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百三十四章 善后 二
    这个世界的顶尖强者们,将自身生存的星球,称之为烈。

    而烈星一共分为数层,痛苦世界便是最深处的一层,接近地心的世界。之后是魔界,再然后才是表层的人界。

    三界并存在烈星上,便是整个人族魔族生存的大环境。

    接着苏狞扉也直言,兵主们之所以交手毫无动静,便是因为他们没有在大阴国土上动手,而是腾空而起,去了星宇,也就是九天之上的太空。

    “顺带提一句,之所以许许多多的圣主和顶尖掌兵使强者,特别是三宗的,大多都选择在传秘境闭关。并不是真的闲得无聊。而是传秘境,实际上是位于烈星附近的一颗小型星球。这里不光有着丰富至极的精气环境,还有一些上古时期遗留下来的遗迹和宝物。这种不明原理的强悍传送阵法,便是我们从遗迹内挖掘出来。”

    讲到这里,苏狞扉等路胜消化了下内容后,也终于开始进入正题。

    “这趟你要为师帮你扛下压力,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需要帮为师一个忙。”

    “老师...请说!”路胜一副勉强恢复心神的模样。似乎到现在还没从浩瀚的星宇环境里回过神来。

    苏狞扉见状,嘴角微微一勾,继续道:“数月前,兵主和魔帝交手时,无意中在一颗环绕烈星的卫星上,发现了一扇从未出现过的神秘大门。我们派遣了数位掌兵使进入,但都毫无踪迹音讯。后来经过研究,发现这大门背后,是一种奇异的彩色能量漩涡。”

    “老师的意思是?让弟子前去查探一二?”路胜眼神一眯,掌兵使去都没活路,他虽然是圣主,但未必就能扛得住这鬼东西的危险。

    “自然不是。”苏狞扉笑道,“这个自然有三宗的针对性高手前来研究,只是我们怀疑,这扇门背后,可能关系到我们之前一直研究的更高层外界,一个被兵主命名为邪灵的危险世界。”

    “邪灵世界”路胜皱眉,“难道能比痛苦世界更危险?”

    “痛苦世界虽然危险,但他们一是无法降临,二是痛苦世界的人太少了。而且他们降临了,自有三圣门对付,三圣门和怪异牵连极大,可以说怪异就是针对痛苦世界产生的。这其中有大秘密,你现在还没资格知晓。暂且不提。

    我要你做的,是前往另一处门,看守此门,同时将那位一直镇守密门的圣主替换出来。”

    “哦?替换后,需要镇守多久?”路胜仔细问。

    “长则十年,短则两年。不止你一人去,还有另外几位圣主,和你一并。任务奖励,除开为师帮你解决元魔宗之事外,还有每人一把神慧神兵。”苏狞扉认真道。

    “两把!”路胜知道这事推脱不了,千阳宗既然敢把这么隐秘之事给他说,显然是不上也得上。跑不掉的。索性他便马上利益最大化。

    “不行!这趟已经是各宗好不容易凑出来的,无主的神慧极少极少,能给你一把已经是极限。其他别想了。”苏狞扉断然拒绝。

    “敢问弟子镇守的密门在何处,可能面临什么情况?”路胜转而又问。

    “幻之门,位置在东海之上的一处小岛。距离大阴极远,你最好安排好家族一切,再行离去。若是你不放心家族事务,可以让后辈分出魂火留给你,若是家族出事,你可自行回归。”苏狞扉淡淡道,“这事是长期任务,你只是前去替换的一批人。不用多想。”

    路胜点点头,又想苏狞扉询问了一些相关资料。这才缓缓退出传秘境。

    在密室内休息了一阵后,他又迅速沟通邪字,进入痛苦世界。

    找到十字星,将刚刚得到的任务对其说了一遍。

    十字星坐在房间书架边,手指轻轻摩挲着桌角尖端,眉头微蹙。

    “幻之门....那地方一切还好,非常稳定,只是偶尔有一些邪物跑出来,清理就是。只是你属于三宗掌控之外的力量,若非千阳宗实在没选择,绝不会对你透露这么多秘密。还让你参与进镇守幻之门。看来他们力量不足了。”她语气凝重道。

    “大人您看....?”路胜果断把锅丢给十字星,这位论实力不一定就比苏狞扉弱。

    “看什么看,我们只是九大教区之一,这里也是小地方,我被下放过来传教,也有一段年生了,正好运作一下,调离这里,回我们第九教区的主城。”十字星沉吟道。

    “至于你的事,幻之门历来就有镇压看门的任务,一直都是三宗负责,这没什么陷阱,你去就是。不过那边干扰极大,你要再想随意进入传秘境和圣界,就不可能了。遇事自己小心,不要暴露身份。”

