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八十一章 惨剧 一
    “大家一起喝,别拘束,穹寰此次前来,便是为了给诸位勇士以最珍贵的祝福。

    天兴祈福,万德瞩目,魔界虽强,我大阴也不是区区几只魔军就能压制。”皇子穹寰端着酒水站在人群之间朗声道。

    “殿下说的极是,我等蒙皇上隆恩,镇守边关,享用荣华,本就无以为报,如今魔军势大,正是我等报效朝廷之日。”

    “陈老说得有理,我幽铟宗别的不多,但不怕死的最多!”

    “我缚灵宗早已备好粮草兵器,只等殿下亲自轻启玉口。”

    两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捏着胡须轻声道,声音虽轻,却故意的传遍整个大厅。

    千阳宗的元正上人眼中闪过一丝不喜,低头小声和身边的人说了几句话。九威洞主压根就没到,幽铟宗那边也只来了几个殿主。一场夜宴,就只有千阳宗来的最多。

    皇子和几个相熟的长老闲聊了一阵后,便越发心性幽冷起来。他和稀泥,没想到对方居然也是和他一样和稀泥。

    为了点缀气氛,一个缚灵宗的高层笑着打趣了皇子几句,都被他不小心弄成不上不下,差点没下得了台。

    约莫又过了半个多时辰后。

    “这天色大约不早了,殿下可有考虑过,将.....”一个配合接话的老人躬身对着穹寰,正要开口说出这趟真正目的。

    哗啦!

    一声玻璃琉璃打碎的巨响,从举办夜宴的美珠院内外骤然传开。

    本就有心撤离,不想牵扯进皇族内部事务的诸位宾客,听到这一生巨响,更是面色一变。

    穹寰话说了一半,忽然这声巨响打断了他下面的安排。一个步履匆匆的年轻男子飞快靠近他,在他耳边亲昵的低声说了一段话。

    “当真!?”穹寰当即便不顾众人的目光,声音一下提高八调。

    要不是元正上人也已经提前离开了,在场只有三宗的二把手,穹寰这么一番作态,还真就能唬住不少人。

    “当真!”那男子肯定的点头道。

    千阳宗的副宗主之一程秀,缚灵宗的副宗主之一司徒锦,幽铟宗的副宗主之一安和,三人面面相觑,都是不清楚眼下演的是哪一出。

    穹寰皇子长叹一声,眼角竟然隐隐泛着丝丝泪光。

    “三位宗主,可否与本殿亲自过去看看?这原本是我皇庭中内部的一番丑闻,却不想那孽弟去哪不好,非要跟着来了我这里。如今更是行踪不检,被本殿身旁的高手发觉。

    我原以为他经过父皇的开脱后,应该懂事了少许,却没想到....”穹寰认认真真的长叹一声。

    “殿下之邀,我等自然不敢不愿。司徒兄?安兄?一起去看看吧?”程秀作为东道主此时不得不不出面开口出声。只是他此时心头已经有了不好的联想。

    一行人纷纷称是。

    三宗的高层簇拥着穹寰皇子,一路走出大厅,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赶去。

    那声音发出的位置,就在大厅外的左侧,一处池塘空地前。

    灰白色的空地上,此时正站着一个满面愕然,一脸迷茫的年轻俊美少年。少年相貌和穹寰有五分相似,再加上他身上特有的皇子衣袍,以及衣领上绣着的一个二十七数字。

    众人哪里还不明白,这一位根本就是大阴皇庭的第二十七殿下,琼觞皇子。

    琼觞皇子在整个大阴皇庭皇族中,都是最为特殊的一个。他没有人多势众的大背景娘家势力,也没有厉害无比的资质天赋,而是反倒有着极其出众的音乐技艺,为人也极其重感情。

    只是他此时一脸懵逼的站在空地里,一只手被人扣住,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他的身边个相貌柔弱但和他有九分相似的贵气少女。少女一身粉色紧身裙,裙子下摆被她用手紧紧遮住,从边缘可以隐隐看到,裙子整个都被撕裂了,从侧面四成了两块破布,只要站起身,女孩的大腿和臀部就会一下全露在外面。

    “小二七....”穹寰一看眼前这架势,顿时面色变得极其难看。

    “哥哥!你要为妹妹做主啊!!”那遮住裙子的贵气少女一见到穹寰,便大声尖叫起来,之前的柔弱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云妹....你...你可是二十七的亲妹妹啊...他....”穹寰面露震惊之色,盯着这少女居然有些说不出话来。

    少女双眼含泪,对着他重重的低头大哭起来。此时她的装束,再加上她绝望的哭声。到底发生了什么,已经让人不问可知。

    “妹妹....没了初砂了....”少女大哭着叫出声。

    初砂....皇女的贞洁在皇庭中不叫贞操,而叫初砂。而没了初砂,就代表着这少女....

