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百零五章 邪异 一
    灰色的世界。

    灰色的天空。

    路胜和萧紫竹同时眼前一花,周围环境大变,再回过神来,两人已经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诡异世界。

    头顶的天空有着无数的块状灰云飞速流动,如同流转的河面。

    地面是一望无际,什么也没有的灰色泥地,其余什么也没有,没有人烟,没有树木,没有石块,甚至连空气也没有。

    天空无声的流动着大量灰云,这便是整个世界唯一的动静。

    “你居然敢!!打开痛苦之门!!”萧紫竹面色扭曲,手里提着的斩马刀刀刃死死被路胜四条手臂夹在中间。

    “是你逼我的,正好我也想进来看看,看看传说中的痛苦世界,到底是什么样景色。”路胜此时反而情绪平静下来,脸上带着莫名的淡淡冷意。

    萧紫竹没有在说话,作为魔族高层,最古老的星空大贵族之一,他不是没有接触过痛苦世界,只是从来没进入过。

    传说进去过的人,出来后不是死了,就是疯了。更多的人进去后边一无所踪,彻底消失。

    无论修为有多高,无论实力有多强。

    他此时无比的懊悔这趟怎么会跑来找路胜的麻烦,陛下那边若是想推掉任务,也不是没办法。只可惜现在才后悔已经太晚了。

    “还要打么?”路胜一把甩开斩马刀,他确实不是对方的对手,就挡住了这么一刀,身上肉身就已经有五成左右的肌肉纤维全数断裂,修复至少需要数十息。

    如果继续动手,萧紫竹根本不会任由他轻松修复自身。

    “打个屁!”气急败坏下,萧紫竹又是一刀,伴随着大量魔气狠狠斩向路胜,但让他恐怖的是,黑**气刚刚离体传到进刀身中,便瞬间和他脱离联系,被周围空间中的无数神秘力量彻底吞噬。

    以至于斩马刀这一刀斩出,没有魔元推动,就和普通的一刀砍出去没什么两样。

    “就连法也被限制了么??”萧紫竹神色一凝,明显感觉自己的核心圣法九幽魔气被瞬息消耗掉。

    他成就圣主魔主的关键,便是很多年以前,将神魂彻底融入了自创出的一种名叫九幽魔气的古魔魔元中,从而得到了彻底掌握这种魔元的力量。

    九幽魔气是他独一无二的独创魔元,在和神魂凝结为一体后,更是越发被凝练得威力奇大,有控制重力的血脉之力。甚至将萧紫竹的肉身也逐渐侵蚀,同化成这种魔气的衍生物。可以说他整个人都已经成了九幽魔气的代言者,九幽魔气就是他,他就是九幽魔气。

    但此时此刻,他放出的魔气居然瞬间便被消磨。

    萧紫竹心中油然涌出一丝惊悚。

    已经多少年了,他已经多少年没有感受到过这等威胁感。

    再抬头看看对面那个人族。

    路胜同样身上亮起点点金色,然后那金色同样瞬间便被周围灰色无形的东西彻底湮灭。

    “这里不能动用任何超凡能量么?”路胜收回手,轻吐口气道。

    “纯粹依靠肉身么?”萧紫竹隐蔽看了眼路胜身上鼓起的肌肉轮廓。心头感觉有些不妙。

    他虽然肉身也不错,但比起眼前这人就.....

    “痛苦世界据说进入后,要想脱离极难,成功的人极少极少,就算出去也大多都是疯子。你知道是为什么么?”萧紫竹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头的惊怒,决定暂时休战,这里完全消融了自身优势,再动手不一定能稳胜。还不如先寻求合作,出去之后再行对决。

    他是来杀人的,不是来把自己也赔进去的。痛苦世界虽然神秘,但也不是完全没办法离开。

    路胜也对痛苦世界没什么了解,闻言眉头一挑。

    “你想说什么?你有办法脱离出去?”他利用痛苦之门的碎片,以两人的力量同时激活,打得主意就是将萧紫竹丢进痛苦世界,却没想到自己也被波及。

    现在的关键确实不是你死我活,而是如何脱离这里。

    “你知道这里为什么叫痛苦世界么?”萧紫竹活了这么多年,还是多少了解一些内情的。

    “为什么?”

    “因为.....在这里要想达到任何目的,都只能先让自己感受痛苦,才能看到希望和方法。”萧紫竹低声道。

    “你觉得我会信你?”路胜冷笑。

    “信不信由你。”萧紫竹懒得理会这让人,视线开始左右四方望去,他们都悬浮在半空中,此时俯瞰下去,四面八方什么人也没有。一片空旷。

    “要想接触到这里的真实,寻找离开的方法,就一定要先让自己感受痛苦。”萧紫竹回想起曾经自己在典籍中看到过的一句话。

    他闭上眼睛,体内魔元陡然开始疯狂搅动内脏,不是损伤内脏的程度,而是在安全范围内,疯狂的大力拉扯内脏。

    一阵阵痛楚不断从腹部穿出,扩散到全身。诡异的是,这痛苦持续不断的顺着血管神经往上蔓延,很快便到了大脑部位,钻进萧紫竹此时的双目之中。

    他双眼陡然变成漆黑,如同两个黑洞。

    片刻之后,萧紫竹猛然全身一僵,然后便彻底消失在路胜面前。

    路胜正在仔细探索周围环境景物,看是否能从四周找出什么线索。忽然面前的萧紫竹一下不见,消失失踪。他再联想起之前萧紫竹所说的话。

    “先让自己充满痛苦么?”他心头若有所思。

    环顾四周,大片灰色的土地上,映照出头顶天空快速移动的云层黑影。

    “试试看吧。”路胜伸出手,手掌竖起成掌刀,在胸口用力划了下。

    哧!

