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百三十三章 善后 一
    收徒仪式并不隆重,木家和路胜都不想大张旗鼓的宣扬和对方的关系,路胜和木青叶一致决定,只是简单的请了几个亲近之人过来,见见面,认个熟就足够。

    在宗门魔宫内摆了几桌酒席酒宴后,木决箐便正式成了路胜麾下的大弟子。

    拜师结束后,路胜第一时间找到木决箐,也开始将自己所创的八首魔极道,正式作为元魔宗的传承功法,传授给木决箐。

    同时木决箐也算是正式加入了元魔宗。

    世家子弟加入宗门并没有什么冲突,包括加入帮派之类,都可以重叠。木决箐也算是同时有了两个身份。

    路胜所创的八首魔极道,糅合了武道,真气,魔功,三种体系的许多精华,除了修行时间极长外,实在堪称是前所未有的顶级法决。

    这门魔功经过真气体系的融合后,有所改善,在耗费时间上虽然没什么变化,但威力大大提升了。

    寻常弟子,在魔气充足供应的情况下,达到第一层需要消耗一年多,第二层两年多,第三层三年多.....

    以此类推,在完全没有瓶颈,遇什么破什么的完美顺利状态下,一共七十二层,需要二千六百二十八年。才能到不依靠神兵的顶级掌兵使层次。

    不过因为缺少核心的阴火提升到冥炎的过程,所以要想破开一切阻碍,踏入圣主,难度极大。

    但这却是最保险的按部就班的修行路径。对于寿命极长的木灵之体,完全是完美之路。

    路胜仔细给木决箐讲解了其中奥妙后,木决箐原本听到威力还很感兴趣,但一听到需要年份,顿时大翻白眼。一个功决修行两千多年,最后大成了才达到掌兵使顶尖,也就是地元境。就算她木灵之体寿命悠长,也不是这么耗着玩的。

    不过木灵之体果真名不虚传,能对于修炼时间也有大幅缩短,或许缩短时间后,能让八首魔极道正式成为元魔宗镇宗功法。

    路胜无事下,偶尔前往痛苦世界完成任务,但大部分时间都陪在家中,等待陈芸熙待产。

    元魔宗的扩张也渐渐平稳下来,转眼便又是数月过去,陈芸熙的肚子越来越大,而千阳宗总脉,却在这时传来调令。

    .............

    元魔宗魔宫。

    路胜坐在主位上,身旁坐着完成任务回来的石老,其余新加入的高手也分别坐在两侧。其中有三位掌兵使。

    大殿下方,正站着一个穿戴白色银边长衣的千阳宗总脉使者。

    “路府宗,这是总脉传下来的调令,您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前往总脉正是拜见千阳兵主。

    二是...要求都在这封信内了。”使者双手奉上手里的书信,态度恭敬,但话语里的内容就不怎么好听了。

    “呈上来。”路胜淡淡道。

    身旁有元魔宗弟子上前,结果信封,仔细检查了下是否有毒粉阵法之类手段,然后一一转交,最后才由石老接过,送到路胜手中。

    轻轻撕开书信,路胜迅速浏览过内容。神情丝毫不变,但心头却是长叹一声。

    千阳宗终于忍受不住了。

    他这么明显的偏向元魔宗,扶持元魔宗,占据整个莫凌府的资源利益,终于让三宗不满积累到了顶点。

    总脉来信便是三宗情绪积累到一定程度后的质变。

    “这是要逼宫啊....”路胜沉吟下来。不过元魔宗发展到这个地步,他也算满足了,短时间内,是没办法再进一步,也是时候休养生息。

    他合上书信,看向下方的使者。

    “信我收到了,你先下去休息吧。”

    使者恭敬告退。

    大殿内气氛略微有些凝重,元魔宗就算发展再怎么快,比起三宗的传统势力,也弱了不止一筹。在场的所有高手都不愿和三宗翻脸。

    路胜看在眼里,记在心头。

    “今天到此为止,诸位继续之前的任务,此事本宗会处理。”路胜出言道。

    “如今魔灾稍停,便出现这等事,看来上面总脉....”后来加入的大妖药灵王白齐,捏着下巴的大把白胡须沉声道。

    “这么明显的警告,谁都看得清,再加上最近千阳宗频繁派人前来....”另一人冷声道。

    “我自会处理。”路胜淡淡道,“今天散会。”他站起身,看也不看在场众人,径直走向后殿。

    后殿已经有数名下属等着了,见他出来,马上有人上前恭声道。

    “宗主,秘境石刚刚发光了。”

    “秘境石.....”路胜眼角一冷,冷笑一声,“知道了,准备好密室。”

    “遵命。”

    几个下属下去。

    路胜先去看了看路府的陈芸熙,轻轻听了一会儿她的肚子,然后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便又回到魔宫,进入密室闭关。

