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六十九章 真相 一
    刹那间袁诚道的眼睛红了。气血疯狂翻滚运转,他猛然扬手。

    “死!!黄泉烈疆!!”

    刹那间十多道昏黄色真气凝聚出十多根锋利长枪,围绕路胜爆射而去。

    袁诚道脚下一蹬,鼓起全身真气,拼出老命打出一掌。

    哧!!

    赤黄色的手掌萦绕着大量黄烟,绕过那个叫青阳的中年人,轰然打向路胜心口。

    这一刻,袁诚道几乎是拼了一切。他知道,以路胜资质,若是现在杀不死对方,以后,绝不会再有任何机会。

    三宗第一,那是什么层次?!

    那代表着未来数十年内,路胜将以一种无法想象的速度,恐怖提升。最终将达到他远远无法触及的程度。

    到那时....

    “最后的机会....也是唯一的机会....!!”袁诚道看着路胜错愕的神色,心中忽然无悲无喜,儿子没了,弟弟没了,亲人也没了,只要能报仇,其他什么又有什么意义?有和没,毫无区别。

    噗嗤!

    忽然袁诚道身形瞬间顿住了。

    他低下头,看向自己心口,那里一只手掌正慢慢抽回。赫然正是青阳的那只手。

    而他面前的人,哪里是什么路胜,根本就是青阳。

    “明明....明明我刚才...”他身体所有力气都被抽走,整个人失魂落魄般,软倒在地。然后全身慢慢黑化,散成黑灰。

    刚才那一下,他不闪不避本就已经心存死志,想要杀掉路胜。而路胜只是轻轻制造了一点点幻觉,以其魔主层次的精神,在场没人能察觉。

    顿时让袁诚道冲向的目标,变成了青阳。

    而青阳身份乃是元正上人的嫡子。所以,结局从一开始就注定了。

    面对同级高手的全力出手,青阳也有些慌乱之下,路胜再稍微引导了下他的下手力度。

    于是,一场接近完美的谋杀缓缓谢幕。至死袁诚道都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

    周围注意到这里的高层,此时看到局势,也纷纷愕然起身,一片哗然。

    三宗之间虽然也出很多乱子,可长老级别的冲突致死,也是极少。却没想到如今亲眼看到缚灵宗的一位长老大庭广众之下欲报私仇,结果被杀。

    这乐子大了。

    不过这也是路胜的目的。

    只是小小的动用一点点魔主精神影响,再加上一些言语上的刺激,一个堂堂府级长老,就这么轻而易举被杀,还不是他自己动的手。

    虽然只是个实力微弱的小家伙,但他既然让自己不爽了,路胜也只好尽早实现自己的允诺,让这袁诚道和自己弟弟下去团聚。

    “长孙青阳!!”缚灵宗的一位殿主猛地起身怒吼。

    “我....”长孙青阳也是有些懵逼,他自己也不知道刚才为何对方直直的朝他冲过来,然后他下意识的就出手抵挡,可出乎意料的是,袁诚道居然抵抗之力极弱,一下就....

    当时他就呆愣了。

    “青阳...”元正上人也面色不好看了,虽然只是个普通的府级长老,但总归是三宗之间有了死伤。千阳宗的阵营关系,终归是慢慢倒向幽铟宗。这不是他们高层所想见到的。

    他已经到了自己潜力的最高点,再往上走也已经到头了。他的血脉和神魂,只够他支撑到这个境界,未来还要看后辈们的发展,而后辈发展离不开大量资源金钱关系。如今和缚灵宗关系有所变化,恐怕会对其他种种生意产生不好影响。

    路胜站在后面一脸无辜,趁着长孙青阳被千阳宗的几个长老上前盘问,他视线朝着元正上人方向望去,这一位看来才是这个莫凌府千阳宗的核心人物。

    元正上人似乎感应到视线,扭头对他点点头。

    “这里没你什么事了,自己回去找个地方休息。接下来还要代表我们莫凌府参加其他府区的争夺战,别让我等失望。”

    “是。”路胜低头应道。

    “路师兄,我们先走吧,青阳哥顶多被责罚一顿,没什么事。”长孙蓝纵身一跃,轻飘飘落在路胜身侧。

    她对这个异军突起的强悍新人极其好奇,特别是通过爷爷那里得到路胜的资料后,便更加好奇。

    “放心了,你是那一位的弟子,就算出了什么事,也不会扯到你身上。”长孙蓝见路胜依旧有些‘担忧’,便笑着安慰道。

    “有我爷爷在,一切都不是问题。”

    “希望吧,青阳前辈不会有事吧?这事毕竟是我惹出来的事,若是青阳前辈因为我而受到苛责,晚辈心中惭愧难过,所以,希望前辈一定要事后接受晚辈补偿。”

