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百零七章 法 一
    哗啦。

    路胜缓缓合上翻阅的典籍。借着道宫内宗主书房中,桌上的烛光,又将一旁堆放着的近来宗门情报铜管拿起。

    铜管一根根叠放整齐,路胜取出一根,将其中的纸卷倒出,慢慢展开查看。

    这段时间陈静之还在外未归,他身为府宗,自然也有权调看这方面的情报。虽然最为核心的看不到,但九成都能随意翻阅。没了陈静之,他便成了整个千阳宗秋月郡首脑,一应大事都自发的交由他处理。其余人也没这个资格和份量,担得起处理这些事的责任。

    ‘皇都动乱,三十明月再度作案,接连刺杀十五人,全身而退。青螺司总司副长因此被牵连,斩首于承应殿门口。’纸卷上清晰的写着小字。

    “连大阴皇都都有这等命案发生,还让人轻易逃之夭夭,这天下看来是真的遮掩不住了。大乱将至....”路胜微微摇头。

    他又拿出一根铜管,缓缓倒出纸卷展开。

    ‘第九阳明军溃败,炎陵君调派第十军,前往支援,被半道而击,彻底溃败,炎陵君当场战陨。’

    炎陵君....路胜微微瞩目,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这个炎陵君的姐姐,便是远光彻杏。

    这段时间他掌管情报,也不是没有收获,起码将现如今大阴的局势弄清楚了。知晓了些乱七八糟的人物关联。

    如今的大阴,可谓是内忧外患,内有皇庭不齐心,只能靠各地的驻军和王侯各自抵抗。三大家族似乎也陷入了分歧和混乱,各自支撑不同的皇子内起萧墙。

    三宗更是只拱卫自己所在的地盘,对外被魔军侵蚀的地域毫不理会。这便造成了原本应该被几下打回去的魔军魔灾,居然拖延一直到了如今数月之久。

    路胜摇摇头,又拿起一个铜管打开细看。

    ‘北韵宗倾力击破魔军,但粮食不足,派人前来求援。’

    想了想,路胜在这张纸条上批了个商字,意思是让郡城的宗门各大长老自己商量投票。

    牵扯到后勤这类东西,战争时期最是重要。他和其余秋月郡高层不熟,不好贸然调动这等重要之物。

    接下来的铜管,各自是从全国各地传来的消息。有的地方被魔灾攻破,死伤惨重。有的守御得当,毫发无损,只是耗费了不少钱财资源。

    还有彻底击溃魔军的虎狼之师,设计轻而易举逼溃魔军的强悍谋略等。因为很多地方距离太远,所以传回来的消息有的甚至前阵子的事。

    在路胜看来,虽然大阴局部看上去还不错,但仔细看整体,就能发现,大局不妙。

    路胜用红墨汁在画好的简易地图上,将魔军占据的版图标出来。

    标完他神色又凝重了几分,在他面前的大幅地图上,足足有四分之一的版图居然都被魔军占据。

    唯一好的地方是,整个秋月郡附近,魔军居然已经反其道而行,自动散去。

    局面安全了许多。

    但他知道,这是被附体后的萧紫竹所为。

    无奈的笑了笑,路胜回过神来,这不该他费神,自有上边的兵主伤脑筋,如今他该烦躁的,是怎么应付那个极其麻烦的邪教黑盟黑音教。

    “报!!”忽然一声急促带着喜色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一个青衣弟子跌跌撞撞的冲进书房,却被门口守着的两位高手伸手拦了一把。

    “清木,急急忙忙的成何体统!?”守卫之人中明显认识来人。

    这清木道人神色掩不住的疲惫,但眉目间却是弥漫着浓浓的喜意,

    “启禀宗主!总脉来人,是为支援前不久的魔军围城之事!”

    “哦?”路胜一愣。

    前不久秋月郡出现顶尖魔族强者这事,已经被他汇聚成信函传书上去,此时来人支援也很正常,只是不知为何,这个清木道人会这么高兴。

    “放他进来。”路胜挥袖一抖,顿时门前的两人自动分开手臂,让这清木进门。

    清木也是骇然,他一身地元修为,在宗门也是长老,却没想到无声无息就被控制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前一扑,走到路胜身前,稳稳站定。这一切根本就不是他自己的动作。

    “见过府宗!”他顿时心悦诚服,早已听说路府宗实力雄厚,之前击退魔军重将,就是他亲自出手。原本还有些怀疑,但此时却是再无异色。

    路胜也不以为意,这地界人少见识寡薄,就算看到他和魔主交手,也不知道他们具体到了什么层面。最强的人也不过地元,可想而知他们真正的见识如何。

    “你把具体情况细细说来。”路胜皱眉询问。

    “是。”这清木迅速将自己遇到之事仔细叙述,原本路胜只是以为来了个地元或者掌兵使便是极限,但他从清木口中感觉到,来援之人的修为能力,表露出的举止动作,远不只是掌兵使那么简单。

