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八十二章 惨剧 二
    “五公主她也是一样被你奸杀为了那把万化神兵二十七殿下,你当真是连血亲都不放过??”刘松簿凄厉道。

    “我我!!”琼觞抓着那女孩的手,五指指甲几乎都要掐进她肉里,他整个人如遭雷击,仰天眼泪如同断了线般滚滚落下。

    “你们你们!当真好得很!!”琼觞仿佛一下想通了什么,声音之悲鸣,透着的惨烈,让远处故意不靠近的千阳宗内院弟子也个个头皮发麻。

    “事到如今,里通外敌,害死两位皇妃,四位王妃,三位公主,甚至让你其中一个亲妹怀了你的骨肉!二十七殿下你甚至还暗通魔军,刺杀你父皇,使其在国祭上身负重伤!”刘松簿一项项的说着琼觞的罪名,眼中的失望和悲愤没有半分作假。

    “陛下传旨,捉拿二十七皇子琼觞归案,如有反抗者杀!”

    “我看谁敢!!”话音未落,黑暗里又是一道人影飞跃而下,啪的一下落在琼觞身侧。

    “欲加之罪,你们当真是厉害,琼觞殿下什么也没干,居然就因为一把万化神兵,就设计陷害,使其落到这般境地”这人影在光亮中露出面庞,居然赫然是长孙青阳!

    “青阳长老,你出面,是打算代表莫凌府千阳宗插手此事?”刘松簿面色一冷,迅速寒声道。

    “我只代表我个人!”长孙青阳冷冷道。“今天我就站在这儿,在这内院地面上,我看谁敢动殿下!?”

    “嘿嘿好很好!”刘松簿冷笑起来,“我修为不如你,不是你对手,不过有的是人能治你!”

    他猛地让开身子,身后巷子里,地面上,正盘腿坐着一个头顶光秃秃的高大男子。

    男子胸前画着三只竖着的白色独眼,赤着上身的肌肉油光可鉴,全是鼓鼓囊囊的结实曲线。

    “你是恶颂亲王!!??”

    长孙青阳一看到此人,顿时面色一变,再没有了半分从容。

    “你们居然连这点都准备到了看来今天当真是要在我千阳宗地界抢夺万化神兵了?!”

    “元正上人没有教过你,面对强者,要跪着说话?”那光头男子缓缓站起身。一双血红带着大量黑线的双眼,冷漠而残忍的盯着长孙青阳,和他身后已经快要崩溃了的琼觞两人。

    嘭!

    长孙青阳当头便感觉到一股恐怖压力,落在他身上,当场他膝盖咔嚓一下软倒在地,居然起不来身。

    “除了琼觞,其他人都杀了。”恶颂亲王冷淡道了句。

    “是!”周围黑暗中,缓缓走出一个个身穿黑色重铠的鬼神般的甲士。

    “走!!”就在这时,一团白雾猛地从两边人中间炸开。一道人影飞速闪现,抓住琼觞和女孩,还有长孙青阳三人,噗嗤一下白光闪过,居然全部消失在众人眼前。

    “尔敢!!”恶颂怒吼一声,一拳打出。

    嗡!!

    一圈透明波纹追上白光还未完全消散的尾巴,狠狠撞了上去。

    噗的一下,白光狠狠扭曲了下传出一声细微的闷哼声。

    全场陡然冷寂下来。琼觞三人所在的位置处已经是空无一人。

    “去追,他们跑不远,传送方向是往内院出口去了。去吧,都去!”恶颂亲王冷冷道。“见到人,格杀勿论!我看谁敢阻挡黑狱军动手!!”

    “是!!”

    远处,站在暗中查看局势的路胜此时看到这一幕差点一口水没从嘴里喷出来。

    他缓缓放下手里的水杯,如果说之前他还有些看戏的心思,那么现在在那个人出现后,他此时的面色也变得有些莫测起来

    内院出入口隧道。

    呜!

    一圈白光炸开,现出其中的琼觞几人。

    “快走!!殇哥,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先要保住自己,才有机会为你皇姐,为你父皇报仇!!”白光中男子厉声道。

