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八十四章 惨剧 四
    离开天河真人所在院落,路胜刚刚走出大门,便看到门口已经等着千阳宗的元正上人,和长孙蓝孙荣极等人了。

    “路胜,看来我们需要细谈。你既然能被那位前辈收为弟子,那便绝对不是魔族,那位极其痛恨魔族,所以这层嫌疑可以去掉。

    但因为你隐藏实力太过,所以还是需要仔细审查,给上边一个交代。”元正上人眼神复杂的看着路胜。

    刚才他不出面,不代表他就不知道现场发生了什么。路胜出手拦住恶缘亲王等人时,千阳宗所有人都是一片哗然。

    就算他路胜是这趟三宗莫凌府第一人,实力恐怖,但一动手就拦住了上三重层面的地元强者,这就有些夸张了。

    要知道只要进入地元,就有资格担任三宗长老了,还是府级长老。而上三重地元,这已经在整个莫凌府都算是强者。

    “没问题。”路胜点头笑道。“正好,算算时间,我的家人们也该到了。”

    元正上人不明所以,但还是带着路胜一道,前往千阳宗内院的地下隔离监牢。

    莫凌府的千阳宗地下监牢,修建强度足以禁锢掌兵使层次强者,所以无论路胜再闹出什么乱子变数,按照他预料,都应该能保险。

    两人进入监牢没多久,便又出来了。

    出来后两人也将消息传递到上宗总脉,没多久便有了回信,看过回信后,元正上人有些无奈的宣布,路胜即将担任千阳宗客座长老。他私人邀请路胜担任莫凌府千阳宗名誉宗主。

    显然路胜的底细早就被上面的千阳宗总脉知晓了。

    消息传出,当夜整个三宗一片哗然。

    特别是缚灵宗和幽铟宗在得知路胜居然还要留在莫凌府时,更是气氛沉闷。

    从上边的任命,就可以看出,路胜的层次绝对是掌兵使层面。而且还是顶尖级别的掌兵使。

    本来在莫凌府,千阳宗实力就不如其余两宗,可如今多了个路胜,一个顶尖掌兵使的大人物坐镇下来,背后还有一个传说中的永眠圣主。这么一来,整个莫凌府怕都是要活在这位的阴影里了。

    而此时,路胜也接到了从秋月郡传来的急讯消息。元魔宗和路家的人,终于到了....

    他们先到的春阳派地境,然后被那边的人发现后,马上经过特地安排的人,传讯到秋月郡,到了端木婉那里。

    端木婉马上启程,将一大票人安置到了秋月郡,并找好了地方住下。现在只等路胜回去探望。

    路胜也早就等不及了,他如今的身份实力,自然也被剥夺了参加总脉争夺战的资格。闲着也是闲着,于是他当天夜里便和元正上人打了招呼,回返秋月郡。

    ************************

    秋月郡。

    郡城中心的一小片宅院内。

    路全安正指挥着家族子弟搬运刚刚购置进府的家具物事。大院里热闹异常,路轻轻傻傻的到处又蹦又跳,孩子似的东摸摸西摸摸。

    “依依,把你姐带好,别让她到处乱跳。”路全安无奈叫道。

    路依依更是无奈,她本就只是弱女子,而路轻轻还是练武之身,压根就没法追上她。

    “我来。”边上屋子里走出一女子,白裙黑腰带,长发之间隐约可见一根白丝带随风摇动。

    女子姿容不算很漂亮,但五官端正,细腰长腿,气质清丽,配上腰间绑着的黑鞘短剑,更显英气。最显眼的还是她的裙下的一双美腿,修长圆润,没有一丝赘肉,腿部皮肤也白皙细腻,光滑无瑕。

    “芸熙,还是看你了。”路全安见陈芸熙出面,也是松了口气。

    陈芸熙点点头,脚下一错,几个纵跃便到了正趴在家具表面摇摇晃晃的路轻轻身旁,伸手一抓,顿时捏住路轻轻的手臂,将其拉到一边。

    “不要....不要..”路轻轻大叫着使劲挣扎,但依旧比不过陈芸熙使的巧劲。

    陈芸熙经过赤鲸帮一众高手的仔细传授后,这些时日里也学会了一套精巧挪移的功夫,加上外功的整合修行,已经堪堪能和普通的三流江湖人士相比了。

    “乖,我们吃过饭就去城外看望洪老帮主他们。到时候有很多人陪你捉猫猫哦”陈芸熙安慰路轻轻道。“而且很快,你哥哥也要回来了,你大哥他.....他....”说到这里,陈芸熙也是眼里泛起一丝柔和。

    她只是普通女子,为了追赶那人的脚步,她已经拼了命的努力了。但天赋时间悟性的差距,还是让她彻底绝望,不要说追赶那人的脚步,就是远远看上一眼,都做不到。

    赤鲸帮就算了,之后越来越强大的赤日门,中原受他统治的元魔宗,甚至那队伍外围一道道不时闪过的恐怖气息身影,这一切全都是他麾下的力量。

    陈芸熙尝试过去询问,去接触,可得到的结果,让她更加绝望,也因此彻底放弃了追赶的念头。

    “芸熙!芸熙!”她正黯然神伤之时,屋子里又急急忙忙的跑出来个人。是个年纪轻轻,皮肤黝黑的高壮男子。

    这人正是路胜大伯的儿子,路红缨。他此时手里抖着一张信纸,面露喜色。

    “大哥已经出发了,从莫凌府府城过来,只要三天时间就能到!”

