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百一十六章 试探 四
    “我听过这个人的名字。 景洪...擅自改姓,虽然一样是谐音,但可见其人对家族的恨意有多深。”通昇微微皱眉。“不过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也是我们需要说明的地方。”程潇司长郑重道,“这个景洪,加入了一个名为蜂的神秘组织。这个组织人手不多,但个个都是最顶尖的偏激强者。他们的主旨不明,目的不明,唯一知道的,是他们偶尔会出现在一些莫名之处,做一些无法理解之事。且行事都极其自我偏激,旁若无人。”

    “哦?蜂?”通昇眉头紧蹙,没说话了。

    路胜则是不断回忆之前看到的那一幕画面。显然这个景洪莫名的替他背锅了。

    只是让他意外的是,刚才画面的一角,似乎还闪过一人的轮廓。那是角落里躲着的诸多人的一个,那人长得很像李顺溪。虽然只是个背影。

    但路胜的视力和记忆何等强悍,虽然只是猜测,但他基本已经能肯定,那是李顺溪。

    李顺溪有着预知能力,之前不是还在大宋,莫名跑到这边来算了,怎么还和琼觞和这个什么景洪搅和在一起?路胜心闪过念头。

    这时程潇司长又继续道:“另外,级部门也传递下来消息,不只是我们这里,在都城,也出现蜂的高手作案,似乎还和三大家,远光家的内乱有关。”

    “远光家的内乱?”通昇重复一遍。

    “是。之前远光家一员重将牺牲,家族内部利益重新分配时,出现问题,引发内乱,这蜂的高手是内乱的其一方请出的底牌之一。这事如今也被捅出来了。”程潇解释道。

    “有意思....”路胜轻声笑了笑。提到远光家,他自然而然的想起了这具身体的生母,远光彻杏,对于那女人,对于整个远光家族,他其实都没什么好感,能用鸠占鹊巢,让人耗尽精血为自己生育子嗣的手段繁衍后人,这样的家族,路胜不可能有任何归属感。

    “说起来,也是惨烈,那远光家这次内乱结束,元气大伤,最后甚至兵主老祖亲自出手,镇压局面,才得以消停下来。不过获胜那方听说手段惊人,是从外界返回家族的外放族人....”程潇顺口多说了几句。

    “听说了叫什么名字吗?获胜的一方?”路胜忽然插口问,“我有朋友是远光家族的,想问问情况。”

    “额....”程潇一愣,也是没想到路胜会出声问这个,不过他对情报博闻强记,记忆力强悍,稍微想了下,很快便回忆起来。

    “是叫远光橙。据说是从数百个兄弟姐妹异军突起,和另外两人一起继承了家族的三大神兵之一,黄昏圣剑。得到任族长传承,继承了恐怖力量,现在是三大代族长之一,实力深不可测。一举成为站在整个大阴无数人之的最顶尖的那一小簇人。”

    路胜顿时沉默了下。

    他来到大阴,自然也打听过远光家族的事,远光橙他是记得的。因为他的生母远光彻杏,是远光橙的女儿。

    “黄昏圣剑啊....神慧神兵....三大家最主要的依仗之一。”通昇圣主在一旁感慨道。“次见到黄昏圣剑,它已经实力达到不可测之境,虽然不如兵主,但....被他指定的掌兵使,恐怕实力和我等没有区别。”

    “这么厉害??!”红脸的柳清源惊了下。

    “是很强。掌兵使直接跨越了整个掌兵使阶段,成为圣主,而且还是圣主的最强悍的层次。这是三大家族一直位于顶点的霸道之处,他们的家族神兵已经被供奉了无数年,实力强横到了一个无法形容的地步。这纯粹是依仗神兵之力飙升去的。不过也是这样了,这是以放弃进阶兵主的希望,换来的力量。”通昇摇头解释道。

    “那也很强了...”柳清源赞叹。“如果是我,我也愿意。”

    “先不说这个,接下来,我们先把这个景洪解决掉,算不抓住他,也最少要将其驱逐离开。”通昇定下基调。

    众人也开始各自分析情报线索,确定景洪最有可能的方位,但大家讨论最多的,还是以引蛇出洞的方法引诱景洪。

    路胜坐在一旁静静听着,心思却不在这里,而是飘到了另一处。

    大阴皇都·远光家。

    整个皇都最高的,便是三座尖塔。其位于皇都北面的远光塔,便是隶属于远光家族。

    整座塔共有一百七十二层,塔顶直接没入云层,几乎看不见。塔身每一层都雕刻了大量华美秀丽的特殊鲜花花纹。没有动物人,只有花,各式各样的鲜花,五颜六色的花卉。

    远远望去,整个塔身像是每一层都种植了密密麻麻大量的花卉,随风吹拂时,不是还有淡淡花香飘散。

    偶尔阵纹激发时,还有晶莹的花粉被风吹散飘落。

    远光塔第九十九层处,远光橙手持黄金权杖,微微有些驼背的站在露台边,俯瞰整个阴都。

    咳咳...

