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百零四章 底牌 二
    琼觞脸上早就用特殊方法‘毁了容’,现在没人看出他是什么身份。只知道是个身法还不错的普通平民小子。除此之外,似乎还有些莫名的血脉。

    一路杀向那个山丘,琼觞也感觉身体有些疲惫了。连续杀了三个多时辰,一直都是全力以赴,就算有再强的体力,他修为也不高,撑不住也属正常。

    “怎么样?”一个金色头发,看起来面容俊秀的半大小子从魔物群中杀出来,一把抓住他肩膀,猛地一跃。

    两人轻松翻滚越过大片魔物头顶,落在那片山丘跟前。

    “没事,只是有些累。”琼觞赶紧俯下身大口喘息,恢复体力。这个金发少年,就是他这段时间在厮杀中结识的朋友,安九。

    “小心点,我们这边人数不多了,魔军还有后续支援....”安九认真提醒道。

    “恩。”琼觞抬起头,转身远远眺望后方远处的谷地,大片的红色谷地里,一队队穿着黄色衣袍和黑色衣服的强悍人手,正生生的阻截着试图冲入谷中的大鼓魔物。

    而他们这边厮杀的不过是前面泄露下来的少许魔物,真正的主力和魔将,都被前面的谷地口的三宗宗门挡住了。

    “那是三宗的高手,刚才听老刘说,已经有好几个魔将被杀,但是也有几位三宗高手陨落。战况真是激烈。”安九感叹道。

    琼觞远远望去,能看到红色的山谷谷口,黄色和黑色的人群,如同堤坝一般,死死将前面的黑色浪潮挡在谷外。血肉残肢在谷口已经堆积如山。

    道道白光,金光炸散,夹裹着黑色烟雾和火焰一起消散。

    “阴符军的周将军刚才传令下来,要我们再守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后,必有支援。”安九低声道。

    “半个时辰?”琼觞身为皇子,基本的战术素养还是被培训过的,此时他苦笑着看了看自己身旁的这个小组的成员,一共加上他就十二人,十二人守这么一片平地,能支撑半柱香就算不错了。

    起码数百头魔物还在下方往上突袭,试图将山丘上的人一一扑杀。

    如同狗叫,牛吼的怪异声响此起彼伏,密密麻麻在耳边吵闹着,让人心浮气躁,完全静不下心来。

    琼觞苦笑着,伸手摸了摸自己胸腹之间的一处凸起。

    那就是传说中的万化神兵所在。也是他被驱逐出皇室,一步步被污蔑栽赃的根源。

    临行时,天河道长曾经仔细讲解过现在的局面。琼觞也清楚了哪些人是真正对他没有企图,哪些人是穷追不舍,如同猎犬一样盯着他的凶手。

    “你还在犹豫么....担心李顺溪骗你?”一个平和的年轻男子声音在他脑海里响起。“还是担心他给你指的人,有问题?”

    “都不是,我只是在想,如果就这么死在这里,或许也是一件好事。一切就都解脱了。妹妹的仇,母妃的仇,还有陷害我的那些人...什么都不用管了。”琼觞闭上眼睛,“我好累...”

    “既然不是不相信,那么,你还记得李顺溪给你说过的话么?”那个声音淡淡道。“弱者在成为强者,拥有自保之力前,就必须要想尽办法借力,借势。你拥有我,既是不幸,也是幸运。喊累,谁都有资格,唯独你没有。”

    “我知道.....我只是担心....那个人真的愿意帮我们吗?”琼觞苦笑道。

    “谁知道呢。既然李顺溪已经预言出了,那么这也是你如今唯一的机会。念在他曾经和你母妃之间还有一丝旧情的份上,他应该不会见死不救。”男子平静道。

    “万化叔叔....如果他起了贪念....”

    “那我们就一起去死好了。”男子随意道,似乎毫不在意生死。他正是万化神兵,也是号称传说中超越神慧的顶级神兵。对于掌兵使而言,他有着极其恐怖的力量,足以无限接近圣主。对于圣主而言,他的力量具有极强的参考研究价值。

    甚至对于兵主而言,也是有些价值。

    但他认可的同伴,却是琼觞这么一个普普通通,弱小得无法形容的皇子。

    “好了,放出讯号吧,别磨蹭。”万化催促道。

    琼觞无奈之下,只得和安九找了个借口,猛地扑下去,继续厮杀,但他手中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块黑色玉石。

    那玉石闪烁着微弱的黑光。上边仿佛有着一头嘴巴长在胸前的乌鸦,猩红的眼珠子泛着淡淡的红芒。

    琼觞越杀越远,逐渐远离了那处山丘,直接杀穿这群魔物阵地,隐入黑暗中的一片小树林里。

    他迅速拿起玉石,咬破食指滴出一滴血落在上面。

    嘶....

    血液骤然化为黑烟升腾而起,消散在空气中。

    不多时,一道模糊黑影从远处飞射射来。

    哧!

    黑影陡然落在琼觞身前,化为一个粉雕玉琢的漂亮少女。

    少女身穿挂满了珍珠贝的黑色束腰丝裙,长发披肩,眼若亮星,雪白的肌肤在黑色的长裙衬托下,映照的越发纯净靓丽。

    “搞什么?居然是个猪猡!”少女原本有些期待的美目,在看清面前居然是个人族后,顿时大失所望。

    “我还道爹爹让我过来接洽的是个什么重要人物,没想到只是个人界猪猡,扫兴!”

