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六十章 重要之人 四
    “这手....”随着这次的仔细出手观察,路胜这才发觉,这黑手压根就不是墙后面的什么人,而是这堵墙自己本身长出的。

    灰黑色的长方形墙壁上,看起来很是干净,也没什么划痕。完全没有破绽。可在这种环境下,没破绽,干净到异常,这本身就是一种不对劲。

    发觉这点后,路胜开始远离墙壁,沿着街道正中央前行,这次没有黑手袭击了。

    他安然往前行进了两三里路,终于,前面隐约听到有打斗兵器交击声。

    路胜加快脚步,绕过一栋两层高的圆顶寺庙后,顿时看到了打斗所在的区域。

    谢玉琼姐弟正和几个幽铟宗的人一起,和两头身高两米多的黑铁巨人缠斗。

    众人兵刃砍在黑铁巨人身上,发出连续不断的金属交击声。但每一次砍中黑铁巨人,他们的攻势都只能弄出一点点浅浅的伤痕。

    谢玉琼飞速捏着一道道手决,不时调整真气,配合丢出一张张一次性的大威力符纸。

    淡白色的火焰不断从她身前迸射出去,轻飘飘落在黑铁巨人身上,烧出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浅坑。

    谢雨声则是手持长剑,盘膝坐在地上,身体四周插着三杆白色小旗,正不断随风飘扬。一圈淡淡的白色微光,以他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路胜仔细打量起那黑铁巨人,细看他才发现,这压根就不是什么铁人,而是他曾经在黑印寺遇到过的闭目僧人,只是他似乎运起了什么功夫,整个人膨胀变大,皮肤坚硬如铁。但双眼依旧还在源源不断的流出血水,这点特征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哧!

    一个幽铟宗的女人被一拳打中右手,手臂当场咔嚓一声折成一个古怪角度。她闷哼一声,迅速又将手臂扳回来,固定好,等个几个呼吸后,右臂居然马上就能用了。

    “看来这里并没有能遏制黑膜恢复力的能量,光靠水磨也能将这玩意儿磨死。”路胜了然。

    “这边,快快快!!”忽然远处又有脚步声传来,伴随着阵阵喊声,一道道人影飞纵从屋顶跳下,落向场中。

    这些人都带着缚灵宗的标志,一个个面色阴沉,似乎遇到了什么极其麻烦之事。

    其中一人赫然就是龙鹫,他手持一把带血大刀,背上背着一把长柄金锤,一头乱发随风乱动。

    “让他们先挡着,我们继续撤!”他大声道。

    话音未落,众人后方的围墙轰然炸开。

    轰!!

    碎石飞溅下。一个下半身是蜘蛛,上半身是猿猴的银黑色怪物,猛冲进来。

    嘶!!

    怪物朝着众人狂吼一声,视线瞬间盯住缚灵宗等人,三米多高的身体继续朝着龙鹫等人狂追过去。

    “走!”龙鹫面皮都被怪物吼声吹得不断抖动,他眼神凝重,转身第一个朝远处掠去。

    “站住!”忽然缚灵宗等人的正前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一道高大人影。

    是路胜,他提着剑挡住众人。

    “女的留下,男的自己滚!”

    龙鹫一怔,随即大怒。“去你妈的,想女人想疯了,你怎么不去死!?”

    “那你就去死吧。”路胜锵的一声拔剑,真气狂涌,当头便是一道十多米长剑气轰然落下。

    哧!!!

    白色剑气笔直斩向龙鹫脑门。

    龙鹫情急之下,抬手就是一刀,真气在刀身旁勾出两个防御符文,绿色符文一闪即逝,刀身陡然变得厚重坚硬。

    铛!!!

    刹那间剑气落下,狠狠砍在大刀上。

    巨大震荡声扩散开来,周围挨得近一点的缚灵宗人都没来得及反应,便被震荡震得双眼泛白,浑身无力跌落下地。

    他们身后追上来的猿猴蜘蛛也被巨大声浪震得脚下一顿。

    咔嚓一下,龙鹫手中的大刀陡然断裂成数截,掉落在地。一道剑光骤然下落,划过他全身。

    龙鹫顿时僵立不动了,就这么站在原地,数息后,他身体正中缓缓裂开一条血痕,嘶啦一下,他整个人从中分成两半,一左一右摔倒在地,血和内脏散了一地。

    路胜收回手,再看向其余缚灵宗人。

    “龙师兄!!”几个和龙鹫亲近的师兄弟眼红了,猛然朝着路胜拔刀砍去。

    他们身后同时浮现出各式各样的模糊虚影,似乎是和阴魔类似的召唤阴魂。这些阴魂附着在他们身上,随着几人出刀,纷纷飞射而出,朝着路胜扑去。

    一时间院落里三四道黑气飞射而出,化为蛇形,牛型,人形,狠狠扑向路胜。

    “逐日剑之风明。”路胜随意剑刃一闪,顿时数道剑光孔雀开屏一般,轻松将所有黑气精准点散。

    放出阴魂的几人顿时吐血跌倒在地,萎顿不起。

    “不过四纹就敢参加争夺战?不知所谓。”路胜扫了眼龙鹫尸体,看到其正在迅速消散。

    这群缚灵宗人里,也就这个壮汉有点底子,出手之前的那一刀,差不多有六纹七纹水准。但也就这样了。

    剩余的缚灵宗人只剩下三男两女。

    五人握着手里的兵器,是放也不是,挥也不是,只能尴尬的站在原地。

    “小心!”忽然谢玉琼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吼!!

