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百一十二章 任务 二
    “得找个机会试试再说。”路胜收起金色羽毛,这趟实力明显得到提升,只是不清楚具体提高了多少。

    他起身看了看身上衣袍,全是破破烂烂洞洞装,失笑了下,走到密室门前,敲了敲门上暗格。

    “来人,给我带身袍子来。”

    “是!”

    很快便有弟子送来一身白色金边长袍,路胜简单披上,打开石门。

    门外只有之前那名女弟子静静守着,一眼望去,四面道宫主干道上空空荡荡,一片安静,显然这趟魔灾爆发,大部分人都去前线抵挡魔灾了。

    “见过府宗。”这女弟子恭敬行礼道。

    “其他人呢?”路胜随口问了句。

    “回府宗,大部分人手都去肃清周围镇上的残留魔物了。魔军忽然撤退,固守一地,不进不退。不知有什么打算。”女弟子如实回答。

    路胜点点头,吩咐她去准备了些吃食,在密室里大快朵颐,千阳宗不愧为三宗内最有钱的宗门,各种大补药膳敞开了乱吃,路胜约莫估算着,自己至少吃了价值数十魔金的珍贵食材,将身体之前改造产生的消耗全部补上,这才慢慢停下。

    让女弟子收拾了下去,路胜关闭石门,重新盘坐在密室正中。翻开手掌,露出掌心那个醒目的邪字。

    伪装成金色的阳元,模拟出千阳宗赤金真气,缓缓注入邪字。

    嘶!!

    刹那间,以邪字为中心,密室四周缓缓变幻成灰色。所有色彩纷纷褪去,就连墙壁也如被点燃的纸片般,迅速燃烧破碎,化为黑灰消失。

    等路胜回过神来,才惊觉自己正盘坐在一处黑色水池的边缘。

    周围全是粗大破旧的深邃宫殿,水池类似于皇家沐浴用的泳池,长方形的池子里,翻滚着漆黑色水流,不时能看到一些尸体和头发被水流冲得浮起,若隐若现。

    站起身,路胜打量了下四周,空气里流动着一种熟悉的莫名力量,让他知道自己确实是进入了痛苦世界。

    “这里是哪里?”路胜眉头微皱,站起身左右看了看,周围全是阴暗深邃的漆黑宫殿石柱。

    空气里隐隐弥漫着一丝危险气息,显然这里不是善地。

    “还是先离开为妙。”他谨慎的快步沿着水池前行,很快便远离黑色水池,走出宫殿大门。

    离开大门的瞬间,路胜熟练的操纵体内阳元,拉扯自己内脏,制造痛楚。

    眼前陡然一花,如同撕下一层窗户纸般,所有一切都似乎清晰了许多。

    他回头看了眼宫殿内,那个黑色水池里,一个拖着长长黑发,分不清男女的人影,正缓缓从水池里站起身,似乎在朝他看过来。

    心头一凛之下,路胜快步离开宫殿,宫外是之前那个小镇的主干道街上,他顺着街道,很快便找到了上次到过的类似教学楼的四层小楼。

    小楼依旧静寂无声,大门敞开着,随着风吹动,一摇一晃,发出吱嘎响声。

    路胜脚下顿了顿,快步走到铁门前,忽然他眼前钱一花,萧紫竹的身影骤然出现在他面前。

    “走吧,等你有一会儿了。这趟祭祀,你和几个新成员也需要立下保证。”萧紫竹体内明显是隐藏的十字星,声音依旧还是沙哑的女人嗓子。

    “保证?”路胜眯了眯眼。

    “进去吧,很快你就知道了。”萧紫竹笑了笑,只是脸上的表皮有些僵硬,看起来有点诡秘。

    他转身朝着那栋小楼缓步走去,路胜紧跟其后。

    两人不快不慢的从小楼一层的石头楼梯,一步步走到二楼,在二楼的第三个房间前,十字星停下脚步,轻轻推开门。

    吱呀.

    房门慢慢敞开,露出里面空旷的环境。

    这是一个有着密密麻麻许多座椅的宽敞大厅,无数灰黑色座椅形成圆环状,将中心的一小块讲台包围。

    座位上坐了稀稀疏疏十几个人影,都是身披黑袍,形态各异。

    但路胜一进门,注意力却没在座位上的这些人影上,而是迅速落在中心的小块讲台上。

    那灰白色讲台呈圆形,上边正站着一个戴山羊面具的消瘦男人,这男人正手持一根铁钎,缓缓的将一个浑身赤裸的金发女人,从嘴里缓缓的穿刺到下身,一直钉在地面上,成为一个人桩,山羊面具才慢慢退开。

    “这就是背叛我们的下场。看到了么?诸位。”山羊面具带着一丝笑意,张开双臂大声道。

    “背叛者不需要救赎,世界会蒙蔽她的视野,痛苦会让其失去活下来的勇气。”一个身形佝偻,胸前挂着蓝光吊坠的老人,缓缓出声。

    “未老说得对。背叛者就应该生不如死!”

    “应该将她的头割下来,身体丢给污秽泥沼,永生永世都只能投胎成白痴!”

    “神魂丢进灰火,烧死她!烧死!!”

    坐着的人影纷纷出声,神经质的大叫着。

    此时萧紫竹带着路胜缓缓走进门,也被山羊面具看到了。他猛地抬手指向萧紫竹。

    “正好,今天的新人又到了一个。之前那个新人不听话,被十字星大人擒获当做容器,今天他又带来了一位陌生的新人,加上之前的两位就是三人!

