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百一十七章 安排 一
    对于通昇圣主的心情,路胜无法理解,起码是现在的他无法理解。

    “报!两位大人,已经找到景洪踪迹!监视人员已经各就各位,每十息核对一次行踪准确度!”

    远处斜坡上,一道灰色人影纵身跃来,轻轻伏下朝这两人行礼。这是阴阳司和青螺司配合调派的高手,在本地也算是小高手一名,但和路胜通昇两位相比,自然远远不如。

    “确定位置了?”路胜淡淡问。

    “是的大人,景洪如今正在边上彩衣镇凤翔酒楼用午饭。”那人迅速回道。

    “一起去看看吧。蜂的高手,想必会有一些特异之处。”通昇笑了笑,提议道。

    “恩。”路胜也是笑了起来。眼神微微有些流转。

    这个景洪,可不是只是他的背锅侠这么简单,他想到的是,十字星给予的任务上,也提到了蜂的存在。

    昨晚他仔细研究任务时,发现了上边的部分内容,居然歪来倒去和眼前的这个景洪也扯上了关系。

    看来十字星将这个任务交给我,不是巧合....路胜心中闪过念头,跟着通昇圣主一道,两人脚下生云,白雾云气萦绕,在真气的加持下,两人直接凌空浮起,朝着附近的彩衣镇飞去。

    通昇年岁极大,通晓不少真气运用的小法门,随手给两人布置了个隐蔽法阵,这样一来,居然连下方路过的普通民夫路人,都没一个能看到两人所驾驭的两团白云。

    不过十数息功夫,两人缓缓在彩衣镇附近落下。抬脚顺着官道,走进城墙包围的小镇。

    各种叫卖声,讲价声,吆喝声,不断乱七八糟的涌入两人耳中。

    “这彩衣镇看起来人数蛮多的啊,平日里也这么热闹。”通昇有些意外。

    “是这样。”路胜点头,“这里是全郡城最好的衣服染料出产地,客商来往很多,人气自然也多了。”他对这些基本资料,倒是在杂书上看过不少。

    通昇点头表示了解,两人在人群中青螺司的人暗中引领下,不知不觉很快来到一座两层高的酒楼前。

    酒楼外面屋檐下挂了六个黄灯笼,排成一个菱形,灯笼中间便是木质招牌,黑底板子上,题着凤翔酒楼四个大字。

    两人还没走进楼里,便问道一股浓浓的花香混合酒水气息。

    “如此香气,便是在阴都也少见。不错不错,这趟倒是来得值了。”通昇顿时来了兴趣。大步走进楼中。

    路胜稍微慢了一步,视线似乎无疑是的掠过楼里诸多食客。也紧跟着走进去。

    两人一进门,便马上有小二上来招呼。

    “两位客官这边请,是先上一壶我们这儿的九花九蜜酒如何?”

    “哦?这九花九蜜酒又是个什么说法?”通昇饶有兴趣的问道。

    “千言万语,不如一喝,这位贵客,您喝过,就知道好不好了。”这小伙子看起来蛮机灵,言辞也不卑不亢,应对有礼的同时还能态度不让人反感的推销酒水。

    路胜哑然失笑,自己也不过和这小二差不多年纪,居然就一副年纪大的老人心态。

    他视线移动,很快便落在了酒楼角落里,一个独自正大快朵颐的黑衣壮汉身上。

    这就是目标了。

    神兵猎人景洪,井家曾经叛逃而出的顶尖高手。

    路胜注意到,景洪饭桌就靠近大门,门口有着两个脏兮兮的小叫花子,正用亮晶晶的眼神盯着他桌上的吃食,边上就是酒楼里的看门,却根本没理会两人。

    景洪看也不看两个小叫花,反倒是随手会丢出几样看起来不合自己心意的吃食,丢给两个小家伙。

    这是种怪异的默契,景洪不时丢出吃的,两个小叫花也不上前哀求,只是巴巴的等着。

    路胜注意到这一幕,心中微动。这景洪似乎并不像情报上所说的穷凶极恶之人。

    他路胜虽然自诩不是好人,但也有自己的底线。

    他喜欢杀坏人,因为他自己不是好人,而世界上的坏人越少,那么好人就越多。

    好人越多,那么他就能过得越舒服。毕竟好人不用随时随地的防备。而坏人说不定还会成为他的竞争对手。

    “终归是心中有善之人...”通昇喝了口才送上来的九花九蜜酒,微微赞叹。

    他一口将酒水一饮而尽。

    “走吧,既然心中有善,我们还是尽量避免伤人性命。”

    路胜跟着通昇站起身,笔直走向角落里的景洪。

    此时酒楼里的食客也渐渐的开始被疏散了,阴阳司和青螺司的人此时也不怕景洪跑掉,有两位大人在,若是这样景洪都还能逃掉,那就真的是实力超凡,也轮不到他们这层次的人跑腿。

    景洪也注意到异常之处,看向朝他走来的通昇两人。

    “我喝酒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打扰。”他看不出两人深浅,但因为很多高手都有属于自己的隐蔽手段,除非是兵主,谁也不可能完全看透所有隐蔽手段。所以他不慌。