    此时深夜里,千阳宗的弟子居然在整个出入口一个也不见,显然是不打算趟这片浑水了。

    一众人急匆匆的扶着琼觞,跑进出入口通道,很快便消失不见。

    “这又是何苦来着?”在他们身后,一个身披蓝色道袍的山羊胡子老者,手持一把松纹剑,长吁短叹的守在通道口前。

    “皇庭变故,老道唯一能为故人做的,就只有这点干系了”他没有和逃走的几人打招呼,只是静悄悄的守住出入口,听着身后逐渐远去的脚步声,看着前方迅速靠近的黑狱军。

    “为了一把万化神兵,就算是传说中的神慧之上,又何故于此骨肉相残?”老道长叹,平静的看向缓步走来的恶颂亲王。

    “黄牛鼻子,这把年纪了还强出头,小心不得好死。”恶颂亲王冷冷盯着老道,眼底泛起丝丝忌惮。他也就敢和对方耍耍嘴皮子。真要动手,十个他都不够对方一只手捏。

    “亲王还是从哪来,回哪去吧。”老道摇头苦着脸,“若非必要,若非你们逼迫至此,老道也不会看不过而出面动手。”

    “嘿嘿嘿嘿,都道天河真人修为通天,却一点也不明世事,只顾快意恩仇,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又是一道电光落下,在两拨人中间的水晶广场上,凝聚成一个月白长衣男子。

    男子双眉斜飞入鬓,容貌俊俏中带着一丝阴冷,一只眼睛却是微眯着,眼眶里只有空洞,居然是早就瞎了不知道多久。

    “天河,让开吧,念在你劳苦功高,为皇庭镇守两界峡上百年,本王不追究你的资敌之罪。”

    “恶缘亲王”如果说之前的恶颂,让天河真人只是漫不经心就能应付,那么此时的恶缘,同样都是亲王,可这一位的威势,就完全不同凡响。

    “连闭死关苦修了三百余载的你都为了万化出关了么?”天河真人眼中流露出一丝悲哀。

    “你不懂里通外敌,还是勾结的魔界这等罪名,就算他是那个女人的儿子,也一样得抄家灭族。”恶缘冷酷道。“让开吧,你一个还挡不住我。叫你师姐一起来还差不多。”

    “恶缘亲王”天河真人面露苦色,无奈之下,他也只得缓缓让开。希望他拖延的时间已经足够琼觞逃走了。

    恶缘冷哼一声,带人从老道身边跨过。一众人带着黑狱军一路急追,天河真人也不甘心之下,跟在身后,想要看琼觞等人是否真的安全逃脱。

    遗憾的是,琼觞等人居然现在还没完全跑出隧道,远远的,恶缘亲王等人已经能够看到前面背着人正在狂奔中的琼觞的背影。

    恶缘冷哼一声,脚下一顿,整个人化为白色电光往前飞射,速度一下暴增,转眼便落在琼觞等人身后。

    正巧琼觞几人刚好跑到隧道的一处拐角里,拐角立了几块大石头,堵住了大半的隧道空间,只剩一个一人多高的出入口。

    此时一个浑身黑衣的年轻男子,正提着把沾血的长剑,安静的站在入口处。

    “琼觞皇太后让我传旨于你,你和救你的这些人,今个儿就别离开了,都留下吧,千阳宗是个不错的埋骨地”男子幽幽道。

    琼觞身边的男子面色大变,前后夹击之下,就算是他而且他居然没能发觉得到,怎么会?怎么可能??

    “杀了你们,再取走万化神兵”男子幽幽出声道。

    “你刚才说,要杀谁?”忽然一只宽厚细腻的手掌,轻轻捏住男子后颈。

    “洒家”男子瞳孔猛地一缩,浑身高度紧绷起来。却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他的身后缓缓走出一个身材强壮的魁梧男子。

    “小溪子,这么久没见,你还是和原来一样能折腾啊”男子视线一眼便落在了琼觞身边的那个熟悉男子身上。

    “胜哥”男子眼睛睁大,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但马上,他眼中的惊喜又迅速消散下来,低头不敢看他。这人正是大宋那边跳蹦得厉害的李顺溪。

    “此时事关重大,你不可参与进来!”李顺溪马上反应过来,猛地抬头厉声道。“此事和你无关”

    “行了行了,快滚吧。我路胜做事什么时候要你指点?”路胜随意道。似乎根本不把面前的恶缘亲王放在眼里。

    恶缘一行人气得双眼杀意狂闪,却又不敢贸然动手。因为路胜手里还抓着一个人质,那个人,不是普通人质。

    李顺溪静默片刻,带着琼觞对着路胜当场跪地,就是三个响头。

    “胜哥儿,你放心,我李顺溪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受牵连!”

