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刺杀 一
    真气慢悠悠一丝丝的注入剑身,缓慢的,路胜已经能看到剑刃浮现出更明显的半透明水纹在表面荡漾。

    他的真气是源自修行的千阳宗真功,质地极其纯正,中正光明中,还带着一丝丝宏大炙热。

    这也是千阳宗大日明光功修成后,真气的本质模样。

    他如今的大日明光功,达到了第六层,之后的三层都必须要特殊环境才能突破。但其余的灵空道,和融核地心决,都已经练到了最高层次。

    此时缓缓运转起来,这三股他来到大阴后,才修行而成的真功,三种真气混为一体,慢慢凝聚成淡黄色泛着细微金沙的赤金真气。

    哧!!

    刹那间潍河剑剑身陡然绽放出层层叠叠荡漾着水波的蓝色光晕。

    蓝光柔和明亮,将整个房间都映照成蓝汪汪一片。

    呜....

    忽然墙壁上的蓝光中,一条巨大修长的黑影游弋而过,还伴随着低沉嘶吼声,如蛇如牛。

    路胜也看到了那条游弋而过的身影,鹿角,双翼,细长,三爪。

    “龙?”

    “确切的说,是孽邢。”潍河剑低沉回答。“因为你的真气太过纯净,没想到居然激发了潍河孽邢。”

    “那是什么东西?”路胜诧异问道,刚才那龙影游过后,他此时再去找,却什么也找不到了。

    “是远古时代真正的潍河水神。那时候我还没入住潍河,等我后来从痛苦世界坠落而出,跌入潍河后,那里已经被荒废很久了。潍河水神孽邢也很早便不见了。”潍河剑低沉回答。和真正的神兵意志不同,他几乎没什么架子,想必是也知道自己距离真正的神兵还有很远距离。

    “远古时代....这孽邢强么?”路胜忽然问。

    “很强。孽邢传说是只有影子的神龙,据我所知,它的本体便是由潍河投影到河底的阴影孕育而出。常人连接触都接触不到,更别说争斗。但它却可以随意猎杀活物的影子,影子被剥夺一次的活物,寿数会减少一半。所以孽邢在很多地方也被供奉为寿命之神。”潍河剑解释回答。

    很快真气注入完毕,这次没出什么乱子,路胜的真气修为是七纹顶峰,因为修改器的缘故,无论质地还是基础,都极为纯正。所以一半的真气正好也让潍河剑舒坦无比,算是终于真正体会到了正常的拜祭过程。

    路胜缓缓收回手,停下真气输出,此时再看潍河剑,剑身比起之前明亮耀眼许多,周身荡漾的蓝光和水纹也越发清晰。

    “第三个是神祭。”

    他小心将潍河剑竖起来,立在自己身前。

    哧!

    刹那间,他双手握剑往地面一刺。剑刃轻而易举插入地面,笔直立在路胜面前。

    路胜退后一步,双手合十,对着剑刃轻轻往前一触,指尖按在剑柄末端。

    “开始吧,将神魂意志聚集起来,全力感受我的存在,感受我的本能法。”潍河剑低沉道。

    “以你的神魂,可以的。绝对可以。”他虽然不能感觉到路胜的深浅,但仅仅从外表也能看出路胜的精气神远超一般高手。潍河剑见过无数高手,曾经没完全破碎前,见得就更多了。但都没有一人,像路胜这般气质强烈而特异。

    “只有感受到本能法,才能真正彻底的发挥神兵的最强威能。而不是如莽夫一般,将我当做秘法武器随意挥舞。”

    路胜听着潍河剑的声音,他的精神已经深深的渗入了潍河剑的内部,无数的五颜六色画面声音从他身侧掠过,高速流动着,仿佛无数颜料组成的油浆。

    路胜却本能的朝着前方一直深入,很快,他的前面形成了一条五光十色的圆筒通道。

    通道尽头是一层淡蓝色印着龙纹的黑墙,墙上镶嵌着一把剑,一把和潍河剑极其相似,但更加华丽精致的淡蓝长剑。

    这把剑的剑刃边缘,还多了一条蓝线,剑柄护手则是两个狰狞欲噬的怪异兽头。

    “此乃潍河剑本能法:朝月。”潍河剑的老迈声音隐隐传来,似乎距离这里极远。“上去握住它,你便能掌握本能法的真正完全体剑招。”

    路胜闻言,缓步走上前去,伸手轻轻握住剑柄,将其从墙上取下来。

    刹那间,在他手握住剑柄的一瞬间,大片的本能法朝月的使用技巧纷纷涌入他脑海。

    无数的画面,无数的声响,一股脑囫囵全给他塞了过来。

    要是换一个七纹顶峰,或许就这么一下就得当场受创,倒地不起。不修养个数日时间修复神魂,连站起身正常活动都别想。

    但路胜有着圣主的神魂底子,轻而易举便将这股记忆吞掉消化。

    眼前一花,路胜再度回到自己房间,潍河剑的蓝光也慢慢消散下来。他身上的赤金真气,正以一种从未见过的频率不断震荡着,似乎正在蜕变。

    “大日明光功的第六层突破条件,似乎就是需要没有热量的蓝光环境.....看来是我误打误撞碰对了个巧合。”

