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百零二章 沟通 二
    “前辈...溧阳郡距离我秋月郡不远,唇亡齿寒,他们受到魔灾,恐怕我们这里也不远了。前往府城的求援信肯定也送了,但最快的支援力量,肯定只能从我们这里出。”陈静之无奈道。“而且,郡里谢家的谢成轩公子之前出发,前往营救其姐,于半路上传信回来,说发现了有魔物已经开始在我秋月郡附近聚集了。”

    路胜接过信,几下扫完,微微沉吟起来。他如今就是整个秋月郡最强之人,之前控心魔主突然出现,居然没被青螺司发觉上报,已经是出人预料,现在就连魔物现身,居然也是一个大族公子无意中发现的,这就耐人寻味了....“静之的意思是...?”

    陈静之神色肃然,“恐怕阴阳司和青螺司,都出了问题,这么大的事,居然没有半点消息传出。静之斗胆,请路宗主前往传秘境,通知总脉,救秋月郡上下数十万百姓于水火!”

    他说着便是一记长揖。

    魔灾!?

    路胜猛地反应过来,心头大片迷雾迅速散去,他这才明白,为什么萧紫竹只是派了一个区区阴身过来。想必压根就是过来试探而已,真正的秘法,恐怕这次的魔灾才是真的。

    不只是灭掉他,还要同时灭掉秋月郡和溧阳郡,扩大魔军势力范围。

    “我试试看。”既然对方有着这种打算,路胜心头有种不好预感。传秘境这条路,难道魔界就没办法反制?

    “谢路宗主!”陈静之起身正色道。

    路胜迅速关门,盘腿坐在地面,闭目开始默念老师名号。

    数十遍后,他整个人的身躯开始逐渐模糊起来。正要消失进入传秘境时。噗嗤一下,一团半透明黑影在其身前炸开,迅速凝聚成一头双耳两侧长着羽翼的黑牛。

    黑牛低鸣一声,再度炸开消散。

    路胜的身形也急速凝实,重新恢复原样。

    他睁开眼,面色凝重。

    “这才短短这么一点时间,就无法进入传秘境了....看来萧紫竹的阴身,主要目的,除了刺杀我之外,便是拖延时间,彻底杜绝我从传秘境逃脱。嘿!好心计!”他忽然回想起之前鬼兄两人进入传秘境那么慢,显然就是受到了干扰。

    路胜彻底明白萧紫竹的打算。“难怪只派出一个阴身,本体恐怕正在主持封锁传秘境的大阵之类,再加上魔军团团包围出动,这是要万无一失,调兵围剿我啊...”

    他心头有些阴冷。

    这是头一次,头一次遇到这等困窘局面。一直以来他都顺风顺水惯了,却没想到魔界居然还有这等阴狠强悍人物。

    “如何破局!?”现在面临的就是这个问题,路胜看清了对方的计策,但这是阳谋,不到迫不得已,他不会抛下自己家族逃离。对方也把可能前来援军的传秘境锁住,让他只有硬拼这么一条路。

    以大军压境,个人实力也占优的大势下,强势碾压,这才是萧紫竹的真正打算。

    彻底想通后,路胜闭目盘坐在原地。心中思路飞速转动。

    “我如今圣主已成,但因为苏狞扉没有给我对应的修行真功,实际上对圣主层次的争斗方式,还停留在掌兵使层面。这才是我和萧紫竹最大的差距。我的最强状态阴阳合一,虽然比阳极态要强不少,但绝对赢不了本体的萧紫竹。甚至差距很大。

    短时间内,没办法弥补这个差距,那么唯一的破局办法,就是.....”

    路胜眼中狠色一闪。

    “是你们逼我的,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不择手段!”

    “深蓝。”事到如今寄神力留着也无用,必须得尽快提升实力。

    之前路胜从邪兵神兵那里弄到了接近五千单位的寄神力,此时又得了一把水属性的寒骆。

    从背后抽出寒骆神兵,路胜看了眼这神兵,外表看起来就是一把还算锋利的木剑,只是剑柄处有些腐朽了,伪装起来,就和普通的被人丢弃的练习用木剑,没什么区别。

    但他手握住这寒骆,才能感觉到其中不断激荡的庞大力量。

    金叶级神兵,每一把其实都有着极大的潜力,他们只有将自身潜力完全开发出来,才能成为乱神兵,也就是魔主圣主层次。

    而对于路胜而言,每一把神兵,都是极其丰富的寄神力大礼包。

    他检查了几下寒骆本体,然后猛地将其往嘴里一塞。

    咔嚓。

    一声飘渺的惨叫声陡然响起。

    剑身噗的一下炸开大片白色波纹,但马上便被路胜身旁浮现升腾的金光完全遮挡。

    无限法全力催运,路胜嚼了两口剑刃,和吃一般的钢铁没什么两样,只是有点薄荷味,清清爽爽。

    他举起剑又咬了一口,那白色波纹疯狂的扭曲着,激荡出一股股极寒之力,将他全身上下都冻结出一层厚厚冰层。

    但也仅此而已了,寒骆最大也不过发挥掌兵使层次的威力,面对路胜这等圣主,还加上是在沉睡状态,突然醒来意识都没完全清醒。

    咔嚓。

    路胜第三口,直接将整把剑身啃了只剩下一半。寒骆亮起一个个冰蓝色符文,一个小巧的三角形神兵符号,在它剑柄上飞速旋转,剑身内的神兵之力急速膨胀起来,似乎打算自爆。

    咔嚓。

    路胜硬生生将整个剑刃最后一口塞进嘴里,大口咀嚼了下,大量的寄神力疯狂涌入他体内。

    一百,两百,五百,一千.....

