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百零九章 推演 一
    嵩山郡附近,飞卿谷。

    安达洛站在谷中,仰头看了眼头顶上空盘旋飞舞的几条毒龙。这些肮脏的浑身恶臭粘液的怪物,正张着尖锐的獠牙,在半空中巡视,朝着任何试图接近山谷核心处的生物,许以致命的打击。

    扯了扯兜帽的边缘,安达洛再度将自己的脸和角藏在衣袍里,他手一翻,轻轻打出一团漆黑魔气,那魔气在半空中翻滚转动,形成一枚勾玉状物事。

    那勾玉悬浮在他身前,释放淡淡紫光,照耀他身边一米范围。

    安达洛这才缓步继续朝着山谷中心走去。

    远处还不时能听到战争巨兽的低沉吼叫,还有棘魔们肆意狂欢的大笑声。

    “凭什么我们要在这里辛苦守门,米朗他们就能自顾自的大口吃人大口喝酒?”

    安达洛听到前面守卫低声的抱怨,他不动声色,在低沉的抱怨声中,接连穿过几层守备,很快来到一座淡紫色,墙壁上勾勒着血红符号的两层小楼前。

    “血肉之门又传来消息了。尊敬的菲戈尼阁下。”安达洛低声传音进去。

    没有回应,总指挥的小楼里一片安静。

    安达洛心头一沉,感觉有些不妙。

    “菲戈尼阁下?”他再度问候了句。“您还好吧?”

    小楼里依旧没有半点声音传出。

    安达洛眼神微微凝重起来,缓缓往前靠近,一步步慢慢接近,他的手,已经将大腿外的匕首无声拔了出来。

    一步步的往小楼靠近过去。

    嘭。

    他猛地一把撞开大门。

    里面的血腥场景,让他这个见惯了残忍场面的魔王也猛地一震。

    他的同僚,帝国的军团长魔王菲戈尼阁下,此时正安静的倒在大厅正中,他的胸腹部都被仔细破开,一个上半身披着黑斗篷的强壮男人正半蹲在他的尸首面前,手里握着菲戈尼收藏的破灭之言魔刃,拨弄着尸体腹部的内脏。

    听到门被撞开的声音,男人缓缓转过身,他的脸上也蒙了黑布。只有一双淡红色的狰狞魔眼露在外面。

    “哦....又来一个。”男人的嗓音很低沉,很有磁性,言语中仿佛有什么奇异的东西荡漾开,将整个周围上百米的范围彻底包住。

    安达洛面色停滞了一瞬,脚下陡然一踩,轰的一下地面炸裂,他整个人浑身魔气翻腾,转身便朝身后大门逃去。

    但刚刚逃出数步,身后大门内一只大手陡然探出,将其头发揪住,往后一扯。

    “不!!!”安达洛的声音居然完全无法传开。整个人瞬间被拖回去。

    嘭!

    大门紧闭,门内隐隐传来血肉撕裂声,除此之外再无异响。

    ................

    秋月郡,阴阳司。

    精致细腻的淡黄色庙宇内,夕阳西下,几个头戴白色羽冠的中年男女,缓缓走在阳光斜照的石柱回廊上。

    带头的男子面色肃然,脸上有着很深的皱纹沟壑,双目凌厉中透着丝丝无奈。

    “附近的阴阳司传来消息,迄今为止,整个附近五个郡合起来,已经有五位掌兵使神秘失踪,魔军那边也有至少三位魔王连同收藏的神兵魔刃一起,尽数消失。详细的调查结果出来了么?”男子沉声问。

    “回禀使者,还没有。”身旁一个中年女子有些谨慎的低声道,“按照一般正常情况,至少需要七天一个周期回馈小结。”

    “太晚了。”男子摇头,“五天,五天一个周期至少,我们不能被以前的节奏影响如今的局面,之前的调查里已经提到,远远有人看到一个浑身黑色,专门偷袭掌兵使和魔王的高手进出魔军阵地。周围一定范围内的魔军居然对他视若无睹。”

    “使者所说的,难道是那个被传为夜魔的神秘黑衣人?”中年女子便是秋月郡如今的司长郑秋月,只是前阵子忽然下调来一个使者,集中统辖了她手底下所有的情报资源和力量。

    “夜魔....这外号倒是很贴切,这人专门找漆黑夜晚下手,必须注意防范。”使者想了想,“等下次小结报告传来,我会集中情报,给上面送去。对付这个夜魔该怎么态度,上边应当会有决断。”

    “使者费心了。不过关于那个夜魔的问题,我们的具体态度是...?”郑秋月疑惑的问道。

    “暂时别管他,我们也没这么大力量干涉,只要他不影响到我们对抗魔军。”使者叹气一声。

    这个神秘的夜魔到底是何方神圣,他不得而知,但从之前的情况来看,夜魔并没有特意针对朝廷军队。

    “可是...”

    “再看吧....对了,我家那孩子近来也外出游历....”使者撇开话题,显然是不想再谈这个。

    司长郑秋月心领神会。

    如今正是人手缺乏之时,这个黑衣人夜魔就算威胁再大,祸害的也都是军队之外三宗之外的掌兵使,都是些小门小户的家族和世家宗门。

    再加上那黑衣人表现出的实力强悍神秘,使者根本就不想碰这个雷区。心中多半是拖着的念头,先拖,看看后面会不会有什么转机,等待他自行收手。

    只是郑秋月心头有些不详的预感,那个黑衣人,怕是不大可能会收手.....

