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九十一章 立基 一
    许斐拉和石老,这两人便是元魔宗曾经前辈们封印在此的古代魔王。

    魔王,这个曾经需要仰望的称呼,在此时的路胜眼里,不过只是两个可用的棋子。

    “路胜,你到此地许久,应该是早有谋划安排,为师也没心思,精力理会,一切就都拜托你了。”六山子早已将宗主之位移交给路胜,此时这番话也算自然。

    “另外...我等在半路上,遇到了数次突然袭击,其中几次就连阴魔也无力守护,还是靠的石老和阴影之王前辈出手相护。”他这时在给那两魔王求情。

    路胜眯了眯眼,再度看了下那两魔王,和魔军打了这么久的教导,他也仔细查询过自己能接触到的所有魔界资料,对魔王这等级的一族之长,是有深刻认识的。

    魔王代表的不只是自己,还有背后的整个族群,而能够诞生魔王的族群,绝不会是小族。也就是说,阴影之王和石老背后的族群可能还在,只是时间太久,很可能被其他魔族落井下石,繁衍发展不爽。

    既然这两位脱困,又没有当场离开,还反过来帮助元魔宗队伍,那就必定有所企图。

    “突袭?老师可知突袭的源头是谁?”路胜话题转移到这点上。

    阴魔守护,居然还有胆量突袭,还能逼得阴魔无力守护,这份实力就有些夸张了。

    要知道九大阴魔各有长处,实力极强,当初他离开时,阴魔就有了掌兵使层次的实力。更遑论如今突破魔主,阴魔是他息息相关的神魂分离而出,他的突破,必然会连带着影响到它们。

    就算距离极远,也应该会有不同程度的实力提升。

    这等豪华阵容守护车队,居然还有人暗中突袭....

    “这点为师也不知,那群人个个手持碧绿色长剑,面容模糊,大多带着面罩,身上气息隐晦,力量速度极强,无法分辨哪边的体系。”六山子也是摇头。

    “此事容后再说。”路胜微笑道,也开始询问老师一些路途上的要事,还有对抵达大阴后的具体安排。

    然后他又和大师姐荷香子聊了一阵,又应付了元魔宗等宗门弟子,吩咐安排好众人,提出了不少具体的计划,稳住所有人的心思,这才最后来到赤鲸帮等人身前。

    “参见帮主”宁三带头朝着路胜跪地问好。

    伞女居然也跟着微微屈膝,看她面容柔弱,气质怜惜,显然还处于伞女樱樱的状态。

    察觉到路胜的目光,伞女低声回道:“姐姐如今..大部分时间..都在苦修,实力虽然远超樱樱....但...但...”她结结巴巴说得很慢,意思却是传达清楚了。

    大意就是,红坊白虽然苦练实力,远超现在的樱樱,但自知距离路胜还有很远,所以平时都由樱樱出面,免得实力卑微,心气受压。

    路胜不以为意,红坊白实力潜力都强,但到了他这个地步,已经不怎么在乎潜力了。

    所谓的顶级天才也无非就是能稳定达到上三重蛇级,这便是大阴最强的天才,而后的掌兵使层面,甚至更往上,这不是看天资了,而是看机遇。

    “赤日门是怎么情况?”他随口问。

    “门中一共来了一百三十二人,半途被突袭,去了三十六人,余下所有都以门主马首是瞻。”宁三低声回答。

    “其中有三人突破天元。”徐吹也在一旁低声。

    路胜点头了然,在如今他的眼里,天元,仅仅只是稍微大点的蚂蚁。当初他还落下后手,大范围的放置阴鹤网,以待之后吸收内力,但如今却是完全没必要了。

    吃一把神兵,回收的寄神力相当于吸收不知道多少内气才能比拟。

    “多亏门主天纵奇才,创下阴鹤网,我等内气几乎没有瓶颈,只要能苦修,就必定可不断向前。”徐吹低声感慨道。

    “你们自己也要多加注意。内气对肉身强化不大,你等必须要辅修外功硬功,否则后续肉身当会是瓶颈,卡死修为。”路胜随意提点了几句。

    内气和魔元不同,对肉身的强化远远不如。当初他还是叠加了一大堆硬功外功,才勉强达到了让内气继续提升为液态的要求。可到了元魔宗这边,便一下被元魔宗内的各种魔功震到了。

    想必增强肉身,魔功的高度超越武道内功太多了。

    “我等一定谨记。”宁三和徐吹等人连忙纷纷抱拳行礼。

    路胜安排了赤日门在附近不远处一片乱石空地上,花钱搭建总部。有他的面子在,秋月郡再不济,也必然会分出一部分利益,虽然比不得当初北地之时,但大阴这里有外界不断运入资源,整体收入也不容小觑。其中一些稀有高端之物,更是远超北地时。

    安排好了元魔宗和赤日门,路胜马上便接到了青螺司那边的拜帖。

    秋月郡青螺司司主前来拜访。想必是打算询问之前郊外的大战之事,青螺司这个位置及其关键,虽然只是个郡城司主,但其背后必定有背景。

    既然对方礼数周全,路胜也打算见见这个情报组织头目,他也有些事儿想打听。

    ...............

