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百二十八章 源力 二
    

    女孩身穿着很旧,站姿也笔直带着一丝僵硬。 但整个人却安静得毫无声息。

    若不是路胜眼睛看到了,怕是直接走到跟前,也发现不了这里居然站着一个人。

    他一步步顺着楼梯往下走,忽然注意到,自己的胸前,那个刚刚被十字星赠与的饰品圆盘,正泛着淡淡的灰光。

    走下楼梯,路胜和那女孩擦肩而过,他看不清女孩的脸,只是继续朝着下一级的楼梯走去。

    呼...

    忽然一阵微风吹过,路胜微微一愣,脖子里隐隐被吹得有些鸡皮疙瘩,他猛地转身,身后什么也没有,那女孩还是站在原地,背对着他,看着窗外。

    带着一丝疑惑,路胜继续下了楼,不知道怎么的,平日里走在这栋楼里,他看不到什么人,只有很少见时才会遇到几个一样来见十字星的下属邪术师镜灵师。

    可现在。

    他刚刚下到二楼,便看到靠近楼道的一个房间,房门开着,里面坐着一个穿长袖长裤的年男人,男人有些秃顶,背对着他正坐在一张长椅,口念念有词,似乎正在祈祷什么,只是语气里透着一股莫名的恐慌。

    路胜听不清楚这家伙祈祷的什么内容。

    但这不妨碍他感受对方传递出来的情绪,那是种极其强烈的恐惧,慌乱,和痛苦的混合。

    “不要去理会那些人,他们不是人,也不是邪术师和镜灵师,更不是其他什么界的存在。不要和他们说话,闲谈,接触好。”十字星的声音远远传音过来。

    路胜眼闪过一丝不解,但既然十字星不解释,他也不多问。

    他现在只是初步得到十字星的信任,这种信任十分浅薄,维系程度也不深。

    继续下楼,路胜这次没有再遇到什么其他的特殊现象,除了小楼,他再度看向胸前戴着的饰品,这边的灰光已经消失了。

    思索了下,路胜轻轻动念,整个人骤然消失在原处,再睁眼时,他已经回到道宫内的密室。

    胸前那个饰品依旧还在。

    他端坐了一会儿,细细平复之前的心境。

    “如果说源力,是法的提升和进化,那么我用寄神力不断提升阴火冥炎,是否能够将其硬生生提高到源力的程度?”路胜心思绪流转,“以深蓝修改器的厉害,说不定还真能。”

    他此时依然感觉到,深蓝修改器,更像是某种基于自己知识体系的强大计算机,只要有足够多的寄神力,能利用知识体系不断推演下去。

    他轻轻抚摸着这个黑白相间的圆形饰品,虽然这是十字星的奖励,但他压根不想动用这玩意儿。

    痛苦世界隐藏了太多秘密,在没有弄清楚关键之前,任何从其带出来的东西,都应该谨慎对待。

    路胜在原地盘坐了一会儿,终于还是站起身。

    整个大阴,如果说他唯一还能寻求到帮助的,其实只有一个人。那是通昇圣主。

    他之前也查过通昇圣主的孙子,那人确实和他很像,不是指外貌五官,而是气质。

    那人同样走的是锻体路线,肉身融合了大妖妖力,经过几番遇后,实力强大无,甚至即将突破圣主,可在最后突破的紧要关头,被神秘人偷袭,从此失踪,再无音讯。

    通昇为了这个家族最疼爱,也是最有天赋的孙子,动用了无数人情,甚至亲自前往面见兵主哀求,都一无所获。

    甚至还因此颓废了数十年,最近才勉强缓和过来。

    “通昇圣主快要离开了,趁此机会,或许应该去询问一二关于源力的感悟途径。”这便是路胜的打算。

    他和通昇只是萍水相逢,此时想要找人询问源力,左想右想之下,路胜居然只能找这么一个才认识不久的老人询问。

    在如今的大阴,他名义的老师迁蠹苏狞扉,根本不值得信任。甚至连圣主后续的修行方式也语焉不详,根本是在防备他。

    吐了口气,路胜将十字星给予的小饰品取下,用阳元包裹好,放入一个密室地面的暗格,然后站起身,推开大门。

    “府宗您出关了?”门外守候的千阳宗弟子赶紧恭敬问道。

    “通昇前辈如今在哪?”

