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七十四章 神兵 二
    路胜看了眼两人,对周勇谭礼貌的笑了笑,算是对他刚才提醒自己的善意回应。然后又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拍卖台上。

    台上的胖子此时已经在拍卖第四件神兵了。

    是一个沙漏,暗红色的细沙在其中缓缓滴落下,却仿佛永远落不完一般,上边的沙子一直都保持极多的状态,而下面一直保持空空荡荡的状态。

    “平等沙漏,这算是这趟我们拍卖行最吃亏的一件神兵,能力是能将比自身真气总量多两倍以下的对手,拉到和自己一样真气总量的程度。持续时间足足有三个呼吸。

    这件神兵是我们从外界找到的宝物,为此还损失了不少的精贵材料和高手,最终花费三年多时间,才堪堪修补完成。起拍价三十九万魔金!”台上的胖子大声叫起来。

    “请问这个平等沙漏的限制,应该有个上限吧?难不成对掌兵使大人们也有效?”一个清瘦女子起身问道。

    次等神兵威能远远弱于真正神兵,它们就算是彻底发挥全部威力,也远远不如最低的金叶层次掌兵使来的厉害。

    所以女子这个问题刚一出口,顿时引得下面的人哄笑起来。

    台上的胖子也不着恼,只是捂着嘴夸张的笑了笑。

    “这位贵客说得有理,这点是小的刚才说漏了,这平等沙漏,最高可以限制七纹高手....而且只要真气足够,暂时没发现有数量上限....”

    胖子话音未落,马上一个个出价声音轰然响起。

    “四十万!”

    “四十五万!”

    “五十万!”

    “六十万!”

    “七十!黄家小儿,你敢和我争??!”

    “老不死的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九十万!”

    一个个夸张的价格瞬间冲到连路胜都瞠目结舌的地步,他几乎是眼睁睁的看着在场的众人大部分都红了眼,一副要拼尽家财似的想拿下平等沙漏。

    “都是为自己子侄辈准备啊...如果用在魔军交战上,这神兵价值就大了...”周勇谭在一旁叹气。

    路胜顿时明白过来。

    魔界战场上,除开掌兵使级别的交手,其实更多的还是小兵小卒和拘级之间的厮杀,一旦利用好平等沙漏,完全可以精心培育出一只针对魔军精锐的精英猎杀小队。

    而且还可以运用在大规模弓弩秘法打击上,几乎不计数量,就代表着可以一对多使用。

    在战场上这件神兵能起到的作用太多了。

    终于,一炷香功夫后,一个带着面纱的胖子喜滋滋的起身离场,他花了足足一百万魔金,终于拿下了这件神兵。

    这也让路胜见识了莫凌府真正土豪们的强大财力。

    “那是钟家的家主,不愧是有着一个独立小外界的钟家,财力之惊人,常人根本无法想象。”周勇谭在一旁摇头叹息。

    “与其羡慕,不如自己也去申请开拓外界。你要行你也去啊。”胖女人又开口了。

    “这不是废话?我要是家里能多一位掌兵使老祖宗坐镇,还用得着羡慕他?”周勇谭没好气道。

    此时拍卖行的气氛也被烘托到了最高,接下来一件件神兵过去,极少流拍,都被人以稍高的价格吃了下来。很快便到了路胜看重的潍河剑。

    和他竞争的只有一两人,不过都因为前面的竞价消耗太多,所以加到二十万便闭口不提。

    路胜只花了比起拍价高一点的价位,便拿到了潍河剑。

    他总共的身价也才七十万魔金,这些钱在一般人眼里,或许是个天文数字。但在真正的大家族大世家眼里,也只是寻常。

    真正拍到潍河剑,路胜才微微松了口气,这趟的目的总算是达到了。后面的东西他也不想再看了,神兵有一把就足够,多了他也用不了。

    起身从拍卖师胖子手里接过特制铭牌,路胜和周勇谭打了声招呼,便离开拍卖厅,前往专门神兵库,领取潍河剑。

    很快,顺利的付了金票,路胜拿到一个长条形的紫色锦盒,他当着拍卖行人员的面,打开锦盒,里面横放着一把通体白色的修长剑刃。

    剑鞘的正中央,刻着‘潍河’二字。剑穗也是纯白色,上边的花纹也都是纯白。通体上下没有一丝杂色,看起来卖相极佳。

    路胜合上锦盒,快步离开拍卖行,在走出大门时,远远的他碰巧看到,刚才和他搭话过的周勇谭也出来了,正站在大门侧面的一个墙角里,和一俊秀青年说着话。

    两人似乎很熟络,周勇谭滔滔不绝的站在青年身侧说着,不时配着夸张的手势和表情。他本就容貌不俗,身姿也颇有气质,此时手里抛着一把黑色短刀,正兴高采烈的说着什么。

    那青年则是很沉默,身上掩饰不住的贵气,面容有些模糊,显然是经过遮掩过的。

    两人组合很奇怪,明明青年看起来年纪更小,周勇谭更大,但此时的情况看上去,更像是周勇谭是小辈,贵气青年是长辈。

    路胜扫了眼两人,便提着剑盒迅速离开了。

    回到千阳宗内院,他关上房门,马上要到参加总争夺战的时间了,他打算先尝试一下潍河剑,这种按照实地存在的地名所生的神兵,应该都会凝聚不少的声名声望,按照路胜分析,有寄神力的可能性极高。

