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六十一章 重要之人 五
    院落里。

    路胜单独站一边。

    缚灵宗人站一边,谢雨声谢玉琼姐弟还有幽铟宗的人,则是单独站第三处。

    三部分泾渭分明,谁也不靠近谁。

    幽铟宗的几人斗牛似的盯着路胜,完全弄不懂他想干什么。

    路胜索性大马金刀的坐在边上台阶,视线锁住幽铟宗缚灵宗等人。

    谁敢走,他便真的要当场下手,在场众人能从他的眼神里看出这个意思。

    “路师兄。我听过张嵩灰提过你的名字,这么叫你希望别介意。”谢玉琼沉吟了下,主动开口。

    若是再不开口,她怕到时候真的局势会越发难以收场。

    看得出来,这位路胜师兄实力惊人,虽然不至于比长孙蓝师姐那个层次更强,但千阳宗能有这么个强手不容易。而千阳宗有千阳宗的规矩和行事宗旨,他这么做,是在破坏大家的潜规则。

    “你说。”路胜对自己一个宗门的人,还是稍微态度温和些。

    谢玉琼整理了下思绪,肃容道:“路师兄是想找人?但因为只认识脸,不知道名字,也不知道身份和其他特征,所以才打算用这等方式排查,对吧?”

    “不错。”路胜点头。

    “那么这样的话,您其实不用这么大费周章,还得罪几乎三宗的其他所有人。

    虽然您的实力可能可以不在乎这些,但能不得罪,终归是好事,您说对不?”谢玉琼继续道。

    “你有办法?”路胜顿时来了兴趣。仔细打量谢玉琼起来,这个年轻女人,看起来很有主见,眼神平静中带着丝丝稳固,似乎有种无论站在何处都能不动如山的稳重大气。

    “办法确实是有。”谢玉琼笑了笑,“说起来,这个还要从我们千阳宗自己人说起。路师兄可知我千阳宗内,有个诸位师兄弟门自行组建的私人组织,名为千君会?”

    “不知。”路胜才加入这么点时间,哪里可能知道这些门道。

    谢玉琼看了眼已经有些恍然的弟弟,和幽铟宗等人,又继续道:“千君会号称情报为主,和宗脉的高层也有联系,创建者虽然是我千阳宗之人,但分会不论在缚灵宗还是幽铟宗,都有存在。号称只要你有钱,就能买到想要的一切情报。”

    路胜顿时明白了。

    “所以说,你是建议我直接找千君会的人购买情报?”

    “不错。”谢玉琼点头,“他们和高层关系密切,甚至极有可能本身就是高层组建,必定能拿到参加这趟争夺战的所有弟子名单,这样一来,绝对不可能遗漏任何人。

    路师兄想想,您在这争夺战里胡冲乱闯,就算再厉害,也终归会错过一些被提前淘汰的人。万一您找的人就在这部分人中呢?”

    路胜顿时沉吟起来。

    不得不说,谢玉琼的一番话给他提了个醒,暴力确实能解决问题,但不一定是最合适最简洁的方法。

    他觉得自己一贯以来的作风是不是有些太粗暴了?

    摸了摸下巴,路胜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抬起头。

    “可是我没钱。”

    “额....”谢玉琼愕然。

    其余两拨人也是愕然。

    千阳宗的人没钱,这要是传出去估计没人会信。但谢玉琼从路胜表情上判断出,这位路师兄是真的没钱。

    “.....那....师妹这里可以支援您一部分。”谢玉琼咬牙,出声允诺道。“我谢家虽然不是什么巨富,但几千,万把魔金,还是能拿出来的。”

    “姐!”谢雨声有些不满的扯了扯她衣角。“你...!”这根本就不关他们的事,何必要强出头,谢雨声完全无法理解姐姐的行为。

    “买情报需要多少钱?”路胜又问。

    “这个....您可以问...”

    “问我就好。”远处寺庙屋顶上,一道轻烟般灰色身影飘然而至,轻轻落在院落围墙上方,现出身形。

    “宫师姐!”

    “宫池师姐来了!!”

    “您终于来了!!”幽铟宗的几人如同见到救星般,心情激动。实际上是路胜坐在一旁给人的压力太大了。

    宫池穿着很朴素的贴身灰衣,背上背着一根暗红长枪,枪尖隐隐泛着淡淡银芒。

    这是个看起来便很沉默寡言的年轻女子,相貌只能算中上,身材修长匀称,胸部似乎用了裹布,看不出太大起伏。

    这人身上除了一杆长枪外,便再无他物。

    路胜视线转移到宫池身上。

    “你是那个什么千君会的?”他缓缓站起身。

    “不错。”宫池点头。

    “我想要这次所有参加争夺战的人员名单,要能看到脸的,多少价钱?”路胜直接问。

    “这个很多都组织都有情报统计,如果光是要面孔和简单信息的话,几十魔金就够了。不过有很多参加者,因为身份神秘,甚至面容也是神秘,所以价钱可能会有大波动。”宫池认真回答。

