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百零六章 邪异 二
    “只是没算好的是,虽然走对了方法,激活了痛苦之门,但坑了对手的同时也把自个也坑了....”路胜看着面前阴森的教学楼一样的大楼,抬手看了看掌心里的镜子碎片。没有选择走进去。

    他有种直觉,一旦自己走进去,恐怕再想安全离开痛苦世界,就难了...

    掌心的镜子碎片在燃烧,如同被点燃的纸片一般,不断燃烧自己,体积变小。

    路胜有种感觉,当镜子碎片燃烧殆尽时,就是自己离开这里的时候。

    萧紫竹绝对想不到,他居然还有办法离开这里。就连路胜自己也想不到。破碎的痛苦之门碎片还有这个作用。

    “不进去吗?”忽然身后传来一个沙哑的女人声音。

    路胜回过神,感觉后背寒毛直竖,仿佛遇到某种极其危险威胁一般。

    他慢慢尽可能的让自己保持平静,转过身。同时感觉掌心的镜片燃烧速度更快了。

    站在他身后的,是个面无表情,身上穿着灰色平民衣服的中年短发女子。

    女子一双无神的眼珠木然的盯着他。

    “都走到这里了,不进去看看吗?”她又开口了。

    虽然不知道用的是什么语言,但路胜就是听懂了她说的话。

    “你是谁?”他皱眉问。

    “我看到了你身上的罪。它们是那么的浓郁,郁结,浑厚....”中年女子低沉着说,“只有痛苦才能洗清你身上的罪孽。加入我们吧,你有这份潜质。”

    “你们?你们是什么?潜质是什么?”路胜迅速沉声反问。

    “我们....是罪人,但我们追寻本质。追寻一切的真实....你可以称呼我等为黑盟。”中年女子木然回答,“路胜,你的一切,我们都看在眼里,本源之母一直在注视着你。来吧,和我们一起....”

    她缓缓伸出手,递到路胜身前。

    路胜看了眼她的手,掌心有着清晰的被贯穿的伤口,大小不一的无数伤疤密密麻麻布满了整个手部皮肤,一直蔓延到小臂。

    “黑盟....”路胜心头一动。“你还没回答我,潜质是什么,我为什么会有潜质?”

    中年女人收回手。

    “你和我们的三次接触,我们都看在眼里,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因,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果。三次接触你都能保持自身,而不被灰气腐蚀。这便是资质。”

    路胜没听懂什么意思,他确实接触过三次痛苦世界,但并没有感觉有什么对自己的威胁。

    一次是出现诱惑吸引自己踏足进去,他没干。

    第二次只是无意识的偶然看到。

    第三次则是有一只手伸出来抓他,一只纹着邪字的腐烂手臂,结果被他直接扯断。

    “那么,什么样的人,算是有资质的人,而我加入你们能够得到什么?”路胜又问。

    看样子对方是专门找他过来,痛苦世界的危险性毋容置疑,他虽然实力强横,但也必须小心小心再小心。

    “对一切充满不满,想要改变一切之人。”女子回答。

    这个答案让路胜心头猛地一惊。

    他忽然回想起,自己曾经在大宋时,有过一次想要改变这个世界的冲动,虽然那是被外界因素影响,所萌发的冲动,但那个时候的意识和愿望,居然也被痛苦世界被黑盟发觉了....

    这让他心头越发凝重。

    “这个世界需要纠正。纠正所犯下的一切错误。”中年女子喃喃着,低沉的声音仿佛不像是在和他说话,而更像是自言自语。

    路胜没有问如果他不加入会怎样,他直觉感觉一旦问出这个问题,可能会引发某种极其糟糕的后果。

    “选择吧。”女子再度抬头,木然的盯着他。

    路胜看着面前的女人,蓦然间一股毛骨悚然的危险感缓缓涌上心头。他喉头微动,思路飞速转动,考虑着各种可能出现后的应对措施。

    良久,他终究还是缓缓点头。

    “好,我加入。”

    中年女子顿时笑了起来。

    她的笑容很灿烂,明明只是平凡甚至有些木然的脸庞,在这个微笑带动下,瞬间明媚了太多太多,甚至给路胜一种淡淡的妖异感。

    “记住我的名字,我叫十字星。”

    声音钻入路胜耳中的瞬间,他掌心的镜子碎片顿时加速燃烧,几乎只是一瞬,称便彻底消失殆尽。

    眼前一花之下,路胜再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回到了红河谷上空的战场。

    他面前的萧紫竹同样也回来了,但诡异的是,萧紫竹双眼睁得很大,瞳孔有些涣散,嘴角还残留着一丝满足的向往的笑意。整个人悬浮在半空,仿佛此时根本就不是在战斗厮杀,而是在观赏某种奇异美景。

    看到他这个表现,路胜缓缓舒了口气的同时,正要开口说话。

    忽然萧紫竹反而先一步开口了。

    “这具身体有些不适应,不过不要紧,过段时间就好了。路胜我先回去了,记得一年一次的集体祭祀,一定要来,一旦缺席,后果会很严重。”

    他神态带着诡异的笑意,动作有些僵硬的转身,朝魔军方向飞去。

    路胜看着他离开的身影,忽然心头有些发冷。因为刚才萧紫竹的声音,居然和十字星,那个诡异女人一模一样....

