队,排成长蛇阵挨个走进通道,所有弟子一一的经过三个长老,分别领取三种不同的东西后,最后才走进巨大透明门,消失不见。

    千阳宗排在最后,前面是幽铟宗。

    路胜站在队伍里仔细查看所有年纪轻的女孩,但都没有发现和老师苏狞扉相似相貌之人。

    队伍前进极快,每个人都没什么耽搁,很快便轮到了千阳宗这边,带头的一名蓝衣女子,背着长弓,大踏步走进通道,第一个进入透明投送门。

    之后便是一排排衣着华丽,虽然全都戴着千阳宗腰牌,但一个个神态悠闲,步履轻松,看上去不像是去参加争夺战排位,反而更像是出去郊游。

    相比起来幽铟宗弟子就完全不同,一个个神色肃然,苦大仇深,甚至还有拿着带补丁的法器和皮甲之人。看得让人发笑,但仔细观察,却又能看出幽铟宗等人个个眼神充满暴虐,无论男女,身上都或多或少萦绕着血腥味。又让人笑不出来。

    而最前面的缚灵宗弟子包括带头的龙鹫等人,则是另外一种风格。如果说幽铟宗之人看上去像是一言不合就冲上去硬杠的狂战士,那么缚灵宗等人就更像是召唤仆从作战的施法者。阴沉,不时露出残忍矜持的神色。

    一队队排列下来,路胜大概不用看标志,也能大致判断出三宗之人之间的区别差异。

    很快前面的千阳宗人逐渐都进去,该轮到路胜几人。

    路胜顺着队伍不断往前走,前面的谢玉琼姐弟刚走进通道,他也一步紧跟上去。

    从第一位千阳宗长老身前的大桶里取了一块金色腰牌。他往前走出几步,又从第二位幽铟宗长老面前的大桶里,取出第二块黑色木牌。

    最后走到第三位缚灵宗长老面前。

    “路胜?看起来你过得很不错。”这位长老很年轻,带着面具,但从声音也能听出年岁不大。他和其他两位长老不同,他是将一块块的铁牌亲手交给经过的弟子。

    轮到路胜时,他也将铁牌取出,放在路胜手中。

    但路胜微微用力准备抽出时,他却陡然手上用力一紧,抓住铁牌。

    “我认识你?”路胜皱眉,抬头打量起面前的缚灵宗长老。

    这位长老头戴白猴面具,身穿黑色绣了太阳花纹的短衣,腰间别着一根褐色短杖。

    “我是袁诚道,我弟弟是袁引霄。”长老发出难听的笑声,他忽然低头凑近,压低声音,音线仿佛笔直钻进路胜耳中一样。

    “说说看?你想怎么死”袁诚道缓缓将铁牌轻轻一推,塞进路胜手里。

    “躲了这么久,你以为嫩逃得了?我会慢慢的,一步步利用长老的权利,压死你.....你不可以反抗,反抗就是以下犯上,就是欺师灭祖,就是反抗三宗....

    你很快就会明白,我要想弄死你,就像弄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不过那样就没意思了。”

    袁诚道继续发出诡异尖锐的笑声。“小家伙,我们慢慢玩.....”

    路胜面色平静的接过最后的铁牌,大步走向透明圆拱门。

    他早就预料到,杀了猛虎帮那人,会引来麻烦,不过没想到会在这里等着他。

    走到透明大门前,路胜回头看了眼袁诚道,这人正在为下一人发放铁牌,似乎感应到了他的注视,袁诚道微微侧过脸,嘴角弯起一丝弧度,似笑非笑的看了眼他。

    “放心吧,出来就送你和弟弟团圆。”路胜最后一刻,同样嘴角微弯,整个人瞬间消失在门内。

    黑印寺内层。

    夕阳的昏黄光线,从左侧透射下来,将整个黑印寺的大片建筑分割成两半。

    一半是黑色,一半是昏黄。

    黑印寺灰黑的大片寺庙中间,矗立着一座上千米之高的巨大雕塑。

    雕塑雕刻的是三位背对背站在一起的僧侣,三人都带着兜帽,双手在身前杵着禅杖。整个雕塑通体灰白,只是僧袍上到处都沾染了各种污渍。

    以雕塑为中心,四周是一圈圈的灰黑寺庙建筑扩散开来,一直绵延到视野看不见的尽头地平线。

    此时靠近雕塑脚下的位置,一片破碎断裂的地砖上,缓缓亮起一点白光,白光噗的一下炸开,一个人形轮廓慢慢清晰浮现。

    是个身材高大强壮的年轻男子,男子一身强健的肌肉将身上的黑色长衣崩成紧身衣,背上还背了把灰扑扑的普通长剑。

    “这里就是黑印寺内层?”男子正是才从外界投送进来的路胜,他左右扫视一眼,没发现动静,便迅速将之前领到的三块牌子拿出来。

    铁牌,木牌,金色腰牌。

    三块牌子都在表面刻着不同字样,分别是千,缚,幽三个大字。这三块牌子是能够允许他进入三宗休息点的许可。

    “按照来这里之前了解到的消息。这里分别有三宗的高手曾经制造的三处休息点,这趟是专程作为三宗弟子争夺战的休憩之处。”路胜回想起之前进来时袁诚道的样子。

    “看样子缚灵宗应该会有安排人针对我。”他看了眼天色。“先过去再说。”

    缓缓将长剑从背后拔出来,路胜脚下一顿,整个人猛地震动,飞跃而起,朝着远处大片房屋射去。

    房屋不断在他身旁掠过,不时有屋子房门敞开着,里面空空荡荡。

    “和黑印寺不一样,这里好像没什么威胁?”路胜有些疑惑。

    嘭!

    刚刚想完,他右侧的墙壁便突然被砸穿,一条漆黑手臂上长着三道锋利尖锐的银色刀片,穿透墙壁抓向他脖子。

    路胜长剑急抖,后来居上,居然比手臂先一步,从右侧墙壁上刺了进去。

    噗嗤一下闷哼声传来,黑色手臂快要抓到路胜脖子时,陡然自己缩回,转眼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咦?我居然都没发觉?”他透过墙上的洞往里看,却什么也没看到,明明他一剑刺中对方,但透过洞口可以看到,房屋里的地面上什么也没有。

    嘭!

    又是一条手臂从后面破开墙面,抓向路胜后背。

    “逐日剑第一式,云散。”路胜手腕一抖,长剑刹那间划出一团白光。反手挡住自己后心。

    黑手和白光铛铛铛铛的交击出无数细碎透明真气。很快黑手如同蜡烛般被急速削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