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百三十七章 天魔 一
    “哥哥。”路胜身后忽然传来清脆女音,似乎有人在叫他。

    “大哥。”

    又有另一个声音传来。

    路胜转过身,看到自己身后正快步走来两人,一个男的十五六岁年纪,相貌清秀,眼眸里还残留着天真和叛逆,穿了一身白色劲装,年纪轻轻,英姿勃发。

    另一人是个女孩,年纪稍小一些,十四岁左右,留着齐刘海的妹妹头,长发及腰,大眼睛水灵灵,有种楚楚可怜的气质。

    “小权和真灵啊。”路胜记忆里有着两人,路权和路真灵,都是他这个大公子名义上最亲近的亲弟弟和妹妹。

    “大哥又来看祠堂了啊。”路权大大咧咧道,“祠堂有什么好看的?老祖宗活的时候就喜欢清净,难不成死了还希望人成天跑来观瞻?不如我们去对练吧大哥!”

    “胡说什么呢。”路真灵无奈拍了下路权脑袋,“大哥身体未愈,才从休息里起来,现在就叫嚷着对练,看来你是没输够?”

    “话不是这么说,...”路胜笑了笑,露出路重一贯的温和笑容。

    这两个弟弟妹妹没和他是一脉相承,都是亲生的父母。

    “说不准某天,他忽然就会有了打赢我的资格。”路胜伸手在少年路权头上摸了摸。

    两个弟弟妹妹开始请教他一些关于日常锻炼家传武术的技巧。

    紫烟山庄的路家,一直流传着一门粗浅武道,名为上林剑法。路重倒是将这剑法练得滚瓜烂熟,但奈何这剑法大多数招数不是用来对打,而是仪式上所需。

    路胜仔细一一给两人回答后,目送两个弟弟妹妹,满身欢喜的离开,边上有人靠近,低声提醒。

    “大公子,庄主让您去连草堂。”

    “知道了。”路胜点头,才身体好点,能站起身,马上便又连串的事等着处理应对。

    他等着弟弟妹妹彻底走远,这才动身,沿着山庄回廊,一路前行,很快便停在了一处阴暗湿冷,气氛凝重的怪异屋子前。

    屋子大门敞开,里面正静静站立着一个面容肃穆,一看便是正经严肃气质的中年男子。男子容貌俊秀,看得出年轻时也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身上穿着一身简洁干练,又不失庄重精致的淡灰劲装。

    路胜刚一到,男子便沉声开口。

    “重儿吗?进来。”

    “是。”路胜低头应道,完全按照路重原本的样子应对。

    在没有弄清楚周围情况之前,他并不打算冲破路重这个身份的保护伪装。

    中年男子路荡峰,便是如今这一代的紫烟山庄庄主,此时他也同样心情复杂的目视着面前这个让自己不怎么省心的儿子。

    前阵子在仪式里,忽然这个大儿子,因为一些特殊原因,不被守护者们所接纳,反而因为胡思乱想,对守护者们无礼,而被踢出仪式,也因此受了重伤。

    如今看样子,伤势虽然好了大半,但要想通过仪式,继承庄主的位置,还有很大难度。

    “还疼么?”路荡峰看着面前毕恭毕敬的大儿子,心头终究还是柔和下来,轻声问了句。

    “回父亲,不了。”路胜低声回答。

    “不要怪为父,你以后就会明白,我们紫烟山庄,由来便有这个传统,沟通守护者们,为他们祭祀和举行仪式,守护地下的强大封印。这都是我们必须要做的。”路荡峰嘴唇微动,这番话说得有些低声和模糊,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似乎只是轻声呢喃。

    “你弟弟妹妹都有了自己对应的守护者,如果你没办法得到守护者承认,日后怕是没法继承山庄千年来的传统。”路荡峰无奈道。

    “我明白的。”路胜从路重的记忆里,也知道这个什么守护者之类的典故。

    父亲路荡峰经常会自顾自的说一些听不懂的话,比如守护者,守护灵,又比如什么邪恶封印,守护千年之类。

    可从小到大,这些话路重都听出茧子了,但也从未见过有任何脱离想象的特殊情景出现。

    所以也早就毫不在意了。

    “下午还有一次追加仪式,你随我一起参加吧。”路荡峰继续道。

    “是。”路胜点头。他也挺好奇这个什么莫名的仪式,到底有什么作用。

    “好了,你下去准备吧。”路荡峰挥挥手。

    路胜这才缓缓退出阴暗潮湿的内堂,沿着原路返回。

    从原路回去时,他意外路过了正在训练的家丁家兵们,从经过的回廊里站着,往外望可以看到左侧的校场上,一队二十人左右的队伍,正围绕着校场快速奔跑。

    “刀!”

    忽然带头的家将一声大喝。

    唰!!

    顿时所有二十人,全部刷的一下刀刃前斩,动作毫不拖泥带水,杀气腾腾。

    银亮的刀刃在阳光下反射出一片明晃晃的刀光。

    “盾!”