    猿猴蜘蛛猛然从路胜左侧猛扑过来。黑铁巨人从右侧猛扑。

    两者居然合围,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先杀掉路胜这个威胁最大的对手。

    “空手夺白刃!”路胜低喝一声,猛地身子一让,刚好避开黑铁巨人的扑击,就在黑铁巨人快要冲过头的瞬间。路胜闪电般出手,右手握住黑铁巨人右小腿。

    “逐日剑之日照。”

    嘭!

    他猛然抓着黑铁巨人,如同抓着巨剑一般,对着猿猴蜘蛛就是一砸。

    轰!!!

    猿猴蜘蛛身前刚刚浮现出一面绿烟凝聚的盾牌,盾牌还未完全成型,便看到眼前一道黑影泰山压顶,迅速笼罩住他的全部视野。

    地面裂开大片裂纹,黑铁巨人只剩下半截身子抓在路胜手里,另外半截,彻底和猿猴蜘蛛混成一团,分不清彼此。

    路胜略微满意的点点头,刚才那招不是逐日剑里的招式,而是他琢磨那泥板时感悟出的一点东西。

    “原来这便是万物皆可剑,果真厉害。”他回想起之前动过手的那一瞬间灵光闪动,一时间居然脑海里灵感狂涌。

    “或许....泥板上的刀痕,我已经能摸清一些方向了...”一时间路胜心头思路蔓延,之前各式各样从未想到过的方向纷纷狂涌而出,他甚至有种马上放弃争夺战,回去闭关感悟泥板的冲动。

    但这股冲动很快便被他压制下来。

    回过神来,他眼神有些恍惚,看向缚灵宗几人。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他恍惚间似乎真的明白了什么。

    “你可剑。”

    “你可剑。”

    “你亦可剑。”

    他一一指向缚灵宗的几人,心中思路万千。面色也越发无喜无悲。

    “......”

    “???”

    缚灵宗几人莫名其妙,感觉自己是否遇到了个疯子。

    谢玉琼姐弟,和之前幽铟宗的几人,同样都小心翼翼的看向路胜,不知道他突然发什么疯。

    路胜迅速开始扫视在场剩下的人,陡然间他身形闪动,几个纵跃,便落到缚灵宗几人面前,真气催运出剑气一一打出。

    咔嚓咔嚓数声脆响后,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这几人便双腿双手全部被斩断,跌倒在地。而且数道真气盘踞在缚灵宗几人膝盖上,阻止他们重新愈合。

    谢玉琼等人眼皮狂跳,原本打算上前和路胜打招呼,此时看到这一幕,也心头一紧,脚步有些迟疑起来。

    之前是没想到路胜实力这么强,也没第一时间看到他过来。

    现在却是因为路胜的莫名动作,缚灵宗等人已经放弃抵抗了,却依旧被他废掉四肢,还用真气凝聚,阻止他们肢体再生。

    这就有些诡异了。

    “谁带易容面具了么?最好都把脸露出来,否则我不介意剥皮。”路胜扫视了下缚灵宗的几人,视线特别是在几个女弟子脸上打转。

    “千阳宗的师兄,士可杀不可辱,你把龙鹫师兄出局了就算了,对我们,你要杀便杀,何必这么羞辱我等。”其中一名面容精致的女弟子冷声道。

    “我在找人。另外,我看到缚灵宗的人心情就不好。

    别怪我,要怪就怪你家长辈不懂事。我是动不了他们,还能弄不死你们?”路胜面色渐渐平静下来,语气中带着一股莫名的森然。

    当众杀一个缚灵宗的府级长老,这影响有些大,不好处理,如果是暗处还好,但当时的情况,明显不允许他直接对袁诚道下手。

    所以路胜进门的时候,心情就很不爽。

    看到缚灵宗的龙鹫,心情就更不爽了。

    “还有你们。”忽然路胜抬起头,看向幽铟宗方向。“女的留下,男的敢跑就砍掉四肢。”

    谢玉琼等人顿时一愣,随即心头一冷。

    他们也是完全没想到,路胜居然一转眼连他们也一并翻脸。

    特别是幽铟宗的几人,一个个脑袋发懵,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这位师兄....您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一个幽铟宗的高瘦男子站出来语气不善道。“我们宫池师姐也在附近,或者我们该把您的意思给她也传过去。”

    “宫池?”路胜随手把长剑刺入身边的地面。“不用了,你们有求救信符么?发了让她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