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六十三章 重要之人 七
    数日后。

    黑印寺内层空间大概的范围也被众人摸清楚了。

    这里一共三块区域,佛轮寺区,佛音寺区,佛光寺区。三大区围绕着中央佛主形成拱卫之势。

    三大区和中央佛主雕像之间的中间区域,则是大片的荒芜散乱建筑,这些地方大多都是零散的小佛寺小佛堂。

    路胜感悟透彻后,带着一众人在佛轮寺区转了一圈。遇到的怪物,主要有三种。

    闭目僧人、会长出黑手的开光黑墙、以及隐藏有怪物佛理的小佛堂。

    其中开光墙会不断移动,有时候会流窜到三大区之间的公共区域。那也就是路胜他们刚刚进入时,遇到的那些怪物。这些能够流窜出去的,都只是普通小角色。

    而佛轮寺区里,更厉害的远不止这点,这三类中,闭目僧人的分类里,还有后续的闭目金刚,闭目法王,以及闭目罗汉。

    此时佛轮寺区左侧,一片后花园中。

    嘭!!

    一道高大漆黑,长着六条手臂的暗金色身影,狠狠坠入花园里的干涸池塘。

    宫池剧烈喘息着,脸色暗红,眼角处隐隐流出丝丝鲜血。虽然正在愈合中,但也能看出她之前眼球受过伤。

    她身旁还有几人,谢玉琼和另一个长发淡蓝的俊美男子,也各自带伤的拱卫在她身侧。

    “宫师姐...这次该成了吧?”那男子就是他们后来所救的那群人里的最强者,玄珠。在得知带队者是宫池和路胜后,也主动加入众人。

    路胜对此也不以为意,他是来找人的,不过那已经是原本的目的,现在,他成功悟通精神方面的极限后,八首魔极道每时每刻都在疯狂提升。肉身仿佛没有极限般,向着一种难以理解的层次迸发进化。

    实际上在悟通石板后,他已经对找人可有可无了。现在更多的是想要早日离开这里,回到传秘境,去找迁蠹。

    他需要对魔主层次一个更清晰的定位和理解归纳。毕竟他才突破,在这一块区域完全陌生。

    不过他也有些动心的是,如果能够挣得这所谓的第一名,就能获取一个面对兵主的机会。

    兵主的层次,比魔主圣主更高,那是已经能够彻底掌握神兵魔刃的级别。路胜无法想象那样的层次是什么状态。所以他想要切身实地的接触一下。

    但那样一来,在对方态度未知的情况下,去直面一个实力绝对碾压自身的存在,那不是智者所为。还不如提高点名次,不用直面兵主,但也能得到次等的最好奖励。

    毕竟就算是第二名,得到的奖励远超路胜想象了。二十万魔金,加一把专门增幅肉身强度的次等神兵。

    这样的奖励,如果能彻底消化,足以瞬间将一个资质平庸的弟子拔升到恐怖的高度,掌兵使,或者更高。毕竟三宗可是有着真灵塔这般的变态宝物。

    所以,抱着这样的念头,他索性就在这里耗上了。也带着众人四处狩猎这里的内层怪物。除开淘汰对手之外,在这里得到足够多的狩猎分,也是能获得更高名次的办法。

    “闭目金刚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宫池微微摇头。扫了眼谢玉琼几乎被扭断的脖子,还有玄珠小腹被贯穿的伤口。再看看四周横七竖八躺在地上,被混乱中淘汰了只剩下五六人的诸多弟子。她心中叹了口气。

    ‘仅仅只是一个闭目金刚,三个闭目僧人,就让我们这么多人难以应付....可想而知正在佛寺内的路师兄,会遇到什么样的恐怖境况。’

    哧!

    一只紫黑色的手臂,缓缓从两米高的闭目法王胸口抽出来。路胜面色平静的站在佛堂中,收回手,他身边呈放射性倒下了十三头闭目金刚。

    而他面前的闭目法王,便是这里这个寺院最强的怪物,相当于地元中三重的强悍对手。

    当然这是对于其他人而言的强悍。

    闭目法王浑身刀枪不入,没有七纹巅峰的力量,连他的皮都打不穿,更别说击杀他。加上其动作迅猛如风,力量惊人,没有地元实力,在其勉强连逃命都难。

    “面对恐惧,面对毁灭,我们不应慌乱,不应疯狂。

    将手交给光,将心讲给佛。将未来,送给命运。

    将力量,献给死亡。”

    一个平静肃穆的声音,在佛堂后方缓缓传出。

    路胜抬眼看去,一名全身暗金色的闭目法王,披着大红袈裟,缓缓从佛像身后步出。

    这个法王年纪很老很老了,全身虽然弥漫着特有的暗金色法王佛光,但其皮肤全是皱纹,身体骨瘦如柴,仿佛只是一个衣架穿着袈裟。

    “古力!!”老法王缓缓走出,身后忽然扑出一个小沙弥,沙弥死死的抱住老法王的大腿。

    “古力!阿莎鲁!阿莎鲁!!”这小孩子也是一样的双目流血,但此时却如同真的小沙弥一般,抱住法王不肯松手。

    老法王低头神色严厉的和小沙弥说了几句,后者这才抽泣着缓缓松开。“让您见笑了。”老法王抬头冲路胜笑了笑。他说的话,居然就是大阴大官话。

    路胜一直冷酷漠然的神情,此时终于微微有了些变化。他原本以为这里的闭目僧人什么的,都只是内层黑印寺的怪物,可如今看来.....

