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九十章 再见 二
    “接下来,该去看看家里情况,然后奠定初步的班底了。光靠我一人,分身乏术,很多事情完全可以交给下属处理。能节约大量时间。元魔宗那边,还是有两个可以收服的老家伙...”路胜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微眯起来。

    只要再弄到一把金叶水系神兵,他就能突破到下一层。

    按照推演的结果,采英六层,对应的是圣主中的不同境界,每两层分别对应金叶,玉星,神慧,三大阶级。如果能达到神慧,那就是达到了圣主顶点,普天之下,除了兵主魔帝,无人能敌。之后再突破下一层,就能进军兵主。

    无限法体系和神兵魔刃传统体系相比,最大的优势,就在于独立。

    最大的劣势,就在于时间太长...

    若是路胜没有深蓝,也根本没法修出这么强悍的肉身,更没法走到采英这一步。吞噬神兵魔刃,说出去怕是都没人信。

    仔细算起来,路胜此时的修为,种种相加,几乎到了近万年的程度。也就是说,要一个强悍天才,没有瓶颈不断突破的按照无限法修炼近万年,才能达到他这个境界修为。

    无限法确实难度比神兵魔刃体系小得多,但是要想修行无限法获取成功,你首先得活得够久....

    就算是进真灵塔,延缓外界时间脚步,但在自身身上流逝的时间是确确实实存在的,没人能活上万年。就算兵主也一样。

    最长寿的兵主,记载中也不过五千岁。魔帝更命短,不超过四千岁就会被下面的新人干掉,取而代之。

    所以路胜也明白,自己的无限法,实际上是只适合自己一个人的大道,要想提升自己下属实力,还是得另寻他路。

    ********************

    秋月郡城,路府。

    路全安带着一众路家中人,整齐的站在大门内院中,眼巴巴的望着敞开的门外慢慢行进的车辇。

    暗金色的车辇上有着硕大的千字,代表是千阳宗的车驾,马车精致华丽自不用说,拉车的是四匹头生独角,腹部有着类似龙爪,外形如犀牛一般的纯黑异兽。

    车辇缓缓停到了府门正中,车门滑开,一个面带微笑,脸上灿烂阳光的年轻男子跳了下来。

    “不是胜哥...”路全安微微失望的摇头,他身后也隐隐传出一阵叹气声。

    那先下车的男子却是随后让到一边,车厢内又缓缓走出来一个身材匀称健壮,气质凌厉悍然的高大男子。

    男子一头黑色长发随意披散在肩,肩宽腰细,眼神如刀,皮肤虽然泛白,但配上轮廓清晰的一身肌肉,更显得有股子凶性。

    在场所有人,甚至包括路全安,在接触到男子眼神时,也微微心头一颤,不敢再看。

    却不料男子扬起右臂。

    嗤嗤嗤!!

    接连数声细响,院落四周环绕的无形黑烟,如同找到主心骨一般,自然飞速的飘射而来,尽数附着在他右臂上,消失不见,如同融入皮肤里一样。

    “父亲,许久不见,怎么?不认识儿子了?”男子这才放下手,神态温和的看向路全安。

    “你是....胜哥儿?”路全安顿时一愣,不是他没认出,而是路胜的变化实在有些大,之前对他的相貌也不是如今这般,细节上有不小变化。

    “正是孩儿。”路胜上前数步,对着路全安单膝跪地。“让爹爹受惊了,一路辛苦,孩儿来迟一步...”

    话没说完,他便已经被侧面走上前来的二娘一把抱住,搂在怀里。

    路胜从小便是由二娘带大,其母去世已久,大小诸事其实都是二娘一手操办,她带待路胜如自己亲生儿女。

    路胜路大公子能活成纨绔子弟,其实也有这一位很大的功劳。

    不过如今的路胜自然不会在意这些扫兴之事。

    分开这么久时间,终于再见,对他而言或许不算什么,修行无岁月,但对身为普通人的路府众人,却是不短的一段时日。

    “娘亲,让你受苦了。”路胜轻声道。

    刘翠玉没说话,只是轻轻拍着路胜的后背,眼眶隐隐含泪。

    路全安却是拍拍刘翠玉,“这么多人还看着呢,行了行了,之后还有很长时间在一起,现在急什么急。”

    刘翠玉这才松开路胜,让其他人上前见礼。

    “大公子!”

    “大哥!”

    “大哥!!”

    “叔叔!”

    “大爷!”

    “大伯!!”

    路胜一愣,看向最后叫声最响亮的一个小屁孩。

    这小孩还穿着开裆裤,长得黑乎乎,五官勉强算是端正,不丑,但也完全和漂亮不沾边。

    唯一能算是加分的,就是一双古灵精怪的大眼睛。

    看到路胜看过来,这小屁孩马上开口回话。“大伯,我叫路天诚!我娘是路莹莹,您的堂妹!”

