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百一十章 推演 二
    一团金色阳元迅速将拂尘包裹住,别在身后,路胜看也不看地上道人骨灰,轻轻一跃,转眼便化为黑光消失在远处。

    至于这后来冒出来的道人什么身份,什么修为,他都不在意,对于初步掌握了八首金炎特性的他,只要不是圣主层次,都只是一把火一放便了事。

    至于那道人最后的恍惚,他杀的人太多了,这短短两月,杀掉的人魔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哪里还会关心区区一个偶遇的道人。

    就算他有玉星神兵也一样。

    守民郡,蓬蒿镇。

    “怎么了?小德。”琼觞感觉到身边的同伴忽然停下,连忙也跟着停下,抬眼疑惑的望向他。

    霍城德冷漠的面孔上忽然闪过一丝痛楚。

    “没什么忽然心口痛了下,可能是最近太过疲倦导致。休息下就好。”

    “说起来,这趟你家避祸,不会给你们惹麻烦吧?”李顺溪在一旁皱眉轻声问。“毕竟霍伯父可是远近闻名的山水四老之一,万一被发现藏匿我等”

    “我相信我爹,从小到大,他从没让我失望过一次。”霍城德摇头道。

    他爹霍新元,从无到有,一手创立霍家这个新晋世家,掌握神兵白鹿扫心拂尘,威力惊人。

    就算他身为家中幼子,被传为最不成器的一个,在外闯祸时,也时常能靠着自己老爹的名声蒙混过关。可见在这守民郡所属府内,霍新元的影响力有多强。

    只是最近霍城德隐隐听闻,有人传言,自己老爹霍新元似乎暗暗在和魔界魔军接触,在交易交换什么东西。

    他这趟带着好友回家,一是为了帮好友找个遮身之处。二便是规劝一下父亲霍新元,断开魔族生意这条路。

    虽然当今朝廷势弱,三宗不管不顾,但人魔殊途,一旦局势稳定下来,像老爹这样发战争财的,怕是全都得被遭到清算。

    三人走在街面右侧,不时能听到路过之人随口闲聊着一些镇上的大事。

    李顺溪如今修为不错,五感也被神兵改造得差不多,极其敏锐,此时也听到了前面几个店铺伙计之间,闲聊着的最近大事。

    “真是惨啊你没去还好,我没忍住跑去头看了眼,啧啧,整个家族一百零个不剩,全被烤熟,身上肉多的地方都被啃光,只剩下骨头头发之类没法吃的”

    “又是魔族?”

    “不像,郡里的官军来看过了,判定不是魔族,是霍家自己内部放出来的什么怪物,似乎是和霍家布置的内部大阵同归于尽了。”

    “这话能骗谁?”

    “反正那怪物应该是早就逃得没影儿了,就算偷袭也先搞守备军那边,我们就是普通老百姓,怕什么?”

    听着听着,李顺溪的面色有些不对了。霍城德是他前去魔族那边接琼觞时,一起带出来的同伴之一。

    这两月里,三人连着那个小魔女一起,可谓是吃尽了苦头磨难,最明显的便是那个小魔女,原先娉婷妖娆的小妖精,现在清瘦了太多太多。

    而现在难道连霍兄弟的家里也要出问题?苍天何其不公!

