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三百九十九章 暗斗 一
    “若是你信得过老夫.....我来安排。”潍河剑缓缓出声道。

    “你?”路胜眯了眯眼,潍河剑虽然属于掌控在他手中的次等神兵,但他并不信任此剑。

    “算了,我亲自来,查找内奸,无非就是那几种手段。”他不是这里信息蔽塞的普通人,前世地球上什么东西网上没接触过,以他此时的思维敏捷,要找个内奸还不简单。

    “....好吧....不过,以老夫看,对方手法粗糙,未尝没有正面动手的打算。路胜你还是早作打算为妙。”潍河剑低声提醒。

    虽然不清楚潍河剑心中什么想法,但路胜自然不会认为,只是简单应付这内奸就完了。

    之后数日,路胜都坐镇家中,借口用父亲路全安之事,开始对所有内眷检查身体毛病。以他此时此刻的声势,再加上路家家主的身份,很快命令传开,马上路家,元魔宗,以及赤日门三方的精锐都齐齐而至。

    路胜设置一个小厅,让每五人一组,轮番进入小厅,以他为主同时布置阴鹤网。

    维拉魔帝不断逼近,他如今也并没有真正接触三宗顶尖层面,身后没有兵主坐镇,终归心头有些担忧。

    一边给家人门人设置阴鹤网注入体内,一边路胜也在观察所有人此时的反应。

    上午时分,足足花了两个多时辰,他也彻底接见了所有三方高层主要人员一遍。

    一共找出了三个不知什么势力的奸细。

    这三人都是出了房间后,就迫不及待的给自己后面的势力传递消息,结果被阴鹤网察觉,轻而易举就被路胜发现。

    不过,在查出其中一人的身份后,路胜也第一时间通知了老爹路全安。让所有路家亲人齐聚过来。

    “奸细?”路全安看着面前跪地求饶的路天洋,心头憋闷得差点一口血吐出来。

    如今路家千里迢迢赶到大阴,连脚尖都没站稳,这小子居然就敢吃里扒外,充当外面人的线人??

    “说!!是怎么回事!?”路全安气得发抖,指着路天洋便厉吼一声。

    路天洋浑身一抖,哭丧着脸,终于说出自己的秘密。

    “爹...我也没想到啊...他们拿事威胁孩儿...孩儿一事想不开,便...便...”他断断续续的说着自己为何要做线人的缘故。

    他不过是和家里的一位长辈有了阴私之事,没想到只是一次就被抓了现行,他和那长辈都被抓了把柄,如今他只不过是在给路全安的茶里下了普通春药,但那位长辈被他们要挟做了什么,就不清楚了。

    路天洋也是被吓到了,他以为的春药,居然是剧毒无比的混毒,很明显对方骗了他。而另一边那人...

    “那人是谁!说!”路全安已经彻底对这个儿子失望了,此时更是恨铁不成钢,手指着路天洋颤声道。

    “是....是语娘....”路天洋低头,脸色苍白的瞟了眼坐在一旁的路胜,终于还是说出了他偷情的那人是谁。

    “谁!!?”顿时在场众人一片哗然。路家的直系亲人们都纷纷惊得起身。

    语娘便是王岩语,也是路全安的第三房,路胜都得叫一声三娘。自从其子去世后,便从疯疯癫癫中变成沉默寡言,没想到...没想到....

    “王岩语呢?”路全安厉声道。目光扫视周围家眷一眼,居然没看到那恶心到极点的美妇。

    “之前带着大伯二娘去佛寺烧香了,现在还没回来。”路依依站出来急声道。

    “玉娘也去了?”路全安脸色大变。

    路胜也是面色越发冰冷。谁不知道和他感情最深的,便是二娘刘翠玉,如今对方居然直接对二娘下手。

    “算了,我亲自去一趟。你们留在家中即可。”他站起身,知道这趟还是被暗算一步,对方计策不算好,但重在一个速度快。唯快不破,再多的破绽,在极快的速度下,也迅速能被掩盖。

    “胜哥...”路全安有些担心。

    “放心吧,我去去就回。”路胜安慰道,出道以来,从来都是他占优势,以强击弱,如今却是第一次被人引着往陷阱里钻。

    “万事小心,实在不行....千万不要有所顾虑,你的安全....第一。”路全安忍不住低声提醒。此时想起和刘翠玉的多年感情,他眼眶也是一酸。

    “我明白,爹你们安心等着就是。”路胜面色平静。

    他站起身,扫视了一遍静寂无声的众人一眼。走出小厅房间。

    “石老,影老,跟我来。”

    “是。”石老和阴影之王同时应了声。

    “最近的寺庙只有一间,金妥寺。徐吹,调人把整个金妥寺周围围住隔离,另外派人通知千阳宗那边。把地点告诉信使就行。”

    “明白了。”徐吹迅速应声。

    路胜又接连下了数道命令,让如今刚刚在秋月郡扎根的赤日门和元魔宗,飞速运转起来,如同一台简洁但快速的机器。

    吩咐完所有事务后,路胜第一时间不是前往金妥寺,而是回到自己卧房,盘坐在床榻上,闭目。

    不一会儿他整个人便如同水纹般扭曲震荡,几下便消失在原处。

    ............