    陈芸熙浑身一颤,重重的抢过路红缨手里的信纸,看到上边娟秀的女子字迹。眼里的泪水终于忍不住,顺着眼角流下来。

    她终于等到了....才成亲,便夫君远离,甚至到现在为止,她都还只是处子之身。

    这样的苦楚让陈芸熙根本没法和外人倾述,也没脸倾述。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样的压力就是天,天大的压力沉甸甸积压在心头,一直得不到疏泄,这些年几乎要把她逼疯。要不是借着练武发泄心情,她觉得自己可能早就疯了。

    不过现在好了,他终于回来了。

    这一次,她要当面向他问清楚,那天夜里,到底为什么不和自己圆房!

    *****************

    郁郁葱葱的树海上方,一道黑色人影急速朝着远处飞射而去,如同流星。

    人影笔直站着空中,疾风顺着他的周围向后滑去,丝毫不能造成空气阻力。

    其衣袍上的黑色中,还夹杂着些许紫色花纹,仔细看,却又能发现,这些花纹竟然在缓缓流动扭曲。

    衣袍的背后还绣着一个硕大的千字。黑底白字上隐隐还有淡淡荧光浮现。

    这人正是才从莫凌府离开的路胜。

    为了追求速度,他拒绝了所谓的名誉宗主的标准仪仗,而是选择自己独身赶回秋月郡。

    “谁!”忽然路胜猛地一顿,身影停在半空中。

    噗嗤!!

    一张巨大墨绿大嘴,从下方树海中冲天而起,刚巧咬在他前面一点的虚空处。

    如果他刚才继续往前赶路,那么这张大嘴必然刚好咬住他。

    大嘴咔嚓咔嚓咀嚼了几下,发出稀里哗啦粘液分合的声音。又缓缓往下缩回去。

    路胜这才看清楚,这大嘴压根就是一株巨大无比的绿色植物花卉。那嘴巴就是花的顶端,两边花瓣折叠在一起,用边缘的尖锐锯齿不断磨合,便形成一张巨大无比,高数十米的嘴巴。

    “出来吧。藏头露尾的家伙。”路胜看也不看慢慢缩回去的大嘴,这玩意儿

    不过是人为制造出来的术法。真正的对手,不在这里。

    “很敏锐的反应。”下方树梢上,一个同样的黑色身影缓缓浮现出。赫然是穿戴了黑色贴身铠甲的上阳飞。

    她站在树梢上,脚下轻轻一顿。顿时大量树枝藤蔓叶片,结合起来,形成柱子,将其慢慢顶起来,直到和路胜一样高。

    “路胜?”上阳飞嘴角带着笑意,轻声问。

    “你是.....?上阳飞!?”路胜微微一震,他虽然见过上阳飞的次数不多,但对此女依旧记忆深刻。

    这女人号称是上阳家不世出的天才,在整个大宋最精华的中原,都是风云人物。只是后来魔灾爆发后,神秘失踪。

    “你.....是上阳飞吗?”路胜有些不好确定。

    “你说呢?”上阳飞口音一转,变成大宋那边的官话。“魔灾爆发,我带人支援,可惜被自己人暗算,我不甘心就这么默默无闻死掉。我是上阳家最强天才!

    十岁突破五纹,十五岁突破七纹踏入地元,二十岁进入中三重!没有什么机缘,没有奇遇,甚至连秘宝什么的都没有。只是最简单的苦修。整个中原,谁有我强!?谁能超越我!?”上阳飞微微有些情绪起伏。“只差一点,牧山笔就是我的了...只差一点....”她陡然语气一转,低沉下来。

    “差多少那是你的事,说吧,拦住我,袭击我,你是什么地方想不开,不想活了?”路胜悬浮在半空,居高临下平淡道。

    上阳飞整理了下情绪,又恢复了原本娇娇弱弱惹人怜爱的特殊气质。她相貌精致,身材火辣,若不是双腿上长出的怪异尖刺和硬甲,光是这幅外表,便足以在路胜见过的美人之中位列前三。

    平静下来,上阳飞伸手理了理两鬓的发丝,“魔渊,是你破除的封印吧?”

    路胜瞳孔陡然一缩。

    “不用否认。”上阳飞微笑道,“维拉陛下得知后,十分震怒,所以派我前来抓你回去。我猜,陛下是想看看,你是靠的什么破除了魔渊的封印,彻底放出了那一位。”

    “抓我回去?”路胜一愣,微抿的嘴角隐隐勾起一丝狰狞。“这还是头一次听到有人,敢在我面前说这种话。”

    “这是陛下的命令。你可以不遵从,反正也由不得你。”上阳飞微微一笑,摊开右手,她的掌心中缓缓亮起一点翠绿色荧光。

    “以我,维拉·安塞·席维斯卡迪之名。咆哮吧,远古之森,震怒吧,大地之海!!!”她的口型发出低沉,宏大,如同男子般的巨吼。

    隆.....

    大地震动起来,树海震动起来。

    甚至整个这片天空都震动起来。仿佛世间的一切都在震颤,无穷的绿色光点从两人脚下升腾飞起。

    轰!!!

    刹那间两只巨手从下方伸出,狠狠在路胜方位砸在一起。

    巨手长达百米,粗也有十多米,两只手掌呈墨绿色,合在一起是如同两块巨大磨盘,死死将中间的路胜挤压碾碎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