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九十七章 阴谋 一
    “......”宣雾呆呆的盘在原处,感觉身子有些发冷。

    他本就是水属性神兵,此时居然也会发冷,自然不是真的感觉冷,而是新寒。

    “我.....我....”宣雾重新幻化出的龙躯挤出一个勉强的微笑。“我觉得...我们之间可能有些误会....”

    话音未落,一只大手轰然朝他抓下来。

    宣雾浑身寒毛直竖,龙躯嘭的一下骤然炸开,化为无数黑雾,没一会儿他便又在不远处重新凝聚起来。

    但是身上明显有些狼狈,刚才路胜那一抓突如其来,力量震荡极强,震得他天赋能力运转时都收到阻碍,受了轻伤。

    “这位大人!在下绝没有和你敌对之意,黑鹿一族的任何事都与我无关,我只是老老实实在这里苦修躲藏,没惹任何麻烦!”宣雾快速解释道。

    “就刚才那两个条件。你乖乖听话,我可以保证不弄死你。”路胜对着宣雾神兵颇有些兴趣,不是别的,而是之前它施展出来的那种闪避腾挪之法,居然在这么多的阵图围攻下,还能保持不胜不败局面。这倒是让他刮目相看。

    就算以他的武道经验阅历,居然也没法看清这其中的奥妙,这就有些厉害了。

    宣雾自然不会那么傻,虽然它脑子不行,但这么浅显的陷阱绝不会轻易踏进去。看着面前明显实力超过自己一大截的路胜,它脑海里急速转动着,想着脱身之法。

    “大人,您若是想要神兵,在下可以给您指出一些自我封印的沉睡神兵所在地,比起我来说,这些沉睡的神兵魔刃,价值更大,收取也更轻松,只不过因为伪装而极难指正罢了。”他果断准备把自己以前认识的几把神兵住址卖了。

    “哦?当真?”路胜自然不会就这么傻傻的相信对方。

    “以大人的身份地位,随意派人前去取回也行,这等大事上宣雾绝不会胆敢欺瞒大人。”宣雾赶紧道。

    “另外,还要你刚才使出的那种闪躲之法。”路胜直接指出。心头也有些满意这神兵难得的懂事乖巧。更难得的是它还能猜出自己心中所想,投其所好,这就极为难得了。他心里也都有点不想杀他了。

    “没问题没问题!大人修为通天,宣雾岂敢隐瞒,嘿嘿,呃....另外,不知大人前来剿灭黑鹿一族,是否是知晓了这一族和魔界里通外敌之事,说起来,他们之前还一起谋划了秋月郡城内的一件大事,差点就成功了。”宣雾为了增加自己筹码,果断一股脑把曾经的盟友也卖了。

    “魔界?”路胜心头一动这下他是真的意外了,这宣雾居然小心思这么多。有些用处。

    “正是!”宣雾赶紧道。“大人....”他看了看路胜有些磨牙的大嘴和尖牙,心头有些发毛,“您能不能先收了这样子,在下在您面前心惊胆战,而且这地方不大,您占地太多....提起来,在下有些想说的东西也不好拿出来。”

    路胜想了想,准了它的请求。

    原本只是准备过来围剿一把神兵,却没想到居然遇到宣雾这种极品货色。神兵魔刃里,它这等奇葩,怕也是少之又少。

    他有种预感,自己可能这趟收获大了。

    一刻钟后,路胜缓缓浮出水面,腰间多悬挂了一把淡绿色精致长剑。他没杀宣雾,而只是将其收服,签订简易契约,让其成为自己麾下神兵。

    反正以契约本身对双方只有力量的交换,并没有相互安全方面的设计。

    走出潭水,他看向周围石老和阴影之王两者。

    “目标改换,我们去回音谷。”

    回音谷就是宣雾提出的另外一把神兵隐居所在位置。也是水属性神兵。

    这一趟十分顺利,回音谷距离秋月郡有百里之遥,到了那边后石老亲自下场,为路胜取出沉睡神兵一把,算是轻而易举便完成了这趟交换。

    *************

    魔界。

    北方帝宫。

    哒,哒,哒,哒...

    冰冷庞大的漆黑帝宫中,一道浑身暗金色铠甲的高大人影,正有些烦躁的坐在宝座上,手指轻轻在座椅扶手上缓缓敲击。

    人影一身铠甲将全身都包裹得严严实实。就连面孔也隐藏在头盔内,什么也看不见。

    “这么说,神音到现在为止,都没传出任何讯号?”铠甲人平淡话语中隐隐藏着丝丝暴虐。

    “是的陛下。”下面宫殿两侧,稀稀疏疏的站着几个身穿黑色铠甲,背后拖着长长黑色披风的高大身影。

    其中一个牛角头盔人影上前一步,单膝跪地道:“从神音前往方向看,阴朝在秋月郡附近,极有可能发现了我等谋划,可能是提前动手设下埋伏,神音小姐带队前往,恐是凶多吉少。”

    嘭!

