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百四十二章 天魔 六
    “很简单,一开始是增加灵力量,这个要依靠吞噬不同物品的灵性提升。我们个体不同,需要的物品的灵性也不同。像我,只需要衣服,铠甲之类的灵性,其他的吸收不了。

    增加量后,达到一定程度,便是需要在体内缔结灵力花五朵,五朵灵力花会吸收掉所有其余的灵力,并开花结果,只结一个果子。如果成功就算是进入第二阶段。我们称为灵果阶段。”

    三布顿了顿,似乎在等路胜消化内容。

    “之后就是第三阶段,结出的灵果生根发芽,长出小树苗,树苗会延伸出很多枝条,蔓延到自己全身,形成全新的身体结构。也就是完成最后的完全体形态。

    到了完全体,我们一般的守护灵便到顶了,只有少数守护灵还能继续进化提升修行。一些强大的个体甚至可以达到四阶,五阶,六阶。不同阶位力量完全是天壤之别。传说神话中甚至有九阶之上的生灵王。”散步语气里透露着一种浓浓的向往。

    “明白了....好了你去休息吧。”路胜点头。

    他想要的内容已经差不多到手了,既然深蓝形成了方框,那么就代表着他虽然无法感知灵力,但身体却是掌握了这种东西。

    无法感知就代表着无法控制,但只要深蓝能推演提升就够了。其他的,无非就是用寄神力堆。

    路胜现在别的不多,就是寄神力多!

    要不是为了填无限法冥炎的那个大户,他现在寄神力还要多很多倍。

    送走三布,路胜迅速收拾好房间,将仪式痕迹全部收拾好,确定彻底没了问题,才缓步走出房间,院子外已经有下人等候着了。

    山庄里的下人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进行替换。以防时间太长,让下人掌握到一些不该掌握的秘密。

    吱呀一下打开院门。路胜看向门前守着的侍女水鹿。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水鹿一愣,看了眼天色,忙不迭的回道。

    “大概...大概是三时了吧?”这里计时都是将一天分为十二个时辰,但时辰的称呼则是以数字为主。

    三时,就代表一天中的第三个时辰,也就是六点。早上六点。

    路胜点头,正要出门。

    “大公子,您要用早饭么?奴婢马上去给您拿菜单!”水鹿迅速道。

    “不用了。我出去随便转转。”路胜笑了笑。

    “是...是..”水鹿不敢多话,只能低头应是。

    路胜离开自己所住院子,沿着回廊慢悠悠朝后院走去。

    连草堂就在后院最后一排。那里是家族平日里仪式之地,但路胜不是打算去那里。

    他打算去看看,邪灵封印之地,到底是个什么样。

    一边走,他也一边开始操作深蓝,先点开深蓝的修改按钮,开启推演权限。然后直接点上那个未知灵力法的推演按钮。

    没出他的预料,未知灵力法很快边冲基础阶,进入了稳固阶。花费了两个单位寄神力。

    而且,随着灵力的提升,路胜惊喜的发现,自己的肉身居然不在感觉到胀痛。这代表着他的肉身强度又有提升空间了。

    当下他也毫不迟疑,干脆以灵力为主,迅速往上堆寄神力。

    从他居住的院子,到后院的最末端,一共数百米长度,但对于路胜而言,这数百米让他完成了灵力从基础,到灵果阶段的过渡。

    基础之后是,稳固、小成、大成、极限,然后继续推演,灵力法比居然以一种路胜从未想过的特殊运转路线,飞速流转循环,在胸腹之间的皮肤外虚空一寸处,结出了灵花。

    一共五朵灵花,路胜这次是能真的看到了,隐隐约约的看到透明的五朵小花,悬浮在自己胸腹前面的虚空中,仿佛那一片虚空都成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之后,路胜还想继续推演,却愕然发现,寄神力还很多,可推演按钮却不见了。

    他无奈之下,只能暂时放弃。估计是这种从未见过的体系,就算以他如今的见识阅历,也没办法推出后续的部分提升方法。

    他也不可能依照守护灵,毕竟守护灵构造和人完全不同。

    嘭。

    路胜一把推开紧闭着的山庄古宅大门。

    这座古宅内,便是紫烟山庄一直隐藏着的,邪灵封印所在地。

    大门推开后,里面一左一右正站着两个身穿白银铠甲的高大男子。这两人正在抱着热茶一边喝一边闲聊。

    忽然大门打开,看到是路胜过来了,两人先是一惊,随即又松口气下来。

    “大公子,这么早您来这里做什么,万一邪灵上来一个,您可不像我们,有这身辟邪铠甲护身。”左侧的守卫皱眉沉声道,“赶快回去吧。这里不是您该来的地方。”

    路胜视线越过他们,看向了地面上一个仿佛被砸破的漆黑大洞。

    “爹爹呢?”

    “庄主昨夜来过一次了,解决了泄露的邪灵,还算顺利。”守卫回答。

    “你们辛苦了,我也带来了守护灵,打算下去看看。”路胜笑了笑。

    “大公子说笑了,您都没动用山庄仪式,就算是自己私下仪式了守护灵,召集来的强度也远远不够。您还是回去吧,这里实在太过危险....”两个守卫继续劝道。还好昨夜才解决过一次邪灵,泄露不可能这么频繁,所以他们也没有真正动手强制夹着路胜出去。

    “没关系,反正邪灵泄露也不可能这么快,对吧?”路胜笑道。

    “大公子...”右侧那个守卫还想说什么,但不了路胜一个前冲,转眼便对着黑洞一跳,唰的一下就进了洞口。

    两守卫面面相觑,想要去追,也完全反应不及。

    “算了算了,反正邪灵才解决掉,以前记录里最快也是三天间隔一次,从没出现过两天一次或者一天一次。想必也没事。”一个守卫苦笑道。

    “我能感觉到大公子身边有守护灵,想来不会出事。唉....”