    十字星想了想,从怀里缓缓摸出一样漆黑色类似乌鸦的小雕塑,将其递给路胜。

    “必要时,捏碎这个,能保你三次性命,别浪费了。这东西就算是我,也只有几个。”他眼里隐隐透出肉疼之色。

    路胜神色微动,接过来雕塑仔细端详,这东西只有巴掌大小,但雕刻得惟妙惟肖,如同真的一只黑乌鸦站在手心,乌鸦的双眼是血红色,背部有着一条若隐若现的银色丝线。其余便再没有什么奇异之处。

    “记住,别乱用,这玩意只有我们圣界才有,一旦用了,就要做好彻底和人界决裂的准备。”十字星郑重道。

    实话说,他和路胜配合时间虽然不长,但路胜完成任务效率极高,实力也不错,在诸般真元法术都无效的痛苦世界,路胜强悍的肉身可以说是在身边所有下属中,都能排前三。

    再加上知进退,懂分寸,若非如此,十字星还真舍不得将这黑乌鸦送给对方。

    这东西可是当初他离开主城时,身为大主教的父亲亲手交给他的保命之物,一共只有三个,他曾经用掉了一个,还有两个,现在再送给路胜一个,自己便只有一个了。

    “记住,遇事先保命要紧,一旦三宗有什么不妙的手段企图,你一定要记得保命逃离,我们教区才刚刚兴起一点希望,你身上的责任重大,别轻易死了!”他不断仔细叮嘱,让路胜也有些心头异样。

    虽然两人是基于利益结合的上下级,但十字星这人说实话,作为上级,一不乱坑人,二做事实诚,说出的话百分百兑现,三对下属极其大方。

    可能是因为其本身背景不凡,所以对下属私吞的东西很多都看不上眼。

    但不管怎么说,如今这个乌鸦雕塑,路胜确实感觉到,这东西里面隐隐蕴含了某种不知名的东西,似乎是力场,又似乎是活物一般的生命磁场。

    离开痛苦世界,他迅速开始整顿元魔宗和路府势力。

    这趟去远门是躲不掉的了。在临走前必须尽可能的安顿好事务,只等陈芸熙产子后,便准备启程。

    短短数月后,元魔宗势力大幅度收缩,精简,修剪了大量浮躁乱来的宗门子弟,并建立了赏罚阁,专门针对宗门子弟和路府子弟,进行奖罚限制。

    路胜根据其他宗门法规,仔细制定了一系列的能够融入大阴的详细条规,然后又通过传秘境,给通昇圣主传信,请他帮忙照料一二路府和元魔宗。

    如此之后,转眼便已经到了陈芸熙临盆之时。

    宫殿外的池塘前,路胜负手而立,静静看着水面倒影的月光。身后房间内灯火通明,不断传出陈芸熙痛苦的嘶叫声。

    宫墙外还有不少人已经围拢过来,守在墙外,期待着这趟能顺利生出麒麟子。

    若是生出麒麟,便能继续延续路府血脉,若是生出凤凰儿,那就不得不寻求入赘了。这个便相当对麻烦些。毕竟大阴虽然开放,但男性地位还是要比女性强一些。

    路胜面色平静,身后不远处站着面色忐忑的路全安等一票亲族。和他们急急忙忙的心情不同,路胜能够通过气息力场,感应到室内陈芸熙的情况十分顺利。

    “胜儿!你怎么就不慌呢?那可是你的孩儿!”路全安无奈的抱怨道。“看你样子,芸熙产子就像是和你没关系一样!有你这样当男人的么?!”

    “爹您多心了。”路胜笑了笑,“孩儿不慌,您不更应该高兴么?”

    路全安一想,也对,路胜的实力已经堪比神佛,他不慌就代表儿媳妇没事。这么一想,他顿时也心宽下来。反而去安慰二娘刘翠玉他们。

    路胜扫了眼院落里站着的众人,路轻轻已经治愈得差不多了,只是记忆丢失了不少,如今懵懵懂懂便没让她来。路依依倒是在,和路红缨站在一起没说话,在他视线扫过时,微微低头表示尊敬。

    路胜叹了口气,之前为了掩盖他实力飙升的变态情况,他派人在外散发了自己其实是神魂转世的流言。

    这也导致如今的路家,敢于和他亲近的越来越少。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是投胎转世的老怪物前辈。再想像之前那样其乐融融,已经不可能了。

    正想着思绪,忽然宫内陡然一静,随即一声清亮啼哭穿透宫门,传到院落里。

    路胜神色微变,闭上双眼,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有一丝血脉,独立的存在于宫内的一个小生命体内。

    这种感觉是如此奇妙,就好似看到了自己生命的一部分,独自在外生根发芽...

    这个世界上,终于多了一个和自己最亲近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