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六十六章 暴利 二
    “你!!为什么!!”男子又惊又怒,急速退后,再看周围其余人,却骇然见到连同他妹妹在内的其他所有人,居然都僵立不动。

    他再一动弹,顿时一股寒风吹过,在场的十多人纷纷栽倒在地,迅速淡化消失。

    “你到底为什么!?”男子连连后退,视线扫过路胜胸前的千阳宗标志,露出不敢置信之色。

    “没办法,我惹不起你们的袁诚道长老,便只能拿你们出气了。”路胜笑得灿烂。“人家可是要和我慢慢玩,我路某自然不敢违逆,当然要慢慢玩了....”

    噗嗤。

    他陡然刀刃划出诡异弧线,轻松刺入男子脖子,大量真气泉涌进入对方体内,破坏着对方体内的一切。

    “你.....我....”男子至死都不明白,一个千阳宗的弟子,居然能强到自己无法抵抗的地步。他们甚至都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便被路胜一刀出局。

    路胜的速度太快了,在一口气将移星刀决提升到一百八十九层的恐怖地步后,其中的特效急速,也被增幅到了一百八十九级。

    就算是普通人的速度,被增幅一百八十九级,也能达到变态地步。更何况路胜这般的肉身强度恐怖的强者。

    他尽可能的压制自己的速度了,但还是让这群四五纹的缚灵宗弟子反应也没有,便全军覆没。

    抽出刀,他看着软倒在地的俊美男子,面色依然带着笑。

    .............

    黑印寺外层。

    啪!!

    袁诚道手里的铜球一个不小心,砸落在地,上边的花纹都被砸得出现一些擦痕。

    他此时却一动不动,看也不看自己平日里最为喜爱把玩的铜球,而是面色发青,两眼紧紧盯着头顶的画面。

    那里面的路胜,正一脸讥讽的笑容,刀下第三次倒下了缚灵宗的六名弟子。

    “如果说第一次是偶然,那么第二次第三次,那就是针对了。”

    “他口中的袁长老?难不成就是我们缚灵宗的袁诚道长老?”

    “难不成还有重名的?也不知他哪惹到的这个杀星。我数了下,前后在他手上,我们看到的都折损了接近三十人。总共全宗才投入一百人不到....”

    袁诚道听着周围的谈论声,他何尝不知这是故意说出来给他听的。他盯着画面中的路胜,原本还打算留他一命慢慢玩,可现在,他巴不得立刻马上现在,就干掉路胜!

    “袁长老,这千阳宗的路胜,说的可是属实?”一个弟子被淘汰掉的长老靠近过来,脸色不好看的沉声问道。

    不只是他,其他被淘汰掉子侄辈和弟子的殿主,长老,也都面色不善的瞩目过来。

    袁诚道面色逐渐变得难看至极,双手不断的握紧,又松开,握紧,又松开。“我也没想到,他会成长得这么快...”他头一次发现自己声音这么干涩。

    哗!

    忽然三宗众人齐齐发出一声惊呼。

    似乎看到了什么惊人之事。

    袁诚道连忙抬头回神看去,却见画面再度闪烁移开了,而是转到了一片漆黑泥地上。

    地面上三座尖顶佛塔层层往上,精锐足足有十层之多。金色佛塔表面沾染了些许灰黑污垢,但也丝毫掩盖不了佛塔金碧辉煌的外表。

    但让三宗众人真正惊叹的不是这些死物,而是佛塔正中,对峙的三人。他们惊叹的是,这三人居然这么快就对上了。

    画面中的三人,分别是两男一女,分别佩戴着缚灵宗,幽铟宗,千阳宗的三宗标志。

    而这三人的身份,也正是莫凌府三宗最强的三位内院弟子。

    缚灵宗孙荣极,幽铟宗黎脉,千阳宗长孙蓝。

    孙荣极气势沉凝,穿着紧身褐色皮甲,背后背着一把蓝黑色的方天画戟。其人浓眉厉目,国字脸,一身的古铜色结实肌肉,一看便让人感觉有些不好相处。此时他确实目光紧紧盯着对面站着的那名阴沉男子。而对另一侧的女子关注不多。

    “黎脉,这次的第一名让给我,我帮你解决那件事作为交换,如何?”孙荣极面色平静,言语中带着强大自信。

    那阴沉男子便是幽铟宗的内院最强,黎脉。此人一身黑色紧身衣,腰系银蓝色腰带,侧面别着一块白色腰牌,长发绑成马尾,双腿也帮着黑色绑腿,后背还插着一把纯白短剑,和他一身黑的打扮形成鲜明对比。

    “不需要,金色钥匙我们在场三人,恐怕谁也不会放过。想要就拿真实力上。”黎脉言语里满是冷意,这趟的莫凌府第一名,能够出去和其他区弟子交流,这还是其次,他更看重的,还是足足十万魔金的大笔财富。他可不像是千阳宗,幽铟宗弟子本就穷,十万魔金能够在他们手里发挥出什么样恐怖的效果,谁也说不清。

