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百一十九章 设计 一
    远光一族的血脉力量,外形是凤凰,但实际上,却是以家族镇守兵主的完整体,作为印象。

    兵主达到那个地步,已经不再是普通人体形态,而有着各式各样的顶尖能力。

    肉身强大到如最顶尖的神兵一般,神魂也超越神兵魔刃,达到前所未有的生物极限。可以说是整个人界的极限。

    所以远光一族的图腾标志,也就成了凤凰形态。

    所有流落在外的燃烧之子,身上的血脉在一定特殊条件下,都会呈现出强悍的凤凰形态。

    因为源自最根本的兵主之血,所以从来没有人,能彻底遏制自己血脉。也从没遇到过燃烧之子强行压制自身血脉。

    所以路胜此时此刻的举动,不光是让远光家的几人看呆了,连和他们一起来的其余一个帮派的同伴,以及一旁站着的景洪也是目瞪口呆。

    “好了,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路胜压制下燃烧血脉后,再度看向景洪。“原则什么的,我不认同,只有足够强大者,才有资格坚持原则,你是觉得自己够格了?”

    景洪面色肃然,一言不发,只是知道如今无法避免,只能缓缓弓起身,双手摆出一个奇异的类似出拳的姿态架子。

    “屠灵!”

    路胜抬手便是一道刀气喷薄而出,金光在他手中凝聚成金色长刀,骤然跨越数十米距离,狠狠斩在躲避不及的景洪身上。

    “奔印!!”景洪猛然往前一记直拳打出。

    轰!!

    金光长刀狠狠砍在景洪简简单单的拳头上,一层厚厚的半透明的薄膜在两人之间浮现,隔绝金光和拳头上的透明黑膜。

    “不错,居然挡住了。”路胜微微点头。再度抬手,“那么你来看这招如何?”屠灵不过是曾经他改良出来的普通小招数,虽然威力不错,但在这个状态下,并不能发挥路胜全部实力,顶多也就阴极态的肉身程度。

    但这也足够恐怖了。

    “如果你没有别的安排手段,那就去死吧。”路胜再度张开手,遥遥虚抓想景洪。

    景洪双目血红,被拳头震得往后退了两步,此时闻言,他身上脖颈上开始浮现出丝丝如同咒文一般的漆黑符号,大量符号不断环绕他的脖子高速转动。

    一条黑紫色双头蟾蜍,在他身后慢慢浮现而出,蟾蜍身上燃烧着不详的黑色火焰。

    “焚天尺,又要麻烦你了。”景洪低沉道,顺带吐了口血。对面这人的力量强得可怕,他已经无限接近圣主层次了,但还是被刚才一下打得内脏都几乎移位,原本引以为傲的肉身,在对方面前如同布娃娃般毫无用处。

    “早些叫我出来不就完了。”双头蟾蜍不耐烦低沉道。张口对着路胜便是一道黑火火柱喷射而出。

    呼!!

    火柱带着低沉呼啸声,划破空气,速度奇快,如同蟾蜍弹出的舌头一般,狠狠砸向路胜。

    “无限屠灵!”

    路胜随意又是一拳打出。

    强悍的肉身力量在屠灵招数的催动下,爆发出恐怖的速度和力量。这一招原本能瞬间提升数倍的速度和力量,但以路胜此时肉身,本就已经达到一个极限,屠灵能够提升的空间不大,顶多也就五成,也就是一半的威力,

    但就是这样的速度和力量,也不是景洪能抵挡的。更何况是用阳元在阴极态全力释放的威力。

    嘭!!!

    黑火火柱直接被砸散,路胜一拳冲出,闪电般打在双头蟾蜍胸前。

    一声巨响下,蟾蜍和景洪抛飞出去,周身炸开大片大片血水。

    “怎么可能...!!?”焚天尺双头蟾蜍发出不可置信的疑惑声。整个胖胖的一人多高的身体,被打得凹陷下去一大块。

    景洪吐出一小口血,双手抱住蟾蜍,一人一兽骤然融合进一团紫光中,开始急速旋转起来。

    “风火轮斩!!”

    两者化为一道直径数米的紫黑色火焰巨轮,朝着路胜猛扑过来。

    火轮未至,周围十数米的范围内,所有力量都被一股莫名的扭曲力场笼罩,一个被力场波及到的白衣男子惊呼一声,身上的黑膜居然无声无息的被溶解了小半。吓得他连忙倒退避开更远。