    他忽然感觉自己打开痛苦之门的举动,是不是有些太莽撞了。萧紫竹绝对已经不是原先的萧紫竹了,而极有可能被另外的灵魂取代。

    “一个魔主强者,居然就这么无声无息被取代了?”路胜忽然理解了为什么三宗和大阴,甚至魔界,都对痛苦世界这么忌惮。

    这压根就不是一个层面的力量等级。

    他悬浮在半空中,低头看了眼自己手心,镜子碎片是没了,但多出了一个清晰的邪字。

    他尝试用阳元抹掉这个黑色字迹,但没用。邪字依旧清晰印在掌心皮肤上。他能够感觉到,这个字里蕴含着某种牵引力,随时能将他一下牵引到痛苦世界。

    只要能找到有镜子的地方。

    “麻烦了....”路胜心头微沉,虽然困境解除了,但加入诡异神秘的黑盟,也并不算好事。

    “对了,黑盟内的所有人,都可以通过这个字,进行短距离绝密交流。但是前提是,不要在兵主面前暴露。记住。”十字星的声音再度远远传来,直接钻进路胜脑袋。

    路胜面色阴沉,悬浮在半空中,低头看到下方开始欢呼的三宗盟军,他举起手。

    “撤!”一声令下,所有三宗弟子纷纷后撤,潮水般回到自己阵地,将满是尸首残骸的战场谷地尽数留出来。

    “还要记住,法的力量虽然强大,但远远不及本源。兵主同样是接触到本源的存在,不要在他们面前暴露这个字...”十字星的声音再度从邪字传进脑海。

    路胜深吸一口气,没有理会身旁同宗弟子长老等的恭维欢呼,而是木着脸应付几下后,迅速离开红河谷,朝着秋月郡飞去。

    困局解除了,但突然出现的黑盟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他需要查找更多的资料,看能否找到破解之法。原本简单的局面,在黑盟出现后,突然神秘复杂起来。

    实力....

    他此时的实力越发不够用了,维拉魔帝,萧紫竹,黑盟,出现的麻烦一个个都超出了他能力应付范围。

    若是还维持现在这点水准,之后会发生什么,就真的只能听从命运安排。

    ...........

    数日后。

    红河谷一战,路胜和魔族高顶尖强者两败俱伤,路胜稍胜一筹,逼退魔军,这个消息顿时传遍了周围各处郡城,甚至连府城也被惊动。派人询问战况。

    路胜随意应付了陈静之的询问后,回到道宫便一头钻进藏书处,疯狂的翻阅痛苦世界和黑盟的记录。

    很快传秘境的封锁也解除了。到这时,那两个血日的掌兵使才主动找上门来,有些尴尬的提出要带他前往会见圣主。但被路胜婉拒,他们前往会见圣主的地方,叫做黄金瀑布,那里是传秘境中紧挨着兵主的地方。

    他现在的情况若是过去意外被兵主发现,那就是真的凄惨无比了。

    黑盟在大阴可谓是人人喊打,虽然神秘强大,但常年都是官方追杀的头号大敌。

    根据路胜在道宫中查找到的资料显示,黑盟最初出现,其成员宣称世界充满污秽,每个生命生来便背负无数罪孽,只有痛苦才能洗清罪孽,所以为了教诲世人,黑盟建立了一个叫黑音教的组织,开始大肆宣扬其怪异的教义。

    本来大阴那时候只是当他们是一个普通教派,顶多就是宣扬的教义有些特异罢了。

    但后面的一次事件,才让整个人界和魔界都认清了黑盟的真面目。

    那是没有记载具体时间的一年的冬天。

    黑音教纠集了一万五千多人,他们一个接一个,脱光衣服,在一处山谷中,肉体纠缠,挤在一起,手脚相互攀爬交叉。

    足足一万五千多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全数用自己的身体,如同积木拼图,搭建出了一艘肉身大船。

    黑音教的一名主教,用一种名为珈的黑色火焰,将大船的船身点燃,上万人就这么在火焰中,一声不吭,尽数神秘消失。

    这种邪恶的仪式被称为肉船。在那之后,也接连又发生了很多次,甚至加入其中的不只是凡人,还有身怀血脉的拘级高手。甚至地元强者也有。

    这就引起了大阴和三宗的警惕和恐慌。

    大量人口神秘消失。其中甚至还有各大势力高手。这已经严重威胁到了大阴统治。

    于是浩浩荡荡的黑盟清洗,便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