    不过他和孙荣极本就是半斤八两,他只是稍强一点。若是单对单还好,有些胜算,两百招之后便是他赢,但此时还多了个长孙蓝,这就极有可能对胜负造成影响。

    长孙蓝咬着下唇,手里紧紧握着两把分水刺,这趟的金钥匙,她虽然胜算不多,但也决不放弃。

    “蓝儿,别胡闹了,你应该明白,这金色钥匙对我和黎兄都意味着什么。”孙荣极视线投注在长孙蓝身上。三者之中,她最弱。如果能够先排除她,那么剩下的他和黎脉也能不受影响的决出胜负。

    长孙蓝默不作声,只是站在原地没动。

    她何尝不知道三宗之中她最弱,但这不代表她没机会得到金色钥匙。

    “难不成孙兄你以为吃定我了?”黎脉从来也不是善茬儿,脸上流露出一丝阴冷。

    “黎兄看来很有自信。”孙荣极笑了笑,“既然如此,不如我等先请蓝儿出局,之后再公平的一对一,决出金色钥匙归属。”

    黎脉冷冷扫了眼长孙蓝,这女人确实够漂亮,身材也够好,但在场的他和孙荣极,都从来不是为了美色就会利令智昏之人。

    “可以。”

    这话一出,顿时长孙蓝心头一颤。

    “小妹何德何能,能当得起孙兄和黎兄联手?”她微微后退一步,面色越发警惕起来。

    孙荣极笑了笑,没说话也没动手,而是看向黎脉,而后者也是一样看向他,显然也是没打算动手。

    这两人居然都是只嘴上说说,但真要动手,谁也不愿第一个。就怕在动手过程中露出破绽,被对方趁势而击。

    场面就这么僵持下来。

    无论如何,其实两人都没把千阳宗放在眼里,最强的长孙蓝,在他们眼中,也不过是个十数招就能解决的花瓶。真正的对手,从来都是他们眼中的彼此。

    长孙蓝其实也知道这点,但她只是在坚持。千阳宗若是没了她,那就真的连最后一点遮羞布也没了。她爷爷元正上人的脸面也将彻底丢尽。所以无论他人怎么看,她都已经努力的坚持站在这里,和其余两人并列,尽管知道她们瞧不起自己,但这是她的责任。

    就像眼前两人,他们甚至连正眼瞧自己都没瞧过一眼。言语态度中,根本把自己当成一个陪衬。

    “黎脉,如果你也如之前的师弟师妹一样,都那么懂事,知道明哲保身就好了。”孙荣极叹息道。

    “明哲保身?你是说像那些只知道撒钱的垃圾一样?”黎脉冷笑。

    “你!!”长孙蓝猛地拔出分水刺,美目冷然。

    “怎么?千阳也想来分一杯羹?”黎脉猛地盯住长孙蓝,眼底闪过一丝暴虐的杀意。

    长孙蓝明显气息一滞,咬紧牙关,硬是没敢再出声。

    黎脉冷笑一声,正要说话,忽然他面色一变,猛地朝后狂退。

    不只是他,孙荣极也是一样,飞速往后撤退,甚至比他还快。

    轰!!!!

    刹那间一声巨响,一块直径七八米的巨石翻滚着撞烂右侧围墙,轰然从三人正中呼啸而过,狠狠砸落在寺庙大门上。

    嘭!!

    巨石炸碎,大门也哐嘡一下垮塌大半,连带着大半寺庙也垮塌一半。

    一路烟尘弥漫中,一个高大强壮的修长人影提着刀,缓缓走进院里。

    “哦....好像用力过大了点....”

    这人影一靠近距离,便隐隐散发出慑人的强烈压迫感。特别是他提着的那把刀,刀刃周围无时无刻不在扭曲环绕着滚烫气流。连同着周围的空气都如同水流般翻滚变化。

    “你是谁....”孙荣极看了眼巨石砸到的地方,面色的微笑渐渐消失,转而变成平静看向来人。

    “每人五万魔金,少一分,你们就都别走了。”路胜咧嘴笑了起来。“当然你们可以尝试着逃,不过我保证,那样死得更快.....”

    孙荣极面色想要露出一丝笑容,但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

    黎脉之前的阴冷也消失了,凝重至极的盯着男子,只有修为越高,越能感觉到面前男子的恐怖和强大。

    长孙蓝此时却是一脸懵逼,她感觉自己似乎眼睛除了什么幻觉,以至于连对方的宗门标志也会看错。

    她反复看了数遍,直到确认自己却是没幻觉,这才深吸一口气。

    “千阳....你也是千阳的...?”她终于忍不住开口道。

    “不要以为套近乎我就会给你优惠。”男子冷笑道。“要么给钱,要么去死!”

    这话一出,就连孙荣极也不由得面皮扯了扯,扫了眼男子胸前的千阳宗标志,不由得颇为怪异的看了眼长孙蓝。

    “你们是同门吧??”

    黎脉也是面色古怪,终于明白了什么叫‘为了钱可以六亲不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