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六十八章 敛财有道 二
    “当然出去!”孙荣极无奈道,“出去用真灵塔调整休养一阵,养好伤再上。”

    “你刚才不是很狂吗?”长孙蓝冷笑的看向孙荣极,“还说要先淘汰我。以免干扰你们对决,结果呢?还不是被我师兄一招打得啃土。”

    “狂,那是对自身实力的信心,狂不是狂妄,而是对自我的绝对自信。”孙荣极正色道。

    “那你打得过我师兄?”长孙蓝套近乎倒是挺快。虽然被敲了五万魔金,但她心情却是前所未有的好。区区五万魔金,虽然不是一笔小数目,但换取一个前三的排位出线,那是再合适不过。

    而且还能无伤的看到孙荣极和黎脉吃瘪。

    孙荣极顿时一滞,失笑道:“打不过,不过现在打不过,不代表以后。”

    “以后也打不过。”路胜在一旁插嘴。

    长孙蓝顿时笑出声来。

    “师兄你.....”孙荣极颇为无奈的看向路胜。

    打归打,但这事后的相处,就看得出,三宗之间的渊源和亲近了。

    路胜看着他们,感觉似乎有回到当初自己还在元魔宗时的景象,那时候自己也是如这般有些城府,有点实力,但也还没现在这样深沉残忍。

    一转眼,他从刚进元魔宗到现在,也差不多有好几年了....明明才这么点时间,可他却感觉像过了很久很久一般。

    “这位师兄,你也是够狠,一口气就把小弟积攒多年的零花钱全卷走。”孙荣极也是对路胜佩服至极。“恐怕如今整个莫凌府内,师兄当属内院第一。”他为人大气,且眼神清凉,丝毫不为路胜击败他而嫉妒沮丧。

    这点就算是一旁的长孙蓝也不由得侧目,美目中闪过一丝异彩。

    “最近缺钱花。”路胜摇头,“等你出去了,别怪我就好。”他面色古怪,

    “什么?”孙荣极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三道白光便从白色漩涡中飞射而出,落到他们三人身上,将三者一裹,便飞入白色漩涡,消失不见。

    哧!嗤嗤!

    梁旭三道白光从透明大门中飞射而出,轻轻落到门口地面上,化为三道人影。

    分别是路胜,孙荣极,和长孙蓝。

    三人一露面,校场上无数道视线,便纷纷聚光灯一般,全部聚集到三人身上。

    特别是路胜,一现身,校场上诸多角落里的伤号们,纷纷射来一道道敬畏愤怒眼神。尤其是缚灵宗那边。

    好在大家都只是公平交手,被路胜面对面击杀击败,也没人有什么怨言。只是他们的长辈师兄师姐们,对路胜多少有些好奇。

    但这种好奇,很快便被吸引移开视线,继续观看头顶巨大镜面里的景象。接下来是银色钥匙的争夺。

    “容极,过来。”缚灵宗九威洞主淡淡道。

    孙荣极面色肃然,朝这缚灵宗方向纵跃去了,很快便站到九威洞主面前,低头抱拳禀告情况。

    “不用说了,我都看见了,那个人,确实实力远超于你。”九威洞主并没有责怪孙荣极的意思,加上他也一向很欣赏侄儿光明磊落的大气作风。所以虽然和缚灵宗的风格完全不同。也没有拿到这次的第一位,但他也很满意了。

    其实本来这趟,他便没指望孙荣极能拿到第一位。

    “蓝蓝。”元正上人也朝长孙蓝招招手。

    长孙蓝朝路胜抱拳了下。

    “路师兄,我先过去了。”实力为上,所以她虽然进门比路胜早很多很多,但依旧跟着叫路胜为师兄。

    “去吧。”路胜点头,也准备离开大门,下去休息。

    理论上,现在只是暂时休息,他们应该去三宗一起安排的休憩点等待安排。只不过长孙蓝和孙荣极身份特殊,才有例外。

    路胜在几个三宗护理人员的簇拥下,披上一身休息用的长袍,遮掩住身上有些破掉的衣物,然后出了校场,穿过几条街道,走向一处布置了层层光幕的宽大宅院,里面准备了吃喝用度,还有各种三宗专程配置好的丹药粉末药水等。路胜正准备跨步进去。

    “等等!”

    忽然一个声音从侧后方叫住他。

    路胜循声望去。却是看到缚灵宗的袁诚道,轻轻纵身,落到自己不远处紧紧盯着自己。

    “袁长老?有何见教?”路胜眉头一挑道。好似和袁诚道没有半点关系,只是普普通通的陌生人一般。

    “缚灵宗只有十人出线.....你做的好事!”袁诚道语气冰冷,带着一丝森然的盯住他。

    “那么袁长老想做什么?和我动手?教训我一顿?”路胜露出一丝古怪笑意。

    “有何不可?”袁诚道冷笑起来。“你以为你就一定是第一位了?所以有恃无恐?还是说,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晚辈哪有这种心思。”路胜摊了摊手,“袁长老实力高强,弟子无奈,不敢反抗,只能认命。

    可是人都有报复心理,就像之前我说过的那样,我打不过袁长老您,就只能拿那些弟子出气,这不也是天经地义?”