    她轻声咳嗽了下,身旁站着的侍女连忙给他轻轻捶背。

    远光橙苍老的面容,带着一丝疲惫和厌倦,算是壮丽得一眼望不到边际的阴都景色,也不能让她有丝毫动容。

    “母亲,叫女儿们前来,有何吩咐?”她身后传来两个女子平静的声音。

    远光橙缓缓转身,看着塔内单膝跪地行礼的远光鱼和远光彻杏。

    “闹剧结束了,老祖宗没有怪罪我们,但我等也应当时时警醒,不能将关怀当做纵容,原谅当做理所当然。”她沉声叮嘱道。

    “女儿一定注意。”两个女子连忙应声。

    “龙仏fo已经去了,你们要安排好他的后人。还有母亲那边.....不...应该叫她远光卷桓,违逆家族利益,里通外敌之事,也需要仔细定罪。这都是老祖宗吩咐下来。”远光橙吩咐道。

    “龙仏大人的后人已经尽数接入族内。另外外婆的遗体.....”远光鱼正要继续解释。

    “按照族规处理好。”远光橙打断她,“如今族人凋零,为了弥补家族底蕴实力,你们尽数将之前散落在外的燃烧之子都接来吧。毕竟都是家族血脉,不宜流露在外太多。”

    远光鱼和远光彻杏两人顿时都眼前一亮。

    她们虽然也是远光橙的女儿,但远光橙的儿女太多了,真正能得到重用的,也只有她们两个。这也体现出她们两人的实质地位。

    至于接回族人,这趟内乱死伤数千人族人,空缺极大。连人数本来极少的主族人,也死了不少。正好可以接来自己的兄弟姐妹,儿子女儿,填充位置。

    “把大阴附近的燃烧之子数目名册都统计出来,派人一一召回。其余的不用我教吧?”远光橙淡淡道。“黄昏圣剑我持有不了多久....我老了...也累了...圣剑大人并不满意禁锢于我这个老婆子身。他需要更年轻更强壮的神魂。”

    “女儿明白了....”远光鱼和远光彻杏真正明白了母亲的意图,这是要再传承啊....

    召集所有血脉,为的是再度挑选更强的神魂继承黄昏圣剑。

    莫凌府神川郡。

    大片大片的丘陵地貌,在阳光下呈现出七彩色的斑斓缤纷。微风拂过,丘陵草地树叶随风微动,整个色彩也跟着微微流动。绚丽异常。

    正午时分,艳阳高照。

    神川郡外的彩衣谷内,通昇圣主和路胜一前一后走在山谷右侧的山顶。

    两人俯瞰着谷内随风涌动的彩色景观,闻着淡淡的青草花香,均是心旷神怡,神清气爽。

    “说起来,这彩衣谷还有个典故。”路胜在莫凌府这么久,杂书也看了不少,此时笑着随口道。“据传曾经有七彩鸾凤降临此地,因为天气雷雨太过,身羽毛湿气太重,于是鸾凤将羽衣脱下,抖水,谁料到神话的九省兵主偶然路过此地,一时兴起,想要抓七彩鸾凤回去做坐骑,鸾凤吓得拔腿飞,留下七彩羽衣也不敢拿,于是羽衣融化进大地,成了这里大片的瑰丽景观。”

    “若是真的如此,那倒是真不错了,可惜是假的。据我所知,九省兵主从未来过这里,直到这位兵解,也一直在大阴北部活动。”通昇圣主摇头失笑道。

    路胜哑然,随即才想起,流传的神话故事,兵主其实距离身边这位老爷子并不遥远。当神话传说只是身边的小故事时,一种油然而生的不真实感缓缓在他心头回荡。

    “其实...说起来也是惭愧,最初一看到你,老朽便想起自己多年前意外身陨的孙儿。”通昇圣主看着路胜脸的笑容,忽然有些感慨,“特别是笑的时候.....”

    路胜一怔,随即沉静下来,不知道该作何回答。

    “不过他可没你这般厉害成。路圣主不要介意,如果老朽没猜错的话,你如今应该还没满两百岁吧?”通昇圣主轻声问。

    “确实。”路胜点头。他自然不敢说出自己年纪,以二十几岁的年纪达到圣主境界....这说出去估计没人会信。算信了,也必然会引发滔天大祸。

    “所以有时候会显得有些突兀,不过路圣主放心,老朽也明白...很多事....”通昇圣主说着说着,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失笑的摇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