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八十三章 惨剧 三
    嗒,嗒,嗒...

    清脆的脚步声中,一个身着黑色面纱,浑身环绕着无数细密树根的女人,慢慢从阴影里走出来。

    她的脸大部分都被面纱遮住,只有眼睛露在外面,那双眼睛像是漆黑的空洞,什么也没有,没有瞳孔,没有眼珠,只有一片纯粹的黑色。

    “老师。”路胜对着女子微微弯腰,以示尊敬。他尊敬强者,无论是力量上,还是智慧上。

    苏狞扉点点头,视线平静的落在人群中的那个弱气少女身上。

    “玩够了么?”

    那少女浑身一颤,脸上大颗大颗的眼泪顺着面颊滑落下来。

    “娘亲....我...”

    苏狞扉没有废话,缓缓抬起手。“这些人累得你长久在外,甚至连我这个娘亲都不在乎,该死!”

    她额头暗金色月亮缓缓浮现。

    “不要!!”女孩猛地冲出来,张开双臂挡在众人面前。“不要!娘亲,和他们无关!”

    “媛媛....”琼觞羞愧的低头,他也想要冲出去,但被李顺溪死死抓住肩膀。

    “别去,你现在做任何事都只会激怒媛媛的母亲。”李顺溪看得很清楚,能够成为路胜这怪物的老师,这个黑纱女人绝对不是什么善茬儿,再加上刚才她说的那些话,一听便知也是个杀人如割草的角色。

    “很好....媛媛...你居然学会顶撞我了.....为了这些一文不值的垃圾...”苏狞扉胸膛不断起伏着,似乎情绪也很激动。“你是不是以为那个贱人的姐姐脱困了,出来了,能看到希望了,所以想去找你爹了!!?说!是不是!!”

    “不....不是的...”女孩摇着头,死命的摇着头。

    “你就是想不要我了?去找你爹的那个小贱人!我知道你,我知道你!!那个贱人...她的女儿已经动手了,她绝对不会放过我,绝对!因为我杀了他,杀了我夫君。说!你就是想去找她!”

    “我不是....娘...”女孩哭诉。

    “你就是!!”

    嘭!

    苏狞扉情绪失控,一巴掌抓向女孩身后的所有人。

    “小贱人给我去死!!!”

    庞大的无形波动迅速化为无数水流一般的根须,铺天盖地越过女孩,朝着众人飞刺过去。

    更诡异的是,包括李顺溪在内,所有人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尖刺树根朝着自己额头刺来,而根本做不了任何抵抗。仿佛身体被什么力量无形的禁锢住一般。

    嘭!!

    猛然间一只大手从侧面狠狠抓住苏狞扉的手腕。所有树根也都让消散,仿佛从未出现过。

    “老师,冷静一点。”路胜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苏狞扉身侧,他要是不出手,怕是这么一下,在场除了那女孩之外,李顺溪他们全都得死。

    “你也是那个小贱人一边的?!”苏狞扉表情扭曲,浑身树根仿佛没有止境般飞速朝四面八方蔓延,吓得天河真人赶紧飞退离开数百米。

    但恶缘亲王和那阴柔男子等人就没法了,轻而易举被树根缠住,很快便被层层叠叠的包裹进去,连面部也看不到半点缝隙。

    “冷静点老师。”路胜右手力量如同铁钳,稳稳抓住苏狞扉的手腕,让其挣脱不的。

    “你面前的是你女儿,不是其他人,你这样杀了她朋友,你是想要她恨你一辈子?”路胜从之前的只言片语也大概分辨除了这女孩的身份。

    看起来苏狞扉快要失控了,虽然只是个化身,但他也不想和这种活了不知道多久的老怪物开打。

    他如今才初入圣主,才得到一把神兵,按照标准的说法才不过是金叶级别。只是圣主中最低层次。而且还是没有完全掌握神兵的金叶。

    虽然他的情况有些怪异,其他圣主是没有神兵就没法发挥太大实力,所以都是持有神兵后,一步步的从底层走上来,达到圣主。

    而他是先到了圣主,再去找的神兵。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自大到,认为自己可以抗衡苏狞扉。

    这番话说下来,苏狞扉深吸一口气,沉默了下,才稍微冷静下来。

    “放开。”她看了眼路胜。

    路胜缓缓松开手,站开几步。

    “老师,给我个面子,留这两人一条命。”他面色平静道。

    苏狞扉眼睛一眯,死死的盯着路胜。

    路胜也同样回视对方,两人一时间谁也没说话。只是路胜周围的空气渐渐开始灼热起来,苏狞扉身旁的地面却是覆盖上了薄薄冰霜。

    一冷一热,两种完全不同的力量,虽然还没发动,但也引发了外界自然的连锁反应。

    良久,苏狞扉冷哼一声,闪身抓住女儿,往空中一跃,转眼便消失在空气里,看波动,应该是回传秘境去了。

    路胜站在原地,感知了一会儿,确定她是真的离开了,才转过身,看着李顺溪两人呆呆的神色。

    “还不快走?”他催促了声。

    两人这才如梦初醒,赶紧转过身拔腿就跑。

    天河真人缓缓飘落下地,微微朝着路胜抱拳。

    “晚辈天河,见过前辈。”

