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七十九章 盛宴 三
    莫凌府城外,一片芦苇从中。

    枯黄的芦苇杆一片片的竖立着,随风微微摇晃,这些芦苇杆每一根都有一人多高,聚集在一起,如同大片的黄色草丛,相互碰撞发出嚓嚓的细响。

    夕阳昏黄清冷的光线斜照进芦苇丛,拉出一片狭窄阴影。

    阴影中,正半蹲着一个身材修长,全身漆黑铠甲的漂亮女子。女子下身用金属剑型裙甲遮掩住,双腿一直到臀部,都穿着类似丝袜的黑色薄纱,在裙甲中若隐若现。

    最为惹眼的是她的双腿,从裙甲偶尔透露出的间隙里,可以看到她的双腿已经不是人类的腿脚,而是长满了黑色的尖锐倒刺,像是天生便穿戴了一套腿甲一般。

    “神铃?”芦苇丛中此时也缓缓走出一个年轻男子,男子神态贵气,一张白净的国字脸上流露出淡淡的警惕之意。

    “是我。”女子从阴影中缓缓抬起头,露出一张惹人怜爱的娇俏脸庞,赫然是从大宋神秘失踪了的上阳飞。

    “怎么样?准备妥当了么?我这趟选到这边来不容易,为了防止父皇生疑,还特地多接了几个其他的无关任务。”男子低声道。

    上阳飞站起身,依旧让自己的身体尽可能的笼罩在光线的阴影里。

    “殿下多虑了。一切准备就绪,只要你能完成您的承诺,完成我们的约定,您想要的一切,我等都能帮您完成。”

    男子沉默下来。“.....七哥,十四哥,都要麻烦你们了。”

    “分内之事。只要您完成和我等的约定。不过,如果可以的话,在下个人倒是有个小小的请求,不知殿下....”上阳飞微笑道。

    “既然是神铃你的私人请求,尽管说,我能做到,自当尽力。”男子点头。

    上阳飞轻笑起来:“是这样,您今晚举行的宴会中,有一人,曾经和神铃是旧识,若是有机会,神铃还想和他单独见一见,聊一聊。”

    “这个没问题。”男子点头,虽然他很清楚,所谓的聊一聊绝不可能是这么简单,但对于急切想要拉拢神铃的他来说,这点事都不算事,莫凌府而已,小小的一个偏僻府地,真要不管影响强行抓几个人,对他而言也只是随手可为。

    “那神铃就在此多谢殿下了。”上阳飞面色不动,依旧恭敬的对着男子弯腰行礼。

    “没什么,小事而已。我到时候会单独叫出你的那个旧识。你告诉我他的名字?”

    “路胜。”上阳飞眼中闪过一丝杀意,“他叫路胜。”

    她带着陛下分身前来,除开大任务外,主要的目的,就是抓到那个毁掉魔渊封印之人,也就是抓住消失失踪了的路胜。这么久的时间里她一直在四处查探核对,经过多方验证,上阳飞终于确定了路胜的位置和方位。

    她不清楚对方实力是什么样,但既然能毁掉魔渊,想必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到时候必须寻一处尽可能偏僻寂静的地方,最快速度放出陛下分身,抓住对方离开此地。

    不管对方什么实力背景,上阳飞都不认为他能从自己手中跑脱。就算是一般魔主,想要逃脱陛下分身的锁定,那也是痴心妄想。

    *********************

    从黑印寺出来,路胜第一时间确定了葫芦山的位置,便直奔所谓的皇子宴会举行位置。

    穹寰皇子选择的场地就在千阳宗内院,千阳宗总部也是三宗里最为繁华的地方,同时因为这次的宴会主要宴请的是三宗之人,所以也没有选在高官府邸花园等。

    不过在前往内院的宴会场地前,路胜却是接到了传秘境内,迁蠹苏狞扉的传讯,要他即刻前往传秘境会面。

    虽然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事,但路胜也知道现在还不是和苏狞扉闹翻之时,泥板之事,他和苏狞扉都心知肚明是谁的问题。虽然路胜自己突破了,但错了就是错了。

    路胜没和苏狞扉翻脸,也仅仅只是碍于其他某些原因。苏狞扉愿意保持两人关系,也有属于自己的思量。两人就这么心照不宣。

    隆...

    石门缓缓打开,路胜走进洞窟内的一间暗室,仰头朝着室内看去。

    苏狞扉正慵懒的躺在一张长椅上,身边放着一张看起来形状很怪异的白色长刀。

    “魔灾爆发了,你要去猎魔?”苏狞扉头也不回,听到路胜进来后,随意问道。

    “老师有何建议?”路胜抱拳问。

    “也没什么,只是有点事想问问。你和黑盟三圣门,有没有什么联系?”苏狞扉忽然问了一句莫名其妙的问题。

    “没有。”路胜也断然否定。“弟子从未见过什么黑盟三圣门。”