    出于对自身实力的自信,他一点也不慌。

    “我们也不是来打扰你的。”通昇微笑道,伸手止住了想要说话的路胜。率先一步坐到景洪对面。

    景洪正抓着卤鸭腿的手微微一顿,抬眼看了下通昇,他成名多年,手段凶残,身上自然而然的还会散发出一股子戾气,没想到除了那两个小叫花之外,还有人能毫不在意的靠他这么近说话。

    他已经注意到,这两人是专门为他而来。

    路胜见通昇这么有兴趣,也就陪着他在一边坐下。不过对于圣主漫长的生命而言,他还很年轻很年轻,不是很理解通昇这样毫无意义的举动有什么乐趣。

    通昇和景洪闲聊了几句,居然倒是越来越来劲,路胜对两人聊的什么人生哲理没兴趣,他此时的注意力则是集中在了酒楼内正在吃肉喝酒的一伙佩刀江湖人身上。

    这伙人都是一身骚包的白色劲装,腰系金丝细带,脚下踩着的也是绣了花卉云纹的千层牛皮靴。

    这伙人原本只是安安静静的坐着吃饭,却是和清场的阴阳司高手起了冲突,他们不想走,不怕事,完全不理会阴阳司的暗示。自顾自的坐在原处继续喝酒。

    三男三女,都是一个势力的,身上都有绣着一个罗字。阴阳司的人见他们不听,也就不去理会了,反正真要打起来,死了残了也是他们活该。

    这时通昇的弟子柳清源也到了,弟子在场,自然不会让老师亲自下场。而路胜作为圣主,也是前辈,自然不会让他第一个出手。否则岂不是显得整个莫凌府没人了?

    柳清源上来便大步走到景洪所在桌子边,站在通昇身后屹立不动。

    通昇此时也不说话了,通过和景洪的闲聊,让他大概明白了,这个人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残暴。所以得到他传音的柳清源,也不打算用不客气的方式和对方交流。

    “景洪?”柳清源微笑着走到景洪面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不断猎杀神兵么?你应该也知道,那些神兵的掌兵使身后,是代表的各大家族,宗门学派等利益。一旦作为支撑点的他们死了,会有多大的乱子,多少人流离失所,被落井下石,死于非命?”

    景洪眉毛很浓,眼神中透着坚毅和自信。

    “我知道,所以我选择的,都是恶多于善之人。”他面色镇定,抬头看了眼柳清源,视线随即落在了对方腰上的判官笔神兵上。

    “你敢保证?”柳清源眉头一挑。

    “当然。”

    两人一下子沉默下来。

    “我相信你不是这样的人。从一进门,到现在为止,我都没有从你眼中看出半点暴虐。”通昇摇头叹息道,“能不能问一句,你来这里,是有什么目的?”

    景洪沉默,只是端起酒杯仰头饮尽。

    “你们走吧,我已经不想杀人了。”他平静的说出最后一句话。

    通昇等人在他眼中不过是顶多掌兵使层面的高手,但死在他手里的掌兵使和魔王,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了。

    神兵猎人,这个外号,不是平白无故得来的,而是建立在无数鲜血战绩上,一点点累积而成。

    “你们走吧,我已经不想杀人了。”忽然一旁的饭桌上,传来一个女孩压着嗓子学舌说话声。

    随即便是一阵忍不住的轻笑。说话的是那群不愿被清场离开的白衣人。

    “小师妹,不可无礼,出门在外,当以礼先行。忘了你爹曾经的教诲了么?”白衣人中,一个相貌略微年长的男子肃然训斥道。

    “是是是,原师兄,小妹一定注意。”女弟子中年纪最小的一个捂着嘴娇笑道。

    “我们这趟来这里,也是有重要任务,不要节外生枝,走吧。别妨碍人家办事。”白衣人中一个相貌气质温柔可人的女子轻声提议道。

    “好的,师姐。”其余人纷纷应是,显然这一位的地位在所有人中最高。

    景洪收回看向那边的眼神。

    “跟我走一趟吧,不是你说一句无辜,就肯定没事。这段时间发生的惨案,需要你一个交代。”虽然通昇发话了,但柳清源并不打算放过此人。

    就算最近的案子不是他动手,这一位也是大阴常年通缉的要犯。

    两人身上缓缓绽放出一股股暗流。

    一个是圣主亲传弟子,实力强悍,另一个是神兵猎人,同样实力超凡。两人之间,一股股扭曲力量缓缓涌动,虽然没有真正动手,但神兵之间对抗交锋,已经通过两人之间的虚空开始了。

    通昇坐着没动,但他身上弥漫开的一股封闭力场球,将两人交手的数米区域,全部封闭起来,隔绝了所有的一切影响。

    路胜坐在一旁端起酒水喝了口,味道不错。他已经看出来了,通昇圣主没有真的抓捕景洪的打算。此人确实也不像是能干出那种事之人。

    但这不要紧,不管通昇愿不愿意抓人,都没关系。十字星给出的任务是回收天耳刀。

    而天耳刀被执掌在一个叫徐琦的人手中。而正巧,这个徐琦,就是景洪的大哥。而且是亲哥。同样也是蜂的人。

    显然这次任务正是因为他恰逢其会,所以才分布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