    “你的血脉也已经凝练到了最顶点,随时可以跨入掌兵使。为何还不...?”路胜看着天河真人,有些疑惑道。

    “家中神兵破碎....晚辈全靠吸收的神兵碎片,植入体内,才达到这个程度,再往上,因为神兵契约的独一性,想要掌握第二把神兵,是不可能的了...晚辈也早就绝了这番念想。”天河真人恭敬道。

    “走吧,找个地方安置下他们,要隐秘点。”路胜淡淡道。“天河你安排。对了今天的事,记得保密。”

    “前辈放心,晚辈一定保密...”天河不自觉的扫了眼恶缘亲王的方位,已经连衣服残渣都不剩了。

    苏狞扉的哥哥就是千阳宗唯一的那位兵主,她当初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路胜很轻松就打听清楚了,也明白了那段绕东绕西的情感纠葛。

    天河真人带着他和两个小家伙一起,展开身法离开广场,很快便来到内院最里面的一条冷僻街道。

    街面上早已经戒严,两侧都挂上了千阳宗的特制封锁布带,将这条街区都彻底包围住。

    天河却是轻车熟路,似乎早就习惯了这番做派。

    走进一座小院,在院子的假山前挥手移开假山,露出下面的一扇银色大门。打开大门,三人进了一间地下石厅。

    石厅四周墙壁上还镶嵌了不少的紫红色椭圆宝石,释放出淡淡的紫色微光。

    “两位可以暂时先呆在这里。”天河小心道,“这里是我在千阳宗最隐秘的地方,以前是用来给一位仙逝的老前辈隐居,现在空下来了,也没人住,时间久了也就快忘掉了,也就是一次偶然,我才想起这密室的所在。”

    “可以。”路胜点头,又看向李顺溪两人。

    “胜哥,这事不会牵连你把?”李顺溪正色道。“琼觞他被人污蔑栽赃,就是因为他身上有一把传说中能超越神慧层次的神兵魔刃。为了这把神兵,他从堂堂大阴皇子,沦落到如今这个地步。”

    “没关系。”路胜摇头笑道,“有我老师在,外面乱七八糟的风风雨雨也都能挡下,不过你们也不能在这里久留。超越神慧层次的神兵...恐怕会引来圣主势力窥视。”

    “我们避避风头就走!”琼觞抢着开口道。“这位前辈,这趟若不是你出手相助,在下怕是...”

    他顿了顿。

    “不过您放心,很快,很快就会有人来接我。我们不会叨扰您太久。”

    “他皇兄已经带人过来找他了,这神兵本就是他皇兄暂时托付给他保管隐藏的,只是没想到...被人曝光出去,引发这么大的变数。”李顺溪叹气道,直接给路胜传音。

    他顿了顿,又道:“既然在这里见到胜哥,我便也提醒你一句,大阴也不是什么和平之地,魔界已经全面动手了。生存资源太少,他们迫切的需要消耗掉足够多的魔物。而人界这边也一样,神兵魔刃,世家皇庭,都需要消耗大量资源。虽然也在不断开拓外界,但远远跟不上消耗速度。所以人界也需要一场大战,消耗积蓄太多的中高层是力量.....这种洗牌似的两界大战几乎已经是必然。”

    路胜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为了争夺生存资源。为了消耗太过强大的力量,所以展开战争。

    “我明白了。你们好好休息。我先处理下事务,回头再聊。”他看了眼天河真人,这一位主动出手相助琼觞,显然应该是可信之人。

    “走吧,去应付应付莫凌府三宗。”路胜也清楚,他这次暴露出来的实力,已经超过了地元层次,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地元。

    所以他必须要给千阳宗一个解释。给元正上人一个解释。真灵塔是没法作为借口的,莫凌府最好的真灵塔就在千阳宗内院,而那座真灵塔,顶多也只能一天当八天用。八天时间想要突破地元?根本就是不可能之事。

    “前辈....我就不用去了...老朽暂居千阳宗,多有不便,还擅自出手惹了麻烦...”天河真人有些无奈。

    “也行。”路胜也不为难他,他不清楚天河真人在千阳宗算是什么身份。不过不打紧,他已经暗中在这人身上留下了圣主层面的特有精神印记。

    也就是一个细小的几乎看不见的三角形翼蛇印记。一旦被留下这个印记,就如同神兵辐射到其余地方一般。极其难祛除,也算是为李顺溪的安全做个保险。

    路胜不会做李顺溪这种老好人,到处救人,但他欣赏这种人,并喜欢和其交好。这样的人,一旦让其承了自己的恩情,以后需要用到他时,必定能有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