    说完,他拉着琼觞几人快速从路胜身后的出入口跑出去。

    “想走!!”恶缘终于忍不住,一个纵身化为白色闪电,飞射向琼觞几人。

    “此路不通。”路胜左手电射弹出,一血色真气网络飞速射出,配合他精神力场,瞬间便将恶缘一把兜住,往回一扔,正巧丢回原处,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你找死!!??”恶缘大怒,落地后猛地拔出腰间短剑。“干涉皇族内政,你千阳宗是想造反不成!?”他一眼便看到了路胜身上不加掩饰的千阳宗内院衣服。

    “我说了,此路不通。”路胜懒洋洋道,索性盘腿坐在地上,听着身后众人远去的脚步声。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笑意。

    “路胜!!谁给你的权利?胆敢阻挡恶缘亲王??你是真以为三宗不敢处置于你是吧?!?”恶缘亲王身后有人厉声吼道。

    “宗门规定,没犯门规的弟子,只有其老师有处罚权,有本事你去找我老师吼。”路胜懒洋洋道。

    他老师

    那乱叫之人顿时面色发白起来。谁不知道永眠圣主的杀性之大,旷古烁今,他要敢真去找苏狞扉,靠近百米内不死,就算是已经福大命大了。

    “杀了他!反了!反了!!”恶缘亲王气得脑门血管凸起,面色涨红,指着路胜几乎说不出句完整的话。

    “杀!!弄死他!!连他老师一起!我要他们满门为娼,代代为奴!!”恶缘亲王终于顺出一口气,但叫出的话,却是让他身边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之前还和路胜叫着的那三宗之人,此时偷偷离得这亲王远一些。生怕太靠近他了受牵连。

    天河真人此时也已经通过传音询问,知晓了路胜的身份。听到这话,他也是睁大眼睛,露出一副惊诧莫名的神色盯着恶缘亲王。

    ‘他还真敢说这世上当真有不怕死的荤货’此时他看向恶缘亲王的眼神已经不是惊愕,而是怜悯了

    路胜也是呆住了,手指着恶缘亲王,身子强忍着发颤,半响也嘣不出个字。

    “佩服佩服佩服”他忽然双手抱拳对着恶缘亲王一个鞠躬拜下。“这位强人,你今个儿要是不死满门,我路胜打今天起最佩服的人就是您了!”

    恶缘亲王不是蠢货,此时一看周围人的神色,哪还不知道自己闯了大祸。可有什么祸比放跑了琼觞和万化神兵更严重?

    只是他身后的天河真人面露不忍之色,低声道了句。“恶缘亲王您怕是不清楚面前这位,的老师是谁”

    “是谁??!”恶缘心头已经蒙上了一层不详阴影。但他还是硬撑着,没听到足够份量的答案前,他绝不会屈服。

    “千阳宗最棘手的,最酷烈的,还有哪位??”天河真人苦笑道。

    恶缘一呆。随即他似乎也想到了什么身体猛地一颤,整个人睁大双眼,浑身发抖,身体转眼间便是一片冰凉。

    “连我都不敢明着骂那老女人”路胜怪异的盯着恶缘亲王,怜悯的摇摇头。

    以他对苏狞扉那女人的凉薄冷酷来看,这个什么劳什子亲王,连带着他满门怕是都活不成了

    他不担心苏狞扉会压不住皇庭一脉。皇庭说白了还是三大家的兵主作为后盾。而苏狞扉当年一个人杀了上千万人,也只是被镇压,关押反省,磨练性子

    路胜深刻了解了这个老师的背景之后,才明白,为什么苏狞扉敢这么肆无忌惮。

    这女人明里暗里,都和好几位兵主有极深的牵连,加上她自身也是差一丝便到兵主层次。

    整个三宗,能比她更棘手更麻烦的人物,不超过一只手。

    连以他路老爷的脾气,都得小心忍着,等到后面找机会报复。他一个小小的地元上三重,居然敢在千阳宗内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灭苏狞扉的弟子,还要杀永眠圣主,还娼啊奴啊什么的呵呵。

    “真人,你们还是先撤吧。”路胜摇头朝着天河真人摆摆手劝道。“今个儿就是太子在这儿,能不能活,都是个未知数您还是赶紧避避风头,我那老师喜欢连座那是出了名的。”

    “另外,记得把前因后果廍整理出来,递交给皇庭,我怕老师她压不住杀性,人死太多了影响不好”

    他每说一句,恶缘亲王的脸便增白一分。

    等他说完,恶缘亲王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惨败,呼吸急促。

    “我我”他话没说完,忽然呼吸一滞,两眼一翻,居然当场晕了过去。

    天河真人却是真的连上去扶一把都不敢。

    不是他们太胆小,而是就在这千阳宗内院,大阵笼罩范围内,众人已经隐隐感觉到有一丝心寒之意从背心升上来。

    仿佛暗处有着一道视线在平静的盯着众人。

    路胜知道,这不是他们的错觉,而是他那个便宜老师,真的来了

    …

    …

    …

    今个儿发孙荣极人物卡,大家有兴趣可以关注我公众号号,搜索微信,作者滚开,即可关注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