    家将又是一声大喝。

    顿时所有家兵收刀转身,另一只手臂托着盾挡在自己身前,将头部和大半的上身全部遮掩进去。

    “不错的素质。”路胜心中暗自点头,这种令行禁止的动作速度,就算放在大阴,也算得上是精兵了。

    收回视线后,路胜一路再不停留,直接回到自己院落休息。

    吃过午餐后,又喝了些药粥补气补血,路胜被安排了一次沐浴净身,焚香静心。之后再两个神态冰冷的红裙侍女引领下,重新来到之前见过父亲路荡峰的连草堂。

    这一次,站在连草堂的就不止路荡峰一人了,还有五位老态龙钟,气质阴沉带着死气的家族长老。

    五个长老呈扇形坐在连草堂内,正中间坐着路荡峰,屋子里的地面,刻画着密密麻麻一大圈的杂乱符号花纹,看起来就像是小孩子一般的胡乱涂鸦。又像是隐藏了某种规律和扭曲在其中。

    花纹线条呈血色,深深印刻在地板上,散发着神秘阴冷气息。

    路胜被引入一个黑色石头座位坐下,和其余众人一样,坐在地面阵法花纹边缘。

    然后引领他进门的两个红裙少女,缓缓走到阵法中央。

    啊!!!

    刹那间一声尖叫,一个女孩突然神情带着莫名的狂热,大声尖叫起来,另一名女孩则开始张开双手,进行某种神秘的舞蹈。

    她的舞姿有点像木偶舞,但眼神狂热,嘴里还不时传出嘶嘶的类似虫子和蛇一样的杂声。

    尖叫声不断变换着高低起伏,甚至还有了某些莫名的韵律。

    连草堂的门缓缓合拢。

    路荡峰起身,在阵法最前方垫上一只拳头粗细的白蜡烛,这也成了整个连草堂内唯一的光源。

    他开始低声对着蜡烛念诵着什么。

    一旁的五位长老则开始抓起一把把类似纸钱一样的东西,不断往两个女孩身上撒去。

    路胜没有被安排什么举动,只是这么安静的坐着。

    诡异的尖叫,怪异的舞蹈,神神秘秘的呢喃念诵,阴暗的烛光,还有五个怪里怪气大半只脚踏入棺材了的长老。

    这画面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时间缓缓流逝,路胜渐渐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连草堂内,不知道什么时候,空气里渐渐多出了一些莫名的气息,很冷,但是很普通的气息。

    他平静的扫视周围一圈,却讶然发现,阵法花纹边缘,黑暗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莫名的多了几个模糊的黑影。

    这些黑影像是看热闹的路人一样,围在外围,静静看着两个少女的舞蹈和尖叫。

    时间慢慢流逝,围观的黑影越来越多,越来越密。

    黑影就站在黑暗中,站在烛光可以照耀到的最外围,一般人的视力根本无法发现他们,但路胜不同。

    他不是通过路重的身体感知,而是依靠自己本体的感知查探,这样一来,这些黑影便很清晰的显露出来。

    路胜深吸一口气,心头莫名的涌出一丝担忧。

    他看向正在念诵着什么的庄主路荡峰。心头的这一丝担忧便正是为他而起。

    ‘每一代庄主都是英年早逝,父亲最近也越来越苍老了....千万不要有事啊....’一个念头从他心底深处涌出来。

    咦?

    路胜一愣。随即迅速反应过来,这应该就是他融合吸收了的路重的念头愿望。

    他闭目沉思,仔细感应神魂内的情况。这一丝的念头如同黑板上的白线,清晰的凸显出来,而且极其凝固显眼。

    他尝试散去这个莫名生出的念头,但毫无用处,似乎这个念头已经成了一丝执念。

    他莫名的有种感觉,似乎只要自己能完成这个因果,便能彻底了结这里之事。得到回归大阴的线索。

    这种直觉源自于神魂深处,神魂的结构构造太过神秘,就算是如今的大阴,也没人能研究透彻。他此时也弄不清,自己是该相信这直觉好,还是不相信。

    “如果我猜测没错的话,我应当是应路重的魔念而生,变相的是他的域外天魔。天魔天魔,或许我就是路重意外出现的心魔异变而降临。按照传统的套路,想要彻底完成这份融合,我应该是要完成路重的心愿,才能彻底得到这一份神魂力量。”

    他心头思绪流转,很快便决定按照直觉尝试一二,反正现在也没其他途径线索,还不如先做再说。

    回过神来时,仪式已经开始新的变化了。

    路荡峰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小碗,里面撑着黑乎乎的满是腥气的粘稠液体。

    他面前的烛台前,也多了一个黑乎乎的长着绿眼的大蟾蜍。

    路荡峰一边念叨着什么东西,一边用手抓起黑乎乎粘液,洒在面前的蟾蜍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