    “你倒是实在。”路胜笑了笑。

    “那是因为我打不过你,又不想被除名,所以选择其他方式交涉,是唯一的办法。”宫池认真回答。

    路胜顿时愕然。

    不只是他,就连谢玉琼和幽铟宗等人都是一脸愕然,完全没想到宫池居然还没开打,就自认不如。

    要知道宫池已经是整个幽铟宗排位第三的最强者,是如今所有内院弟子中的第三位巨头。

    而幽铟宗的排位,含金量远超其余两宗。宫池曾经创下过一人单挑缚灵宗第二第三位的光荣战绩,也曾经逼迫过千阳宗的十多人花钱买成绩。

    其一手血池枪法出神入化,霸道异常,此时居然自言自己不是路胜对手。

    宫池却不以为意,坦然道。

    “实际上,宫某以为,整个莫凌府,能胜过路师兄的也没几人。”

    “是吗?”路胜眉头一挑。他站起身,缓步走到缚灵宗等人面前。

    锵!

    剑光雪亮一闪而过。

    缚灵宗几人顿时僵硬不动,再过片刻,几人额头炸开鸡蛋大小血洞,身体缓慢淡化消失。

    居然全是被路胜一剑刺死。

    “路师兄??!您这是!?”谢玉琼吓了一大跳,忍不住出声问道。

    “趁着心情不错,先把缚灵宗的人弄死,以免影响心情。”路胜笑了笑回道。

    谢玉琼等人顿时无语。

    心情不错还杀人,虽然不是真的杀死,但在这里死掉后,出去也得休养不少时间,才能彻底恢复,这不是肉身的伤势,而是神魂上的损伤,除了时间温养外,极难有他法。

    这位路师兄的性子,果真有些凶残莫测。

    叮。

    王允隆手里的匕首无力落地,砸在石板上发出清脆响声。

    他面色难看的盯着面前的黑袍女人,以他如今的身手,居然还不是对方的一合之敌。

    虽然知道争夺战中肯定会混入一些不得了的怪物,但这混进来的家伙也太过变态了吧??

    “你在,看什么?”女人连头发都笼罩在黑色兜帽里,白色秀发从肩膀两侧露出一些发丝。

    她的眼睛是纯粹如宝石的深紫色,看起来极漂亮。面孔也极其精致,如同人偶般比例完美。

    但女人的声音,却能让人听了完全不会起任何欲念杂想。

    那是如同一个男子一个女子同时漠然出声的嗓音。两种声音交织在一起,冷漠淡然,冰冷无情,就连声调起伏都几乎没有,仿佛这幅精致躯壳内,隐藏的是某种非人的怪物。

    王允隆面色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司马鹤师姐.....您要找的人,我没见过,但如果能找到千君会的人,或许您可以达到目的.....”

    “千君会?”司马鹤纯粹空洞的双眼盯着王允隆看了一阵,“我明白了。”

    “是这样,只要找到千君会,他们一定手上那个握着所有争夺战参与者的名单,按照名单一一搜寻的话....一定...”王允隆忽然抬起头,这才发现自己面前早就空无一人。

    呼!!

    他长舒一口气,左右看了看四周地面,十多具三宗的弟子尸体,正在缓缓淡化消失。

    王允隆抹了把汗水,苦笑着弯下腰。

    “什么时候,地元的层次,居然只够在那位面前保命....”

    不过,一想起那突然冒出来的司马鹤师姐,王允隆便心生疑惑。

    “看样子,这个司马鹤师姐是专程为了找人才参加这次争夺战...”虽然他参加这次竞夺,也只是另有目的,不是为了得到兵主指点的名额,但司马鹤这类人居然也一样另有目的。

    王允隆忽然联想到之前在外界遇到过的那个路胜,一样的强得没道理,一样的来历神秘。

    路胜和宫池达成协议后,答应了只要不遇到特殊情况,便不主动对宫池和现场等人下手。

    至此,谢玉琼姐弟跟上了路胜后面,幽铟宗等人则跟上宫池,两拨人一前一后朝着休息点赶去。

    三宗的休息点,距离中央雕塑很远,一路疾奔下,几人中途又遇到了几次闭目僧人所化的小巨人袭击。

    但在路胜面前,这些怪物都是才冒个头,便被瞬间解决。很快,两拨人路过一片幽深竹林时,再度遇到前面有人打斗。

    十多人围着一头蒙着面的巨大白色怪物不断闪躲跳跃,时而上前劈砍刺上几招,然后又马上后撤跳开。

    那白色怪物脑袋成三角形,没有五官,面部只有一个硕大的黑字:佛。

    怪物身高四米多,四肢细长,手臂双脚都长着倒刺和锋利的镰刀般刀刃。其动作极度敏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