    远光家的两个女孩这才明白此时交手的景洪和路胜有多危险,原本远远看起来,因为力量高度凝聚,所以看上去威力不怎么大,和一般拘级高手交手差不多。

    这点力量对于远光一族外派弟子,寻找家族子嗣的族人而言,对于身为阴都第一帮派黎罗帮中一员的众人来说,并不算什么。大家都是大族子弟,有着自己独有的强悍底牌。

    但眼下距离近了,众人才明白,原来景洪和路胜之间的交手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

    他们之中实力派第三的那个白衣男子,只是被其中弱一些的那人的攻势波及,便黑膜溃散,差点没当场重伤。

    要知道黑膜受创,就代表着身体失去大部分自愈力和防御力,黑膜本身又是生命力的具现,一旦受到重创,连带着本人也会陷入半残状态,精气神都会透支不少。

    “那种黑火....那是焚天尺!传说中阴都井家叛逃的那人!??”白衣人中带队的温柔女子忽然脸色一变,认出了景洪身旁的双头蛤蟆底细。

    “没有看错?媛姐?!”一听到焚天尺三字,六人中的中年男子面色大变,急声问道。

    “绝对不会!我一个井家的好友,他父亲就是死于当年那场动乱!”温柔女子沉声凝重道。

    “焚天尺...那不是..那不是神兵么?而且还是神慧...开玩笑的吧?”众人中年纪最小的小女孩,此时也没了之前狠毒的语气,取而代之的,是一丝丝的担心和惶恐。

    “难不成这两人...至少是顶级掌兵使?”边上追求小女孩的白衣少年颤声道。

    没人回答,众人原本以为自己傣族了准备和底牌,这趟出来应付意外应该没问题,可这才来到第二个地方,就遇到这么棘手的局面。

    “撤!先撤!!”温柔女子远光媛当机立断,看着那边还在交手的两人,迅速下令。

    其余人没人有异议,六人迅速动起来,朝着来路原路返回。

    若是一般地元掌兵使,他们合力还应付没问题,但顶级掌兵使,还掌握着神慧级神兵焚天尺的那人,如果没猜错,应该就是曾经井家的分家天才景洪。

    连景洪都被这么压着打,那么对面那人....

    远光媛心头一团乱麻,回收家族燃烧之子是她和小妹远光琴的任务,其余人不过是因为都是师兄师妹,前来助拳而已,却没想到遇到这么棘手的情况。

    如果那人真的是燃烧之子,那么强大的力量,必须马上给家族通报讯息!

    她马上想到这一点,一边带人急速撤离,一边拿眼朝着前面还在交手的两人望去。

    嘭!

    嘭!!

    嘭!!!

    景洪一次次的艰难爬起身,然后动用焚天尺的强大火焰,那种能烧灼一切的黑火,本身便带着剧烈毒性,甚至能将钢铁也烧成铁水,还对真元魔元等有奇效。

    再加上井家特有的血脉之力,那种能抵消一切异常之力的特殊力场。两种能力结合起来威力强悍到几乎无解。

    可面对路胜时,黑火烧在他身上,连毛都没烧断一根,那种井家的特殊力场对他也无效,也就是微弱的能压制一点点路胜的真元爆发。

    远光媛只是远远望去,也能感觉到景洪被一拳拳打得飞出,撞在树干滚落在地的痛苦。

    ‘那人太强了.....’

    一边的年长男子,阴都均亲王之子木山原喃喃道。

    “相比之下,我们还是先担心担心自己吧,你们以为那人不知道燃烧之子血脉的来源?他一定早就知道了,但之所以不在乎,或许根本就是完全不在意自己是不是远光家族的燃烧之子。”队伍中另一男子冷静道,赫然便是之前被小师妹远光琴羞辱一般称呼为小孙子的白衣少年。

    这少年面色坚毅,就算看到被打得凄惨无比的景洪,也没有丝毫动容,只是极度冷静的寻找脱身办法。

    “我不认为我们能这么顺利的安稳脱离战局。那人在酒楼里不动手,非要落在这里截杀,可想而知必然有不为人知的目的。而无意中撞到他们动作的我们....恐怕不会这么容易就脱身。”这少年名为远光隼,不过他不是直系远光家的子嗣,而是远光家族外系分家子弟。

    所谓外系分家,就是家族子弟和外人通婚后,生下没有觉醒血脉的族人,再去和外人通婚,再度生下的不能觉醒血脉的子嗣。

    他们身上的燃烧之血稀薄的可怕。或许因为三大家直系血脉的力量太过强大,所以分家的血脉甚至比其他普通世家还要弱。

    这也是远光隼在家族中毫无地位的关键。

    “那你说怎么办?”远光媛迅速道。对于这个家族族弟,她还是颇为信服,虽然他实力低了些,但头脑方面远比那个只会撒娇任性的小妹远光琴好多了。

    “拉关系!”远光隼沉声道,“而且不能走!我们不能赌,也赌不起!现在只能寄希望对方不想杀人灭口。且忌惮我们身后的家族力量了。”

    “屠灵。”

    轰!!

    路胜一拳轻而易举再度将景洪打得吐血飞起,重重撞进身后的坚硬山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