    这也是他挑选潍河剑的关键原因之一。

    关上房门,路胜左右查看了下,放出自身真气,彻底将整个房间笼罩起来,不时的吸收一丝上方落下的金色精气,做出一副正在修炼的假象。

    在彻底检查房间没有异常后,他从锦盒中轻轻将潍河剑取出。

    盒子内还放着一张小纸片,上边仔细的写了如何继承潍河剑的方式和过程。

    路胜拿起纸片看了眼。

    ‘血祭,拜祭,神祭,一共三个步骤。之后您便可彻底拥有这把七星神兵。’下面是三种祭祀的方式和过程。

    虽然次等神兵不如金叶神兵那么霸道,但也是要求继承者要将自己的精神,血液,和真气,大部分注入潍河剑,形成一种以神兵为主的特殊契约关系。

    ‘神兵有灵,因为是潍河而生,河流中孕育,所以神兵本性变幻多端,极其不稳。继承者需要以极其稳定的意志,沟通神兵,才能获得认可。’

    这是纸片上的内容。

    路胜将潍河剑轻轻举起,握住剑柄,缓缓抽出。

    嘶....

    剑刃泛着清冷的银色寒光,金属表面荡漾着无数水波般的波纹。显得有些虚幻而不真实。

    “杀杀杀杀!淹没一切!毁灭一切!窒息一切!!!”一道强横的意念猛然在房间内扩散激荡起来。

    仿佛有真实的吼声在路胜耳边不断回响。空气如同被收紧的袋子,一下几乎被抽成真空。

    大量的白色水汽从潍河剑上蒸腾起来,将路胜周围缓缓包围。形成类似薄雾一般的环境。

    潍河剑上寒光四溢,仿佛剑身上的光芒如水一般,都朝着四周流散开。

    “老夫潍河,字别离,小子,想要借用老夫的力量吗?这股力量足以让你脱胎换骨,让你摆脱曾经一切无法反抗的命运。

    但这,需要你付出足够多的代价。”

    “代价我已经了解了。”路胜回答道,“按照具体过程....第一步....血祭。”他认认真真的将潍河剑放置在自己膝盖上,然后伸出食指,控制着肉身,逼出一滴血液。

    黑红色的血滴,啪的一下滴落在潍河剑正中。

    “看来你已经有了很好的觉悟,也好,潍河的力量已经变得不完整,我需要你帮我集齐全部的潍河剑碎片,作为交换,我只需要你一半的精血和真.....喔!!!!卧槽你他么这是血!!!”

    路胜看着膝盖上正冒着白烟的潍河剑一脸愕然。

    嘶.....

    那滴血如同张开触须的章鱼,正疯狂的在剑身上发出类似吮吸一样的腐蚀声。路胜眼睁睁的看着剑刃原本平滑的表面,被血滴腐蚀得往下凹陷下去。

    “救...救我!!快!快.....”潍河剑的声音正以一个极度夸张的速度衰弱下去。几个呼吸就从中气十足的老者音线,变成半死不活随时可能升天的半残老人音色。

    路胜赶紧将剑身上的那滴血拨掉,任由其重新渗透钻回自己皮肤消失不见。然后他皱眉盯着潍河剑中间的那个黑色小坑,哭笑不得。

    “呼.....”

    潍河剑剑身颤抖了几下,将残留的血迹迅速蒸发,这才猛然一挺,一下不动了,随后传来老者如释重负的喘气声。

    “我这个算血祭完成了?”路胜通过意念询问。

    潍河剑沉默了一阵。

    “算...算你完成了吧....”老者语气里满是无奈。不过人类怎么可能和神兵比,这或许是才开始他对这人血液里的血脉不适应,等到后面慢慢辐射让其转变过来,或许就好多了。

    “接下来是拜祭,你只需要以真气注入我剑身即可。一半的真气就足够了。”潍河剑提醒道。

    “好。”路胜想着终归要弄把神兵伪装下,这潍河剑年纪似乎很大,阅历应该也很丰富,对自己也能有不少帮助。所以他也真心实意的想确认两者之间的关系。

    反正他如今是圣主层次,和神兵魔刃属于同级存在,也不怕对方占主导。

    路胜握住剑柄,缓缓将自己真气注入其中,这趟他也很注意,生怕一不小心把这潍河剑弄坏了。毕竟是他花了二十万魔金买到的,真要坏了就损失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