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百零一章 沟通 一
    “控心魔主?”路胜舔了舔嘴唇,有些贪婪的看了眼萧紫竹的尸体,一头古魔啊,要不是现场还有这两人在,他完全可以一口气吞掉尸首,不浪费这么多的魔元。

    但既然有千阳宗血日的两个高手在此,他也不好做出食尸之类的负面举动。

    这两位都是真正的顶峰掌兵使,是血日里他通过紧急申令,急调过来的附近最强力量。

    这两人是结拜兄弟,修行有不同的两种掌法,但因为神兵是一对,却能阴阳互补,威力奇大。

    “既然控心魔主也现身了,看来路兄弟这边情况有些不妙啊,不如直接去传秘境面见圣主?魔主现身,必然会惊动上层,这也没法掩盖。”那被路胜称为鬼兄的男子正色道。

    “我也正有此意。只是如今距离太远....”路胜为难道。

    “其实对现实而言,距离却是很远,但从传秘境走,就很轻松了,传秘境的黄金瀑布,只需要乘船顺流而上,一天之内就能抵达。路兄若是无事,今日我兄弟便带你去会见我家主上如何?”鬼兄诚恳建议道。

    实际上,路胜自从在府城崭露头角后,再加上身上是凶月之体,又是迁蠹苏狞扉的弟子,早就被千阳宗的诸位圣主注意到。只是碍于苏狞扉才没主动伸手。

    此时突然发现路胜实力强悍,不少圣主暗中也慢慢有了心思。

    “如此...倒是多谢两位兄弟引荐!”路胜微微躬身一礼,表示感谢。此时他身上的伤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愈合,虽然只是表面伤痕愈合,内部还没好,但这种恢复速度,也让见到的两人心头惊叹。

    “既然如此,路兄弟便先准备一二,之后两个时辰,我兄弟安排好后,便来接你。”鬼兄安排道。

    “好的,那么,一会儿再见。”

    “一会儿再见。”

    路胜看着两人扛着控心魔主的尸首,缓缓消失在原地,显然是直接回返传秘境了,心头有些惋惜。

    但对于之前的厮杀,他也感觉有些奇怪。就算是偷袭,他也感觉这和所谓的控心魔主,有点弱。

    从头到尾,展现出来的实力和底牌,远远和魔主层次的称号不匹配。

    站在原地看了看周围,路胜身上的伤势急速恢复,此时已经几乎看不见伤口了。

    “萧紫竹....”他重复念了一遍那人的名字。到最后他也没动用阴阳合一的最强形态,便是为了让自己留一张底牌。以免被人看穿底细。

    “解决事情后,先回去再说,局面越来越麻烦,以我的实力,居然都有些不够用了。”

    没了萧紫竹的挡路,路胜继续往前,沿着破破烂烂的石阶一直走到一座四角红顶的硕大寺庙。

    寺庙前香炉点燃,烟雾萦绕,地上还散落着不少木签。

    路胜走上前去,捡起一根看了看。

    大凶。淡黄色的木签上清楚的写着一个词。

    路胜笑了笑,丢掉木签跨步往前,缓缓走进庙宇内的院落里。一票黄衣僧人正被聚拢在院落一角,看起来有些慌张,带头的长眉老僧倒是稳重如山,只是低头静静的念着佛号。

    千阳宗的几个人喝元魔宗的几人正守在边上,见到路胜进门,带头的小头目连忙起身靠近过来。

    “弟子参见宗主。”这小头目眉目间看起来挺机灵,岁数也不大,顶多二十出头。

    “其他人呢?”路胜随口问了句。

    “回禀宗主,这寺庙下方发现一个地宫,带队的两位已经带队提前下去查看了。”小头目赶紧回答。

    “地宫?”路胜更加感兴趣了,看了眼一旁被围着看住的老和尚。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这金妥寺明显也有些内情,现在看来是被他无意中误打误撞查出来了。

    “我路府的人找到了么?”路胜仔细问道,现在的关键是先找到二娘位置,二娘刘翠玉只是个普通人,被三娘带着不知道去了哪,恐怕会有危险。

    “这个....”小头目顿时有些为难,显然没找到。

    路胜也不以为意,反正人肯定在这里。他抬头看向寺庙大殿门口,里面正好大步走出一行人,带头的赫然是千阳宗派来的血日成员,元煞道人黄真冼。也是这趟被他派出从另一面偷偷上山的队伍头目。

    黄真冼是个身材魁梧壮实的年轻男子,但实际年龄远比外表看上去大,他小心的扶着一个中年妇人,正是二娘刘翠玉,一行人缓缓走出大殿。黄真冼一看到路胜,便连忙露出松了口气的神情。

    “路宗主!幸不辱命!”他连忙大声道。

    路胜一眼看去,只见二娘除了昏迷不醒外,其余都是完完整整。身后还有人扶着另一个美妇,赫然就是带着她一起走脱的三娘王岩语。

    这妇人此时满面通红,衣衫不整,低着头根本不敢看路胜。

    “嘿,宗主有所不知,我等进去后,这妇人正疯疯癫癫的和几个男的一起,玩得那个叫刺激。”黄真冼嘿嘿笑着传音道,“在下一怒之下,就把玩她的那几个男的全部砍了,您放心,除了在下,没有其他任何人看到这一幕。在下也绝不会有任何外传。”

    这是在表忠心了。

    路胜上前一步伸手在二娘肩上一搭,检查了其身体无碍后,这才松了口气。

    “做得不错。”他冲黄真冼点点头,“另外这地宫是怎么回事?”