    一道淡淡的白痕浮现在他鳞甲上。

    “连我自己都很难打破自身的外壳...”皱了皱眉,他又伸手狠狠往胸前一刺。

    一股刺痛顿时涌入脑海,路胜尽可能的配合那地方皮肤肌肉骨头,纷纷软化放松。但持续不断的恐怖自愈力,依旧让他几个呼吸便自愈完成。

    “自愈力太强也是个麻烦....”悬浮在半空中,路胜皱了皱眉,想了想,还是缓缓从身后背囊中取出一个布匹包好的小袋子,他将黑色袋子往外一抖,从里面顿时滚出一快圆滚滚的淡金色琥珀般球体。

    这就是之前他用阳元包裹起来的金色羽毛。八首金炎羽毛。

    阳元有着极强的隔绝作用,加上本身也有类似的一丝灼热本质,和八首金炎同源,在路胜源源不断的更新阳元下,羽毛并没有出现烧穿布匹的情况。

    轻轻散开阳元,路胜伸手一把捏住八首金炎羽毛。

    嘶....

    一股清晰灼烧疼痛从手掌涌进心头。

    路胜微微皱了皱眉,静静握着羽毛维持不动,时间缓缓流逝。他马上感觉眼前视线有些不同寻常的变化。

    周围原本空无一物的灰色天空中,渐渐浮现出一头头拖着长长尾巴的巨大鳐鱼。

    这些灰色鳐鱼扇动着双翼,缓缓在天空中慢慢游动,他们的身体呈现半透明状,并且随着路胜感受到的痛苦程度,影像不断有波动扭曲。

    嘶....!

    其中一头体长数十米的巨大灰色鳐鱼,缓缓擦着路胜身边游过,发出如同抽泣一样的叫声。

    路胜随意看了眼鳐鱼,发现它的腹部在流血,源源不断的血滴落下去,掉落在大地上,瞬间便被地面的灰色泥土吸收,消失不见。

    萧紫竹就在前面不远处的空中,脸色惨白,摇摇欲坠。正缓缓朝地面飞去。

    路胜顺着他扑去的方向望去,顿时心头一惊。

    地面上居然有着一片不小面积的城镇。明明刚才那里什么也没有。

    灰白色的城镇在天空流动的云下,不断有着大片的块状阴影闪过,里面空无一人,冷清死寂。

    路胜心头微动,忍住痛苦,紧跟着萧紫竹飞去。

    既然已经到了痛苦世界,看起来萧紫竹似乎知道些什么,那么或许跟着他,有可能找到更安全的离开方法。

    虽然他自己也有一些提前的准备。但如果不是逼不得已,路胜并不想贸然动用自己手段。

    紧跟着萧紫竹往那城镇飞去,约莫数十息功夫,两人一前一后落地,站到城镇门口。

    萧紫竹一落地便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周围,朝城镇内走去,很快便消失在右侧的一座民居中。

    路胜想了想,没有跟得太紧,他和萧紫竹还处于敌对状态,若是被其发现自己跟上来了,难免不会被其坑。

    他在外稍微等了一会儿,不见萧紫竹出来,迟疑了下,也跟着走进那座民居。

    灰色的民居整个是用一块块一米多长的正方形石块垒成,周围还用灰色铁栅栏围了一圈围栏,形成一个内里的小院子。

    路胜在门口轻轻一推铁门,顿时门开了,发出细微的吱嘎声。

    铁门背后,是大片大片破败乱糟糟的花园,黑色的枯枝树叶枯萎成一簇簇类似灌木的黑色东西,看起来极为不详,灌木里似乎还隐藏着某种不舒服的东西。

    路胜扫了眼灌木,视线看向了正前方半开着门的民居大门。

    整个民居是类似教学楼一样的正方形四层大楼。一块块的灰色石块,如同拼图一般,搭建成整个这座建筑。

    这让路胜隐隐有种回到地球学生时代感觉,那时候他的高中教学楼,就是和眼前这栋楼差不多。

    站在楼下往上看,可以看到四层楼每一层的房门,都整整齐齐的紧闭着,房门有的隐藏在民居大楼的影子里,有的则明明白白的显露出来。

    这栋灰白色四层楼的侧面,还爬满了枯萎的黑色藤蔓,这些藤蔓像是蜘蛛网一般,占据了整栋楼的右侧外墙。

    路胜低下头,看了眼自己左手里握着的一块玻璃碎片。

    这就是他当初解决费家痛苦之门事件后,得到的那面痛苦之门载体,琉璃镜的碎片。

    最初他只是处于好奇,将这些镜子碎片收集起来,后面在千阳宗的大量典籍内,看到类似的知识记录。如何进入痛苦之门,如何激发打开痛苦世界入口他擦从各式各样的书册的侧面描述里,找出进入的步骤。

    这是种属于禁忌的知识,痛苦世界对于大阴,对于魔界,都是绝对禁忌话题。

    路胜曾经数次接触过痛苦之门,也明白这玩意有多危险。他几度想要将其毁掉,但都没真正动手,没想到这碎片居然到现在派上用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