    噗!

    路胜一剑将面前的魔物彻底斩首,黑色的牛角头颅翻滚着飞出去,在地上滚动了几圈,掉进一处血水组成的洼地里。

    他收剑环顾四周一圈,地上满是魔军魔物的尸首骸骨。

    正午时分,太阳高照,地面上升腾起浓浓的血腥味,结合魔族特有的毒素臭气,使得这片土地周围数十米内,都没有什么蚊虫爬虫停留。

    这两月里,他借助千阳宗的情报,四处狩猎神兵魔刃,无论是魔族还是人族,亦或是妖族,只要有着神兵之地,他都各施手段,一一抢夺。若是遇到阻拦者,随手弄死也不在少数。

    他有阴极态掩藏气息,一般掌兵使根本无法发觉其行踪。任谁也想不到一个堂堂圣主,居然愿意自降身份,干这种抢夺神兵的杀人越货之事。

    路胜也因此一路吞噬,得到的寄神力越来越多,终于突破三万点。

    不过让他有些诧异的是,之后得到的神兵魔刃,其蕴含的寄神力有多有少。多的两三千单位,四五千单位都有,少的甚至只有几百单位。

    这其中差距极大,路胜猜测应该是各大神兵存在时间,和名声大小有关。

    缓缓将剑身上的血抖掉,四周的魔物尸骸血肉,迅速被阵阵金色火焰烧融分解,化为黑气消散在半空中。

    路胜看了眼周围,确定没有活物气息,正准备纵身腾空,继续赶路。

    他这趟才从一处魔军阵地中回来,狩猎到了一把看样式很古老的魔刃短匕。正要带着返回秋月郡。

    忽然远处传来一阵细微破空声急速赶来。

    半空中一道青绿色人影带着阵阵白气烟云,疾飞过来,悬停在这片空地的正前方。

    “格林兄呢?怎么只有你一人?”这男子年纪在三四十岁左右,面带异色,身穿一件八卦金边绿色道袍,手上还挂着雪白拂尘,一副得道高人扮相。

    路胜没回话,他依稀记得,刚才被他偶遇屠杀掉的魔军中,带头的一个魔王,便是被称为格林大人。

    而眼前这人...

    路胜眯了眯眼,看来是将他误认为是魔军的接头人了。

    “东西带来了么?”这道人也不等路胜回话,便急促问道。“就你一个人过来?莫非是想反悔,哄骗本座?”他面色闪过一丝青色,手中拂尘顿时亮起道道绿色荧光,一头白色仙鹤虚影在他身旁缓缓环绕。不同的是,仙鹤双目灵动许多,比起以往的神兵虚影凝实了不少。

    “哦?玉星神兵?”路胜眼前一亮,这还是他狩猎以来,第一次碰到玉星级别的神兵。

    神兵的阶位高低,并不影响掌兵使的实力,他们只决定掌兵使们的潜力。

    也就是说,就算一个掌兵使拿到了神慧级别神兵,实力也不可能超越一般掌兵使,这个层次实力比拼的是对神兵核心法的掌控利用。就算神兵威力相差很大,掌兵使之间的差距,也顶多就是一两倍。不会拉开太多。

    就像一桶水你用小水管放水,和一池子的水,你用小水管放水,顶多就是水压导致流速有点差异,但实际上出水量差距并不大。

    路胜仔细打量着面前这道人手中的拂尘。

    “本座问你话呢?!”这道人见路胜毫无反应,顿时有些阴沉。

    “里通外敌者,死!”路胜剑光一闪。

    一道银色匹练从他手中升起,匹练上隐隐纹有八首鹰狮兽轮廓花纹,呼啸着转眼便到了道人身前。

    “破忘扫!”道人面色一凝,还没接触便感觉如同巨浪高山朝着自己全方位碾压下来。急忙挥动拂尘,以攻为守,护住全身。

    面对区区一道十几米长的匹练,居然给他一种面对深海巨浪海啸的错觉。

    剑光的阴影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在其中。

    拂尘骤然接触到银色剑光,却忽然发出一声哀鸣,紧接着一股庞大巨力撞在拂尘上,轰然将其撞得折回,落到道人自己胸膛。

    轰!

    他一身真气气球般炸开,周围飞散开阵阵青绿色雾气。胸膛正中更是凭空多出一个巨大血洞豁口。

    道人呆呆愣愣的低头,看着自己胸口的伤势,在胸口血洞中,一点淡淡金色火焰,正无声无息的缓慢燃烧。

    这一刻,他想到了很多很多,道人这一生做过无数外人眼里大逆不道,无法无天之事,他从小便有天纵之志,加上天资不凡,生来聪颖,很早便开始影响家族发展方向。为了家族发展,他一辈子做过的负心事不计其数,但此时此地,他最想念的,还是家中那个不成器的幼子....

    “我走了....他该怎么办?”道人心中最后闪过这个念头。

    轰!!!

    他整个人身体炸开,化为一团金色火焰,只是数息便被燃烧成灰。

    金色火焰迅速缩小,然后又飞速回到路胜手中,没入皮肤消失不见。

    那把拂尘则坠落在地,被路胜一招,便腾空飞起,落入他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