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百四十三章 密地 一
    路胜沉默,他隐隐有些猜测到,但又不敢真正肯定。

    “好吧。”反正闲着无事,和这个神秘人物闲聊一下也无所谓。

    他找了个地方,就这么盘膝坐了下来。

    “看起来,你已经很久没人和你说话了。”他平静道。

    男子坐在座椅上,手臂微微动弹了下。

    “大概两万多年的样子。不算长。好了,现在来说说,你们天魔一族,最大的秘密。”

    他顿了顿,嘴角继续勾起一丝微笑。

    “域外天魔只要在智慧生物一时失控的状态下,就能轻松循着心灵空隙趁虚而入。被天魔占据的生命,不能说不是他,但却也不能说还是原本的他。天魔也好,生物自己也好,其实都是一体。这其实就像是时间,只是我们生命自行规定出来的东西一样。”男子随口说着一些相当绕弯的话语。

    路胜虽然听得不是很明白,但又地球的知识做底,也算听懂了他所说的意思。

    “你是说,个体和天魔其实是一体的?只是分处不同环境,只有当出现特殊情况时,才会出现重合现象?”路胜沉吟了下,反问。

    “你理解得很快。”男子赞许道,“而一旦天魔和本体合一,便将会让神魂更加完整完善,从而能得到更强的力量。这就是天魔中至高无上的域外天魔修行之道。知道你们为何被称为域外天魔么?因为顾名思义,天魔往往都是从域外而来。”

    “不同的域,不同的世界,各式各样的天魔们,最大的目标,便是修成最完整的一。大道万千,这就是天魔的修行一道。”

    “不断寻找另外的自己个体,融合后提升自我?这就是天魔的修行手段?”路胜陷入沉思。他不可避免的想到了在大阴的那些高高在上,俯瞰众生的兵主们。

    他们把持着离开世界的各种技术手段,对外宣称外界就是用来掠夺资源的,但实际上,怕是不仅仅如此才对。

    “你还在迷茫中,甚至连自己的天魔修行法都没有。这种东西,没有老师教导,完全不可能顺利走下去。别看我,我不是天魔,对你们那一套完全没兴趣。”男子笑了笑,断绝了路胜的念想。

    “不过,我这里有一套你们所需的典籍。是当年我搞死婆陨界主凡地沙姆恩天魔王,得到的修行玉典,你想要么?”他小臂微抬,顿时掌心中浮现出一块类似如意一样的黑紫色长条玉石。玉石上雕刻着一排奇异泛着紫光的繁复字符,周围环绕丝丝金色毫光,一看便知不是凡品。

    路胜目光凝视过去,他能够感觉到那玉如意正散发出淡淡的,若有若无的吸引力,诱惑力。似乎活物一般在吸引他前去抢夺过来。

    按捺下心头的涌动,他回过神再度看向男子。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你需要我做什么?”

    男子再度笑了。

    “我喜欢和聪明人说话。”他竖起两根手指。

    “两个条件。”

    路胜心头反倒是一松,有条件,就代表对方不完全是打算坑他,起码还有拿到玉如意的希望。

    “请说。”他认真坐正身姿。

    “第一,前往三个地方,打碎那里的宙御柱,宙御柱是一种表面雕刻了简单花纹的白金色石柱,有可能表面会有伪装。还有其他什么防护手段,这些都是你需要帮我解决的。”

    路胜眼神一眯,没有做声。

    “没问题。第二呢?”

    “我需要灵力,大量的灵力。越多越好!换而言之,你需要帮我抓足够多的守护灵。你们这里是这么称呼的吧?”男子笑容微微有些深邃起来,带着些许莫名的意味。

    虽然他没有睁眼,但路胜能够感觉对方在看着他。

    “我无法保证,只能尽量。”路胜想了下,沉声回答。“你知道守护灵很难抓捕。甚至连接触都很难。”

    “没关系...我可以借给你一样东西。”男子食指微微一动,身后座椅后面,顿时嗖的一下飞出一样物事,急速悬停在路胜面前的空处。

    那是一根发带,黑紫色,镶嵌了长长水晶线的精致发带。

    不等路胜回神,发带自发的飞到他身后,将他几下捆扎起来,只留一截垂下到后脖颈。

    路胜本就强壮的形象,在长发被捆扎起来后,更是一下变得更加凶狠野性。

    高高的马尾悬在身后,和身上强壮如钢铁的肌肉对比起来,给人一种肃然冰冷的蛮狠气质。

    “这是什么?”路胜面色不变,但心头却是一下提了起来。随时准备捏下乌鸦雕像。

    “一个小东西,能帮你接触并看到守护灵。放心,不会对你产生什么隐患。只是一个随手制作的小玩意。”男子温和道。“对了,你可以称呼我具砚。我曾经用这个名字活了很久很久。”