    秋月郡千阳道宫。

    路胜当头端坐在正堂中央,看着门外千阳宗弟子引来两个身穿紫衣,一身劲装的蒙面女子。

    两名女子都身姿绰约,举手投足间隐隐能看出姿色不凡。看起来就和一般的大家小姐差不多,没人能想到这两位居然还是负责青螺司的高级官员。

    当头的那名女子,腰间别着白色长条令牌,大腿上插了两把鱼皮金线匕首,看上去干练凌厉。

    “见过路宗主,在下萧晴,宗主可是将我等一顿好耍啊...”走在前面的女子年过中年,一开口便一点也不怵路胜的千阳宗名誉宗主身份,语气里颇有不满。

    “萧司主何出此言?我们千阳宗可一直都是遵纪守法的良民。”路胜咧嘴笑了笑。

    “遵纪守法?那就未必了,三宗内又有哪个是真的遵纪守法的。”这位萧晴明显好似化名,态度上似乎对三宗都有所不满。“路宗主不用穿着明白装糊涂了,这趟本官前来,是要询问之前郊外魔界奸细一事。”

    “司主问便是。”路胜微笑道,他选择在千阳宗这里接见青螺司等人,目的也是借三宗之名抵消大阴朝廷威势。

    萧晴眼中闪过一丝不满,路胜的态度轻慢,对待她完全没有对待朝廷命官的尊重。

    不过想想这位是千阳宗府城名誉宗主,背后的人脉力量极强,她也只能忍着气。

    “我们得到消息,黑盟和三圣门之前在附近又有出没,于是派出人手追查,却被贵宗的血日拒绝我等调查一切蛛丝马迹。此事,路宗主可否知晓?”

    路胜顿时恍然,原来根子是在这里。

    说到底,三宗虽然实力强厚,但终归名义上是江湖门派大宗,和朝廷皇庭完全是两面。就算有兵主镇压,但大阴皇庭实际上是处于更强局势,只是实力虽然强,却远没到碾压的地步,无法完全奈何独立于外的三大宗。

    所以在朝廷高手眼里,时常不听调派的三宗便是江湖中最大的变数麻烦。

    只是路胜也是有些好笑,一个郡城的青螺司司主,居然敢在他这个府城三宗之一的名誉宗主面前语气强硬。

    “血日是我千阳宗直属总脉的紧急调动部队,除开上面总脉,就算是府城宗主也无权调动干涉。司主来找我,也是找错人了啊。”他微笑摇头道。

    “现如今千阳宗你最大,你不发话,就别怪我不留情面。”萧晴最近被搞得极其恼火,三圣门和黑盟频频出手,不知道为什么,非要围绕秋月郡各种大小动作不断。

    她几乎是被弄得心力憔悴,如今好不容易查到点线索,却被千阳宗血日之人隔离在外,这简直就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她当场找上门来,未尝没有让路胜逼迫血日,给予压力的打算。

    在她的立场上,路胜身后的底细已经查清楚了,来自大宋的小宗门宗主,带艺投身千阳宗,但根基还是在后续抵达秋月郡的这群人身上。

    日后这伙人会在秋月郡定居,此时给她个方便,就算是给她一个人情,日后有什么事,这秋月郡还是她说的算,照拂一二也是应有。

    自可惜她完全弄错了路胜的打算。

    “此事在下是真的没法干涉,血日力量直属总脉,不是郡城乃至府城能干涉的。说起来,我也想问问,当初在陆家发生的那桩血案....贵司是如何处理的?可有抓到黑盟和三圣门之人?”

    萧晴面色一愣,随即冷下来,有些尴尬。“此事与路宗主有何干系?”

    “我怀疑,秋月郡附近,极有可能隐藏着魔界传送点。否则不会这么巧,三圣门也好,黑盟也好,魔界奸细也罢,都能轻易从这边出现。”路胜沉声道。

    “此事绝无可能!”萧晴摆手冷冷道。这等大事,一旦承认出现固定的魔界传送点,那就是她身为青螺司司主的眼中失职,之前还出了那般血案,若是真给上报上去,可是要问斩的!

    “萧司主倒是果断。此事到此为止,另外,本宗本族在迁徙过程中,接连遭受袭击,袭击者身貌显著,速度力量极强,招式动作.....”路胜开始把袭击车队的那伙人的外貌特征等一一给萧司主描述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