    他凝神回顾了一遍清木所说的全部内容。正要询问一些关键细节,却不想门外道宫上空,一层淡淡香气随风飘来。似乎是檀香混着鲸油,花香,果香等的大杂烩。

    路胜神色一振,缓缓走出书房。迎面便看到一人平静的站在道宫中央的那只大手雕像面前。背对着他负手而立,身上周围隐隐有丝丝绿烟环绕飞舞。

    “贫道通昇。”那人缓缓转身,一双黑白分明如同稚子般的清澈眼睛,映入路胜眼中。“见过路道友。”

    路胜被这目光一冲,只感觉心底深处的不少尘埃,随即被某种无形水流轻轻冲走,心中的焦躁和烦恼,仿佛全被这一眼彻底洗掉。

    “路胜见过通昇道友。”看得出对方不打算暴露身份,路胜抱拳,带着一丝尊敬的回礼道。

    他距离对方仅仅只有十几米,但神魂深处隐藏着的核心法阴火,却是不自觉的和对方体内的某种力量共鸣。

    只是一个照面,路胜便明白,对方和他一样,是同为圣主的顶级强者。

    而且这个通昇圣主的法,比他还要强出极多。甚至隐隐有老师迁蠹苏狞扉的感觉。

    “许久未出来,还没想到我千阳宗又出一大才。”通昇圣主面带微笑,转过头来,他的外貌只是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但语气却是老气横秋,不知道活了多少年。

    “换个地方说话。”路胜伸手做了个请字。

    通昇圣主欣然点头。

    *************

    千阳道宫,漠水殿。

    路胜和通昇两人相对而坐,面前摆放了一壶果茶,两个杯子。

    果茶从壶口不断冒出丝丝缕缕热气,飘散出淡淡茶香。

    通昇看了看路胜面色,又结合来之时得到的一些具体情报消息。心中大概有了数。

    “路道友一个人确实支撑得太辛苦。我此次便是专为那控心魔主萧紫竹而来。”

    他这趟来并没有暴露身份,一般人没见过他的面容身段,而见过他的,都不会还在一个区区的郡城混迹。

    所以到了现在也没人认出他是魔主。

    “其实路某也是运气,前不久和那萧紫竹阴身交手,我伤了他,他也伤了我,只是之后他却又莫名其妙的忽然离开,我也不明白这是什么事。”路胜如实解释道。

    “忽然离开?从情报上看,他们为什么要收队离开?”通昇接到求援时,还在传秘境潜修真功。但就算是他这般的苦修士,也听过控心魔主萧紫竹的声名。这位古老的大星空贵族,战绩极多,无论从哪点看,都不像是轻易放过路胜的样子。

    “唯一的可能便是他自己内部原因。路道友不如带贫道亲自前去查看一二,可好?”

    “这个自然。”路胜连忙点头。

    他的关注点不是在这些上,萧紫竹现在和他是暗中一个组织的,自然不会再对他下手了。之前的退军就是一个信号表示。

    路胜此时关注的,是能否从通昇圣主身上,获取千阳宗圣主层面的东西。苏狞扉那个贱人,压根就没打算传他千阳宗圣主层面的真功。

    听到路胜的之后询问,通昇虽然有些诧异,但也没多想,一一认真回答路胜提出的询问。

    “.....我等圣主,到了这个境界,便是游戏红尘,随意乱来,随便什么功夫也能活个两三千年。这控心身份众多,久不外出走动,跑到这里来必有目的。”通昇圣主沉声道,“关于我等圣主基本的划分,有金叶,玉星,神慧,路道友你是知道的。但实际上无论魔主,无论圣主,还是乱神兵。走到这一步,其实都是掌握法。”

    “掌握法....”路胜若有所思。

    “不错。人无高低,法有高下。不同的法,威力效用自然都不同。这点上,乱神兵却是比我等都要简洁。他们天生便不需要锻造肉身,使自己能够承受法的冲刷。

    我们就不同了,不同的法,对肉身也有不同需求,有的需要肉身通透清明,有的需要肉身魔性不灭,有的则是遗世独立,还有心怀敬畏,豪迈大气等等。各种要求皆有不同。

    所以到了这一步,我们要走的路,都是一样。无论有无神兵魔刃。”通昇圣主一针见血,直白的指出了圣主的本质。

    “一种法,可有多人掌控?”路胜想了想,细问。

    “这个自然可以。同种法,若是遇到两位圣主一样掌握,那就要看谁的程度更深。无非就是争夺控制权罢了。

    这天地宇宙广阔无穷,谁又能说得清自己能参悟透彻一切?”通昇圣主微笑道。

    “这参悟法的过程,全在玉星一境。玉星玉星,本是凡石,化玉成星,这便是这一境界的概括。”

    通昇笑着看了眼路胜,“道友如今正在融法阶段,虽然入了玉星,但还只是皮毛,需仔细打好基础。须知每人只有一次融法机会,在这期间,自身神魂肉体全都会被所融之法彻底异化,会逐渐出现些许异力,同时隔绝其他一切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