    “在拜望亭和宗主下棋。”

    “带我去。”

    守门弟子不敢迟疑,带着路胜一路快步朝拜望亭赶去。

    道宫内此时回归的弟子已经不少了,还有许多看起来似乎是新弟子,一个个朝气蓬勃,其也夹杂了不少自视极高,带着浓浓傲气的小天才。

    但不管什么人,在遇到路胜时,见到其身衣袍的式样,都认出其身份,流露出浓厚的敬仰和崇拜之色。

    穿过大半个道宫,从围墙小门走出去,两人终于来到一处姹紫嫣红,绽放了不少花卉的精致小亭子前。

    通昇圣主正合陈静之宗主相对而坐,两人面前下着兵棋,这是大阴特有的游戏方式,类似于军棋,但又其高深许多。

    看到路胜过来,通昇圣主蹙起的眉毛顿时一松。

    “哎呀,路胜来了,快快快,之前还有些案情关键要和你讨论,本来见你在闭关,也不好打扰你,和陈静之在这儿下棋打发时间,现在你来了正好。”

    他一巴掌把棋盘搅乱,急急忙忙站起身,迎向路胜。

    陈静之坐在原位,手里捏着即将将军的棋子哭笑不得。见路胜来了,他也摇摇头站起身。

    “既然路圣主也到了,那么晚辈便告辞了。”他收拾棋盘,迅速起身离开。

    路胜也看出来这前辈是在耍赖,也是哭笑不得。

    不过他这次过来,是抱着真心的目的,向通昇询问源力一事。

    两人复又在亭子里坐下,路胜将自己的问题重述了一遍。

    “源力?”通昇圣主一怔,“也对,你也该到了接触这个的时候。”他端起石桌放置的茶水,缓缓喝了口。

    “这个问题,其实你不该来问我,而是该向你的老师询问。”

    路胜顿时苦笑。“前辈....我的老师苏狞扉....您想必也听说过,我和她的关系,并不像想象的那么融洽。”

    “我明白你的处境。”通昇看过路胜的资料。伪装实力进入千阳宗,没被清算居心叵测,已经算是格外开恩了,再想接触千阳宗的核心源力隐秘,自然不大可能。起码在现在,没有核实出路胜真正想法之前,不可能。

    “我不能传授源法给你,三宗,三大家,都各自有一种源法,能够直指一种力量的核心本源。这是非核心人物的不传之秘,我不可能泄露。”通昇圣主想了想,又道,“不过如果你愿意答应老头子我一个要求,我可以给你指出源法的方向。”

    “源法的方向?”路胜深吸一口气,“这个,包括什么?”

    通昇微微一笑:“三宗三家,虽然都不外传源法,但这并不代表天下除开这六处,没有源法了。”

    路胜顿时明了了。

    “我答应您,只要不是太过违背我个人意愿的,我都可以答应。”他迅速应下。

    “放心.....只是一个小小的请求。”通昇看着路胜谨慎的神色,也是摇头失笑,“你啊,太容易不相信人了。”

    “前辈教训得是...”路胜汗颜。

    半月后,飞知州,平川郡。

    李顺溪端坐在面摊座位,低头凝神看着面前的面汤。

    面汤里空空荡荡,所有面条都已经被捞了起来,但汤水却是出的清澈,表面甚至如镜面一般。

    “许老,我又来了。”他端起面汤,揉了揉有些酸涩的双眼,依旧什么也看不出。“这玄天九秩算法,实在太过晦涩...我感觉没有数月功夫,怕是难以入门的多。”

    面摊摊主是个瞎子老头,手里不断熟练的拉扯着面团,将其荡成一把把的细腻拉面。

    老头身材健壮,孔武有力,唯独一身气质空空荡荡,仿佛站在这里的根本不是一个活人,而只是一个人偶,泥偶。

    在听到李顺溪提及需要至少数月功夫才能入门的时候,他正拉着拉面的手,微微一缓,停顿了一瞬。

    “从我带你来大阴,已经好几个月了吧?”他淡淡问。怪的是,他的声音紧紧封闭在附近数米范围,只有两人自己能听到。

    李顺溪点头。“是的,已经有好几个月了。”

    “大宋已经毫无希望了,你想要挽救大局,只能从大阴入手。而大阴这盘棋的关键,在于....阴都。”老者低沉道。

    他放下面团,转过身,凝视着这个自己一直看好的年轻人。

    “数月能入门算法么?接下来,如果你能做到让我满意,那么,你是未来的三元九塔地圣。三圣门在大阴三分之一的势力,都是你的。”

    李顺溪一怔,随即惊得一下站起身。

    “许老....您这是...?!”

    “拿出你的全力来吧,如果能打动我,那你注定会成为我三圣门的第三圣王。”

    老者神色平淡,目光弥漫着冰冷,柔和,悲哀,和一丝无奈。

    李顺溪,其实从最初开始,他便注定要走这条路,无论挣扎与否,结果其实都一样。

    他未来,注定是要站在三圣门最巅峰的那个位置。如同他注定得到那块神兵玉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