    传秘境。

    夕阳西下,一簇大片大片血红色的枫叶林中,路胜见到了他之前便相约的两人。

    两名身穿黑色长袍,袍子边缘有血线花纹的蒙面女子。

    “路府宗,紧急申令每年只能用一次,你这么急着动用,若是没有极其重要之事,可是会受到诸位大元长责罚降位的。你想清楚了。”其中一名女子面对路胜,却依旧没有半点尊敬之意。

    “我确定,动用身为名誉宗主的紧急申令一次。”路胜面色平淡,维拉魔帝步步紧逼,他自然也不会傻傻的光靠自己硬抗。

    “那好,你清楚后果就好。”其中一蒙面女子点头。“我们会为你联络后续。”

    “多谢两位使者。”路胜也是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容易过关。

    ..............

    秋月郡金妥寺。

    附近区域里最大的佛寺,里面的主持心缘和尚佛法精通,修为惊人,在郡内也是一方名望。

    不过此时下午时分,大批大批的千阳宗弟子配合着一伙不知名的黑衣人手,将整个金妥寺上下山的重要路口,全部封锁看守。

    两方人手泾渭分明,但又配合默契。

    金妥寺的金象山脚下,古朴的蜿蜒石阶上,此时正站着路胜和陈静之,还有缚灵宗幽铟宗的两位宗主。

    整个秋月郡最大的势力首脑,起码来了大半。

    “路府宗,您紧急召唤我等郡宗,不知有何贵干?”幽铟宗宗主是个身材干瘦的白胡子老头,原本正在宗门道宫内,祭炼一份连锁阵图,此时路胜一口气全叫来,心头还憋着一肚子火。

    他那阵图就差一点便彻底成就,没想到被路胜这么一通知,便顷刻间大半月心血白废。

    “万宗主莫急,很快...很快便有动静了。路某上山后,半个时辰内,必有变故,你等记得及时传讯。”路胜简单吩咐道。

    几人面面相觑,若是真是更高层的争斗,他们这些人来了也没用,高层面的厮杀,看的是同等级高手的数量和经验技艺,而不是简单的人多。

    似乎看出了三人的不安,路胜也不解释,如今他才是秋月郡第一强者,他的吩咐,这里没人敢不听。

    “好了,路某上山,还请诸位记住之前的约定。”他看着天色,也不再拖延,脚下抬起,一步步踩上灰白石阶,朝着山顶走去。

    随着脚步不断加快,路胜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山上松涛阵阵,风声呼啸,夕阳下大片枝叶被吹动发出沙沙磨擦声。石阶两侧一片死寂,没有鸟叫,没有虫鸣,仿佛整个天地间就只有路胜一人的脚步声动静回荡。

    顺着蜿蜒石阶一直往上,快要到山腰时。路胜忽然脚步一顿,停在台阶上,仰头朝前望去。

    前面稍高于他的石阶上,此时正背对着他,站着一名气质文雅,两鬓霜白的中年男子。

    “阁下何人?抓我亲族,特意引我来此,有何目的?”路胜没有说什么威胁放人之类的废话。既然对方明知他身份,还敢下手,而且还是设计下手,可见身份背景什么的毫无意义。

    中年男子一身长衣被风吹得微微往右不断飘动。

    “千阳宗路胜?你可知你如今即将大祸临头了?”他一开口,便是带着浓重怪异口音的大阴官话,语气惋惜。

    “大祸临头?危言耸听。当今天下,能让我大祸临头之人,不过一手之数。”路胜冷笑。“但其中肯定没有你。”

    “有自信。”中年男子终于缓缓转过身,这人面容俊逸,猿背蜂腰,一双眼睛仿佛随时透着悲天悯人的慈和目光,但其眉心处,却是画着一只烟紫色双尾蝎图案。

    “可惜....大宋第一天才,看来今日便要陨落于吾手。”男子缓缓伸出右掌,掌心一点紫色若隐若现,仿佛一团高速旋转的细小龙卷,其中电光闪耀,形态如同一团紫色风球。

    “大言不惭!!”路胜同样抬手,眉心亮起暗红翼蛇。他已经明白对方的层面了,绝对的魔界魔主,而且不是一般魔主,心中凛然下,他心头更多的却是升腾起丝丝兴奋和沸腾。

    成就圣主这么些时间,他一直没机会与人全力交手,这趟居然在这野外被截杀,显然魔界是对他起了必杀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