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百三十一章 成就 一
    秋月郡城,路府。

    陈芸熙一手握着短剑,在自己的小院里转身腾挪,连环施展才学到的逐日剑法。

    “逐日剑法单纯看剑招,应该是以连续不断迫杀对手,最终一剑穿心为目的,这等为此目的所创的强悍剑术,却因我的步法,无论如何在连环追逐上都不能达标.....”

    习练了一阵后,陈芸熙轻轻停下动作,唰的一声将剑刃归鞘站定,秀眉紧蹙,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

    咚咚咚。

    院门传来敲门声。“芸熙小姐,族长回来了,请您去一趟瀚海阁。”随身侍奉她的侍女新梅,小心翼翼的大声道。

    陈芸熙眉目一挑,回屋放下短剑,稍微梳洗了下,将长发披散下来,换一身稍显清秀雅致的淡黄长裙,才走出来打开院门。

    门外的新梅诚惶诚恐的低头不敢看她。

    “芸熙小姐....”

    “带路吧,这趟或许就该到摊牌的时候了。”陈芸熙淡淡道。

    她记得自己曾经很爱很爱路胜,就仿佛没有他,自己就快活不下去一般。

    但后来,分开的时间太久,或许是时间,或许是感情本就有极限,这份爱慢慢淡了,而到现在,她仅仅只是如同一种任务,一种责任了。

    爱什么的,或许还有,但很淡很淡。

    新梅抬头轻轻看了眼陈芸熙,总感觉如今的芸熙小姐,对什么事都看得格外冷静清淡,就仿佛对什么都不在乎一般。

    她带着路,领着陈芸熙一路朝瀚海阁走去。

    半路上不时有侍女和路府的其他下人路过,见到陈芸熙时,都连忙毕恭毕敬的低头屈膝,朝她行礼。

    毕竟这位可是如今路府族长的平妻,虽然不是正妻,但地位身份都是能和组长大人说得上话的贵人。没人敢轻易招惹。

    陈芸熙不以为意,一路毫不停歇,穿过数座花园,越过几座石桥池塘,终于来到一座三尖屋顶的收藏阁楼。

    瀚海阁是路府专门用来收藏各式各样罕见之物的地方,这里门禁森严,除了路胜和稍有的几个路府高层外,其余人都不能进出。

    陈芸熙也没有这个资格。

    她才进门,便在第一层的右侧座椅上,看到了正缓缓喝茶的路胜。除了他之外,再没有其他人。

    “好久不见。”路胜一身月白长袍,黑色腰带,匀称健壮的身材被上身有些紧的袍子完美凸显出来。一头乌黑长发披肩,眉目间隐隐透着一丝煞意,不是故意而为,而更像是本身就如此。

    远远望去,光外形便透出一丝自然而然的凶气。

    陈芸熙被气息一激,心头微微有些慌乱,原本平静已久的心湖也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她能够感觉到路胜的视线在她身上缓缓游弋,自己就如同草原上被狮子摁住,无法动弹的小鹿。

    以至于她进门后气息都有些不顺畅。

    路胜也有些叹息,他已经尽量的压制自身气息了,但因为吞噬神兵太多,身上残留的奇异煞气越来越重,这股气息就算是他的阴极态,也居然也无法彻底压制。

    而陈芸熙就是个普通人,顶多算是修炼了外功的江湖好手,两人甚至都快是两个物种了,能够做到这个份上,已经算很厉害了。

    他回想起自己和通昇圣主一起游历的这几个月,在通昇圣主的安抚遮掩下。两人的强势气息,竟然真的如同凡人一般,毫无泄露,衣食住行,没人能发觉两人压根就不是普通人。而真的只以为他们是爷孙两。

    “比起通昇前辈,我还有很多路要走啊.....”路胜心中叹息,从玉星到神慧这个层面,需要积累的路很久很久,短的圣主只花几十年就结束了,长的甚至上千年都还没通过,很多圣主几乎就是一辈子卡在这里,无力再进。

    路胜也并不觉得自己能够在几年时间就能突破积累,成就神慧。这不现实。从通昇那里得到的信息来看,要想踏入神慧,就要对自己的核心法,也就是冥炎,有从内到外,彻彻底底的掌握,掌握其所有变化,所有规律。

    这些都不是短时间能搞清楚的,需要在不同的环境,不同的影响下,去做实验。去试探尝试,才有可能掌握了解。

    他一口气达到这个程度,已经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回过神来,路胜凝神看向陈芸熙。

    “我们有多久没有这么安静轻松的聊天了?”他看着这个被自己耽误的女子,心中只有怜惜。

    陈芸熙虽然是自己追求的他,但她将自己一辈子最好的年纪献给了路家,献给了他。甚至为此还守了这么久的活寡。

    好在如今他终于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了。

    陈芸熙沉默了下。

    “记不清了,你叫我来,是有什么话想说么?”