    小屁孩看样子才两岁多,居然口齿流利,说话谈吐清晰,看起来虽然长相欠佳,但明显属于智力发育不错的范畴。

    路胜伸手摸了摸这小孩的脑袋。

    “我娘说,我长得丑,所以声音得大点,才能让大伯听得见。”路天诚认真道。

    “好好。”路胜忍不住也笑了,他扫了眼周围其他人,特别是看到老爹路全安的脸色不好,便知道路天诚在家中明显过得不怎么样。

    当初路莹莹被杨家的人搞大肚子,后来他负责的善后,再后来,杨家应该不敢再出问题才对...怎么这孩子也跟着路家一起来了?

    “杨家灭门了,是魔灾,一夜之间,和当初的...一样。”一旁的路依依轻声解释。

    路胜这才了然。应付了小家伙后,他视线最后落在了站在人群中最后面的一人身上。

    “芸熙.....”

    陈芸熙默默的看着他,眼里虽然有着喜悦,但更多的则是距离。

    两人仅仅只相距几米,却像是隔了天涯海角般。

    “原来你....从来都不属于我....”陈芸熙看着如今的路胜,光是就这么看着他,她习武这么久的感知,都能敏锐的察觉到路胜的小心翼翼。

    就像是对待一样极其易碎的瓷器。路胜看着她的眼神,怜爱,愧疚都有,却根本没法彻底放开。

    两人明明是夫妻,却又像是陌生人一般对视着。

    其实所有人都明白,陈芸熙和路胜的这段婚姻,无论对谁而言,都不是好事。

    陈芸熙距离路胜太远了,两人如今的世界,不光是修为的差距,甚至还有生命本质的差距。认知的差距。

    连说话聊天,都没有共通之处。

    路胜走上前,轻轻抱住陈芸熙,却被她推开。

    “原本我以为我会很激动,可惜...真正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期待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路胜,我们离婚吧。”陈芸熙酝酿了太久太久的一番话,终于脱口而出。

    两人的婚姻到了如今这个地步,无论是对路胜,还是对陈芸熙,都成了一种束缚。

    路胜看了周围其余人一眼,包括老爹路全安在内,几乎所有人,都没有任何惊讶之色。显然是早就知晓了陈芸熙的决定。

    “此事之后再说。”他明白陈芸熙的心意,她不是不爱自己,而是不想拖累自己。

    两人的世界差距太大,陈芸熙甚至连仰望的资格都没有。

    路胜一句话,定下基调。在场气氛又重新活跃起来。

    路依依,路红缨,大伯路安平,五娘张倩,等人纷纷和路胜一一拥抱。

    在路府耽搁了两个时辰后,路胜安排好了闲杂事务,便立马朝郊外的元魔宗队伍方向赶去。

    秋月郡的千阳宗在郊外,给元魔宗安排了一处大道观,元魔宗数百人全数住进去,已经有些时日了。

    路胜抵达时,道观外的空地树荫下,几个扫地的年轻弟子一眼便认出了他身份。

    “宗主!!宗主回来了!!”

    几个弟子哭天喊地的大叫着,丢下扫帚就往里面冲。很快便有一大堆人手涌出大门,朝着路胜快步过来。

    六山子许久不见,胡须都全白了。一条手臂晃晃悠悠悬在一旁。之前被从废墟里救出后,他身体还是完整的。现在却....

    “老师,您的手臂....”路胜一眼在那断臂处扫过,眼神顿时凶厉起来。

    “一次意外而已,不是别人所为,只是我自己练功修习走火入魔,无奈之下自断手臂。”六山子摇头苦笑道,“此时说来话长,之后再提,现在你还是先安抚下宗门弟子吧。”

    此时涌出的元魔宗弟子越来越多,人数很快便突破百人,将整个大门口堵得水泄不通。

    大师姐荷香子和伞女等人站在不远处,静静看着这边方向,面带笑容。许久不见,荷香子修为没什么变化,但伞女却是让路胜也忍不住多看了眼。

    她浑身的强悍魔气都快逸散出来,明显的蛇级上三重顶点,若不是没有神兵魔刃气息,路胜都以为这家伙到了掌兵使程度。

    此外还有宁三等人代表的赤鲸帮赤日门一脉。单独站在一处,等着路胜过去招呼。

    让路胜有些奇怪的是,远处人群外围,还站着两个一高一矮,蓝发碧眼的中年男子。

    察觉到路胜视线,其中高的个男子微笑朝他弯腰行礼。“尊敬的路宗主,在下阴影之王许斐拉。这位是我的分神。”他介绍矮个子男子道。

    路胜点头,算是明白,然后又看向另一处阴影角落里的一名老者。

    那老者面色惨白,没有丝毫血色,但看起来有些驼背,和普通老人家没什么区别。但仔细打量,就能发现他身材健壮,明明年纪很大,却自然散发出一股野蛮强悍气息。

    但路胜却能敏锐的察觉到,其体内蕴含着极其庞大的怪异力量,相当于掌兵使层面的力量。

    “宗主可以叫我石。”这位显然就是当初被镇压在秘术殿下的那个古老魔王。同样的掌兵使层次。

    …

    …

    …

    今天发修明刀资料大家快去围观啊微信号,搜索作者滚开,赶紧关注吧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