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七十章 真相 二
    雕像出口只有一个,大门口正站着长孙蓝和另外一个中年女子。两人正站着闲聊什么,看到路上出来,长孙蓝面色一喜,主动迎上来。

    “路师兄出来了?”

    “蓝师妹,这位是...?”路胜疑惑看向另一女子。

    “在下云轻弩。”女子面容娇媚,和秋月郡的云万飞颇有几分相似。看样子也是云家之人。“想必路兄弟已经见过我家飞飞侄女了?我是她二姐姐。你叫我云二就好。”

    “原来是云二姑娘。”路胜抱拳道。

    云轻弩顿时忍不住轻笑起来,不只是她,就连长孙蓝也跟着笑起来。

    “路兄弟小嘴真甜,奴家都已经两百三十多岁了...那里还称得上是姑娘。你还是叫我云家主吧,我在莫凌府,也有不小的生意盘子。这边的家族生意也都是我在打理。”

    路胜面色有些怪异,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说他嘴甜。

    “也好。”

    “我这趟来找蓝儿有事,不过正巧也见到路兄弟这般英豪,你和飞飞也是旧识,日后我们也该多亲近亲近。”云轻弩轻笑道。

    “那是应当。”路胜客气了几句。

    云轻弩又和长孙蓝一起说了几句话,便是转身离开了。

    “走吧,你还没进过真灵塔,我带你去试试。”长孙蓝热心道,“我爷爷吩咐过了,要我好好带你休整彻底。”

    “不用了,我自己也能去。”路胜摇头。

    “也行,师兄别忘记时间。”长孙蓝也不强求。这趟路胜可算是给千阳宗和她爷爷长脸了,她还得赶紧回去找师兄弟们讲道讲道。

    目送长孙蓝离开。

    路胜在雕像脚下站了一会儿,分辨清楚方向,才脚下一顿,纵身朝着真灵塔方向掠去。

    离开广场,穿过几处喂养猛兽坐骑的调养圈,再跨过一条水流湍急冒着毒烟的地下河,终于抵达整个千阳宗最精华的几座建筑设施之一,真灵塔。

    真灵塔不高,只有八层,如同普普通通的尖顶高塔一样通体暗红,外表上海挂着不少装饰用的玉珠铃铛之类。风一吹,顿时发出细碎乐声。

    唯一和其他高塔不同的地方是,真灵塔的每一层屋檐,都是类似八卦阵一样的刻满了密密麻麻的暗金色符文纹路,所有这些符文纹路,无时无刻不在缓缓转动,围绕整个真灵塔旋转。

    塔下建了一片宽敞的正方形围墙,将这里围住,围墙上方每隔一段距离,便插着有长达一米多的阵旗,散发出柔和蓝光。

    所有阵旗联合在一起,形成四道完全将真灵塔包裹在内的巨型蓝色光幕。

    光幕唯一的进出口,就是路胜正前方的三个大小不一的圆洞。

    圆洞口处不时看到有人进进出出。其中大多都是内院弟子,偶尔也有一两个长老满脸疲惫走出来。

    路胜快步走上前,门口没有什么看门人,只是在进入圆洞时,会穿过一片闪烁的蓝色光门。

    穿过光门,他大步越过院落,走进真灵塔第一层。

    塔内就和普通的大厅一样,土黄色的地面上,稀稀疏疏的坐着不少人。路胜的进入并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进入真灵塔是需要昂贵开销的,谁也不愿浪费这里的任何一点时间。

    路胜看了眼大厅尽头墙壁上刻着的大字:一对二。

    “这应该是外面一天,这里两天的意思。”

    他也敏锐感觉到,身体似乎感受到一种往左的巨大离心力,不过这股力量因为太微弱,导致他有些感觉不到。

    “还可以继续上。”路胜从左侧的小楼梯一步步稳健走上去。再度穿过一层淡蓝色光幕,他来到第二层。

    和第一层一样,第二次大厅通体淡黄色,中间地面稀稀疏疏的坐了十多人,正闭目苦修感悟什么东西。尽头处的墙壁上刻着:一对四。

    “身体负担增加了,不过还是很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路胜毫无感觉,他扫了眼这一层坐着的众人,这些人一个个面色涨红,看样子是支撑得颇为艰难。就算有一两个看起来很轻松的,也远远不如他这般随意自然。

    “这种重压负担,倒是可以用来锻炼肉身强度。”路胜抱着这样的想法,又继续朝第三层走去。

    第三层依旧没什么感觉,然后是第四层,第五层,第六层,第七层....