    “你!?”袁诚道气得握紧拳头,面色一青。因为他一人的缘故,而导致整个莫凌府缚灵宗大半的弟子都没能得到名次,这已经不是罪过了,而是灾难。更何况被路胜这么不断宣传两人间的仇怨,到时候那些同门拿千阳宗的路胜没辙,便会将全部罪过都推及到他身上。

    “好一副牙尖嘴利看来是你老师没好好给你教导礼数!”袁诚道压住火气,“别以为你一直呆在宗门内,我就拿你没辙。等日后,我会好好教导一下你,什么叫规矩,什么叫礼数!”

    “我老师怎么教导我,就不劳你费心了,说句难听的话,就凭您缚灵宗普通长老的身份,想要教导指点我,还不够资格。”路胜面带微笑,嘴里吐出来的话却是让袁诚道心头更是火大。

    袁诚道强忍怒意,闭上双目,转身复又睁开。

    “我在外面等着你。”他不是不知道路胜如今已经被高层关注,但那又如何,亲弟之仇,不共戴天。他和路胜的恩怨任谁也说不出个不字。只要在公开场合,决斗杀了他,没人能说什么二话。

    “对了,当时袁长老的弟弟,也是这么和我说话。所以我当着所有人的面,弄死了他。”路胜忽然传音对着袁诚道道。

    沉默。

    袁诚道的手紧紧握拳,浑身都开始颤抖。

    “袁长老就这么一个弟弟?可惜可惜,难不成你们袁家除了您以外,差不多就断根了?看起来,你们两个年纪相差有些大啊,或者说,他压根就不是你弟弟,而是....”

    “你找死!!”袁诚道终于忍耐不住,转身黑烟弥漫,伸手呈爪,对着路胜便是当头一下抓去。

    黑色手爪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快。

    嘶。

    路胜腰间的刀缓缓推开一条缝。

    “住手!!”

    嘭!

    一声巨响下,侧面一道人影飞射而来,狠狠打在袁诚道手上。将这一爪撞开。

    两人掠过路胜,在一旁闪电般交手数十招,阵阵金光黑烟炸开,然后齐齐后跃落下。

    不同的是,袁诚道落地后,还蹬蹬蹬倒退了数步,面色上青一阵白一阵,显然是吃了暗亏。而另一人稳稳站定,丝毫没有显露颓势。

    “我千阳宗的弟子还轮不到你袁诚道来动手管教!”来人赫然是个面目和元正上人有七八分相似的中年男子。

    “青阳。”

    “袁长老。”

    千阳宗的元正上人和缚灵宗的九威洞主声音同时传来。

    九威洞主还在校场上,看了对面元正上人一眼。继续传音给袁诚道。

    “这事是你出手在先,虽然有对方言语相激,但就这样吧。”

    九威是缚灵宗如今的最强者,现任副宗主,至于宗主,不过是他不耐烦担任,加上嫌弃杂务太多,才让给其师兄。实际上他才是缚灵宗最强之人。

    和元正上人也是交手多年的老对手。

    不过比起袁诚道的小动作,他更忧虑的是千阳宗的立场,这次比试争夺不过是小事,一个周期之后都会固定举行,但莫凌府千阳宗的立场,却是决定了他们缚灵宗和幽铟宗之间,谁占优势。

    袁诚道心中难过得烦闷吐血,却又不敢违背副宗主的命令,只得拿眼死死盯着路胜。

    路胜却是对他微微一笑,在中年男子青阳的身后,朝他微微做了个手抹脖子的动作。

    “我杀了你,儿子...”他的口型根本就是这句话。

    袁诚道大怒,其实他真正这么看重弟弟的原因,正是因为,这个弟弟就是他当初和他后母暗伦所生。如今被路胜戳到痛处,更是心中大恨。

    “小杂碎!要不是有人拦着,你已经死了不知多少遍!”袁诚道阴毒的传音道。

    “你敢动手么?不敢就别找什么乱七八糟的理由。”路胜轻轻笑道,就让袁诚道更加气血上涌,差点不管不顾冲上去开打。

    “行了!”元正上人直接传音,路胜和袁诚道两人耳中都如同洪钟大吕般,轰然一下被震得嗡嗡作响。

    路胜还好,只是感觉声音大了点,以他的实力肉身,不要说这点声音,就是元正上人全力乱吼,对他都影响不大。

    但袁诚道就不行了,对方毕竟是莫凌府千阳宗最强之人,成为掌兵使也有一千多年的老怪物。现在更是修为深不可测,谁也不知道他到了哪一步。

    一下之间,他甚至感觉整个人都被声音震动得颤抖起来。他抬起头,睁开眼,却看到路胜一脸讥讽的笑容。

    “废物。”他看到路胜无声的说出两个字口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