    迅速沉静心神后,他直接踏入许久未进了的传秘境。

    还是苏狞扉所在的那个洞穴,苏狞扉一身曳地黑裙,抹胸上方露出雪白细腻的瓷器般肌肤,长发披散下来,如同黑色瀑布。正手持一把类似琵琶的乐器,轻轻在洞窟内弹奏着。

    路胜的身躯缓缓出现在洞窟一角,由虚凝实。

    他身体凝聚后,并未马上惊动苏狞扉,而是就这么静静站在角落里,听她弹奏的美妙曲子。

    乐声铮铮,时而轻柔,时而怒放,时而迅雷,时而舒缓,仿佛随着苏狞扉的心情一样高低起伏。

    看得出来,苏狞扉此时的心情极其复杂,甚至其中还有矛盾和杀意。

    足足半个多时辰后,乐声才缓缓停下。

    “你来了?”这女人转过身,一双迷蒙的眼睛在看到路胜后,迅速清明恢复,变得和之前一样深不可测。

    “不是老师想要让我来么”路胜低头恭敬道。

    苏狞扉作为无限接近兵主的恐怖存在,在整个大阴都只有几人能胜过她,而他现在还没突破神慧,真要对上撕破脸,并无胜算。

    “你还知道我是你老师”苏狞扉冷声道。

    “老师何出此言?弟子可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路胜疑惑道。

    “既然知道我是你老师,你现在做的一切,可有经过我的同意?”苏狞扉寒声道。

    “我所做的一切?老师问的是....”路胜没明白什么意思。

    “肆意扩张地盘,抢夺资源,甚至打压本宗分部,你眼里到底有没有千阳宗的利益?”苏狞扉质问道。

    “弟子只是为了让亲族生活更好罢了,老师何必大题小做。”路胜笑了笑,看出对方根本就是借题发挥,看来这趟出去,苏狞扉想做的事一定是遇到麻烦了,极不顺利,另外也有可能是府宗的那些人上报到了总脉,总脉那边质问苏狞扉了。

    “你理由很多啊.....”苏狞扉放下乐器,站起身,身上黑裙骤然化为无数细密树枝枝叶,分散开融入她裙底,很快长裙变成短裙,露出膝盖以上的大半大腿,看起来简洁性感。

    “老师可是有什么地方心事不顺,弟子若是能帮得上忙的,一定义不容辞。”路胜看得清楚,苏狞扉一来便是兴师问罪,铁定是总脉压力压倒她头上了。

    要想让这女人帮他扛下这事,就必然要利益交换。

    他也不担心对方对他下手,毕竟他现在可还担着一个莫凌府府宗的位置,还属于千阳宗地方要员,宗门圣主。门规之下,对方不可能对他下死手。

    苏狞扉见路胜这么上道,语气也缓和下来,她对这个所谓的弟子,从来都是可有可无态度,偶尔有些烦心事,还能差遣一位圣主强者前去处理,也算手里都一张牌可用。

    两人本质上也没什么冲突,她自然犯不着平白无故动手削弱自己能动用的力量。

    所以见路胜迅速服软,她也温和下来。

    “你明白就好,如今正是多事之秋,表面形势就已经极其严峻,暗地里更是风起云涌...”

    “老师可明言。”路胜不耐烦听她长篇大论。

    苏狞扉白了他一眼。“之前是我有所疏忽,没有为你指出圣主之后的道路,不过现在你自行找到了方向,为师也放心了。每个圣主都有完全属于自己的方向。到了这个阶段,单纯的在大阴固守,已经没有多少作用了。你可知道,为何之前传来兵主交手的消息,可你身在大阴国土,却为何没有感觉到丝毫动静?”

    “不知...”路胜也是奇怪这点。

    按理说,如果神慧圣主的实力是十,那么兵主至少可能是百,两者差距极大。

    这是他按照典籍传说记录推算的。这样的庞大实力个体交手,产生震动波及方圆千里万里都是有可能的。

    可他在莫凌府却什么也没感知到。

    “这便是要涉及到一个你以前可能没有听闻过的大秘密了。”苏狞扉笑了笑,神色温和下来。

    “实际上,我们传秘境,还有其他许多外界,都是环绕在主世界周围的许多小球。

    而主世界,则是一颗最为巨大的球体。在一个名为星宇的漆黑环境中,悬浮旋转。”

    “星宇?!!”路胜装出一副微微愕然,动容之色。他心头猜测的果真不错,这个世界最顶层的强者们,果然是有能力认识到星球这个概念。

    而接下来,苏狞扉给他灌输的一系列知识,便明确的指出,整个大阴,大宋,以及其余的许多大国王朝,包括魔界,其实都是处于一颗星球上。

    甚至还有痛苦世界,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