    路胜也沉寂了下,随即轻叹了口气。“从成亲到现在,我们还没有夫妻之实吧?”

    陈芸熙一愣。“夫妻之实?!”

    从阴影之王那里,她大概知晓了自己和路胜之间到底有多大的差距,可以说一个天一个地,一旦路胜真和和她同床共枕,怕是入睡后路胜无意识的一口气吐重了,她都可能被吹死....

    这样的两个人,就算都相互有心,可夫妻之实又怎么能真的实现?

    “我.....”难道路胜已经能解决这个问题了?陈芸熙一时间脑子轰然一声,各种杂乱情绪一下全涌上来。

    她心乱如麻,和自己爱的人一起生活,本就是她曾经最向往的事,而如今当这个目标突然一下子摆放在自己面前,她有忽然有些害怕,有些畏惧。

    “其实,不管你还爱不爱我,我都不可能再放你离开。这点我想你也必须清楚。”路胜继续道,“你的体质,就算有内气,有神兵辐射,也顶多只能活两百岁,再多是不可能了....而我有足足数千年寿命。”

    “我.....”陈芸熙再度开口,却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她低头,视线闭上,又缓缓睁开,凝视着自己修长完美的双腿从裙摆下露出一小截。

    小腿上白得晃眼的细腻肌肤,在经常锻炼习武的情况下,显得更加紧致有光泽,犹如上等的白玉。

    陈芸熙渐渐平复心头的情绪。

    “我感觉不到你还爱我,确实如你所说,就算离婚,路府也不可能放我离开。不过那又如何?你就当我不存在吧,秋月郡甚至整个莫凌府,想要自荐枕席的漂亮女人不知道有多少,你又何必在乎我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凡间女子”

    “你还不明白么?”路胜站起身,“这是我欠你的,你本该有属于自己的美好,是我耽误了你,所以我要补偿。”

    “我不需要补偿,荣华富贵你给我的足够了。我不奢求更多,我只想平静的继续生活,你休不休我,我都无所谓,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想安静的生活。”陈芸熙摇头,抬眼看着慢慢走近的路胜,眼神一如既往的平静如水。

    她顿了顿,伸手将下巴边的一缕发丝轻轻理开。

    “我在路府,在你身边,看到了很多精彩的世界,很多很多以前的我不可能接触到的地方,这样的生活,我很喜欢。

    还有在北地时,在大宋时,若不是你,不是路家,我爹他们也会被魔灾牵连,或许早就家破人亡也说不定。

    这些,都是我应该感谢你的。

    另外,就算我被你休了,也不大可能有人来招惹我,起码我接触到的层面里,没有人敢。

    就算再高一级,再高一级,再高再高,也不会有人敢,所以你大可放心,就算我们离婚,我也不会再去找别的...啊!!!你干什么!!?”

    呼!

    路胜早就听得不耐烦了,一把捞住陈芸熙,扛在肩膀上。

    “废话太多了,先给我生个孩子再说!”

    “放开我!啊啊!!放开!!”

    陈芸熙一个不小心,话没说完便被扛起来,等她反应过来,拳打脚踢的疯狂捶打路胜,但武力值太弱导致她毫无反抗之力。直接在各种尖叫中,扛着走进内室。

    嘶啦。

    衣裙瞬间被扯裂,陈芸熙只穿着内衣,转身便想朝门外逃去,但被路胜一把抓住条腿,往后硬拖着上了大床,随着一声劲风飞过,内室大门轰然关上。

    很快室内传出一声痛哼,随即便是悠长的呻吟....

    云雨之后,路胜单手托着陈芸熙的白皙臀部,将其直接抱在右胸,站起身。

    刚才尽兴之时,他直接稍微变身了下,身体膨胀成近三米,虽然没有完全恢复本体,但也算是半恢复状态。

    运起天妖花经术后,路胜也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感受,这次之后,或许真的能让陈芸熙怀上自己的种。

    内室内墙壁上嵌入的油灯摇摇晃晃,映照出两人此时的怪异形态。

    近三米高的路胜如同强壮至极的猛兽,浑身肌肉如同钢铁,原本披肩的长发,在长高后,只算是披散下来,看上去有些狂野而已。只是恢复本体导致一些关键地方,如膝盖,肩膀,胸膛,都浮现淡淡的防护鳞甲,看起来狰狞凶悍。

    而只有一米七左右的陈芸熙,在路胜手上,却犹如白皙精致的柔弱瓷器,全身香汗淋漓,两眼翻白,毫无力气的紧贴在路胜身上。显然已经到了实在无法继续的极限。

    她雪白的酮体在有些暗淡的灯光下,和路胜泛黑的强悍肉身,形成怪异的均衡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