    “说起这个.....”长孙蓝看向路胜的眼神也颇为怪异。“你这趟敲诈了缚灵宗十个弟子,幽铟宗八个,我千阳宗十二个。一共三十人,每人两万魔金....啧啧啧...真的是..”她也不清楚该如何形容路胜的这次做法,虽然可以理解,但心头就是过不去这个坎。

    “六十万魔金,加上你们的十万,就是七十万,不过只能拿到一小部分,大部分都只是抵押物。”路胜摇头谦虚道。

    “那也很厉害了,这笔钱在很多地方,都足够买一座小城了。”长孙蓝无语道。“接下来,先回去真灵塔休息一阵吧,比赛期间真灵塔可以免费使用。”

    “是吗?”路胜点头。

    “或许你还可以继续呆在这里,看其他争夺者动手。”长孙蓝介绍道,“这里下午会有一场附近的飞灵府最强角逐战,你若是有兴趣,可以来看看。”

    “恩好的。”路胜哪有什么兴趣,这趟参加争夺战的目的都达到了,他甚至后续的比赛都不想参加了。无非是欺负小孩子罢了。原本打算拿前面名次赚钱,但现在有法子赚了这么多魔金,一时半会不缺钱用,也不着急了。

    在长孙蓝的带领下,路胜悄然离场,从一处小佛堂内设置的传送点,离开黑印寺,回到千阳宗的一处传送点房间。

    刚刚跨出传送点房间,路胜便在门前看到等候着的王允隆,不只是他,还有一起从秋月郡过来的张世龙,和其余几个不熟悉的千阳宗男男女女,全都在。

    张世龙一脸无奈,带着一丝尴尬的看着自己,其余人则是眼神热烈,隐隐带着一丝崇拜之色。

    “路师兄.....”王允隆上前问候道。“看到您在争夺战里大显神威,我们秋月郡的人也都感同身受,我们秋月郡出来的人,终于....”

    他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东西,最后的结语,便是希望请路胜一起赏脸吃一顿酒席。

    “现在还太早了,我还得参加接下来的后续争夺战,之后吧,之后我参赛后,再来和张老和大家庆祝一番。”路胜知道她们的意思,但他如今最想做的,还是先去老师迁蠹那里,了解需要的内容。

    “这个自然,这个自然!”张世龙连连点头,他之前那趟事情没做好,虽然有他老师拉着他不让其和路胜亲近的缘故,但这种东西,如果不是他自己也动摇,终归没人能拉得住。

    “另外,我们秋月郡传来消息,马上要举行一次类似的选拔大赛,到时候希望路胜你担任观幕。”张世龙身旁的一位漂亮长老柔声道。

    “观幕?”路胜也是有些诧异,观幕其实就是这个世界里的评委。大赛里专门给人指点打分,决定参赛者最终成绩的点评评委。没想打秋月郡居然把他拔高到了这个程度。

    “不错。这是云宗主定下的。之前你能如内院,参加争夺战,就已经惊动了宗主他们,现在他们也是在远距离观看这边的战况。”张世龙笑道。

    “好吧,既然是宗主他老人家所言,晚辈到时一定到。”路胜点头。秋月郡那边以后还得接应元魔宗那边的人过来,关系基础得打好。要不然他根本不用让端木婉放在那边空置。要知道端木婉这个妖王之女,各种手段交际拉拢关系是把好手,就这么放在秋月郡那么小的平台,着实可惜了。

    对于交际能力出众之人,只要有足够的背景和舞台,就能撬动极强的力量势力。

    路胜和张世龙等人约定好时间后,便准备离开。

    “对了路师兄,我在争夺战里遇到一个很奇怪的女子,师兄务必小心。我怀疑这次争夺战,极可能有内幕。”王允隆忽然传音提醒道。

    “哦?”路胜脚步一顿。

    “那女子一头银白色长发,实力极强,声音如同男女两人同时交叠。我在其面前也仅仅只能自保。”王允隆微笑传音。

    对于路胜,他是打定主意要好好亲近,作为魔界皇子,他能够在人界取得多大的成绩,完全取决于在这里能够结交到多少消息渠道。

    而对于有潜力之人,他们从来不会吝啬资源投资。虽然路胜之前差点杀掉他,但那不过是正常竞争对阵,在王允隆眼里不算什么。

    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这句话无论魔界人界,都通用。

    路胜也感觉到王允隆的态度,善意中带着一丝亲近。他也不是非要把朋友搞成敌人的人。

    “多谢师弟。以后我们多亲近亲近。”毕竟是一起从秋月郡走出来的师兄弟,也一起参加莫凌府争夺战。这样的际遇,算是难得的缘分,一起亲近些也算不错。

    王允隆心头一喜,连忙点头。“那是应该的。”

    两人交换了相互之间的住址,路胜才缓步离开。

    出了传送点房间,前面便是一片广场,广场正中那块巨大的六角水晶,正闪烁着微亮的白光,正是之前他们进入黑印寺时的中央广场。

    路胜回头看了眼身后,他出来的地方,是座手持弓箭朝远处眺望的修长青年雕像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