    无数寄神力如同溪流,疯狂涌入深蓝,涌入路胜胸腹处那个神秘空腔。

    他最后一下把剑柄硬生生塞进嘴里,囫囵咀嚼了几口,咽下去。然后飞速扫了眼深蓝上那个唯一的方框。

    果然,无限法上的下一层提升条件,彻底满足了。

    大量寄神力涌入的同时,无限法的采英一境,也就是圣主境界的修为,终于可以直接提升了。

    他轻车熟路的点下修改器最下方的修改按钮,整个深蓝方框猛地一颤,随即又急速清晰起来。

    无限法后方也多出了一个推演按钮。

    “就是这个!”路胜嘴角一咧,意识集中点上去。

    啪。

    没有任何动静,只是无限法的方框缓缓模糊起来。然后又慢慢清晰。

    采英的第一层,变成了第二层,后面依旧跟着一长排密密麻麻的各种特效加成。

    路胜正要仔细查看其中哪些特效得到增强提升。忽然眼前猛地一昏,一种昏昏沉沉的感觉涌上心头。

    刹那间无数复杂的,难懂的,各式各样基于他本身武道体系推演出来的知识内容,疯狂的钻入他脑海。寄神力如同瀑布般飞速下跌。

    几乎是以每秒一千单位的神速在剧烈消耗。

    无数的知识,无数的比他如今更进一步的推演真功,功决,如同填鸭一样,也不管他适应不适应,就一股脑尽数涌入其脑海。

    圣主,魔主,乱神兵,法!元力!

    深蓝基于他已知的所有知识体系,推演出的一个全新方向,在足足半个多时辰后,终于彻底灌入进了路胜大脑。

    “法....原来圣主和掌兵使们最大的区别,便在于法。掌兵使如果说是运用神兵法之人,那么圣主魔主乱神兵,就是将自身化为法的掌控者。取消掉了神兵魔刃为媒介。”

    路胜眼中闪耀着暗红色翼蛇的三角形符号。

    “不管我的推演方向和这个世界的方向是不是一致,直接跨过神兵魔刃,接触法,一定不会有错。”

    “接触法....那么我的法,是什么?”一直以来,路胜最大的问题,终于到了此时此刻,被深蓝剥开层层掩饰,分离出来。

    “我的法....”路胜回想起当初,自己还在元魔宗地底时,第一次发现那种威力恐怖的阴火时的欣喜....

    他抬起手,掌心再一次燃起阴火。紫黑色的阴火只有巴掌大,其核心处,赫然是一只金色火焰组成的眼睛。

    而整个阴火正随着他的寄神力消耗,发生剧烈的变化。

    原本紫黑色的阴火,正一点点的转化为漆黑色,金色火焰也逐渐越发明亮刺目。发生着路胜完全未知的神秘变化。

    这种变化,不像是用来改造阴火,而更像是在沟通某种意志。

    他全然不知,自己的方向已经完全脱离了正统意义范围的圣主魔主,而是随着深蓝的强行推演,朝着某种未知方向一步步延伸过去。

    忽然间,路胜掌心的阴火终于变化提升到了某个极限,陡然炸响了下。

    一股仿佛歌剧院中引吭高歌的声音在密室内响起。

    阴火猛然炸开,核心出的金色眼睛,怦然狂涌出大片金色火焰。那火焰完全脱离了路胜的掌控,仿佛和他无关,通体透出丝丝古老,宏大,璀璨的气息。

    仿佛神庙的图腾,祭坛上的神纹,火焰本身只是被注视着,就传递出阵阵神圣,伟大,浩瀚如海的恐怖意味。

    仿佛在路胜眼前涌出的不是火焰,而是某种金色的裂缝,裂缝后面通向的,是无比神圣和神秘的恐怖所在。

    “这是....!!??”路胜睁大双眼,浑身都被一种莫名的伟岸之力强行固定在原位。

    他的心脏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剧烈跳动,全身力量疯狂鼓动,试图变身真妥束缚,但毫无用处。

    金色火焰的力量无穷无尽一般,完全脱离了他祭出的那点寄神力范畴,不只是他,就连深蓝的推演也被迫中断,推演了大半的无限法,似乎无意中让阴火接通了某个不可知的恐怖意志。

    “那是....!!?”恍惚间,路胜透过金色火焰,似乎看到了某个莫名的影像。

    那是一头大得无法形容的恐怖巨兽,它有着八只巨鹰的头颅,浑身披着雪白羽毛,狮子一样强壮的身躯从容漫步在黑暗宇宙深处,所到之处,周围的星球黑洞纷纷燃烧起金色火焰。

    “八首鹰狮兽...传说中能吞噬太阳的神兽,号称是给予万物生机阳性的始祖,其所到之处,干旱炎热酷暑伴随着繁殖生机炽烈一起降临。”

    路胜浑身如遭雷击,他居然无意中接通了八首鹰狮兽的本体意志!

    虽然对方似乎压根就没发现他,只是背对着他朝远处飞去。但仅仅只是看着这头恐怖生物的背影,路胜便仿佛明白了无数的关于火焰的真谛。

    。

    。

    。

    大家记得关注老滚公众号,昨天发了宣雾资料卡。点开威信,搜索作者滚开,即可点击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