    琼觞这才注意到,少女的头顶长着两根山羊一样弯曲的棕色长角。显然,她不是人类,而是魔族。

    “我....我...”他窘迫的想要说话,但魔界语本就不流畅,再加上此时被人鄙视,心气不顺,便更是结结巴巴。

    “居然还是个结巴!搞笑么?就为了一个结巴猪猡,爹爹居然要我亲自跑来接应,还不顾有可能会坏掉爷爷的大计!?”少女火大的一巴掌狠狠打在琼觞脸上。

    啪!

    琼觞白皙的脸颊顿时肿起老高,他往后踉跄退了几步,满脸委屈。

    “好烦好烦好烦!!烦死了!!走了!”少女转身便走,小手一挥,顿时放出一股黑雾,将琼觞也迅速包裹起来,一起朝着远处飞掠而去。

    但没飞出多远。

    噗通!

    一股强悍的如同近在咫尺的巨大心跳声,猛地在两人耳边同时响起。

    “不好!是顶尖霸主交手,快运金丝锁心决!”万化神兵猛地变色,急速催促道。

    琼觞不敢怠慢,马上闭目入定,心灵关闭,五感关闭,灵觉关闭,盘坐在原处如同死人。

    那黑裙少女也知道厉害,小脸煞白,迅速盘膝坐地,也跟着入定,周身大片黑雾裹住她。

    噗通!!

    又是一声巨大心跳声,传遍整个附近数十个山丘,遍及方圆数十里战场。

    “本宗已至,萧紫竹,滚出来!”一个庞大带着剧烈震动的低沉男声,如同雷鸣般滚滚传递到数百里外的极远处。

    夜晚的天空骤然如同火烧云一般,足足大半的天色全部被金红光线侵染,一片通红。

    空气开始升温,变热,变烫,也更快的变得潮湿。

    就算琼觞和黑裙少女关闭感知,也依旧被那种巨大恐怖的压迫感,从血脉深处不断挤压,两人脸上身上都渗透出丝丝冷汗。

    但不同的是,这股压迫更多的针对魔族,黑裙少女身上的汗水里,甚至开始夹杂着淡淡血腥味。

    “看吧,这就是未来的你,是你必定要达到的境界....”万化低沉的声音,同样在琼觞心中回荡。

    他虽然关闭感知,但还是有图像和声音被万化传递进来,清晰的可以看到外面的影像。

    “若是你能成就这等境界,就算整个大阴,也无处不可去,就算掌握我本体,也不过是稍微麻烦点的小事,稍稍处理一下便可完结....”万化感叹道,这就是实力,带来的质变。

    通红的天空压迫越来越重,下方山丘丘陵之间的魔物纷纷浑身长出滚烫水疱,在地面翻滚着惨叫哀嚎。人族稍微好点,只要盘膝不动,就能不受伤害。

    发觉没事后,琼觞缓缓解除封锁,用自己的感官去观看外面的情景。

    他仰头朝红色天空方向望去,那里的半空中,一团金色泛红的巨大雾气,翻滚着,形成一头数百米之巨的庞大翼蛇,对着远处咆哮怒吼。

    一个小小的人影正站在翼蛇头顶,同样眺望着远处。

    狂风肆虐,空气中不知道何时开始飘散着细碎的黑色花瓣。

    花瓣翻滚纷飞着,飘过琼觞两人头顶,穿越树林,越过沟壑,越过大片赶来的支援魔军,轻轻落在一个长发男子手中。

    男子仰头望着远处金红色翼蛇,他披着一身黑袍,背后绣着一个硕大的白色蝎子图案。

    “这不就出来了么?”男子脸上的阴影慢慢被红光照亮,露出一张俊美苍白到有些秀气的面孔。

    明明他的脸和当初路胜见过的萧紫竹阴身不同,但两人距离数十里,遥遥相对,却一眼便认出,对方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

    “刀来!”他猛地大喝。

    身后有魔族魔将上前,将一把长达四米多的巨型斩马刀奉上。

    两名魔族美姬轻轻将他身上黑袍揭下,露出下方穿戴整齐的狰狞黑甲,和深厚的修长披风。

    萧紫竹手握斩马刀,身下猛地一震。

    轰隆!!

    漫天泥土碎石飞散,黑气翻滚间,一头漆黑浑身包裹了岩石外甲的巨大蝎子破土而出,驮着他冲天而起,朝着路胜方向冲去。

    “死!”

    萧紫竹一刀斩出,狂暴的魔气席卷开来,凝聚成一把同样外形,长达数百米的巨刀,轰然斩向路胜。

    “该死的是你!!”路胜狂笑一声,浑身骤然胀大,身上炸开无数金红色火焰,大量金炎凝聚收缩,形成一头上百米高的火焰巨人。

    巨人四条手臂从四面轰然抓向巨刀。

    嘭!!

    两者相接,一团半透明的巨大莲花猛然炸开,在两人身旁缓缓绽放。

    天空震动,血云炸开无数个大小不一圆洞。

    “天空,大地,血雨,哀鸣!痛哭吧,痛哭吧,痛哭吧!!!”路胜四条手臂夹着斩马刀,身上已经被斩裂开大片血痕,但他丝毫不以为意,只是狂笑着大声念动着不知道哪来的咒文。

    咔嚓。

    忽然一声细微碎裂声传开。

    萧紫竹面色急变,终于感觉有些不妙,他左右看去,却骇然看到巨人四臂掌心中分别都紧握着一块块破碎镜面。

    “你居然敢!!”

    咔嚓....

    又是一声碎裂声传开。

    轰!!!!

    一团耀眼的灰色,猛地膨胀,瞬间便将两人同时包裹住,消失在半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