    直到第八层。

    路胜才勉强能感觉到,身体的负荷真正的能被他认为是负荷了。

    第八层只有两个人盘坐在地,这两人一人熊首人身,另一人鹰头人身,居然都不是人族,而是妖族。

    听到有人上楼的动静,两者缓缓睁眼,都好奇的朝着楼梯口看了眼。

    “你是....?”鹰头人好奇问道,他的嗓音很生硬,干涩,不知道有多久没说过话了。

    “晚辈路胜,千阳宗新入门弟子。”路胜也看出这两妖族的不凡。以他的肉身强度,都能感觉这里有压力,而这两位居然能在这里呆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可想而知必定也是肉身极强强悍之辈。

    “你...不难受吗?”另一个熊头人也是满脸惊奇。

    “很难受。”路胜点头,“不过晚辈天生有个能力,就是再难受,在倒下之前,也能保持清醒和正常状态。”他又开始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这第八层虽然压力很大,但对他而言,呆个十天半个月完全屁事也没有。

    “就像现在,晚辈估计顶多再多呆一小会,恐怕就要出丑了。”路胜正色道。

    鹰头人和熊头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一丝惊异。

    “你肉身很强。就算如此,也很厉害了,”熊头人继续道,连他自己都是只能全力运转真功,才能在此地支撑下去,更别说比他肉身还差的鹰头人。

    他们每次过来,也不过能在这锻炼一个时辰,之后就得赶紧下去修养调息,否则就不是锻炼,而是自杀了。

    “你的老师,是哪一位?”鹰头人低声问。

    “回前辈,是迁蠹苏狞扉。”路胜恭敬回答。

    “永眠圣主??”两头妖族顿时呆了下。

    “正是。”路胜点头。

    “难怪.....想必你也马上前往总脉了。有这等资质,一个莫凌府终归不是你的舞台。”鹰头人沉声道,“我等两人不是千阳宗之人,只是临时过来借用这里真灵塔。我叫铜鹰,他叫白正。我等分别是熊族和鹰族莫凌府族老。小兄弟英姿勃勃,未来大有气象,不知是何名讳?”

    “晚辈路胜,姓路,名胜。”路胜连忙报出名号。

    “好名字。”

    两头妖族又和路胜闲聊了一阵如今大阴的局势,随着时间推移,三人逐渐将话题转移到了路胜的便宜老师苏狞扉身上。

    “说起来,路兄弟你肉身如此强悍,想必也是因为永眠圣主曾经拿到过那块泥板所致吧?”熊头人白正随意问道。

    “泥板?你是说上面刻有斩痕的那块?”路胜顿时来了兴趣,反问道。这两位修为不弱,也同样是掌兵使层次,却能够放下身份和他一个‘天才弟子’闲聊这么久,可见其心性本就极为亲和,所以聊着聊着大家关系也近了许多。路胜直接叫白正为白大哥,而鹰头人也直接称呼为铜大哥。

    “正是。那其实是我妖族曾经的无上锻体圣功的一部分,可惜后来被一分为五,一份流落失踪,一份在贵师永眠圣主手里,一份在大阴朝廷手上,其余的倒是还在我族手里。”熊头人白正惋惜道。

    “原来是妖族圣功?锻体?那泥板有锻体作用?我怎么没发觉?”路胜也有些诧异。他看到的泥板压根就只有一套移星刀决,哪门子钻出来的锻体?

    “当然有,只不过其中隐藏得极深罢了。你或许看过泥板,但没有深究其中真意。”白正摇头道。

    “那,白大哥你们就没想过将泥板收回么?”路胜又问道。

    “那本就是我们送出去的,收回什么?”白正大笑起来。一旁的铜鹰也是大笑。

    “路胜大概也明白了,妖族在大阴能够和朝廷和三宗关系不错,想必也是付出极多代价。这泥板也应该是其中之一。”

    “我等和你们三宗一共交换了七十九种不同真功,和朝廷交换了三十六种真功,这圣剑泥板也是其中之一。”铜鹰笑着解释道。

    “圣剑泥板?”路胜一愣。“那上面刻着的明明是刀痕啊?”

    “刀痕?你看错了吧?泥板上的不是刀痕,而是剑痕,我曾经拿到过一块泥板,感悟三十年,绝不会认错?”白正摆手道,“你若是不信,回去让你老师拿出来好好观摩一二,就知晓了。”

    “白大哥,你确定?”路胜面色不变,但心头已经缓缓沉了下去。

    “当然确定。”白正略微不满道,“所有泥板都一样,都是剑痕,哪来的刀痕?”

    路胜闭上眼,接下来白正和铜鹰还在继续说着什么,但他都听不进去了。

    他现在有股强烈的冲动,想要第一时间冲进传秘境。

    质问苏狞扉给了他一块假的石板?

    还是对其要求补偿?

    或者重新讲条件?签订新的协议?

    不存在的。

    他决定,如果苏狞扉给不出一个好的交代,就别怪他心狠手辣。现在他是打不过对方,但以后,这笔账他会慢慢算。

    错引功法,无异于杀人灭族之仇,一旦他真正练岔了功法,可能导致的后果,根本无法想象,走火入魔,身体半残还算是小的。自爆身亡,疯疯癫癫那也是常有之事。

    不知不觉间,路胜眼底深处的一丝杀意越来越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