    路胜感知着体内翻滚变化中的赤金真气,心头也是微微一定。

    一旦突破,他表面的真功实力,就能达到地元境界,也就是大宋那边称呼的蛇级。

    “恭喜你,彻底掌握了本能法。”潍河剑语气复杂,带着一丝莫名意味。

    “朝月,是潍河剑最强的剑招,使出后,能彻底调动潍河河水,形成重压,以一整条潍河的重量碾压对手。而且还能形成一定范围的重压环境。

    这一招是潍河剑威能最强的体现,你务必要运用得当,因为本能法的消耗都极强,往往一招下去,身体大半的真气就没了。所以在交手时,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要彻底动用本能法,作为一种威慑就可。”潍河剑仔细叮嘱道。好不容易找到个强而有潜力的持有者,可不能让他轻而易举被干掉。

    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何路胜这般潜力实力都很强的高手,会愿意和他这把破碎到七星层次的次等神兵缔结血脉契约,但既然已经成定局事实,其他什么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要赶紧借着这个机会找回全部碎片。

    “明白。”路胜拔出潍河剑,重新将其归鞘。这下伪装的身份也有了,算是妥当了。

    趁着赤金真气正在蜕变,他提剑背在身后,快步走出房间。

    “又出去啊?”一个院子的黑玉佩书生陈道宁正巧也走出房间,手里提着一个小盒子,似乎是食盒,不知道准备去哪。看到路胜也出门,陈道宁笑着和他打了个招呼。

    “恩,你这是准备去?”路胜随口问了句。

    “天星九龙阁,雅儿还在那边逛呢。”陈道宁没参加争夺战,对路胜现在的名声也不是很清楚,显然那边的战绩还没传到他这儿来。“最近新出了一套幻灵阵盘,能模拟自己所遇见的各种对手,用来观察弱点缺陷再好不过了。路兄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不用了。”路胜微微摇头,他有了潍河剑,其他什么阵旗符阵符纸之类对他都无用,没必要去浪费这些魔金。

    “对了,今晚皇庭来的十九皇子穹寰,要在内院举行战宴,你若是有空,可以去看看。”陈道宁提醒一句。

    “恩,多谢提醒。”路胜点头。今晚他便要去参加总脉争夺战。自然没什么空闲去理会什么皇子。

    “那我这便先去了。”陈道宁低声道。

    “请便。”路胜跟着他身后出了院门,纵身一跃,陡然便消失在原地。

    穿过条条街道,他很快便又来到中央广场上,站在六角水晶一角,伸手往上一按。

    哧!

    一道白光从水晶中奔射而出,落在路胜身上转眼便消失不见。他的身躯也慢慢淡化,半透明。直至彻底消失。

    ******************

    黑印寺外层。

    长孙蓝,路胜,孙荣极三人并肩站在校场上,此时的校场上,稀稀疏疏只有十几道人影。全都是三宗的高层元老。

    元正上人和九威洞主也在。而幽铟宗的宗主因为没弟子出现,自然不会到场。

    元正上人和九威洞主各自站在校场两侧,两人双臂张开,一丝丝的暗金色真气从他们身上飘散而出,如同烟雾一般,在长孙蓝三人面前,凝聚形成一个一人多高的黑色光球。

    “这就是前往总脉争夺战战场的投射门。”九威洞主面色平静的介绍道。“你们三人进入后,第一时间警惕身边的所有活物。荣极,不要逞强。尽力而为就好。我不希望你们还没进两界峡就先倒在自己人的地盘上。”

    “是!”孙荣极正色回应。

    元正上人这边则是慈和的看了眼路胜,又伸手拍了拍长孙蓝的肩膀,眼神有些莫名。

    “我九明州一共五六十个府,你们尽力就好,之前争夺战的排名若是能保住自然最好,若是不能那也别勉强。另外,若是遇到麻烦,不要怕,不要大意。冷静...才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爷爷,我们知道了。”长孙蓝点头。

    “祭祀材料准备好了么?”元正上人又问。

    “已经祭祀过了,短时间不会再用得着。”长孙蓝连忙回答。

    元正上人又看向路胜。

    路胜有点懵逼,他都忘了神兵原来是需要祭祀的。

    “我...也没问题...”他迟疑道。

    “我觉得我有问题。”潍河剑冷不丁幽幽的冒出来一句。但马上被路胜手一捏,接下来的话被痛得缩回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