    霍城德脚步也不知不觉的停了下来,他也听到了伙计闲聊的话语。

    脚步顿了顿,他又猛地加快速度,朝着家里方向冲去。

    “小德!等等!”李顺溪和琼觞被吓了一跳,赶紧跟上追上去。

    三人很快便到了霍府所在之地,入目处,哪里还有什么繁华府邸,只有一片废墟残骸,断壁残垣。

    霍城德呆呆的走到大门前,忽然一下跪倒在地,双手捂住脸。

    秋月郡,千阳道宫。

    路胜把玩着手中的拂尘,听着里面神兵意志不断的求饶。面色平静,情绪纹丝不动。

    潍河剑在墙上挂着,也是默不作声,他见过路胜不断的将一把把神兵魔刃拿进对面的密室里,进去的神兵便再没有出来过。

    他不知道它们都去了哪,为什么连半点气息也感知不到。但这是路胜的秘密,他也不便询问。

    只剩如今这把拂尘,被路胜仔细捏在手中,慢慢感悟。

    “金叶和玉星,到底有什么差别。什么东西决定了一把神兵是金叶还是玉星?”路胜低声问出声来。

    “老朽也不清楚,很多记忆都已经丢失”潍河剑沉默了下,缓缓回答。

    路胜也没期望潍河剑能答出这个问题。这就像是让一个普通人回答自己和天才之间,是什么决定了这个差距。

    他这段时间疯狂狩猎神兵魔刃,每次吞噬都是避开潍河剑和所有手下。随着吞噬的神兵越来越多,路胜周身渐渐沾染上了一丝奇异的,不是花香,也不是臭味的气息。

    这气息有种金属的铁锈味,但又不全是这种味道。

    “算了,你出去吧。”路胜伸手虚握潍河剑,对着窗口猛地一甩。

    潍河剑顿时飞射而出,轻灵飞入附近的藏兵阁。

    路胜站起身,正要提着拂尘,走向对面的密室,准备继续吞噬新的神兵。

    忽然窗外天空划过一道白光,一只纯白色类似麻雀一样的小鸟,箭矢般飞射而至,轻飘飘穿过窗户,落在路胜身前地面。

    小麻雀周身萦绕炸开一团白烟,烟雾升腾而起,转眼便散开,化为一名身披白色羽衣的漂亮女童。

    “白莹见过路府宗。”女童眉心有着一点红线,身上真气精纯细腻,没有半点妖族精气浑浊的特征,让人一见便心神舒畅澄净。

    “可是通昇道友有事通报?”路胜认得此女,是通昇圣主随身带着的一个小妖,专为通昇圣主道童。

    “是的,老爷吩咐,近来附近发生接二连三的暗中袭杀案件,不论人魔都不得善终,就连神兵魔刃也没有丝毫回应,各地小世家和宗门多有恐慌,甚至这种恐慌情绪已经蔓延到了外郡。

    还请府宗调派高手特查。”

    路胜心头微微一凛,猎杀之事,连通昇圣主都注意到了么?

    “请转告通昇道友,在下知道了。”

    “恩。”女童白莹点头,往地上一蹲,再度化为一只小小白麻雀,振翅朝远处飞射而去。

    路胜站在原地,手缓缓从宽大袖口里抽出来,摸了摸清凉光滑的拂尘,若有所思。

    “正好积累的神兵魔刃也暂时够了,先消化一番再说,这段时间便暂时停下,留待以后。”

    路胜吐了口浊气,身形顺着打开的门往前一飘,轻轻穿过房门,飞入对面的道宫闭关密室。

    密室大门缓缓关闭,路胜盘膝坐下,手一挥。

    室内四个角分别亮起淡黄色灯火。地面的阵法阵纹一下闪过淡淡金色。

    路胜就在阵法正中坐下,忽然他抬起手看了看手掌心中的那个邪字。

    “明日祭祀开始,就是上次那个地方,别忘了”十字星的声音远远从字里传过来。

    路胜光是听到这个声音,都感觉浑身有些发毛。

    “不会忘。”他低声对着邪字传音。

    “这次的祭祀,参加的邪术师比较多,想要前往物质界的人不少,你不要贸然答应什么。也记得不要随便报出自己名字和生日。一定记住。”十字星叮嘱道。

    “万一我不小心泄露了呢?”路胜沉默了下,随即问道。

    “那我就杀了你。”十字星简洁回答。

    路胜沉默。

    这段时间,他和十字星也有过不少沟通,大概了解了痛苦世界黑盟的体系。

    整个痛苦世界中,只有两种分类,邪术师,和镜灵师。邪术师便是神兵的来源,而镜灵师,便是魔刃的来源。

    邪术师锻造邪兵,不成功的就会丢入人界,以人界血肉法祭,提升强度。等到以后便能提取出来作为材料。

    而镜灵师则一样,只是他们锻造的是镜妖,残次品丢入的是魔界。

    他们的目的,或者说理想,便是锻造出能够杀死痛苦之母的最强兵器,毁灭一切痛苦的根源,毁灭一切生灵罪孽,为整个世界重塑规则。

    “我明白了。”路胜低声回答。十字星的实力,连萧紫竹都无法反抗,他自然更是不如。

    邪字断开通讯。

    路胜恢复平静,静坐在原处,良久,他轻轻伸手拉了下墙角的拉绳。

    很快门外一个千阳宗弟子出声询问。

    “府宗有何吩咐?”

    “将藏书处叠好的的三元道经,混元剑经,地火诀等基础法决都拿过来。”路胜早就在藏书处整理好了自己需要的基础真功典籍,此时只是叫人把册子拿过来而已。

    “是。”

    弟子迅速离开,很快便又去而复返,从密室的特殊通道将典籍送进来。

    “府宗还有何吩咐?”

    “去吧,三日后再来看我一次。”路胜淡淡道。

    “是”

    弟子缓步离去,脚步声渐渐淡化消失。

    路胜手一挥,顿时一共五本基础真功册子,分别摊在他身前,摆成一排。

    “这便是千阳宗收藏的所有基础真功法决了。分别能够化精气为五种基础真元。”

    路胜手指一弹,一团阳元陡然射出,轻飘飘悬浮到五本册子上空。

    ‘混元剑经’,‘地火诀’,‘三元道经’,‘青木决’,‘从风决’。

    五本册子缓缓翻开,对于路胜而言,这些提取手段都极其简单,甚至连刚入门的普通弟子,花上个七八天,都能轻易提取这五种基本真元。

    一一看完册子后,路胜再度屈指一弹。

    悬浮在五本册子上空的五团阳元,顿时缓缓变化起来。数息之后,竟然分别化为五种形态迥异的不同真元。

    半透明的‘剑元’,赤红的‘地火气’,白色的‘道气’,绿色‘木元’,以及不可见的‘气元’。

    “开始吧”路胜缓缓闭眼,“深蓝。”

    淡蓝方框陡然浮现在他身前。同时出现的,还有他本身的八首寄神阴火。

    而路胜的感知,却是平静的停留在体内三万多单位的寄神力上。这趟他的目的便是先解决体内隐患,然后全力推演阴火,达到能够达到的最高层次!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