    不知道它们能否通过痛苦之母的凝视?”

    “够了西弗,我的时间有限,我需要马上开始祭祀!”萧紫竹也就是十字星,毫不客气打断山羊面具话语。

    “好吧,那么,今天由哪位邪术师主持?”山羊面具扬起手。

    “我来吧。”之前那个胸前带着蓝光吊坠的老人,缓缓起身,走下来,站到圆形讲台上。

    “请三位新人上台。”他抬起手,轻轻一招。

    路胜顿时感觉自己身体周围浮现出团团灰气,将他整个人包裹起来,朝着下方快速扯动。

    他也不抵抗,顺势跟着这道灰气朝下方讲台走去。

    和他一样的还有另外两人,分别是一男一女,男的戴着老虎面具,女的和路胜一样敞着面孔,看上去模样清冷,五官俏丽。

    三人走到讲台上,分别占据一边,保持安全距离。

    “为伟大的痛苦之母,送上生命之礼赞。”老人见三人都上台了,顿时举起双手,高高朝着上方伸去。

    “大地哀泣,天空悲鸣,海水不再激荡,如死寂河流,四季不再流转,如毁灭湖泊,飞鸟之羽翼化为愿望与意志,希望从冥想中飞跃一切,勇气,痛苦,悲伤,怜悯......”

    趁着老人咏唱着莫名的颂词时,山羊面具缓缓对着路胜三人轻轻一指。

    一段简短讯息,顿时钻入路胜脑海。他心头一凛,闭目仔细体会这段讯息。

    ‘艾尔蒂娜,树妖一族母族统治的小型外界。里面居住了约五十六万森林树妖。

    因为光明,因为希望和和平,它们时时刻刻都生活在没有痛苦的畸形世界里,他们忘记了自己生来之罪孽,只知道贪婪的享受着自然、世界赋予他们的一切,而从不知奉献和回报。

    其中一部分向往痛苦之母的树妖信徒,在偶然的大彻大悟后,决定为了赎罪而奉献自己的一切。

    他们在一位痛苦信徒的带领下,通过血祭,念诵古老盟约,向我等黑盟求援。

    你们要做的,是完成他们的愿望,毁灭艾尔蒂娜五十六万的自然寄生虫。让世间重回正确之轨道。同时回收之前下界的成功材料。’

    看完这段讯息,路胜大概明白自己任务是什么了....

    他抬头看向另外两人,那个面容精致清冷的女子脸色很不好看,就算是在灰色没有色彩的痛苦世界,也能看出她心中的纠结。

    “现在,开始吧。”那老人的颂词终于念完了,他对着三人中间的那具女尸一指。

    整个女尸连同铁钎迅速融化,化为一滩灰黑色粘稠的,散发腥气的泥浆。

    “跳进去吧。”老人低声道。

    那个戴老虎面具的男子第一个毫不犹豫的跳向泥浆。

    噗嗤。

    男子笔直没入进去,仿佛泥浆下面是深不见底的泥潭,轻松便彻底没入其中。

    女子是第二个,跟着跳进泥浆。

    路胜深吸一口气,顿时感觉所有视线都在盯着自己。也跟着纵身一跳。

    噗嗤。

    他眼前顿时一片灰蒙蒙。身体如同掉进空荡荡的深洞,笔直往下坠落。

    不知道落了多久,眼前的灰色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淡黄色火光。

    路胜眨了眨眼,发现自己正独自站在一处三层高的灰白祭坛上,祭坛边缘堆放了不少痛苦扭曲的人头,男男女女都有。

    祭坛位于一处地下溶洞中,漆黑的洞内,四处点亮着火炬,淡黄的火光就是这些火炬传出的。

    “使者!使者!!”祭坛前面正跪伏着数十位身穿暗绿藤甲的男男女女,正朝着他大声祈祷呼唤。

    “毁灭这座城市里的所有生灵?和回收材料。”路胜回想自己的任务。他虽然得到阴火突破,但真要和十字星翻脸,其实并没有把握。

    十字星能轻而易举的干掉萧紫竹,并且鸠占鹊巢,显然实力极其诡异强大,在没有弄清楚痛苦世界里力量体系之前,路胜并不打算彻底翻脸。毕竟就算现在实力得到提升,他并不觉得自己就能比萧紫竹强。

    既然不翻脸,那就只能完成任务....

    路胜看了眼面前的数十个树妖教徒,这些人已经精气流逝殆尽,眼看是活不了了。

    “接受永恒的救赎吧!!”

    忽然整个溶洞一阵震荡,一声愤怒的咆哮声,从地表上方层层传递下来。

    那语言赫然通过神魂震荡,完全不用文字便能让人明白其中含义。

    轰!!

    一把粗大翠绿的巨型三尖叉,轰然刺破溶洞顶端,朝着祭坛急冲下来。

    那三尖叉光直径便又五六米粗,身后跟着一头头戴白色王冠的巨大白色半人马。

    半人马老爷子模样苍老,下巴留着细长白胡须,双目圆瞪血红,浑身肌肉如同钢铁般坚硬强壮。

    他挥动着三尖叉,周身强行撞碎所有石块石笋,咆哮着冲向祭坛。

    “神兵??!!”路胜正要动手阻拦,却猛然发现半人马老者手中所持的三尖叉,居然同样散发出浓烈的神兵波动。

    “住手吧青绿之王!”痛苦信徒中站起一人,是个强壮肌肉的光头男子,其手里正紧紧揪着一个身材娇小模样精致的小女孩。

    “下一任的树妖公主在我手里,如果不想她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