    众人都是如雷轰顶。

    特别是三宗的三个副宗主,这次才真正体会到,为何宗主要么不露面,要么早早就跑掉了。原来如今....居然会被卷入这等龌蹉事中来。

    就算是大阴极其开放,也不可能容忍一个对自己直系血亲妹妹下手的禽兽!

    少女这话一出,顿时那二十七皇子面色唰的一下煞白了。

    “我...不是...没有...”他嗫喏着,想要争辩,但马上已经有人上前,开始一一指出蛛丝马迹,甚至连现场的污物,都被人指出在哪。

    二十七皇子琼觞一番震颤下,已经是面无人色。

    “二十七,世人都道是你只出卖了军情,可我穹寰一直认为你是好人,可如今.....如今....”穹寰虎目含泪动情道。

    琼觞如同五雷轰顶,他压根就只是听到尖叫声,便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情况,可...一直对他和颜悦色的皇妹,居然在角落里用药香勾引他,迷住他...等到他意识不怎么清楚时,一切已经太晚了....

    他心中一片木然,麻木,那里还不知道是自己最敬爱的皇兄设了套。

    二八皇妹是他同父同母的亲妹妹啊!**!这等罪名就算他是皇子,也不可能得到赦免,而且还因为他是皇族,更加罪加一等。

    “等等!琼觞大哥不会的!不会是他!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一个娇娇弱弱的女孩声音从人群里挤出。

    那个长得极其像苏狞扉的女孩,此时正气喘吁吁的挤开人群,纵身扑到琼觞皇子身前。

    她前后一看周围痕迹,顿时眼圈都红了。死死抓住琼觞的瘦胳膊不放。

    “居然是你!!那个魔界的奸细!!?”忽然那个被侵犯的皇妹看到女孩的面孔,顿时惊恐的尖叫起来。

    周围一阵甲胄声快速响动,很快大队大队的千阳宗内院执法队赶到了,连同穹寰皇子自身的护卫队一起,急匆匆赶到。

    轰!!

    忽然间,如同吹气一般,那皇妹整个人从内部急速膨胀起来,转眼还没来得及惨叫,便气球一样轰然炸开。

    带着紫色光晕的血肉碎骨四处飞溅,炸得周围一圈的卫兵起码十数人当场死亡。

    “保护殿下!!”

    “刺客!有刺客!!”

    “皇妹!!!”

    整个宴会厅的光线猛地一黯,所有灯火居然一下全部熄灭,陷入伸手不见五指境地。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使出手段照明,马上又是一声爆炸从人群中响起。

    轰!!

    轰!!!轰!!

    接连不断的爆炸声不断响开,没了火光照明,淡紫色的光团一下接着一下炸开,三宗高层也一下陷入混乱之中。穹寰当场后仰跌倒,被炸得人事不省。

    “走!”

    一个低沉声音猛地在琼觞和女孩耳边响起。两人来不及多想,起身拔腿就跑。

    在距离两人还有数百米外的一处巷子死角里,一道传送到极远处外界的投送门,正缓缓打开。

    路胜混在人群里,几乎是把全程都看了个遍,那个琼觞皇子着实冤枉透顶,他身边的皇妹确实失了身,但不是和他,而是早就不知道和谁有了结果,只不过是趁机栽赃在他身上罢了。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你所谓的皇妹,早就不知道和多少男的交合过,哪里是什么处子。

    不过这些都是大阴皇族之事,和他无关,他的目的只是好奇,看看那个和苏狞扉长相一样的女子,到底是什么底细。

    还有今晚上这一出戏,到底是给谁看。

    此时见琼觞和那女孩一起跑掉了,他心头微动,也从黑暗中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

    虽然有苏狞扉的叮嘱,不过大阴皇族这趟浑水,他还不想趟进去。不是怕,而是没必要。

    皇族皇子之间的斗争自然上升不到兵主高度,但这其中的忌讳实在太多。

    ..............

    琼觞一路和女孩急急忙忙狂奔,顺着千阳宗内院的阴影飞快往前,居然一时间没人发现他们的踪迹。

    可惜,在跑到一处硕大的莲花雕塑边时,一道高大宽厚的人影,挡在了两人身前,也挡住了那唯一通往投送门的道路。

    “二十七殿下....五公主她....可是最疼爱你的亲姐啊....刚才那个小骚蹄子就算了,可五公主她平日里对你最是疼爱...你怎么就下得了那个手??”那人影声音凄厉,当真是闻着流泪,见者伤心。

    此时琼觞跑近了,才看清楚,那人赫然就是当初带他逃出宫找穹寰作掩护的观星大臣刘松簿。

    “五姐!!?五姐她怎么了??!”听到刘松簿的叫声,琼觞猛地浑身一抖,顿在原地一动不动,整个人仿佛魔怔了般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