    “具砚?”路胜暗自记住这个名字,虽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仅仅只是听到声音,他居然就能清晰的明白是哪两个字组成的姓名。这种语言的强大之处,让他微微有些咋舌。

    两人又闲聊了一阵,真的是闲聊,具砚不断讲述着自己的故事,他曾经是一位诗人,在游历了诸多世界后,到处都留下各式各样的诗词曲,但这样的举动惹怒了当时某个世界隐居的强大存在,那位存在追杀了他足足十年,最后在一处星痕里大战一场,他才弄清楚,是他在一首神话诗里意外丑化了这一位存在的形象。

    如果是一般生物也就无所谓了,但他们这个层级的生命,一言一行都对天地有着极其严重的影响,他的诗一度给那位存在造成了很麻烦的后果。

    这一类的故事具砚讲得津津有味,路胜也当是听个新奇,时间就在具砚一边回忆一边讲故事的过程里缓缓流逝。

    在第四个故事结束后,具砚似乎有些累了,便让路胜自行离开。

    那份天魔玉典,也让路胜带走了,不过只是玉典的前半部分。同时他还带走的还有关于灵力的修行法,是具砚随手给的一部简单版。他大概给路胜讲解了灵力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也让路胜受益匪浅。

    只是对方越是这样,他越是心头警铃大作。知道得越多,就代表自己越危险,他可不会将自己生还的希望放在对方的仁慈上。

    接下来的数日,路胜都不断暗中进出封印之地,和具砚闲聊,其实就是听故事。

    或许是具砚太久没有说话,他如今的废话极多,一个小事都能来来回回唠叨很久。

    路胜大多数都闭目不言,除非对方针对他出口询问,他才敷衍一二。而他同时也在具砚的指导下,开始学习天魔玉典上用的厄语。也就是具砚嘴上使用的特殊语言。

    这种厄语是天魔们几乎必须掌握的基础,否则到达不同世界,光沟通就是一个麻烦事。不是所有生物都能忍受神魂接触交流,更多的甚至还有没有神魂的生物。

    一边学习厄语,路胜一边研究得手的玉典前半部分,以及被他收服了的守护灵。

    至于邪灵泄露,自从他见过那个具砚后,便再没有听说有邪灵泄露,显然是被他处理了。

    转眼又是两个多月过去了。路胜彻底掌握了厄语基本语法和字词,算是入了门,具砚便催促他赶紧出发,前去完成约定。并承诺以后都不会有邪灵泄露,除非他没有完成约定。

    完不成约定的后果是怎样,路胜不知道,但他能感觉到可能爆发的危险。

    于是,他迅速开始准备行李,并找到路荡峰,请求外出游历。

    “外出游历?”路荡峰有些奇怪,“我紫烟山庄没有这样的惯例,不过如果重儿你主动想要游历,也可以。你打算去哪?具体去多少时间?”

    “去塞外,我想看看草原。”路胜简单回答。“还有大漠也不错。”

    “去可以,不过如今路途遥远,你一个人孤身在外,一定要注意...安全...”路荡峰拍了拍儿子的粗壮肩膀,感觉安全这两个字有些说不出口。这个大儿子明显只属于让别人注意安全的类型。

    “放心吧。没事。最近邪灵越来越少,频率也越来越低,我们也越发轻松。我外出游历也能放心许多。”路胜解释道,“另外我记得我们山庄在中原也有些产业,倒是可以前去查看一二。”

    “你想去,就去吧。”路荡峰不在意道,“盘缠带足,自己去银房支取。另外马匹行礼之类,都好好准备妥当完善点。”

    “知道。”路胜点头。

    路荡峰又仔细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直到路胜都能全部倒背下来,才无奈的放开他前去准备。

    这个世界的远游,只要不是去一些专门的危险之地,在一般人类常驻区,都能保证基本安全。

    路权和路真灵闻讯后,也吵着要一起出去游历,但被路荡峰厉声训斥回去了。

    收拾好行礼,路胜没有带上任何路荡峰给他准备的人手和队伍,趁夜孤身悄然离去。

    他这趟可不是去单纯的游历什么,而是要去那三处密地,打断三根白金色石柱。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打断三根石柱,就是帮男子解开封印的过程之一。这个过程还要许久时间,正好他用来研究研究手里得到的新东西。