    “确定?”苏狞扉凝视过来,盯着路胜看。

    “确定。”路胜面不改色。他此时进传秘境,还小心的将潍河剑也放在了房间里,没有一并带进来。

    “那你自己小心些,今晚的宴会,有黑盟插手了。”苏狞扉不知是处于什么目的,居然提醒路胜了一句。

    “黑盟?”路胜眯眼思索起来,他唯一有可能和大阴这边的黑盟交集的,便只有之前痛苦之门一案。

    “另外,我要找的人,也在今晚的宴会上,你帮我抓到她,带过来。我会给你合适的回报。”苏狞扉平静道,这番话看起来很是安宁,但路胜却能从她语气里听出一丝隐隐的恼怒。

    他不清楚他要找的那人和苏狞扉有什么关系。但这并不妨碍两人之间的隐约默契。

    “明白了。”路胜自然不会信苏狞扉的什么鬼话,之前泥板一事就让他心生芥蒂。

    苏狞扉也听出了路胜的一丝敷衍之意。

    “这是提前给你准备的报酬。”她拍了拍身边放着的那把精致长刀。“你自己买的那把剑太弱,这刀是我从雪湖山脉深处,一处古代遗迹中挖出的秘宝。金叶级别神兵。”

    路胜这才顿时展颜露出笑容。

    “老师您真是太客气了,您传下来的吩咐,弟子哪里敢不全心完成,那里还需要给弟子专门准备如此丰厚之礼。”

    “行了行了,之前糊弄住我,回头我也回转了神来,原来你小子是真在糊弄我。泥板之事,加上这趟你帮我带人过来,若是完成,这把神兵便是你的,咱们之间的帐也一笔勾销?如何?”苏狞扉正色道。

    路胜看了眼那把长刀。刀柄上刻着一个大大的十字,刀刃正中镂空了一些怪异的花纹,看起来像是烟云云纹,整个刀身如同某种猛兽的獠牙,弯曲弧度极为完美。

    “这把刀的意识一直处于沉睡中,但能够发挥的威力绝不下于金叶层次,说起来实际上它若是能觉醒神兵意识,绝对不只是金叶级。只是很多人想尽办法都没法唤醒神兵意识,于是便只能将其当作普通的金叶神兵使唤。”苏狞扉解释道。“对了,它的真名,叫修明。”

    “修明....”路胜舔了舔嘴唇,一把至少是金叶层次的真正神兵,这对于如今穷得只能买次神兵的他而言,无疑是极大的诱惑。

    他若是想要真正得到一把神兵,除了动手去抢,还真没办法弄到。但如今的大阴,掌兵使层次的强者,哪个不是依附于三宗或者三大世家的?

    真要肆意妄为,大阴皇庭远比大宋严密的律法,也不是吃素的。掌兵使这等层次的武力,每一个都是在皇庭内登记过,是榜上有名之人,一旦被劫神兵,引发的动荡可想而知。

    而且抢夺后,还得抹除之前神兵契约的痕迹,这些他压根就不知道怎么做。

    如今既然苏狞扉为了道歉,专门弄来了一把真正的金叶神兵,他也勉为其难,以后动手时可以少砍她几刀....

    “既然老师这么说了,弟子哪有不答应之理。您放心,今晚,不管会遇到什么阻力,人,我一定给您带过来。”路胜正色道。

    他很清楚,能够让苏狞扉请动他这个真正实力是魔主的高手动手抓人,必定会遇到不小的阻力。

    “你清楚就好。好了,其他也没什么事了,你下去吧。”苏狞扉扬手一抛,那把长刀陡然旋转起来,飞射而出,斩向路胜面门。

    噗。

    路胜闪电般伸手接住刀柄。入手之处,陡然传递进一股柔和温暖气息。这气息极其浑厚庞然,比起潍河剑强出了太多太多,也纯净了太多太多。

    如果说潍河剑的气息辐射,是头发丝般细细密密。那么这修明刀的辐射,便是如涌泉般持久悠长。一个呼吸功夫,传递进入路胜体内的辐射量,就已经是潍河剑之前这么久时间的十倍之多。

    “好刀....”路胜深吸一口气,感觉身体在这把神兵的辐射下,正隐隐发生某种特殊的变化。

    “下去吧,别忘了承诺。”苏狞扉淡淡道。

    “老师放心。”路胜笑了笑,身体逐渐缓缓透明,直到彻底消失在原地。

    密室内,只剩下苏狞扉一人,闭目安静的斜躺在长椅上。

    “九宿修明刀也敢接....当真不知死活...”她嘴角隐隐流露出一丝讥讽之色。

    “也就是这等乡下小子没见识,你都明确的提醒他了,刀的名字叫修明,他还是无动于衷,那就代表他是真的没听过这妖刀的名字。”之前那个呼吸长到脚背的白发老翁,缓缓从密室墙壁浮现出来。

    “连我都不敢长时间接触,这小子死定了。”苏狞扉冷笑道。

    “谁让他居然真的对你产生杀意。”老者摇头。“不过你也真是舍得,九宿修明刀藏在你手里上千年了,居然这么一下就丢了出去。”

    “这妖刀威力是大,但无法掌控的力量,对我而言毫无意义。研究了这么多年,大阴不也还是对其一筹莫展,只得将其列为邪兵榜第三。”苏狞扉冷淡道,“与其如此,还不如将他丢出去试验一番,正巧有这么合适的人选。我正想看看这刀真正发挥全力,到底能达到什么程度。

    你放心,真要出了什么乱子,邪兵暴虐,无论人界还是魔界,都不会有谁敢容他存于世间。”

    老者长叹一声,没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