    “藏污纳垢之地,这地宫不大,里面全是些用人血尸骸建立的祭坛,也不知道是拜祭的什么,不像是魔界魔帝,更像是一些无意识的乱神兵搞出来的野蛮仪式。这事是要上报还是....?”黄真冼是陈静之介绍给路胜的人,虽然也是血日成员,但此人性情不同,之前因为一些事,成了墙头草,被千阳宗内部几大派系厌恶排挤,还据说得罪了某位大人物。

    此时路胜忽然回归,平白多了个大码头,此人也连忙第一时间找关系主动靠上来。若是得到路胜承认,这黄真冼才算是勉强安全下来。

    这趟任务因为危险,所以陈静之才介绍了此人出来。

    路胜原本还以为后续会有什么后手,没想到到现在为止,都没发现什么后手,那控心魔主萧紫竹似乎真的就这么简简单单结束了。

    他上前一步,伸手按在三娘王岩语肩膀上,体内无限法阳元分出一丝,钻入其体内检视。

    没有任何异常。

    路胜面色不变,退后一步。

    “大公子....”王岩语脸色有些苍白,抬起头张嘴似乎准备哀求。

    “带下去,先关起来,送到路府去。”路胜随口吩咐一句。

    “是。”

    一个元魔宗的弟子上前,押着王岩语快步离开。

    路胜自己则是又回忆起之前和萧紫竹的交手。阴身的概念,他也知晓一些,阴身一般是比本体弱一个层次的存在,类似于分身,但比分身更强,是有些类似八首魔极道的阴魔存在。有自己独立的意识,和本体属于主从关系。

    “同为魔主,就算萧紫竹是最顶峰层面,他的阴身要弱一个层次,仅仅玉星层次,也不至于比我强出那么多吧?”路胜心中疑惑。他忽然想到,自己自从突破圣主后,一直没有得到过圣主层面的修行方法。

    苏狞扉也一直没有提出要传授给他。只是一味的分派任务。导致他现在除了自创的无限法外,再没有其他什么圣主可以修行的真功。

    路胜一边吩咐手下,将二娘也带着送回路府,一边朝着寺庙内部走去,在一座千手观音佛像下,从蒲团下的地道入口进去,开始探查地宫。

    带路的黄真冼一边往前举着火把,一边小声介绍道。

    “说起来,这地宫的祭祀完全没有半点效果,看起来仅仅就像是一群疯子在胡乱血祭,不要说祭祀现象,就是一般的灵异都闻不到一分....”

    咦?

    互让黄真冼轻咦一声,也发现了不对劲。

    路胜眯了眯眼。

    杀了那么多人,居然连冤魂都没有,这还算正常

    两人顺着黑漆漆的地道一直往下,穿过几个破烂的中间空洞,走了十几息后,很快便到了一个椭圆形的宽敞地宫。

    整个地宫只有一个小型篮球场那么大,正中有着个白骨祭坛,祭坛顶端很简陋的放置了一个大锅,锅里是正在沸腾的血水,水中不时有白骨和人头骷髅翻滚涌上来。锅底下还有淡淡的烟雾飘出,似乎就是最普通的炭火。

    路胜皱眉扫了眼四周简陋的鬼画符,还有脚下一串串乱七八糟的扭曲符号。

    “处理掉这里,确实没感觉到任何问题。”他仔细转了圈,同样没发现,便简单吩咐黄真冼。

    “明白!”黄真冼连忙应道。

    路胜循着原路返回,离开前,却是无意识的在墙上看到一个硕大的徐色符号。或者说一个类似符号的元字。

    这字没有任何异常,路胜只是瞟了眼,便转身离开。剩下的交给黄真冼解决。

    解决这事,他急速下山,指派了山脚的人手一些善后工作后,便急匆匆的回到千阳宗道宫,让陈静之开了间闭关密室,走了进去。

    “等等!”在路胜快要闭门闭关时,陈静之忽然出声叫住他。“路前辈还请稍等,这里有附近溧阳郡传来的求援急报,还请您看看。”

    “求援急报?”路胜转身看了眼陈静之,见他手中拿着一份朱红色信纸,面色肃然。

    “此事当上报府城,或者总脉,静之给我看做什么?”路胜有些不解,他现在自己被魔界魔主盯上,还得想出解决法子,可没闲功夫去理会其他什么附近的魔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