    两个守卫都有些无奈。可人都进去了,他们也追不上。

    ...............

    昏暗潮湿的溶洞内。

    路胜一边数着墙上挂着的油灯,一边计算自己走了多远距离。石壁上的油灯相隔的距离一模一样,正好可以作为参照物对比。

    溶洞内景一片漆黑,地面扑着厚厚的黑色砂砾,走上去咔嚓咔嚓,不断发出脆响。

    路胜微微闻着空气里的气味,神魂弥漫都四周,仔细感应周围变化。

    一种淡淡的熟悉感从他心头慢慢升腾起来。

    “这种气息....是在东海镇守的那个幻之门里的邪物气息??”他瞬间回想起气息的源头。

    “如果真的是一个东西,那就难办了...”路胜眉头紧蹙。

    幻之门内的那个邪物,实力强得可怕,怕是至少有兵主层次。否则以兵主的强悍,完全可以直接进入幻之门彻底一劳永逸,解决邪物。

    而不是派人前去镇守。

    路胜一边走,一边思路跳动。心中也逐渐开始产生对这个封印的忌惮。

    如果有人能看到他此时心脏内的景象,便能看到,他心脏内的本体,正一手紧扣着那个黑色乌鸦雕像,随时准备用力捏下。

    咔嚓...咔嚓..咔嚓...

    脚步声一下接着一下,不知道走了多久。前面终于到了尽头,出现一扇十多米高大的黄铜大门。

    大门正中纹刻着乌云,飞鱼,和树叶三种图案。边缘雕刻着一圈白骨手臂,远远看起来就像是手臂将大门团团抱住一样。

    路胜走到大门前,顿时注意到,门缝居然微微裂开了,露出一道手指粗细的细缝。

    “又是黄铜大门....”他有些联想起曾经在黄金遗迹见到的那扇通往痛苦世界的黄铜大门。

    到了这里,那股邪物气息越发的浓厚了。路胜就算闭着眼睛,不仔细感知,都能闻到空气里那股诡异若隐若现的邪气。

    “既然灵力能够克制这种邪气.....那么...”路胜伸出手,轻轻按上黄铜大门。

    轰!!

    刚一接触到大门材质,路胜脑海里便仿佛炸弹一般,骤然爆开,无数寄神力疯狂涌入他体内,像是积累了无数年的巨大水坝,艺术间找到了决堤口。

    恐怖巨量的寄神力冲入路胜体内,然后被深蓝一阵鲸吞,包裹进胸腹间的空腔处。

    咔....

    缓缓的,黄铜大门居然慢慢打开了一条缝,一条足够路胜通行进出的缝隙。

    此时寄神力的冲击也终于停了下来。

    路胜缓缓从冲击中恢复,看着面前打开的门缝,他迟疑了下,但还是坚定的一步步往前,从门缝里走了进去。

    门内是一处宽广如宫殿的大厅,正对着大门的,是一个端坐在狰狞漆黑石头座位上的强壮男人。

    男人闭着双眼,似乎是在沉睡,他穿着一身漆黑的绣着星星、太阳和月亮的贴身铠甲,端坐着身姿挺拔,从铠甲上残留着无数伤痕凹陷,也能看出他曾经绝对经历过无以计数的恐怖厮杀。

    “这么多年,终于又有一个以人之身容纳灵力的人进来了....”男子没有睁眼,只是闭着眼,也没开口,但声音却从他那里直接传递到路胜耳中。

    “你是谁?”路胜站在门前随时准备捏碎乌鸦雕像。

    “我?”男人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丝柔和怪异笑容。“只是一个失败者。被封印在这里无数年的失败者。”

    他用的语言很奇怪,仿佛声音里伴随着无数重重叠叠的和声,夹杂着路胜所有已知语种里的音节,却又能怪异的听懂意思。又不是单纯的精神力震荡传讯。

    “你让我进来,是有什么要我做的么?”路胜冷静询问,他不认为眼前这个高深莫测的男人会莫名其妙的开门让他进来。

    这里是邪灵封印之地,不是什么普通地方。

    “你不怕么?”男子似乎有些奇怪。“哦是了...你身上有着某种怪异的气息,这种气息....似乎是天魔....不过有天魔上身,居然还能这么理智清醒?还能修习灵力?真是奇怪....”

    路胜平静的等待对方说出目的,站在门前一言不发。

    “天魔杀之不绝,却又是自己的一部分,你看起来.....状态很古怪...天魔反倒更像是本体。”男子诧异道。

    “是吗?”路胜准备退后离开这里了。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男子微微笑了下,“这里的邪灵,都是用来封印我的一部分。他们对普通人是祸害,但泄露的那点,对你无所谓。”

    “您想做什么直说吧。”路胜平静道,他感受不到对方的深浅,也不知道这人有多强,但面对此人,他有种面对浩瀚星空的感觉,有种当初看到八首鹰狮兽时的感觉。

    直觉告诉他,千万不要激怒此人,否则后果难料。

    “很简单,我欣赏你的行事风格。你就和当年的我一样,所以想叫你进来和我聊聊天。”男子说出一句让路胜相当无语的话。

    “我能说我没空吗?”路胜无语。

    “放心,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作为你陪我的交换。”男子嘴角含笑继续道,“秘密?”

    “是的.....一个关于你们天魔的大秘密。一个能让你真正看清你现在身处局势的大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