    “你很意外?”老法王微笑道,“也是....为了学会天魔语,老僧前后花了一百三十九年苦研,也就是十年前,才终于突破外层言密,学会真正的天魔语。”

    “天魔语??”路胜一怔,“什么意思?”

    老法王也是愣了下。“也是,你们有的来自一个叫大阴的圣国,有的来自一个叫赤魔的族群。或许称呼不同吧。”

    路胜沉默起来,他忽然从老法王的话语中,有了一丝让他心头发寒的猜测。

    “你们,称呼我们为天魔?”他再度重复问了一遍。

    “是的。你们奴役生灵,屠杀下界,血腥祭祀,这个世界,不正是被你们毁灭到的这个地步?”老法王温和反问。“当然,我从你的眼里,看到的不是暴虐,贪婪,而是平和和漠然。这也是我愿意和你真正交流的缘故。”

    “那么现在,你想做什么?和我说什么?”路胜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

    “是啊....我想说什么?想做什么?”老法王神色变得微微怅然起来。他低头,似乎在用闭着的眼睛注视着脚边的小沙弥。

    “其实,我们钻研这么多年,我不知道其他人心中的想法,但我个人,仅仅是我自己,想要做的。只是问一个问题。”

    路胜同样看了眼小沙弥,这小家伙看起来还不到他的膝盖高,胖嘟嘟的粉雕玉琢顶着个小光头,如果不是双眼闭着还流着血,恐怕还要更可爱。

    “你想问什么?”他平静道。

    老法王伸手抚摸着小沙弥的光头,脸上露出无奈,痛苦,和慈悲的交织神情。

    “我只是想问,为什么。”

    “为什么?”

    路胜重复一遍。

    什么为什么?为何要问为什么,侵入他们的世界,毁灭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路胜从老法王这句话里,听出了很多很多隐含着的东西。

    “你....”他回过神来,再度朝老法王看去,却已经见他就这么站着,手摸着小沙弥的光头,静静的靠着佛像一动不动,仿佛熟睡。

    嘶..

    一阵微风吹过,老法王的身体连同小沙弥,一起,渐渐化为黑灰,随风飘散,他们两人居然一起圆寂了。

    路胜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感觉自己仿佛第一次靠近了这个世界的真相。

    在老法王眼里,他们居然是天魔,那么他们眼中的魔灾里的魔界呢?那又是什么?

    一个个的问题,不断涌入他脑海,他缓缓走出佛堂,外面宫池等人已经解决战斗,伤亡也很大,之前还有接近二十人,现在还活着的就只有不到十人。

    宫池走上前来。“路师兄。里面解决了么?”

    “恩,继续吧,这么些天里,估计莫凌府的剩下人手不多了。”路胜恢复情绪,低声点头道。

    “我们也可以多收拢千阳宗和幽铟宗的人,这样大家的整体分数都能上来,我们整个莫凌府在全大阴的排名也能上升不少,大家能得到的总脉奖励也会多很多。”宫池小心提议道。

    “随你吧,另外,如果遇到缚灵宗的人,就别浪费时间了,都弄死出局。不要让我亲自出手。”路胜淡淡道。

    不知不觉间,他在两宗的弟子中已经渐渐建立了足够强的权威。

    不为别的,只因为他多次正面迎敌,一个人杀死的怪物数目,比他们其他人全部加起来还要多。

    宫池倒是十分乐意针对缚灵宗,他们两宗除开千阳宗的涉及外,本身就对立竞争得极明显。现在更是得到千阳宗大高手路胜的支持,更加心有底气。

    “另外路师兄,我们还可以去其他区找长孙蓝师姐和我幽铟宗的黎脉大师兄。若是大家一起合力,或许能将三区全部打通,获得更高分数,之后大家在分出高低看谁能的第一,不是更好?”

    “想法很好,但宫师姐,您幽铟宗的实力本就比我千阳强,再加上我们什么情况您也应该知晓,不要到时候你们仗着人多势众,争夺莫凌府最强相互助力,那时谁来为我路师兄和长孙师姐考虑?”谢玉琼赶紧出言反驳,虽然宫池比她强很多,但现在有路胜撑着,千阳宗也不惧其他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