    座位上的魔帝维拉狠狠拍了一下扶手。

    “成事不足!”他狠狠吐了口气,显然是对神音贸然行动极其不满。

    “陛下,如今我等正全力攻伐两界峡周围,诸位魔主都去了阴朝,国内空虚,只留下足够坐镇之力,没必要再启事端,安心专注主战即可。”另一个胸前有着狐狸花纹的人影上前低声道。

    “一年内!我要两界峡确切的结果!你去告诉砂魔,搞不定联军,我就先搞死他!”维拉魔帝几乎是咆哮着吼出这句话。

    下面几人都是心中无奈。

    四大魔帝中,就属维拉魔帝脾气最差,处事也最为暴虐,所以他麾下的实力也是最弱。这么多魔主魔王,有谁愿意投奔一个反复无常,随心施暴的恐怖魔帝手下。

    但就算这样,维拉魔帝也是魔界四柱中最为著名的一位。不是因为他的力量,而是因为他的暴虐残忍,几起人魔两界中最为著名的残忍大案,都是他亲自做出。

    “另外,区区一个千阳宗的小卒子也解决不了,我要你等有何用!?那个坏我大事的路胜,平舆歌,你去解决,有问题么?”维拉魔帝这趟是真的认真对待此事了。

    连损两次分身,虽然他是魔帝,实力雄厚,但这并不代表他损失分身就不肉疼,要知道一个分身也是需要不少时间才能重练出来。

    大殿中,一个身材稍微瘦弱些的男子,缓缓取下头盔,抱在手中,单膝跪地。

    “臣领旨。”

    “动作要快,趁阴朝没反应过来,迅速施为,实在抓不到人,就杀掉。”魔帝维拉冷冷道。

    “明白。”平舆歌是只有魔帝维拉才有资格叫的名字,它实际上的名号,是控心魔主。

    维拉魔帝手下最强魔主,没有之一,也是他整个魔界都赫赫有名的极大血案制造者。如果说一般魔主最强便是达到神慧层次,那么他便是神慧中的神慧,早在千年前,他便已经是神慧魔主。现在更是深不可测。甚至有星空贵族猜测他极可能是下一个突破魔帝的最大希望。

    以他亲自动手,显然是杀鸡用牛刀了,但此时在怒极气头上的维拉魔帝,并没有理会这些。

    他只需要一个结果,一个想要的结果。至于过程什么的,不重要。

    ***************

    阴宗历三六八年,春。

    阴宗皇帝世涛宗病陨,举国哀戚,两界峡又有一处被突破,血肉之门建成五座,魔灾进一步扩大事态。

    皇庭一片混乱,皇子相互倾轧迫害,拉拢朝臣和三宗强者。太上祖帝木轩陀现身,号阴极兵主,出面稳定局面,重塑朝纲。整理大军围剿魔灾区域。

    同年,神兵邪玉晶十枪现身,刺杀围剿大军重将远光藤,功成,大军被袭,大溃。

    同年,朝中大司马井凡,统领御林军一万六千突袭魔界三座血肉之门,连杀四大魔灵,一位魔主。功震天下,挽回颓势。

    至此人魔两界再度陷入僵持血肉磨盘境地。

    同年,二十七皇子琼觞殿下失踪,遍寻无果后,定为被魔军所杀,追加谥号。

    *****************

    九明州,莫凌府,秋月郡。

    路府上下自从路胜回归后,一片欢腾放松,路全安放开家族子弟,任由他们狂欢肆虐一把。

    在秋月郡内,路胜的身份实力地位,几乎都是顶点,千阳宗所有凡俗势力,还有其他两宗势力,甚至于官府,都退让路家半分。不少见风使舵之人还主动往路府中的小辈身上套近乎,甚至于提亲。

    路胜在秋月郡的地位,已经不是之前那个普通的真传弟子能够比拟。

    不少人暗中都认为路胜将会接任下一任统治秋月郡的千阳宗宗主。但只有千阳的陈静之宗主知晓,路胜对此职位压根看不上。

    他最近频频闭关,没事除了去千阳宗的道宫藏书区,就是研究不知道哪弄来的一套神秘身法。和上边血日的联系也越发紧密,布置在谋算什么。

    倒是路府的不少后辈,却是定力不足,在不少明里暗里的诱惑下,终于按捺不住,动了心思。

    ......

    平安赌坊。

    赌坊大厅里,大大小小的赌桌上不断传出呼喝声,叫骂声,杂乱无比,但又透出一丝井然有序。

    一张张桌边,荷官熟练的抖动着骰子,不时的一下下将桌面上的银票银子推来推去。

    赌场侧面小门处,几个衣着华贵之人静静看着这里的热闹景象。

    “怎么样?天洋兄?”其中一个为首的贵气男子笑着看向一旁的年轻男子。

    这年轻男子面色泛白,两眼眼袋极大,身子瘦弱一副酒色过度模样,赫然正是路家的男丁之一路天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